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怎样对待外道异端?]
东海一枭(余樟法)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现在中国必不可少之人”等(东海随笔九则)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徐水良冤枉了大多数同行”等(东海随笔四则)
·我只愿意做个独行侠!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儒门护法”等(东海随笔六则)
·“文化也有高下”等(东海随笔三则)
·民怨深如海,杀官出英雄
·请中央国务院关注和支援
·做人不要太“秋雨”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泡沫人物”等(东海随笔三则)
·论中囯社会的主要矛盾及解决之道
·举起屠刀立地成佛(诗八首)
·荆楚:儒学之虚伪(东海附言)
·示警共产党,致敬刘晓波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负面的老师
·天常生病笔常痒,国不升平心不平
·唯真理是图: 建议东海脱掉儒学外衣(东海附言)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沙叶新“四项基本原则”的儒学依据(外二篇)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举仁义之旗,非重礼不可
·“感谢温家宝,瞩目山东省”等(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可怕的假洋鬼子!
·岐视假洋鬼子是我的权利
·东海老人:活着有什麽意义?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你是流氓谁怕你
·“中共拥儒我拥共”等(东海随笔八则)
·关于乌市惨案的两点意见
·祝贺我吧,或者咬我!
·国不可作信仰,民不可无诚信--与于丹教授商榷
·“以寂寂无名为耻”等(东海随笔十一则)
·《大良知学》征订启事
·原道文丛第二辑将出预贺
·东海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
·东海是一种待卖品
·东海老人:要习惯我才是爷
·巧言令色足恭,耻乎荣乎?
·新三纲
·《当你…》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兼论少数民族政策》
·赠人二联,欢迎批改
·小乔,何必给东海留面子?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东海随笔八则)
·为许君志永及公盟而作
·陶澍慧眼识宗棠
·有知识的愚民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勉断章师爷网友》
·东海老人儒联小集
·儒家本重权,孔孟曾跑官
·“四不”不宜原则化-------与王丹商榷
·博导从来惯胡解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东海老人:被迫“沉迷在网络上”!(外一篇)
·反对利他主义,弘扬利他精神
·关于阳光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怎样对待外道异端?

   怎样对待外道异端?

   友人问:儒家作为良知信仰者,对待外道异端应持怎样态度?什么情况下才可以“收拾”他们、用什么方式“收拾”他们?

   拟放到网上先讨论一下,以后再就此问题发表意见。忽想起这个问题我已谈过多次,例如,在《反对神本主义,建设中华文明》中我说过:

   反对神本主义所用“武器”和手段应局限于思想理论的批评,摆事实,讲道理。也就是说,这种“反对”必须是符合现代文明原则,不逾越言论自由、不违反信仰自由。又说:任何外道包括邪教信仰,在法律层面都应该得到平等的保护,信仰者的人权也应得到全社会的尊重。如果外道信仰者的人权受到侵犯,文明人特别是文化人,都应该站出来为之呼吁、对之援手。这方面,情归情、理归理、信仰归信仰、人权归人权,文化人应该区别清楚、分开对待。

   总之,只要外道人士和异教徒不采取野蛮暴力、违反法律的恶劣手段反儒、反中华文化,东海儒家就只能根据“以言论对治言论”的文明原则对待之。如果要说收拾,让对方思想显丑、理论破产,让邪说戏论成为过街老鼠、为天下后世不屑耻笑,那才是最高明的“收拾”!

   这似乎不讲情面,恰是儒者的仁爱慈悲:学说也好制度也好信仰也好,一切落后、反动、非正义、不合理的东西,一切坚持“落后反动非正义不合理的东西”的人物和势力,都应该受到批评和嘲笑,那样社会才能不断进步,文明才能不断发展。

   关于外道的定义,可参见枭文《外道漫论》。

   有个叫“仙人跳” 的网人在枭文后留言:“這些反儒盲流,強詞奪理的謬論還一套一套的,看來這些人,就要用我大明洪武皇帝的廷杖之法,全打死了才是大快人心之事”。

   这种言论,貌似拥儒,其实严重违悖儒家基本原则,不仁不义,是在给儒家抹黑。历代王朝对儒家的利用有良性也有恶性的,明清两朝对儒家的扭曲已恶劣到极点,洪武皇帝的“去孟”劣行和“廷杖之法”,是对儒家赤裸裸的政治强奸。“廷杖之法”在君主时代就大违儒家真义,况民主时代乎?言论自由的原则所保护的正是“強詞奪理的謬論”的发言自由。

   当然了,儒者非懦者,不主张打了左脸送上右脸的过度忍让。如果有人采取言论之外的野蛮暴力的恶劣手段反儒,不论是谁,不论是什么外道异端,马列党徒也好各种神教教徒也好,儒家都应该诉诸法律予以惩治。如果对方有权,法律不公,儒家完全可以采取暴力及其它手段奋起报复,迫不得已时,大开杀戒又何妨---这已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2008-10-2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