[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夜狼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夜狼文集]->[我为什么要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祈祷]
夜狼文集
·提前八九个小时,我被撵出了监狱
·“再就业”仅半天,我第二次失业
·连新任猴王也对“猴妃”悼念先王视而不见
·被单独囚禁的四十六天
·“李元龙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都来争取毫无顾忌地说出“1+1=2”的权利
·且说夜“狼”归元“龙”
·别指望党报记者的良知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辩护散记(上)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件辩护散记(下)
·善良人的不同“政见”
·原告审判被告的荒诞剧
·辱人者,必将自辱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南辕北辙抓胡佳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不打自招: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独裁专制 ——我的申诉之三
·重念国民党反革命罪邪咒——我的申诉之四
·硕鼠当春又新年
·你可以强迫我上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中国,岂只这样一位人大代表
·监狱好胜敬老院——反丁玲笔法,书狱中奇事
· 我的“蜕化变质”——兼作退团声明
·因为,我是一只弹簧
·若为爱情故……——我的狱中日记之一
·清明时节泪纷纷
·究竟谁在造谣、诽谤——我的申诉之五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前期病兆——我的狱中日记之二
·“无论怎样,我都等你回来” ——我的狱中日记之四
·祈祷声中,中秋节晴转阴雨 ——我的狱中日记之三
·令人费解的释放和监视居住——我的狱中日记之五
· 判我为敌的九大悖论——我的申诉之六
·“买身契”成了卖身契——我的狱中日记之六
·写在5.12大地震的第五天
·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为三赢的降半旗叫声好
·《灾难铸就伟大的中国》的九大悖论
·悲情小麻雀
·永不熄灭的烛光
·落荒成都城
·将奥运会办成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求其友声
·螳螂之死
·“男女人”与民主集中制
·“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 ——我的申诉之七
·不要再玷污蒋晓娟的母爱了
·不仅仅是写给国安某某的公开信
·党报如此"人咬狗"
·悲戚的“探监”——我的狱中日记之七
·我在狱中当“管教”
·伟大领袖打倒马寅初,是冤假错案吗?
·幸好我不喜欢奥运会
·我不是冲北京那鸟巢去的
·时钟可以倒拨,时间却永远前进——我的申诉之八
·冷眼看奥运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如此“国嘴”韩乔生
·911发生的第二天
·沾胡总书记的光
·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我为什么要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祈祷
·蹉跎岁月的老房东
·为富不仁的发生、发展和登峰造极
·好意思“法定”11月8日为记者节
·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从成年公象不“猥亵”未成年母象说开去
·从日攘一鸡到月攘一鸡的“进步”——我读新华网世界人权日网评
·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弃善从恶,重新做人?——一个文字狱受害者的狱中诗歌
·含泪泣问:到哪里起诉离弃子女的国母亲、党妈妈?
·飞出牢笼的"反动梦"
·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看“躲猫猫”事件
·囚徒党员如此“效忠”党
·6月4日,泣问苍天
·纪念六四,何用“乱串”
·贵州毕节纪念六四20周年剪影
·朝圣石门坎
·假如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跪谢警察年”折射出的警察特权思想
·“暴力袭警”获得巨额赔偿的特色启示
·美国的月亮,它为什么比中国的圆?
·特务政治:催生反动思想的沃土
·与曹长青商榷:《零八宪章》是“谏言”吗?
·假如主人不想吃王八
·且看看守所如何以书为敌
·我这个政治犯“享受”的特殊待遇
·假如“侮辱国歌罪”的议案被采纳……
·新华社,不说“情绪稳定”你会死人吗?
