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仓库
[主页]->[现实中国]->[仓库]->[余杰:我用跟你们不一样的方式爱中国—《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
仓库
·上海拆迁户::强烈抗议中共拘捕杨佳母亲
·杨佳手机后四位是8964,全国发动人肉搜索投诉邮件
·杨佳最后的摄影:万古流芳!(附燕歌行)
·重庆奥运火炬传递惊现红卫兵MM (图)
·上海被杀民警的妻子:警察并不象你们说的这么无能
·张鹤慈 :胡佳反思书
·海公安局尽快公布杨佳被扣六小时的信息/昝爱宗
·大陆读者对博讯的建议
·吴高兴:我也对博讯提点意见
·主题:中共狂笑不止:世界为何不抵制京奥了
·评:吴高兴:我也对博讯提点意见 原文
·李劲松律师举报上海谢有明律师可能是非法拘禁绑架杨佳母亲的犯罪嫌疑人之一
·王兆山学学:为杨佳袭警案牺牲民警追悼大会敬献挽联
·刘晓波:杨佳案——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难辞其咎
·视频:上海访民周阿根四人在北京秘密住地见外媒
·思宁:质疑上海对杨佳的精神鉴定
·怒放的生命——上海杨佳
·冯正虎的赎身募捐
·大赦国际推出关于中国的新网站
·东新西兰总理签名抗议中国 不出席北京奥运开幕式 (图)
·马亚莲:怎有如此比“黑社会”还黑的上海市“人民”政府!
·aaaaa
·民主风暴(纲要)
·赵达功:杨佳的“英雄”称号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高文明:毛泽东秘密诗词大揭秘
·杨佳与喀什:怜惜匪共坦克的螺丝钉?/草虾
·杨佳案透析:杨佳意在为民除害 行为动机全在
·冯正虎:反对迫害 护宪维权
·上海民众谈访民奥运与人权
·上海访民盼人权圣火普照中华
·上访先锋沈婷可能被收买了
·沈婷:祝愿我們早日能脫离中共暴政
·四川自贡对信访人发布“镇压令”集体对抗中央16号令事件(图)
·杨佳式暴力复仇仅仅是“原始正义” /刘晓波
·纪检委与政法委祸国殃民的同样机构
·影星陈冲东方明珠合作抽逃公司资金逃债破产被诉被查(图)
·这个民族病入膏肓/Carl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再审申请书(图)
·冯正虎:誓死捍卫中国宪法与公民权利
·余杰:我用跟你们不一样的方式爱中国—《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余杰:莫将罪犯当英雄——访慕尼黑霍夫布劳斯啤酒馆
·特赦杨佳公民建议书第五至九批签名(共2427人)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第一至十四批签名(共2595人)]
·胡锦涛:杨佳的母亲在哪儿?/上海市民
·祝维权律师奥巴马当选
·上海维权 新闻(图)
·强烈抗议上海市府信访办恶警的法西斯暴行
·上海真警察与假警察的较量
·二个月前我正确预见了杨佳母亲王静梅的下落
·许正清:从看杨佳案说明中国法律又错了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
·上海公安设套抛崔福芳等笔录访民上当分化
·抗议中共把联合国上访定性为“申请政治避难新借口”
·童国菁狱中黙对共匪崔福芳坦然交待上海公安诬陷“有据”
·下流!上海陈恩宠彻底无耻为攻击访民傍名人自编自导“桃色新闻”
·胡耀邦子在港起诉亲江红色富商罗康瑞 组图
·冯正虎向警方举报陌生人非正常侵入私宅
·中央巡视组上海工作现场曝光未见群众露天排队
·坐式马桶堵了怎么办 坐式马桶疏通方法大全(组图)
·坐式马桶堵了怎么办,坐式马桶疏通方法大全(组图)
·东方日报:中巡组进驻上海,2000人申冤被逐
·江泽民死党黄菊不被允许死在上海
·我为何在中领事馆打灯笼 /美籍华人律师夏钧
·“碉堡了!”上海闸北区访民郑恩宠巡视组上访
·碉堡了!上海访民郑恩宠巡视组上访
·冯正虎上访中央巡视组,细数上海公检法「七宗罪」
·文革恶梦在90后身上重演/专访“最小良心犯”
·昆明现实版的“南京大屠杀”暴力强征政府无责!
·好好学你可能1个也不认识,中国最难的22个字组图
·关注唐荆陵首次准见律师,44岁生日妻子呼吁外界关注
·罗康瑞案件今再开庭 胡德华状告香港富豪
·雨伞运动荣耀归于之锋!/纪晓风
·【铁汉】我的自我辩护/杨茂东(郭飞雄)
·中央巡视组谈话画面首次公开:二对一边谈边记录
·真人示范的全面拉伸动作(组图)
·說話技巧―開口就抓住對方的好感(圖)
·让你充满魅力的10大说话技巧(图)
·能讓你少奮鬥20年的說話技巧(圖)
·沟通达人的7个说话技巧(图)
·过来人:中国人移民北美后14种结局
·大错特错,美国华裔女演员回到中国
·江琴,美国飞回来的中国上海“囚犯”
·动迁户获党委书记拆迁承诺书4个月后被强拆
·上海特殊?踩踏事故无国务院调查组进驻
·个人对柴静视频事情总结收尾/屠夫吴淦
·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代表团驻地安排列表曝光
·(参考)全国两会期间湖北省来京截访人员名单和联系方式曝光
·(叵测)柴静做到最大,中共先推再撤
·【微视频】柴静做到最大,中共先推再撤
·200万不如30年前1万元,房产仍是抗通胀之王?
·年过50后,你应该放弃的7种东西
·柴玲遭牧师强暴真相,远志明:她勾引我(图)
·三妹:强奸柴玲的远志明是惯犯,华人牧师连署发布调查报告
·美國《今日基督教》頭條報導柴玲指控遠志明強暴事件
·政协委员张抗抗:建议取消“非正常上访”这一用法
·吴弘达(Harry Wu)性侵“六四”学生领袖杨涛的妻子王菁及女儿
·关于倪玉兰郁金香人权奖金的去向说明
·【视频】柴静雾霾调查《穹顶之下》文字版实录
·上海冤民孙宏萍“七、一”九哭共产党
·恶心!上海陈恩宠无耻造谎言傍名人自编自导“抄家秀”
·绝版上海陈恩宠710“机会来了”组织“ps团队”忽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杰:我用跟你们不一样的方式爱中国—《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博讯2008年10月30日发表)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那些没有自尊的人仍然可以是爱国的,他们可以为少数牺牲多数。他们热爱他们坟墓的泥土,但他们对那种可以使他们的肉体生机勃勃的精神却毫无同情心。爱国主义是他们脑袋里的蛆。

