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转: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11公民) ]
王藏文集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11公民)

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11公民)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维权网 更新时间:2008-10-22 19:07:56
   
   http://crd-net.org/Article/Class53/200810/20081022190756_11295.html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
   (维权网首发)今年7月发生的杨佳先生击杀上海警察案令人震惊,引起了国内外广泛和持续的关注。我们对在中国发生这样的事件感到非常难过。我们向遇难的六名警员表示哀悼!向遇难及受伤警员的亲属表示慰问!同时,鉴于对中国法治和文明进步的关注,我们对杨佳先生案发后至今受到的极不公正的司法待遇也深切关注。
   鉴于联合国60年来多次通过宣言、决议要求废除死刑,或对罪犯实行特别赦免,鉴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已经予以执行、废纸死刑的现状;
   鉴于中国历史上长期有对死刑实行特别赦免的人道文明传统;
   鉴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过去有对战争罪犯和其它刑事罪犯实行过特别赦免的先例:
   鉴于本案所面对的需要改革的存在重多问题的司法制度背景,以及国内外各界普遍存在的对该案的审判程序存在的明显的不公的质疑;
   最后,也鉴于我国正在面临解决社会危机,改革"警察国家"的国家形象,动员民心,恢复国家元气,重启文明进程的历史时刻。
   我们提请中央政府对本案进行特别审查,依据法定程序对受到普遍同情和关注的杨佳先生实行特别赦免。
   提请特别赦免的理由详述如下:
   一、废除或者暂缓执行死刑已是国际社会大势所趋
   鉴于死刑是一种极端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惩罚,违反了人类基本尊严。联合国、国际性组织、地区性组织以及人权专家不断提倡废除死刑,废除死刑已成为世界潮流。联合国193个成员国,已经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国家在法律上或者在实质上废除了死刑。
   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在1984年5月25日第1984/50号决议通过的《关于保护面对死刑的人的权利的保障措施》也规定,任何被判处死刑的人均有权寻求赦免,所有死刑案件均可给予赦免。
   联合国大会1989年12月15日第44/128号决议就通过了《旨在废除死刑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项任择议定书》,要求每一缔约国应采取一切措施在其管辖范围内废除死刑。
   联合国大会2007年12月通过《全球暂缓死刑》的决议,要求各国尊重国际对死刑的标准并暂缓死刑。
   二、1959年至1975年期间,我国过去有对战争罪犯和其它刑事罪犯实行过特别赦免的先例
   1959年9月17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九次全议,作出了特别赦免的决定。同日,刘少奇先生签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特赦令》。随后分别在1960年11月19日、1961年12月16日、1963年3月30日、1964年12月13日、1966年3月29日、1975年3月17日,共七次发布特赦令,赦免了所有在押战争罪犯。