·六四的校园静悄悄
·那坟前,开满鲜花……
·党报如此“人咬狗”
·野火烧不尽的老苗文
·共产党被“枪毙” 与如此“口交”
·死刑犯在看守所遭受的活罪
·我所见识的离休老干部
·绝食,也考量着遂宁政府的文明程度
·温家宝提政改:叶公好龙而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什么要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祈祷

   我为什么要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祈祷
    李元龙
    自从杨佳杀警事件发生以来,我一直都在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向上帝祈祷。
    不是我对被杀死的警察及其亲属一点同情心也没有,也不是我一点现代法治观念也没有,而是因为,我对这个警察国家,对这个国家的警察的作为很了解,对受到警察百般欺辱的平民百姓很关注。因此,我的良心告诉我说,你完全可以为保住杨佳的性命而祈祷,不如此,你的良心反而会不安。
    我反对将杨佳当作完全的暴徒、恐怖分子来法办。什么“人民保护神”,什么“人民公安爱人民”,什么“警民一条心”,中国大陆警察,党喉舌为之好话说尽。但是,吃喝嫖赌,徇私枉法,公安们在主子的庇护、从容下,可谓坏事做绝。因此,我们可以说,事先饱受公安欺凌的杨佳杀死的,不是一般的公民,也不是中性词汇意义上的警察,而是穿了警察制服的恶徒,犯罪分子。根据杨佳二审律师的说法,2006年,杨佳曾和山西太原警方“发生冲突”,“造成”三颗门牙折断、眼底充血、轻度脑震荡。也就是说,上海六名警察在一定程度和范围上,还作了政府的替罪羊,还作了太原警方的替罪羊。尤其是,你站在受到匪警无辜陷害,刑讯逼供,敲诈勒索等等千千万万个杨佳、胡文海的角度来看杨佳的杀警案,只要你的良知没有泯灭殆尽,你就多少能够理解杨佳,这个现代武松投诉无门之后选择的下下策了。

    再站得高远些看,武松,杨佳,胡文海他们杀死的,其实也不单单是衙门的公差,政府的警察,他们杀死的,是暴政的看门狗,刽子手。主旋律电视台热播十数年不衰的电视剧歌曲不是唱到:路见不平一声吼呀,该出手时就出手啊!风风火火闯九州啊!路见不平也要拔刀相助,何况是自己遭遇了不平,杨佳,不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从北京闯到上海的吗。
    另一方面,我也反对将杨佳视为完全无辜的对象来同情,甚至视为可以效尤的偶像来崇拜。为什么?因为,毕竟是21世纪而不是水泊梁山的时代了,毕竟是讲究法治的社会而不是只会快意恩仇的社会了。还因为,撇开那六个警察的身份不说,我们就可以看到,也必须看到,他们毕竟也是受到宪法、法律保护的公民,脱了那身已经没有任何自豪感的制服之后,他们的身份还有儿子,父亲,丈夫,朋友等等和我们一样的社会角色。
    所以,将杨佳视为英雄的人们没有什么罪过,他们只是“苦秦久矣”,只是考虑问题不全面,只是无知。一定要杨佳偿命的警察亲属们也没有什么罪过,因为他们失去了儿子,失去了父亲,失去了丈夫。
    因此,我为杨佳的祈祷,并非祈祷他能够无罪释放之类,而是祈祷上帝能够保住杨佳的性命。因为,杨佳情有可原,事出有因,说句不专业的话,他有自我防卫的情节;因为,杨佳的保住性命,怎么说,也是弱势群体的福音,是司法公正的晴雨表,风向标。
    假如杨佳能够保住性命,最直接的受益者,当然是杨佳及其父母。但是,杨佳他们这一方不是更大,也不是最大的受益者,更大、最大的受益者是谁?
    更大的受益者不仅是上海警方,还是全国警方。上海警方非法对待杨佳在先,上海警方办杀害上海警方的杨佳的案子,上海警方指定与自己有“瓜葛”的律师作杨佳一审辩护人,这些,都遭到了人们一致的怒斥: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没有公正可言!原告审判被告,何以服己服人?因此,杨佳如果保住了性命,这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说法,自然不攻自破。能够以大义为重,不以私仇为念,此前杨佳因自行车事件受到上海警方殴打等传闻,会因此变得更加可疑。上海,乃至全国警方因为杨佳案,因为种种丑闻造成的“负面影响”,必定会被这样的博大胸怀所大大冲淡,甚至引来如潮好评。中国人总是容易满足,甚至是动辄感恩戴德的。
    最大的受益者,则不仅是上海市市政府,还是中国政府,说明白些,是中国共产党本身。不敢,不对独裁、变态、枉法的中共及其政府抱任何幻想,杨佳必死无疑,这不仅是我等无知小民的板上钉钉,也是法律工作者根据“常规”,根据“常识”,而不是根据专业知识得出的,没有争议的“预测”:辩护律师称,10月20日杨佳案二审维持原判基本已成定局。今天看到律师这一“预测”,虽然并非出于我的意料之中,但我的心还是紧了一下。所以,我动手开始写这篇文章。
    对于自己能够轻易操控其生死的弱者,尤其是又有冤情,民意基础又是如此之好的弱者,你是宽宏大量,网开一面显得伟光正,还是不管不顾地置之死地而后快显得伟光正,?回答,当然是前者。冯谖不过是免了人们的一点债务,就为平原君“市”到了关键时刻花多少钱也换不到的民心,试想,杨佳如果保住了性命,那么,对于深受警察,深受种种暴政、酷吏欺凌的千万个“杨佳”来说,岂不是曙光乍现,甚至是太阳活生生从西边升起来了!“不明真相”的群众会因此怎么想?看来,我们真的误解了党和政府了,惭愧啊!“敌对势力”又是如何的陷于被动?拉开的弓发射不出去——没有了靶的,他射什么啊!
