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文森特
[主页]->[人生感怀]->[文森特]->[红太阳曾照耀过非洲]
文森特
·亲历重庆万州“一○•一八”暴动
·自慰•卖淫•引诱•强奸
·不忘阶级苦
·爸爸为娶婶婶把我赶出了家门
·那年,我在接受再教育
·非洲行(之一)
·非洲行(之二)
·非洲行(之三)
·非洲行(之四)
·非洲行(之五)
·非洲行(之六)
·非洲行(之七)
·非洲行(之八)
·红太阳曾照耀过非洲
·她为中国人争了一个“光”!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太阳曾照耀过非洲

    非洲行(之九)
    ——红太阳曾照耀过非洲
   
红太阳曾照耀过非洲

   
    八月开始本博交上了一个多月懊运。身在非洲的我不能,无法在国内一些网站发文和跟贴评论,而某些闭着眼睛说瞎话,为了某种目的不惜胡编瞎造或断章取义的博客却大行其道,文革遗风肆疟,令人反胃!因此本博产生了淡出博客的念头——不再写东西了。让他们去玩吧,我还是走自己的路。

    然而,不久前看了御天龙剑《非洲人民怀念毛主席》的文章,却有点不吐不快的感觉。我不知道此君是何种背景,写此文是出于何种目的,但该文很显然是“革命的浪漫主义与革命的现实主义”相结合的产物。 该文的取材是某些极罕见的表面现象,作者加以大胆的设想而创作出来,它除了达到作者所希望达到的目的外,提供给读者的只是极其片面的信息,让读者产生作者所希望的那种错觉。作者是在有意误导读者!
    该文有意强调为记者的见闻,作者大概是新华社的记者吧?你能否不带政治目的,全面客观地报道,让没有到过非洲的网友对非洲的现状有个真实的认识呢?说实在的,本人不是记者,更不是新华社记者,本人的文章不受任何政治团体的影响,所写都为个人所见所闻及个人感受。本人在非洲生活经年,对非洲多少有些认识。关于毛泽东及其主义对非洲的影响,本人曾向非洲各界朋友作过较多的了解,知道其危害有多大。可以说,毛及其主义对对非洲人民不是什么福音,红太阳带给非洲人民的只有灾难重重。现在,觉醒的非洲人民已经或者开始摈弃它,渐渐溶入到自由和民主的世界潮流中来了。但也不能否认,毛及其主义并非完全退出了非洲舞台,在一些最动荡最贫穷的国家和地区,红太阳还在照耀着。
    从毛时代走过来的人都知道,毛泽东对世界革命的最大的贡献就是他的革命输出。
    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各国对非洲国家的控制开始放宽,并逐步让它们自立,脱离附属国地位并获得独立。为求民族的发展,这些贫穷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纷纷向国际社会求援。他们有奶便是娘,也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主义,能分得一杯羹,他就会吻你的脚。这时,声称实现共产主义目标的共产阵营便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马列毛主义此时得以在非洲大陆蔓延,红太阳开绐照耀非洲。毛及其主义在非洲的实践不碍乎两个方面:一是建立人民公社实行共产社会主义,二是坚持暴力革命,“武装夺取政权”。前者的后果导致国民经济彻底崩溃,后者导致无数的生命死亡,人民流离失所,无辜的儿童失去母。本博曾在《非洲行(之一)——浅谈黑非洲》、《非洲行(之四)——坦桑尼亚介绍》等文中作过介绍,本文不再累赘。
    在坦桑尼亚,本人到过不少的农村,并与农民们交谈。年初本人在一个村庄里,见到几位老农,他们一眼看出我们是中国人,立即用中文唱起《东方红》和《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曲来表示友善,有个老农说:你们中国现在富裕了,毛泽东这个神在庇佑着你们。红太阳就是好,当年尼雷尔总统就是从中国请了这个神来,节日里我们都能领到一个鸡或其它东西。我跟他们说,毛泽东不是神,他曾是中国的领袖,就象你们的尼雷尔,不过已过世很久了。我们问老农,跟当年的公社比,坦桑尼亚农民的生活是好了还是坏了?他们说,现在比过去好多了,乌贾尼(注:社会主义集体化)那阵子没得吃没得穿,还要去干很多不是自己的工作,象催命一样,那时最高兴的,就是节日里能从政府那儿领到一个鸡或一砣肉。现在不同了,自已为自己干活,不但不愁吃不愁穿,孩子上学也不用花钱。勤劳的人出门有“辟奇辟奇”(注:摩托车),一般人都有自行车,真主保佑许多人都住上了水泥砖房子了。临别时我送给老农一幅从国内带来的印着毛泽东像的挂历,老农问我,那“劈柴”(注:相片)是中国的什么神,我告诉他,他就是你们唱的歌中的不落的红太阳——毛泽东。老农说:原来是个人!
    一位叫做珠玛(JUMA)的坦赞铁路公司退休职员对我说,一九七二年期间他在中国留学,曾在武汉和沈阳学习,对中国有很深的感情,回国后他一直在铁路公司工作,现已退休两年,但却没法拿到一分钱政府规定应得的退休金,因为铁路公司效益不好,拿不出这笔钱来。他说当年中国政府和毛泽东给坦桑尼亚支援那么大,修了这条坦赞铁路,当时他很感激毛主席,但看到现在铁路几乎成了废铁,感到很心酸。他十分怀念留学的那些日子,说毛泽东很伟大,当年中国的同学是没有钱的,却保证非洲学生每人每月九十元人民币的津贴,他问我现在中国的情况怎么样,还有没有红卫兵。我拿出家乡的照片给他看,告诉他中国近年已有较大的变化,红卫兵早已成了历史,他觉得很不可思议,问我中国是不是变修了。