   1979年,在我国新疆发生了蒋爱珍女士连杀3人的重大案件,案发后人民日报和石河子法院在5个月内收到2万多封各界人士来信,要求基于蒋爱珍是义愤杀人应予轻判。后来新疆高级法院作出了不予死刑的决定。此举深得人心,对缓解当时社会矛盾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三、本案存在不公正的司法制度背景及不公正的司法程序
   越来越多包括二审过程中披露的事实显示,本案起因于警察严重侵害杨佳先生的身体,杨佳先生的人格亦受到严重侮辱。杨佳先生在长期经正常合法途经寻求权利补偿不果且得不到公正司法救济的情况下,采取极端手段,导致了这场悲剧。这也是为什么杨佳先生的行为以及他遭受的遭遇招致社会各界几乎是一边倒的同情的原因。本案到底属于什么性质,需要最高当局从司法伦理、政治伦理的高度审慎研判。这是对最高当局政治良心、政治智慧的一次考验。
   案件发生后,上海地方当局拒绝公布案件全部事实真相。决定本案性质和刑期的关键证人――杨佳母亲被公然绑架,至今不见人,关键证人――七名上海警察被拒绝出庭作证。在完全违背法定程序的情况下,秘密强行一审判处杨佳死刑,二审维持原判。如果最高当局不能采取特殊的司法救济,必然给全体国民、国际社会留下整个政权、国家机器在围剿一个受到不公正对待、血气方刚的二十多岁青年的印象。丧失一个从根本上杜绝这类悲剧,重塑法治权威的良好机会。
   四、我国历史中长期存在"留养承嗣"以及国家重要时期特赦的人道传统
   我国历史上的"留养承嗣"制度,即死刑犯为独子,而祖父母、父母年老无人奉养,经皇帝批准,可以改判重杖、示众,使其免除一死,侍奉祖父母、父母。杨佳为父母独子,两代父祖辈靠杨佳养老送终。我国历史上各王朝,在重要节日或庆典时,均有对死刑犯实行特别赦免之惯例。
   在重要节日或庆典时,对罪犯实行特别赦免也是文明国际之通行做法。例如,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对在越战期间的逃兵和逃避服兵役的罪犯全部实行了赦免。又如,韩国总统金大中在1999年末颁布"千年特赦令",数千名囚犯获释。
   辛亥前夕,革命家汪精卫先生刺杀摄政王载沣。按照大清律令,应凌迟处死、满门抄斩。但朝廷出于此案发生的制度背景,出于和缓人心,出于立宪改革,为清朝前途计,特别赦免了汪精卫先生的死刑。
   我国的历史经验以及世界各法治国家之司法实践均告诉我们,特别赦免制度对一个国家的政治稳定、法律进步、民生进步都有不可替代的特殊意义。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先生说得好,"我完全赞成对赦免制度的研究。赦免是国家的一项政策性重大措施,也是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体现。我国现行宪法第67条和80条对特赦做了规定,但是自从1975年最后一次特赦全部战争罪犯以来的三十多年,我国没有再实行过特赦……当前,全党全国人民正投身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伟大实践,充分发挥特赦制度的作用,对于营造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增进人民内部的团结,必会产生良好的巨大的影响。"
   今年是《世界人权宣言》通过60周年,也是中国签署《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十周年。虽然全国人大还未批准该公约,但依照国际惯例,一旦签署就要依照公约要求执行,包括赦免等全部条款。今年年末,中国将面临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正式审议中国政府提交的《第四、五轮禁止酷刑报告》;明年年初,也将面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首次普遍定期审查中国的人权状况。
