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对照清水]
徐沛文集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照清水

   
   
   
   我翻阅读物时爱反观自己。清水君文集对我来说好似一潭少见的清水,有时我能清晰地看见我自己的青春倒影。虽然我俩的成长道路完全不同,看世界的角度各异但却达成了不少共识,比如我们都认为鲁迅是中华民族的罪人。清水君得出鲁迅是汉奸而非族魂,我则看出鲁迅是中华文化(儒释道)的杀手,所以毛泽东才会把他封为“现代中国的圣人”。鲁迅和他所崇拜的尼采一样分别为纳粹和中共的暴政提供了思想基础,为中共夺取和维持政权立了大功。
   

   中国人为违背祖训付出惨重代价后,精英们逐渐认识到上了马列邪教的大当,但大多忽视了鲁迅的负面影响。清水君和我象所有在中共执政后出生的中国人一样都从小就受到中共包装出来的鲁迅的影响,清水君还读过鲁迅文学院,但我俩天性都热情开朗,追求光明,所以一旦出国,呼吸到自由的空气便马上能看清鲁迅的真面目。当然这和我们也都识破了中共的骗局密不可分。
   
   我在竭力摆脱鲁迅的阴影时发现他阻挡了很多中国知识分子的思路。我一再看见中国精英们象鲁迅那样诋毁中华文化。在此希望他们能看看被恢复了历史原貌的《两地书》。鲁迅和许广平的通信就足以泄露其心理阴暗心胸狭隘。如能把史料和经鲁迅伪装后的《两地书》加以比较分析更能看出鲁迅不是伟人而是伪人。不过毕竟已有清水君等人开始质疑鲁迅。一位公认的“鲁迅传人”研究了一辈子鲁迅,离世时却没能完成中共交给的为鲁迅立传的任务就很说明问题。
   
   我九六年学成后不听人劝而试图海归,但一个月后就灰溜溜地重回德国。谁知七年后清水君也步我后尘,然而他名气比我大,运气没我好,一入关就被跟踪。一个月不到,就被剥夺了人身自由。要知中秋节时他还从山东打来电话请我共赏明月,让身在异乡对此已失去知觉的我重温中国人情。
   
   这样的朋友,我怎能不思念,当然我更在思考。
   
   六四血案后,生活在大陆的清水君相信中共的宣传以为被杀害和被通缉的大学生是危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暴徒,而身在德国的我,却能够目睹中共如何不顺应民意改正错误而用暴力解决矛盾维持专政,并事后颠倒是非把赤手空拳的老百姓污蔑为暴徒的无耻行径。比清水君年长八岁的我本来还不知关心国家大事,但对大是大非却不能置若罔闻。所以六四受难者的鲜血没有白流,不知他们的牺牲唤醒了多少我这样的中共愚民?
   
   现在清水君被绑架入狱,也只会赢得更多人的觉醒,因为他的志向和行为象黄金一样闪闪发光,更象清水一样能洗污排垢,让人们心中的良知重放光明。清水君不仅感染了我,也促使各界人士因他的被捕挺身而出匡扶正义。
   
   在清水君们因文坐牢的同时也有不少人因牢作文。远的不说。赵明和曾铮等因法轮功遭受酷刑。赵明是清华毕业生,曾铮是北大理科研究生,他们俩本来都不擅长写作,如果不曾被中共绑架入狱肯定不会提起笔来,并分别在红朝谎言录全球征文有奖赛中夺得冠亚军。曾铮用生命谱写的《静水流深》零四年初在台湾出版后也成为畅销书。我虽是文学博士但没法与他们相比,因为他们是在流血,而我只是在流泪。就是说中共想用监禁和酷刑剥夺人民的思想可谓得不偿失!我相信坐牢只会让清水君们的眼力和笔锋更加犀利。
   
   当清水君零三年夏天执意重返故国时,我刚意识到我所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真可叫做“中共匪照”。这个台湾词是一位原籍福建的华侨对我讲述他对共匪的深仇大恨时提到的。他两岁时,曾任职国民政府的父亲见中共杀人比日本鬼子还多,只好哭着抛下妻子和五个孩子,逃命去到台湾。听说和阅读了无数同胞的血泪史,再想想正在大陆流的中国血泪,我实在不想再见被中共糟蹋得灾祸不断的故国,也不愿再与一个流氓政权有丝毫关系。于是决定放弃“中共匪照”。
   
   现在我变成了德国人,我的中国心却没变,作为修炼真善忍的中国文人我无心象清水君一样涉足政治,但我会继续用中文和外文揭露中共,尽一个享有自由的中华文人的责任。我要把我了解到的各种真相告诉同胞,并望大家心正念善,明辨真假,分清是非,不为撒谎成性的中共所迷惑,更不为其充当打手。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善恶必报是天理。而逆天叛道的中共必然会自取灭亡,双手沾满人民血泪的元凶及其帮凶一定会得到其应有的报应。
   
   二零零四年首发
   二零零八年修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