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你值得我团结吗?]
东海一枭(余樟法)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值得我团结吗?

   你值得我团结吗?一毛泽东曰: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对于政治人物来说,这真是至理名言。政治家特别是野心家阴谋家多是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者,只要于已有利、眼前可用,管它是什么东西,坏蛋也好垃圾也好,先“团结”过来再说。

   东海当然知道团结就是力量的道理,不过我只主张:团结值得团结的人物。

   衡量一个人值不值得团结的第一个标准是德。对于不实不诚、品质恶劣人士,不论是体制外还是体制内、是真小人还是伪君子,纵然于一已有利、有一时可用,可以团结过来,我也坚决拒绝团结;第二个标准是智。必要的智力和智慧不可或缺。缺乏道德凝聚力的团体是乌合之众,缺乏必要智力和智慧的人物则是废物,甚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总之,团结在东海儒门的必须是有德有智之士。指责我不团结的网民,道德如何不论,智慧肯定高不到哪里去。这种人在指责我之前,应该先自问一下值不值得东海团结。

   二文化人也讲团结,但团结的性质与方式与阴谋家野心家不同,与政治家也有所不同。相不同不相为谋,文化人的团结,不仅不能苟合,不能乡愿,而且没必要以“对不起真理”的方式对民众进行讨好、对异己进行统战。我在《我的“打击面”》中说过:

   文化人与政治家的角色有同有异。文化人以谈理论道为主,主要关注的是理正不正真不真、道高不高大不大,只要是真理正理高道大道,就应坚持之、宣传之,就应“守死善道”和坚决弘道,虽千万人吾往矣。我对反儒者、反儒群体的严肃批评,是一种强烈的文化、历史责任感使然。东海之言妥不妥,必须讲“道理”,不能讲“功利”。至于“打击面”的大小,拥护者的众寡,是政客、政治家考虑的问题。

   另外,枭诗《毒》写道:

   高致癌毒大米敌敌畏泡金华火腿 用猪大粪浸泡臭豆腐等等等等一切形形色色的假冒伪劣产品古今中外一切有形无形的毒都不如专制主义利己主义唯物主义三大毒品的毒性剧烈而恒久

   对于文化人和东海儒家来说,一切不道德、反道德的人物和力量都是不值得团结的。坚持和“信仰”唯物、专制、利己三大主义者,不是道德问题就是智慧问题,都不值得团结,要团结他们,也是建立在基本德智的基础上-----他们在文化及道德上自愿化毒“疗心”、认祖归宗、重新做人。

   文化人和东海儒家搞的团结,是义理的团结、道德的团结和智慧的团结(道德到了高处与智慧相通,或者说道德到了高处就是智慧)。

   三在没有“转化”之前,把不值得团结的人物和力量团结过来,既使暂时有眼前之利、得一时之用,终究也是危险的,从长远看,往往得不偿失。阳虎的遭遇就是一个“殷鉴”。

   阳虎,又名阳货,与孔子同为春秋时期鲁国人。阳虎当权时,常将一些不忠不信者“团结”为自己属下或门下(收徒也是团结的一种方式,而且是古人很重要的团结方式),以加强自己的势力。但其势力终究不能真正巩固,后来阳虎从鲁奔齐、齐又被逐亡命天涯,与他团结的那些“不值得团结的人”大有关系。

   不忠不信不道德者,以利成团,利尽则散,因势而结,势去则叛,此必然之势也。阳虎失势以后,门下弟子和生平友好无不叛去,甚至落井下石出卖他、积极主动抓捕他。在《韩非-外储说左下》中,有一段阳虎与赵简子的对话:

   “简主问曰:‘吾闻子善树人。’虎曰:‘臣居鲁,树三人,皆为令尹。及虎抵罪于鲁,皆搜索于虎也。臣居齐,荐三人。一人得近王,一人为县令,一人为候吏。及臣得罪,近王者不见臣,县令者迎臣执缚,候吏者追臣至境上,不及而止。虎不善树人。”

   读来真是惊心动魄!这不是阳虎“不善树人”,而是平时“不树善人”的报应。

   四东海以前也初步地、远距离地“团结”过一些根本不值得团结的人物和力量。好在觉悟得及时,没让病毒深入心腹。不同的是,东海当年误交小人乃至匪人,属于眼光问题;阳虎“不树善人”,则是“心光”问题。英雄惜英雄,乌龟赏王八,阳虎本人乃历史上的著名大恶人,难免对恶人青眼有加。

   据说孔子阳虎俩人长得还极像,但善恶完全相反,所团结的人自然就不一样。孔子高举仁帜,周游列国,虽再三碰壁,“伐树于宋,削迹于卫,穷于商周,困于陈蔡,受屈于季氏,见辱于阳虎”,但弟子门人对他总是追随不懈,始终尊重有加;他树立起来的儒家仁帜,代代相传,万古常新。这一切都充分体现了道德的力量。2008-10-8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