    快六十岁的穆罕默德•阿里曾在中国留学七年,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现在已处半退休状态,但还在担任坦桑尼亚执政党的一个较高的职务,他对中国也有很深感情,他说,是中国培养他成了坦桑尼亚科技人员。当我问到上世纪中后期坦桑尼亚的状况时,他说乌贾尼运动害人不浅,那些年的公社运动彻底将坦桑尼亚的经济拖跨了,幸得政府及早改变政策,14次修正宪法,从新界定政治体制,并于1986年起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的调改方案,连续三次实行“三年经济恢复计划”,坦桑尼亚的经济才逐渐得以恢复。提到文革期间中国红卫兵曾企图与当年坦桑尼亚的绿卫兵串连,向坦桑尼亚人派发毛泽东像章,并怂恿绿卫兵起来造政府的反时,他情绪激动地说,那时简直的胡闹,是魔鬼在作怪,坦桑尼亚是个多宗教国家,各种宗教有都崇拜自己的神,要坦桑尼亚人佩带那样的像章不就是对叫坦桑尼亚人去泄渎的神灵么?还有绿卫兵,原是坦桑尼亚政府向中国学习成立了青年团并受中国文革的影响而建立的青年团外围组织,目的是帮助青年团贯彻政府的方针和政策的组织,反过来要他们反对政府,那不是养条狗来咬主人吗?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这是红太阳照耀非洲的另一光辉!非洲人民也是从这一光辉照耀中知道了世界上曾有个毛及其主义。御天龙剑的文章中提到的刚果、莫桑比克、津巴布韦等国家都不同情度地被这一光辉摧残过,其景象是惨不忍睹。索马里的战火至今尚未完全熄灭,安哥拉、几内亚多年饱受战火的煎熬,人民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一切都是因为有那么一伙人要革命,要枪杆子里出政权,但几十年的革命实践却令这些革命家们大所失望,波尔布特式的政权一直难以在非洲丛林中奇迹般建立起来,倒是这些革命家们人老体弱,其队伍日渐消亡。象刚果(前扎伊尔)等国的革命力量已向政府妥协,企求一些生路。战火虽已日渐消弱,但留给世人的却是永远的伤痛。本人在坦桑尼亚,到过不少的教会,包括美国人办的基督教会、英国人的圣经公会、本国人的天主教堂等,他们都收留了众多的战争孤儿,这些跟随难民流落到坦桑尼亚的儿童,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父母在何方,多年来只靠教会将他们抚养和教育,教会才是他们的家。我常常看到神职人员不时奔走于莫桑比克、刚果等地,向当地政府及教会打听这些孤儿亲人的消息。
    如果说这些国家有人要建什么毛泽东村或类似的纪念设施,倒应该支持,让世代的非洲人都不要忘记暴力革命的灾难。
    至于津巴布韦,本人也曾发过《风雨飘摇的辛巴威》一文,作过简单介绍。现任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的确是个民族主义者,为了该国的民族独立,建立过不可否认的功劳。然而,在红太阳照耀到非洲后,他的许多做法都以毛为榜样。作为毛的忠实信徒,他也有其惊人的举措。津巴布韦原是个富饶美丽的非洲小国,穆加贝执政后实行了一系列的土地改革措施,将白人的土地收归国有,实行集体化,从而将这个美丽的国家搞得面目全非,人民食不裹腹,衣不敝体。现在连国内的野生动物都已屠杀殆尽,民众怨气冲天。在今年的总统大选中,第一轮选举穆加贝就被反对派领袖以身教微弱多数击败。根据宪法,必须举行第二轮全民选举,但穆加贝却采用下流的肮脏手段打击反对派,污蔑反对派为叛国者并对其进行恐怖袭击,迫使反对派在临选举前宣布退出大选,穆加贝从而再次连任。现在津巴布韦的状况如何?以下是一篇报摘:“6月份,辛巴威(注:即津巴布韦。下同)总统莫加比(Mugabe)(注:即穆加贝)以暴力革命及舞弊方式连任总统。在国际舆论施压下,他被迫与反对党共同分配政府权力,但双方谈判两个月来以来,仍未有最后的结果。与此同时,国内的经济则继续崩溃,2月时的通货膨胀率是100,000%(一千倍),至六月已增加至11,000,000%(十一万倍)。6月底,国家银行宣布从货币的银码删去10个0,原来之100百亿元的旧货币,变成1元的新货币,然而,物价依然每小时上涨,人民生活陷入极度困难当中。许多人民逃亡至邻国,却受到排斥;在南非,辛巴威难民受到当地人的暴力袭击。辛巴威人民无援的境况,实在令人心酸。”
    其实也不须多说,毛及其主义对非洲的影响,非洲人民最为清楚,而到过非洲的人或现身处非洲的人也明白,如果不是御天龙剑闭着眼睛说瞎话,我也真不忍再提。对于那些年来那个人那主义对非洲人的毒害,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我也感到羞耻!
    此文无意违反博客日报关于不准评价毛泽东的规定,只是对御天龙剑文章的一个回应而已,其实,既然允许对毛歌功颂德,为什么不准表达不同的见解呢?
   
   注:此文特为博客日报所写

此文于2008年10月1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