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谁把力气使错了地方]
东海一枭(余樟法)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这张牛皮有点大
·中国即将劫后重生
·凶人凶党必有天谴
·如何儒化中国
·文化品质检验法
·美国的强大是人类之福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关于“等贵贱,均贫富”(外四篇)
·东海态度(一)
·关于香港(微言五则)
·关于民国和台湾
·救命三招(外二篇)
·把马邦变回中国
·关于郷岡警察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三)
·历史自有记忆,恶言自有恶业
·李嘉诚的广告
·谁给你们牺牲几代普通人的权力?
·今日微言(历史终将主持公道)
·正邪善恶论本质
·统一简答反儒派和疑儒派
·东海态度(四)
·东海态度(五)
·三座大山和马帮妙计
·马奶
·你的毒药,我的营养
·关于自由民主平等
·儒家等级制度
·简驳《孔子思想的十大糟粕》
·红儒
·东海态度(六)
·藏富于民论
·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
·仁心和初心—兼批党化教育
·今日微言(海外亲共的人物和势力,品格都不好)
·邪教魔头的真诚
·东海态度(七)
·关于《中英联合声明》
·关于深圳示范区(外四则)
·东海态度(九)
·极权主义四民
·防民如贼即民贼
·正见的来源
·关于不谈政治(二)
·东海态度(十一)
·东海态度(十)
·马邦流行病(外二篇)
·郷岡人民的恐惧感
·噩梦醒来是黎明
·一切才刚刚开始
·东海态度(十二)
·没有自由就没有一切
·今日微言(以儒治国,吉无不利;以儒自治,吉人天相)
·骗子与傻子---兼论唯物论的危害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危机和机会
·经字六义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关于民主小贩杨恒均
·为未来中华元首准备的一副儒联
·zt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两条底线为君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把力气使错了地方

   谁把力气使错了地方

   一在《中华文化最大的敌人》中我严峻指出:中华文化最大的敌人,在政治层面,是专制主义,在文化层面,则是所谓的民运圈自由派。

   Goal网友跟帖认为:“在当下,基督教也好,穆斯林也好,都算不上儒家敌人,因为这些文化根本缺乏一个竞争的平台。因此,弘扬儒家文化要从建设这个平台开始,在这个意义上,其他文化是作者的朋友,或者说是联合阵线的关系。”(详见附录)

   此言不象一些反儒人士那样强辞夺理,而且Goal网友表示:“我读老枭的文章,有十几年了。对他在政治制度方面的基本立场多少算是有些了解,并且支持他。” 读枭文十几年,不是故人胜似故人了,所以值得回复一下。

   二我表达得很清楚:将民运圈自由派视为中华文化最大的敌人,是“在文化层面”。

   文化层面的敌人与政治层面的敌人性质大不同:政治敌人政治解决,政治手段包括各种形式的改良、革命,必要时不排除暴力革命;文化问题包括“文化敌人”则只能采取批评、批判、争鸣等文化的手段和方式“解决”之。也就是说,对异端外道只限于使用“批判的武器”。

   这不正是Goal网友认可的“自由碰撞”、“自由的竞争”的方式吗? 在文化之外,东海儒家没有敌人。撇开思想文化之异,岂但“在当下,基督教也好,穆斯林也好,都算不上儒家敌人。”便是具备一个自由竞争的平台之后,各种信仰和学说都不是儒家的敌人。

   我们宣传、弘扬自己,争取“在各种文化的自由碰撞中胜出”,致力于“灌输孔孟之道”,但绝不允许“通过暴力灌输,强制性地使民众臣服与这种文化”。

   就象自由派致力“灌输”自由主义、基督徒热心“灌输”上帝信仰一样,对于儒家来说“灌输孔孟之道”是理所当然的,关键要看采取怎样的方式,怎么“灌输”法。

   三现在的问题是,民运圈自由派及一些中囯基督徒,认为他们才具备“建设这个平台”的资格,将民主自由的建设工程“砻断”起来了,视儒家以及中华文化为民主自由之敌(例子雪花般铺天盖地,不用举了吧?)那才不正常。

   我们支持或追求一切科学、先进、文明的东西。众所周知,在政治立场上,东海儒家“也是主张民主的”,你不也“对他在政治制度方面的基本立场多少算是有些了解并且支持他”吗?

   自由是东海儒家的核心思想之一。我们对外追求政治、社会之自由,对内自求心灵、道德之自由,故“弘扬儒家文化”就是“为思想自由鼓与呼”,从而让“不会因言获罪的时代”早日到来! “弘扬儒家文化要从建设这个平台开始”,不错,可是汝知否,东海弘扬儒家文化与建设这个平台不仅不矛盾,而且本身就是在为建设这个平台添砖加瓦乃至奠定文化、道德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民主自由就是空中楼阁。东海的力气使的正是地方。力气使错了地方的,恰是那些反东海、反儒家、反中华文化的民运圈自由派。2008-10-20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附:Goal:我不怀疑老枭的学问,对儒家也没有什么成见。但我觉得你的力气使的不是地方。无论何种文化最优,它在一个社会里占据主导地位无非两种原因。一种是通过暴力灌输,强制性地使民众臣服与这种文化;另一种是在各种文化的自由碰撞中胜出,成为社会的主流。同样是基督教,不管它在你看来多么丑陋,当它由宗教裁判所强制人们信仰时代表的是恶,而在自由的竞争中保持主流地位时则被普遍认为是善。今日之中国,缺乏的首先是言论自由基础上的思想竞争的平台。设想一下,假如当局宣布放弃其“主义”,改为让真理部灌输孔孟之道,这个国家就会好到哪里去吗?所以我认为,老枭不妨先多为思想自由鼓与呼,等到我们不会因言获罪的时代再开山门讲儒。这也是我为什么更喜欢十年前的东海一枭的原因所在。自由主义就是一种对自己坚信的东西不那么有把握的态度。

   半农生:三楼的先生,本文作者也是主张民主的。某某政府放弃某主义,也未必好到哪去,你说得很对,历代的儒家也都是这样被历史的帝王利用的。但是某人想利用某个帽子,达到其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那是某人的事,与帽子应该无关。儒家这顶帽子,不知道被多少流氓戴过,那不是儒家的错。哪一个社会,民主也好专制也罢,都需要基础道德建设,都需要协调基本的人际关系,这就是儒家的功能。真正的儒者也是不反民主的。如果中国真的实行民主了,不用自己的基本道德建设理念,而把基督教搬来,也未必合适,一个不信仰神民族,硬弄个神来,恐怕也不行。

   Goal: 我读老枭的文章,有十几年了。对他在政治制度方面的基本立场多少算是有些了解,并且支持他。我的评论完全是一个操作层面的东西。无非是说,在当下,基督教也好,穆斯林也好,都算不上儒家敌人,因为这些文化根本缺乏一个竞争的平台。因此,弘扬儒家文化要从建设这个平台开始,在这个意义上,其他文化是作者的朋友,或者说是联合阵线的关系。如果老枭是在美国讲儒,我是半点意见也没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