   

    ——梭罗

   

   

   

    一

   

   

    二零零八年是中国的“爱国元年”。

   

    你们说,中国人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爱自己的祖国:

   

    ——在中国国内,抵制法国超市家乐福的“爱国运动”,在几十个城市如火如荼地展开。在昆明,一位在现场发表不同意见的市民,被斥为“卖国贼”,遭到辱骂和推搡,甚至被扔瓶装矿泉水。你们将超市的收银台砸了,将气球扯了,用旗杆拦住大门。法律在你们面前失效,你们可以超越法律的界限。但是,你们的抗议活动自有分寸,你们辱骂家乐福里的中国员工,却不敢对作为管理层的法国人有丝毫不敬。在金发碧眼的洋人面前,你们自觉低人一等,正如有网友评论的那样:“他们不敢去教训洋大人,只好把气全发在咱们可怜的同胞身上。他们只知道,搞中国人,代价最小,基本不会有人追究什么,但如果真的搞了哪怕只有一个法国人,恐怕会引起很多麻烦,付出的代价可能很大。选择之下,拿同胞出气是最稳妥的方案。”是的,你们个个都无比聪明,你们的整个“爱国计划”都经过周密计算,你们找到了一种最简单、最不需要付出代价的方式来“爱国”。于是,在“抵制法国”的运动中,受害的没有一个法国人、没有几件法国商品,有的只是中国商品和中国同胞。

