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沧海一叶集
[主页]->[大家]->[沧海一叶集]->[“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沧海一叶集
·精斑、避孕套、处女膜
·请发挥你的影响,帮一帮我们
·生命守护,为健康祝福
·替罪的羔羊啊!你何时不再沉黙
·我们共同的目的--健康
·求你,谎言说的真一点
·杨佳案不过是“警民纠纷”而已
·正义的旗帜永不倒下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让有尊严的活着成为正常
·弱弱地问“杨佳该死者”几个问题
·我们需要阳光
·为黑食品护航的质检总局
·给我一寸净土给我一分钟
·你走了我们没有哭
·自由表达意见绝不是示威
·我们应该在以哈冲突中学会宣传
·他们那里是什么理想主义者
·保钓--中国人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
·他只是“借”钱你却“故意杀人”
·我们是人不是零件
·我们应不应该舍身出门
·执法--上海式的
·伟大爱国者的嘴脸
·中国在你的胸堂容下一颗心
·抗议“干涉内政”
·警枪响起后反差巨大的二种即时反应
·发展英国式的
·一个女人之死与一个男人之死
·换一种方式冲击网络言论自由
· 强加给谷歌都不敢接受的赞扬
·网络审查并不可怕
·其实他们想要的是我们的良知死亡
· 谁偷了我的选票
·选票被偷走以后
·刀口下的孩子
·你可曾想过枪口下的孩子
·三个人的一个难民故事
·请让他自由地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气吧
·罂粟花杂感
·拆迁----法保护下的强抢
·和谐社会”抢劫者的天堂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政策只给占领国提供子弹而已
·母亲的手“摔”断了
·挪威很近长乐很远
·王凤娇的断手刘晓波的煽动颠覆罪
·一切等法医鉴定结果出来再说
· 中国的勇气在哪里
·太较真了一天都活下去
·我们睁大眼睛看着吧
·对于刘晓波有些话不能不说
·一切以私了来解决
·母亲的断手案终于完结了
·我的利害与我的无奈
·奥斯陆在鼓励犯罪还是中国政府在犯罪
· 这只手太重
·并不光彩的影响力
·我看到的只是魔鬼的狰狞面孔
· 别怀疑我的决心
·中国人--你何时能够站出来
·中国制作最好的片子《国家形象》
·霸主、警察、清白 !
·主权与人权高低的陷阱
·没落的帝国,崛起的大国
·给自己争取一次机会
·勇气是改变的开始
·我们到底讨论什么
· 请别再让英雄孤独
·别妄想在自由的世界剥夺我们的自由
·这就是共产党的标准
· 我谈的并不是“无敌论”
·请站在自由、民主、正义的一方
·我只是想促使中国政府执行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
·他们很勇敢,你们很卑鄙
·勇敢地站出来是有用的
·保钓与国民教育
·香港人反对的不是国民教育
· 勇气与智慧的胜利
·我的选票在哪里
·北京的天气“真好”
·我们到底在不满什么
·刘霞是自由的
·你们要的稳定不是我们要的稳定
· 暴力迫害与自由辩论
·问题并不是奶粉当食品还是药品管
·我们可以利用他们的内斗来维权
·我为什么反对中国加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老弱者的维权
·奶粉质量不是靠立法而是执法保证
·我们为信仰奋斗
·我们可以为民主中国做些什么
·在自由民主到来之前
有关香港普选问题
·如果我是一个流氓
·港人治港由真普选开始
·爱国乱港
·中国殖民香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林键
      第一次听到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真的非常兴奋,虽然那时并不知道“中简道路”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并不清楚西藏问题到底是什么,毕竟从追求“西藏独立”到在“中国主权内高度自治。”是一大进步。
      可如今,我认为“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一方面:流亡藏人仍把西藏独立“”当作政治目标,他们视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为追求“西藏独立”的跳板。另一方面:中共也不认为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能真正和平的解决西藏问题,中共不相信达赖喇嘛的诚意,更何况中共从未视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是一种让步,中共根本就认为“自治”不过是达赖喇嘛的一种政治策略。即便中共认为达赖喇嘛是真正追求“自治”,中共根本也不会接受达赖喇嘛的大西藏自治,而流亡藏人也绝对不容许达赖喇嘛的大西藏有半点让步的可能。
      1951年解放军进藏,虽经过昌都战役歼灭了藏军的主力,但达赖喇嘛还是有一定的武装力量,当时中国大陆虽然基本上完全解放,可局势也不稳定,国民党在大陆留下大批敌特还在大搞破坏。五月份中央人民政府代表李维汉和西藏地方政府代表阿沛阿旺晋美签署的<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方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给予西藏自治的范围也只不过限于西藏今天的自治区内,而今天流亡印度的达赖喇嘛要的大西藏自治范围比当年他控制的范围大的多,包括青海、甘肃南部、四川西部和云南西北部,中共怎么会答应达赖喇嘛的大西藏自治要求、更何况1959年后中共在藏民中的洗脑早已让达赖喇嘛的藏民族政治、精神领袖的影响力大为降低。,达赖喇嘛早就失去了一呼百应的影响力。如果达赖喇嘛没能或者说如果没有中国境内六百多万藏民支持的话,中共根本就不会把他放在眼里。达赖喇嘛已经六十多岁了,中共根本就在等着达赖喇嘛转世,到时海外一个达赖喇嘛,中共自己弄一个,让藏民的宗教信仰乱了套,到时西藏还自治的了,独立的了吗?当然要是达赖喇嘛转世了,流亡藏人会不会像中国民运一样群龙无首,土崩瓦解也是未知之数,。当然 重新在藏区上演暴力独立也是可能的,中共对暴力藏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这暴力换来的还是中共无情镇压,暴力只会使藏民和普通汉人成为暴力的牺牲品,国际上因西藏暴力而让中共得以解压。因此中共在西藏问题上采取“拖”字诀,让达赖喇嘛转世后再解决西藏问题。


