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Goal:答东海一枭(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oal:答东海一枭(东海附言)

   Goal:答东海一枭(东海附言)

   东海附言:简单说两句。固然“文化改良难收一时之效”,一百多年来“纯粹”的专制批判和民主启蒙的效果如何?“那匹以批判中国传统文化成名的黑马”“着眼点总是以从人权法治等角度指向制度为主”的努力,至今也二十多年过去了,效果如何?东海枭鸣“发聋振聩”又如何?类似Goal君那样被我发过振过的人多了,大多数不依然停留在看热闹的层面吗?(这里泛而言之,因Goal君未露真身,个人表现如何不了解。) 确实“臣民社会注定无法成为道德的沃土”,但是,没有必要的道德根基和文化内功,有识之士对民主的追求将缺乏必要的力量,有权之人对专制的坚持将显得特别顽固,臣民社会转变为公民社会将加倍艰难。文化、道德、制度三者之间的关系,值得重新审视矣。2008-10-29东海老人

   附:Goal:答东海一枭(跟于枭文《谁把力气使错了地方》)蒙东海这样的名人点名指教,若不作答,未免不恭。 初读枭文是90年代中后期第一次有机会到香港的时候。彼时互联网尚不发达,异见的声音难得一闻,加上八九之后的心灰意冷,也未曾刻意发掘。于东方之珠得知在一片肃杀的内地,尚有老枭这样勇于仗义执言的人物,确有发聋振聩之感。但近年的枭鸣明显变了调,也就是从你所说的“政治层面”的抗争转向了以“文化层面”的言说为主。想必老枭本人认为这是升华,但在我看来却未必。 这里的核心分歧是对“文化决定论”的评价。我认为无论是“兴儒”者还是“反儒”者,都把文化的作用夸张了。不错,从广义上说,制度是文化的产物,良善的文化既是孕育优秀制度的土壤,也是降低制度实行成本的润滑剂,价值不可磨灭。但制度自有其本身的生命力,它像人类文明的其他产物一样,完全可以在不同文化背景的社会中移植和共享,并不需要分别独立了在各种文化中分别产生。因此我不赞成离开了某种特定的文化,民主自由的的社会制度就注定成为“空中楼阁”的说法。何况即便优秀的制度需要特定的文化基础,我也不知道哪个被公认为民主自由的国家是以儒学为主流文化的。 从经验的角度出发,在中国漫长的帝国时代,鲜有不以儒家为立国之本的朝代。多如过江之鲫的尊孔帝王,给创造民主自由的国家留下了多少遗产?你可以说他们倡导的是伪儒学,是歪曲利用儒家思想维护专制统治(我总是觉得这跟原教旨的马经拥趸痛骂歪嘴和尚类似,姑且不论吧)。但古往今来,立志“为往圣续绝学”的儒者大有人在,你不能说他们修的都是“小人儒”。但在“武器的批判”之下,他们又能有多大作为呢? 从学理上说,道德感总是与责任感紧密相连的。当一种专断的权力通过对个体权利的剥夺,替每个人做出本应该由他们自己来做的决断时,个人责任感必然缺失,道德与良知也就随之成为奢侈品,充其量只能为小众所有,而良善社会的文化根基是大众的道德。换言之,臣民社会注定无法成为道德的沃土,那是公民社会的专利。因此,依我之浅见,无论您或者您在“文化层面上的敌人”,都是把力气用错了地方。但您的“敌人”之一,那匹以批判中国传统文化成名的“黑马”,曾坦言当年以文化为切入点,是迫于环境的“曲线救国”。以他及其同党的写作看,其着眼点总是以从人权法治等角度指向制度为主,“批儒”只是搂草打兔子而已。而您的大作则基本以文化层面为主,政治层面的文章已难得一见。所以我觉得相比之下,您用错地方的力气更多一些。 当然,人各有志。无论您是出于文化决定论而认定倡导儒学是救国最有效的手段,抑或明知文化改良难收一时之效而甘愿愚公移山,都是您的权利,原无他人置喙之地。因此我虽斗胆,也只敢说“更喜欢十年前的东海一枭”而已。(2008-10-25 19:49: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