    饶恕的,是一个蚂蚁,被绑得严严实实的蚂蚁,得到的,却是再办几个奥运会,再发射几个神七,再喊几百万句和谐也得不到的民心。
    可以肯定的是,杀了杨佳,所谓的警民关系,干群关系,以及党和人民的关系等等,必将更加的不和谐,更加紧张。话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一桩往事。98年前的1910年,汪精卫谋刺末代皇帝溥仪之父,清摄政王载沣未遂,也像今天的杨佳刀袭公安案一样,震动神州大地。在狱中,汪精卫一首绝命诗“慷慨歌燕市,从容赴楚囚。引刀成一快 ,不负少年头”誉满天下,流传至今。正如杨佳被擒之后的那句“任何事情,你要给我一个说法,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也迅速传遍媒体,响彻民间,成了弱势群体反抗暴警、暴政的宣言。正如有人指出的那样:27岁的青年汪精卫,和将近一个世纪之后的28岁青年杨佳,都是以自己的青春之躯去搏击时代和命运,他们的冲动和义愤,固然相当不理智、不可取,可是当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最终逼迫青年舍命相博之际,这个国家、这个社会是不是很病态、很成问题。
    我们知道的,汪精卫后来没有被杀头。孙中山的革命成功后,载沣和溥仪也更多地得益于此,没有被革命军杀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小学课本里的儿歌也载有的常识,还需要谁来耳提面命,当头棒喝呢。
    我知道,最难接受杨佳活命的,是那六个警察的父母等亲人。在这个问题上,或许你们有可供借鉴的事例。在911事件回顾的专题节目,经常可以看到被访的受害者家属在被问到是否支持开战报复恐怖分子时,很多都回答“这能让我家人复活吗?”意即没有必要进行报复性杀人,冤冤相报了。在另外一些恐怖事件中,那些母亲的胸怀之博大,更是令人钦敬:我来到法院,并不是为了看到杀害我孩子的人被杀头,而只是想听到他对我说声对不起!
    我知道,在听了太多的血债要用血来偿,对待敌人要向严冬一样的残酷无情的国度,接受上面的说法是很艰难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假如杨佳保住了性命,我们这片国土上又多了几位伟大的母亲;假如杨佳保住了性命,眼下的政府将增加几分合法性;假如杨佳保住了性命,执政党的权位,必将更加稳定。
    圣经说:“要爱你爱的人,要爱你不爱的人,要爱你的敌人。” 惟有真诚的爱心、博大的爱心才能化解仇恨,才能使生养我们的这篇国土真正神奇起来。
    正是基于上述种种,我认为判处杨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是各方都能接受的,也最能体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不二判决。也是为公检法,为执政党留有改正余地,让时间作出最后结论的不二判决。
    话说回来,祈祷归祈祷,但我的常识,我的经验,我的小人之心都在告诉我,杨佳之死,只是时间问题了。上帝要叫一个人灭亡,必先让其疯狂。上帝自有上帝的旨意,这不是我等肉眼凡胎的人能够知晓的。但是,今天你们对杨佳的审判是小小的审判,有魔鬼操纵的审判。明天上帝对你们的审判,那才是大审判,公义的,公正的审判。
    假如杨佳能够保住性命,那么,可以说,这不仅是杨佳及其亲人的幸运,也可以说是被害警察及其亲人的幸运,还是我们这片多灾多难的国土的幸运,是我们大家的幸运。也正是基于上述种种,我的祈祷不仅仅是为杨佳的,也是为生养我的祖国,为我所有良知尚存的同胞的。
    再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祈祷!
    阿门!
    2008年10月18日急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