   今年也是中国融入文明国际的改革开放30周年,明年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为迎接大典,我们呼吁通过对杨佳先生实行特别赦免,开始营造祥和气氛。这也是中国政府奋力构建和谐社会的题中应有之义。这个案件已经毫无疑问将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标志性案件,不管杨佳先生最终的命运如何,是否被执行死刑,该案都将对中国政局产生重要影响。
   我们再次郑重呼吁与建议,对杨佳先生实行特别赦免,并以此为发端,开始在中国废除死刑的历史进程,永久确立特别赦免之文明制度,建立文明法治之现代国家。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按签名时间顺序排)
   第一批签名人员名单(44人)
   艾未未(北京艺术家)、茅于轼(北京经济学家)、杜光(北京离休人员)、于浩成(北京法学家)、戴晴(北京学者)、张祖桦(北京学者)、王俊秀(北京学者)、古川(北京编辑)、陈永苗(北京律师)、李苏滨(北京律师)、江天勇(北京律师)、黎雄兵(北京律师)、唐吉田(北京律师)、杨凤春(北京学者)、王治晶(北京自由撰稿人)、夏业良(北京学者)、冉云飞(四川编辑)、廖亦武(四川作家)、张博树(北京法学家)、萧默(北京学者)、刘序盾(北京学者)、李智英(北京学者)、李槟(南京教师)、孙岩力(北京教师)、王卫星(北京记者)、谭洪安(北京编辑)、于赤阳(黑龙江公民)、张辉(山西民主人士)、贾瑞明(河北农民)、谢军(深圳设计)、王靖禹(旅英学者)、华乔(上海摄影师)、释妙觉慈智(广东法师)、林树坤(瑞士出版人)、范冲(北京学生)、张志强(北京打工之友)、李勉之(深圳工程师)、曹王澜(广东民工)、张赞宁(江苏教师)、龚光云(广东学者)、郭玉闪(北京学者)、周曙光(湖南公民记者)、淮生(北京自由职业者)、马萧(北京记者)
   第二批签名人员名单(237人)
   袁伟东(民革黑龙江省委副秘书长)、钱宝涵(北京军区退休军官)、姜力钧(辽宁独立作家)、羊子(纽约退休人员)、陈泱潮(美国学者)、丁子霖(大学教授)、蒋培坤(大学教授)、何清涟(旅美学者)、程晓农(旅美学者)、孙文广(山东教授)、史若平(山东编辑)、李昌玉(山东教师)、武宜三(香港五七学社理事)、费良勇(民主中国阵线主席)、刘逸明(湖北自由撰稿人)、马少方(广东自由职业者)、曹维录(天津自由撰稿人)、冯婧(广东学生)、余健飞(同济大学研究生)、格丘山(自由写作人士)、童自醒(加拿大学者)、阮吉(利物浦博士生)、谭天然(美国加州)、韩飞(瑞典自由职业)、杨煦凝(北京失业者)、唐丹鸿(旅居以色列诗人)、李清(澳洲学者)、冯丹(悉尼大学经济学硕士)、徐敏(澳洲律师)、李元龙(贵州公民)、吴高兴(浙江自由撰稿人)、陈龙德(浙江狱中致残者)、董金龙(西安自由职业)、白小刺(深圳摄影师)、赵景洲(黑龙江省司法难民)、黄强(安徽农民工)、王中陵(西安自由撰稿人)、陈惠娟(黑龙江省公民)、魏宇浩(大连广告人)、邱黎明(北京学者)、蔡民奎(湖北公民)、夏一凡(旅日民运活动家)、刘木(北京职员)、耿长海(北京学者)、吕峰军(杭州技术工作者)、刘正有(四川自贡)、刘京生(北京自由职业者)、王犀利(香港雇员)、林蜀(浙江律师)、李欣欣(北京公民)、李树东(深圳外来人口)、陈蛟云(江苏工人)、罗世铮(成都某公司经理)、刘毅 (北京艺术家)、杨建民(北京新闻工作者)、梁日月(澳洲华人)、解永锋(河北公务员)、喻乐云(广东律师)、杨红(四川来京务工人员)、何伟(广东外企管理人)、曹维家(前上海人)、李慧欣(公司职员)、艾鸽(诗人、作家兼画家)、陈孟磊(烟台海运工作)、田瑞(公务员)、金娜(加拿大技术人员)、孙恒贵(大连本科生)、王冬(北漂青年)、杨建立(许昌市民)、黄静燕(上海公民)、惠东(西安影视导演)、刘水(甘肃自由作家)、王明同(山东农民)、王军(安徽公民)、杨洋(重庆自由职业者)、陈为贵(川大学生)、邹敏瀚(深圳工程师)、朱珠(北京软件工程师)、姜�辰(深圳工程师)、王小山(北京记者)、仝小改(河南编辑)、李爱国(郑州公民)、朱红宝(江苏个体)、李文斌(天津公民)、林建华(江苏环保志愿者)、张道正(山东独立电影人)、苟录迪(山东私营企业主)、王�(深圳独立音乐人)、沈双为(上海职员)、艾晓明(广州学者)、圣观和尚(云游僧)、刘潇虎(北京普通人)、果实普通(北京僧人)、黄智(深圳广告从业人员)、张建军(天津教师)、张琨波(深圳心理咨询师)、刘继红(江苏职员)、王晓霞(上海编辑)、许波(旅澳社会活动人士)、刘安军(北京维权人士)、刘世龙(北京编辑)、王晓东(合肥工程师)、郭永丰(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素娟(河南大学生)、魏红星(山东企业法人)、赵金海(英语老师)、张娟红(旅美学者)、邹光旭(山东IT从业者)、高志山(北京居民)、宋健君、田雯、陈宁波、刘庆(广州室内设计师)、阿曲强巴(北京诗人)、陈明(商洛个体经营者)、韦学俭(广西公民)、王连城(山东自由职业者)、柳漫(旅德工程�)、冯正虎(上海学者)、田平远(北京公民)、郭庆海(河北独立评论人)、崔志勇(苏州工人)、姜晓鹏(丹东公民)、宋秋燕(兰州退休干部)、宋敏(兰州工程师)、陈日新(安徽公民)、米军(山西工人)、储小波(安徽会计)、徐胜斌(湖南退休教师)、谢岩(广东民工)、袁萍(南京退休中共党员)、蔡列辉(广东商人)、李平(居英华人)、石燕明、黄喜(东莞工程师)、夏成武(安徽工人)、陈宪雄(广东外来工)、�三一言(�政��者)、王桥军、陈俊峰(甘肃退休人员)、卢炜(山东独立策划人)、蒙木桂(南京人道主义者)、杨朦(山东高级文案)、谈军武(江西公民)、张建中(中国公民)、颜政(武汉学生)、黄序(北京学生)、王策(马德里学人)、陈广英(湖南基督徒)、邹巍(浙江公民)、解青山(无锡公民)、郭瑞江(美�工程�)、王荔蕻(北京自由人)、靳尚功(山西公民)、郑敏杰、王仕云(武汉公民)、魏红星(山东公民)、安然、史一波(浙江学生)、滕夫生(石河子退休人员)、沈际平(宁波教师)、徐歌(四川教师)、张跃进(北京电气工程师)、裴月(北京职员)、殷沙(北京公司经理)、晏勇、陈云飞(大陆地区农民助理)、马郡、崔勇(加拿大华人)、巫松青(广东愤青)、李文斌(天津土建工程师)、张若尘(河北教师)、古峰(深圳自由职业者)、林恩惠(留日学生)田育农、刘江(四川大学生)、朱红宝(江苏个体)、王云汉(程序员)、梁易军(江苏民工)、解捷(镇江银行职员)、徐伟根(上海退休工人)、蒋立群(山东自由人士)、田溪、孙治淮(南京退休)、王勇华(上海市民)、王小龙(广东工程师)、张爱群(辽宁个体户)、李卓熹(湖南公民)、李劲风(北京音乐制作人)、沈建中(上海公民)、何大明(福州公民)、杨东(北京个体商户)、崔云涛(广东自由职业者)、王爽(上海市民)、刘劲松(重庆公民)、李振杰(河北公民)、楼泳民(绍兴农民学者)、葛连忠(内蒙电子工程师)周先敏(安徽工程师)、张逸讷(德国工程师)、修海涛(德国报社编辑)、杨佩华(中国创业者)、陈旭羊(北京自由职业者)、户峰阳(郑州自由职业者)、安妮(广东教师)、安旭(广东工程师)、吴淑君(安徽教师)、邱伟华(茂名商人)、张涛(北京工程师)、王发金(山东农民)、周临(安徽知识分子)、王京(翻译)、陶涛(企业家)、余超(北京打工)、小王子(云南诗人)、叶茂星(上海银行电脑工程师)、尤二民(延庆农民维权人士)、赵洪轩(四川失业职工)、蒲建设(常州公民)、顾峰(博客作者)、夏晓东(香港投资人)、石庆元、任文(上海职员)、汪杏筱(甘肃特级数学教师)、尹贤绪(甘肃诗人)、李林(北京翻译)、李宇(角马俱乐部发起者)喻智官(爱尔兰自由撰稿人)、玛特(厦门自由撰稿人)、许晖(北京作家)、房树梅、黎思人(香港公民)、Konami(旅日华人)、邵伟翔(香港公民)、田宝兰(西安访民)、yangyiyang(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