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自由专制不兼容-----复徐水良]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论语点睛》:走路就要走大路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希望金氏改恶从善,深愿自己判断失误)
·大一统与通三统简析
·《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请勿苟誉梁漱溟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儒学不是人文主义
·事师之原则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再驳张务农先生
·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君子知几如有神
·关于《当江湖术士纷纷成为“乡贤”》微言七则
·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今日微言(什么叫文化自信、道德自信和道路自信)
·今日微言(除了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王道政治民为本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极权主义人格
·关于君子和教育(微言集)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专制不兼容-----复徐水良

   自由专制不兼容-----复徐水良

   一徐水良在其《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一文后指明“老枭请进,我的文中有一段批评你”,大概指这一段吧:

   “对于思想、理论的坚持,也是同样。有的朋友,一天到晚宣传推销儒家思想,别人不接受,就把别人一律说成傻子、疯子、骗子。这样,他们就自己丑化自己,在大家心目中的印象,就从才子之类,逐步向丑角转化。这就是执得过分了。无论你的理论多么正确,都应该允许别人反对,你可以辩护,但不可过分。更不可以像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那样,把自己的思想理论强行规定为指导思想,搞思想专制。任何理论,无论这种理论多么正确,都不可以用法律规定为指导思想。因为这违反所有人人人平等的原则,违反所有人的个人、组织、群体、政党、思想,意识形态一律平等的原则,是典型的思想专制。”

   多谢批评,皆不中的。

   二我坚持仁本主义,“一天到晚宣传推销儒家思想”,但没有不允许别人反对,没有强制别人接受,更没有搞思想专制。-----徐水良也说了,那是要把自己的思想理论用法律强行规定为指导思想的,东海既无那样的能力,也无那样的资格。

   任何人都可以对东海思想“自由推崇或自由批评”,这是毫无疑问的。至于对一些肤浅卑陋、无理不实的批评作何反应,是不理睬还是反批评,反批评时态度如何,是棒喝狮吼还是冷嘲热讽,都有可能,那也是我的自由,与思想专制何关?

   “别人不接受,就把别人一律说成傻子、疯子、骗子。”一般而言,这样的态度确是很“过分”。然而,我在《反儒者的命运》中对“反儒群体基本由傻子、疯子、骗子组成。” 之言是有详细论证的,同时对文中的“傻、疯、骗”有特别说明。例如我指出:

   “缺乏思辩能力和思想深度,不识自心本性,就是傻;相信有个创世造人的上帝存在,就是傻和疯的并发;内心不相信上帝却装出一付坚信的样子,就是骗。”

   显而易见,这里的“傻、疯、骗”与一般意义上的傻疯骗“所指”不同。徐水良不针对枭文相关论点论据进行具体批驳,拈来泛泛一说,与断章取义无异。

   另外,无论东海态度如何,都是讲学的方便法门,都源于传道的一腔热诚。纵然态度“恶劣”,也转化不成“丑角”。在历史性的大剧中,谁是丑角或向丑角转化,不是某个领袖或某股势力说了算的,徐水良先生不妨稍安勿躁。

   三徐水良曰:“无论是把宗教、把儒教、把马列、把自由主义,也包括把笔者提倡的人本主义,或者其它任何一种意识形态定为国家指导思想,尤其是定为国教,都是典型的思想专制,都是不可接受的。”

   此言有一定道理,但不能一概而论。

   民主自由作为普适价值,在西方社会就是占据“指导”、“统率”地位的,相当于“国家指导思想”,却与“思想专制”无关,更谈不上什么“典型的思想专制”。因为自由主义在根本性质上与思想专制、专制思想是无法兼容的。(我推崇自由主义,却不认为它有“定为国家指导思想”的资格,更别说国教了。)

   仁本主义作为一种特殊的自由主义,更是专制主义的大敌。

   东海倡导的仁本主义与传统“仁本”有所不同,不具有任何思想特权并反对任何性质的特权。仁本主义对外追求政治、社会之自由,对内自求道德、意志之自由,故故说它是一种特殊的自由主义。如果说仁本主义有“资格”对自由主义及其他一切学说进行“指导”,那也是在理论层面、在民主自由基础之上的的指导。

   四有必要说明一下:儒家重理想却反对空想,不是纯粹的理想主义,故传统“仁本”思想对君主及等级制度有一定的尊重,那其实是出于对历史现实的某种尊重。不过礼有时中之义,古代君主及等级制度过时以后倘再坚持,就不仁不义了。

   另外,对仁的“执”,对真理正义、良知正道的“执”,是不能轻易“破”掉的。徐水良曰:“人的高境界,也是不考虑脸皮,不考虑自己的名誉,不考虑多数少数,不向多数献媚,只服从正义和事业的需要。”这不也是对“正义和事业”的一种 “执”吗?关于“执”与破执的问题,日前《该执著还是要执著》一文已论及,将发民坛,兹不赘。2008-10-13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