   

    ——在美国杜克大学,文弱的小女生王千源成为你们“千夫所指”的对象。杜克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王千源,因为试图劝说你们善待藏人,而受到辱骂和威胁。受中共使馆控制的中国留学生的学生会,擅自公布王千源的个人资料,她在青岛的家被你们泼了粪便,遭到你们的抢掠和破坏,你们在她家门口用大红字写下“杀全家,杀卖国贼”等带有恐怖色彩的语言。她的父母被迫离开住所和工作单位躲藏起来。她的母校居然发表谴责她的声明,甚至宣布收回她的毕业证书。任何一个跟你们观点不一样的人,都被当作“卖国贼”。那么,谁才是真正的“爱国者”呢?王千源说:“他们可以这样对我,也可以这样对别人。我只是他们的一个靶子。中国人现在这种很奇怪的愤青状态,是心理不平衡的一种表现,是一种变态的所谓爱国方式,但实际上绝对不是在爱国。他们标榜自己,攻击别人。……我觉得中国现在就是需要让大家听到不同的政见、不同的声音。我希望一个国家有更强大的人民,而不是一个强大的政府逼迫人民连话都不敢说。”你们当然不会同意这样的看法。

   

    ——当奥运火炬传递到有数十万华人聚居的美国城市旧金山的时候,一片“红色的海洋”让昔日蓝色的、和平的湾区充满了诡谲的气氛。中共大使馆调集大量海外中国人到场助阵,其中不少是以同乡会、国内大学校友会的名义召集的。使馆甚至包租了附近的许多酒店,供你们免费住宿,你们知道吗,这些经费来自国内纳税人的血汗钱。当八九学运学生领袖周锋锁等人来到现场的时候,刚一展开抗议标语,立即就被充满敌意的人们包围起来。你们议论说:“这不是我们的人。”于是,周锋锁等人便同你们讲中国的人权问题,告诉你们说,奥运不能掩盖这些问题。然而,你们不愿倾听不同的声音,你们立即对他们进行谩骂和攻击,称他们是藏独,不是中国人,是卖国贼,是美国狗。你们甚至上前去抢夺他们的旗帜,并将另一位民运人士郭平博士打得头破血流。整个暴力场面将周围的警察都惊呆了。看来,你们似乎忘记自己身在何方,“直将美国当中国”了。

   

    ——奥运火炬所到之处,带来的不是友谊与和平,而是恐怖与暴力。日本长野的善光寺,是日本的国宝级古庙。一九九八年长野冬季奥运会是在善光寺的钟声中宣告开幕的,它作为奥运的象征被选为北京奥运火炬传递长野站的起点。西藏镇压事件发生之后,善光寺决定拒绝迎接北京奥运火炬。善光寺住持若麻积信昭在记者招待会上阐明,做出这一决定的理由是“考虑到作为文化遗产的寺院以及信徒的安全,同时也是针对西藏问题”。据悉,善光寺内部有意见认为,同为佛教僧侣不能无视西藏问题。就在这一决定公布之后,善光寺正殿多处遭到涂鸦。寺庙方面说:“过去从未发生过被涂鸦的事情,十分遗憾有这样缺德的人。”尽管日本警方仍未公布调查结果,但这两件事情发生的时间如此巧合,让人不得不怀疑这起事件出自你们的大手笔。然而,你们为何要躲藏起来呢?你们应当敢作敢当啊!这是一项多么光荣的爱国举动啊!你们难道不是坚信:倘若中国人都用你们的这种方式来爱国,日本人岂不魂飞魄散,转而对我天朝大国俯首称臣?