      达赖喇嘛在大西藏问题上无法让步绝对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今天流亡藏人中卫藏(今西藏自治区)康巴(四川西部和云南西北部)安多(青海、甘肃南部)的藏人数相差并不是很多,达赖喇嘛的西藏政策不管是放弃康巴或安多都是无法通过(西藏流亡议会的组成卫藏、康巴、安多代表各占十席;宁玛派、噶举派、萨迦派、格鲁派及苯波教等五大教派各二席;达赖喇嘛直接任命一至三名议员,从居住在美国、加拿大地区的西藏人中通过选举产生一位议员,从居住在欧洲的西藏人中通过选举产生两名议员。),获得藏人的支持。59年的武装反抗也是首先从康巴开始的,当时中共在卫藏以外的藏区实跟跟大陆其他地区一样的土改政策。达赖喇嘛的大西藏自治就是为了避免1959年那样中共对藏民族实行一个民族二种政策。可以说这是达赖喇嘛的最低要求:一个民族一个完全相同的政策,这容不得退让半步。
      今天流亡藏人中年轻一代,他们大都生活在印度和世界各地,在当地受教育,他们中很少人云过西藏,更别提中国其他地方,他们没有和中国人打过交道,而且情绪越来越激进,很极端,他们并不赞成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也不赞成达赖喇嘛的非暴力主张,他们仍坚持西藏独立,仍认为暴力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唯一出路。由于达赖喇嘛的非暴力主张,才使他们忍了多年,可是十几年的“中间道路”并没有使中共作出一点让步,使他们对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失云信心。正因如此,达赖喇嘛最近发出了西藏问题必需在二三年内有实质性进展,藏人才有坚持“中间道路”信念的呼吁。
     只有中国实现了民主,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才有出路,才有西藏问题的彻底解决。没有中国的民主,即便“中间道路”短暂实现,也是极快的消失的。为了藏民族的幸福,为了中国的团结,为了藏民族和中国境内所有民族的和平安全,必需根本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
     我深信,只有民主的了中国,西藏才有民主政治,藏人才有美好生活,那时,是自治还是独立让西藏人民自己选择。
   后记,本文大约手写于2002年,作了一些必要的文字上的修改。当然今天里面的观点有些早已改变了。但我还是保持它的完整。
   
   

此文于2015年04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