   

    ——你们说,火炬是中国人的面子,谁对火炬不恭,谁就是不给中国人面子。于是,当火炬传递到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时候,这座宁静的小城一夜之间便陷入到一股赤潮的包围之中。你们将澳洲当作殖民地,肆无忌惮地对所有不喜欢奥运火炬的人拳打脚踢。《澳大利亚人报》详细报导了你们的若干暴力活动:正当火炬传递者穿越堪培拉街道时,具有高度组织的中国留学生蜂拥而至,攻击、恐吓和骚扰那些数量远少于他们的西藏抗议人士。其中,五名中国学生由于行为过激、触犯澳洲法律而被警方拘捕,将面临起诉和可能遭到遣返。这几个人是你们当中的“英雄”——王万军、张志远、郑乃瑞、江源。这几名“英雄”的学业可能终结,作为背后“黑手”的中国使馆却以沉默应对之,你们有没有被利用和被出卖的感觉呢?一名老华侨指出:“澳洲是民主自由法制的国度,在澳洲是不可能在权势之下找门路脱罪的,一切依据法律行事,中国使领馆见死不救也属意料之中,不然它怕自己背后精心策划的这一幕闹剧曝光于天下,召来全球的谴责。”

   

    ——最严重的暴力事件,发生在韩国的首都首尔。韩国民众拍摄到有关这些暴力场面的视频,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你们群起殴打旅韩藏人、韩国平民和韩国警察的场面让人震惊。《朝鲜日报》在以《星期天的首尔弥漫着中国人的暴力》为题的社论中,严词批评中国在幕后操纵此一暴力事件。社论说,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在外国首都展示他们的疯狂行为,“究竟中国人凭什么在别人国家的首都聚集,并以拳头暴力相向?”《东亚日报》在以《在首尔奥运圣火传递路途挥舞凶器的中国人》为题的社论中指出,中国人在韩国已如此凶残,在西藏的行径更令人难以想像。《韩民族新闻》在以《中国示威群众让中国的国格向下沉沦》为题的社论中指出,大批中国人攻击少数反中国示威人员的行为,简直就是无法无天,这种行为让中国的国格向下沉沦。对于与自己不同意见的一方施以暴力攻击,这是偏狭的民族主义,与想要透过奥运宣扬成熟的民主社会相距太远了。韩国法务部长金庆汉说,他们正对这些视频、酒店监控录像和警方取证等进行分析,“将找出非法示威参与者,追究其刑事责任”。

   

    你们本来已经“用脚来投票”了,但仍然念念不忘像那个自作主张地“代表”祖国的旗帜和火炬献媚。你们如醉如痴地完成了一部大戏的排练,你们热切地期待着有“故乡来的人”进行“大阅兵”。即便你们的言行在西方媒体上都成为负面报道,你们仍然不认为做错了什么,你们被全身心投入的表演深深地“感动”了——一般来说,感动自己总是比感动别人容易。你们认为,你们是在竭尽全力维护祖国的面子;你们认为,祖国将因你们的忠心而变得无比强大;你们认为,既然祖国都已经实现“大国崛起”了,那么作为中国人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可以展示“我是流氓我怕谁”风流。愤青就是这样炼成的。而且,张牙舞爪的“愤青”已经蔓延成“愤中”与“愤老”。

   

    然而,脸红脖子粗的愤青朋友们,我与你们的立场截然相反。我选择了一种跟你们完全不一样的方式来爱我的祖国。你们爱红旗和火炬,爱政权与党,爱领袖以及领袖的情妇;我爱的却是那山,那水,那草,那木,那些母亲,那些孩子。是的,我能不去爱那些因为吃有毒奶粉而吃成“大头娃娃”的孩子吗?我能不去爱那些在黑窑中不见天日、做牛做马的孩子吗?我能不去爱那些被掩埋在豆腐渣校舍的废墟中死不瞑目的孩子吗?那些中国人的孩子,他们会对“中国人的孩子”的身份感到骄傲吗?他们那“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的呼号,多少人听见了呢?或者即使听见了,也假装没有听见呢?

   

    在国家与自由之间,我当然选择站在自由一边;在愤青与孩子之间,我当然选择站在孩子一边。今天,当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已然蜕变为一种“准恐怖主义”的时候,我理所当然地是愤青们最坚定的反对者。我坚信,只有将祖国从政党的绑架中解放出来,只有将祖国从政权的绑架中解放出来,只有将祖国从主义的绑架中解放出来,真正的爱国才可能实现。我更清楚地知道,在别的国度,以及在中国自身的历史上,有过以身殉国的英雄,有过让我钦佩的爱国的方式。

   

   

   

    二

   

   

    “今天阳光普照,可是我却得走了。”

   

    一九四三年二月二十二日,德国慕尼黑。二十五岁的汉斯和他的妹妹、二十二岁的索菲被纳粹“人民法庭”判处死刑,而且以最残暴的方式执行——斩首。

   

    纳粹当局如此急于消灭他们的肉体,可见他们的精神对纳粹政权造成了何等巨大的打击。汉斯和索菲两兄妹是“白玫瑰”小组的核心成员。希特勒上台之际曾经得意洋洋地宣称:“你们作为少男少女站在了这个新的德国一边。你们对你们的德国忠贞不渝。当你们晚年回忆这一切时,你们将得到今天没有人能够给予你们的报答。”确实,“德国”是一个流光溢彩的词汇,“元首”更是一种高不可攀的象征,当抽象的“德国”化身为具体的“元首”的时候,整整两代德国人都成了纳粹的炮灰。然而,让希特勒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虽然法西斯主义的宣传教育如同水银泻地、无孔不入,还是有一小群德国大学生具有“免疫力”,他们将“打倒希特勒”的标语写在慕尼黑市中心的街道上,将“白玫瑰”传单在大学里四处散发。在纳粹的发源地居然发生明目张胆的反纳粹事件,怎能不让独裁者心惊肉跳呢?

   

    于是,盖世太保迅速行动起来,没有什么秘密是他们不能侦破的。汉斯、索菲兄妹以及他们的导师胡伯教授等人相继被捕。经过“人民法庭”匆匆忙忙的审判之后,他们被以“叛国罪”处死。他们没能制止战争的巨轮,也没能改变历史的方向。他们所进行的非暴力不抵抗活动,他们对真相的揭示与讲述,仿佛牛犊顶橡树一般,注定了是失败的命运。但是,对于德意志民族来说,有或者没有这样一群公民的存在,其未来绝对是不一样的:如果没有这样一群人,便表明这个民族已经完全沉沦,再也没有复兴的希望;但如果有过这样一群人,便表明这个民族还有追求真理的成员,这个民族的再生必定以这些最优秀的公民不死的精神为土壤,正如德国文豪托马斯·曼所说:“正直而勇敢的人们!你们绝对没有无谓地牺牲,你们也永远不会被世人所遗忘。纳粹虽然在德国为肮脏的暴徒和卑劣的杀手树立了无数的纪念碑,可是一场德国革命,一场真正的革命将把它们悉数拆除,你们的名字将在它们的原址上永垂不朽。虽然这场革命还没有降临到德国和欧洲,可是你们已经预见了它的来临,并且把它宣示了出来:‘一个代表着自由和荣誉的新信念之曙光已经出现于天际。’”也正像英国首相丘吉尔所赞美的那样:“在整个德国曾经存在着反抗运动,其成员可厕身于人类政治史上最高贵伟大人物之林而无愧。这些人在没有国内外支援的情况下独立奋斗,而推动他们的力量仅来自于良心上的不安。”那个时代,有多少德国人因为“爱国”而关闭了他们良心的触角?而对于汉斯兄妹来说,爱国也就意味着爱那些集中营里的犹太人,爱那些焚尸炉中的残疾人,爱那些被“国家”所扫除和消灭的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