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
陈西文集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反对是出于对人性的思考;反对是为了监督,是为了限制权力。
    在北京,拜访中共党内的改革派代表人物朱厚泽先生①时,我给先生递上我的名片:基督徒、反对派人士、绿色文化者、自由撰稿人。先生说:“其他的身份都好理解,就是这个‘反对派’不好理解。譬如,我们党搞改革,搞政治体制改革,你反对吗?我给我自己的定位就是,我是一个改良者、改革派。”
   我答道:“你们党搞改革,哪怕是搞政治体制改革,我也是你们党的反对派。”
   “那就更不好理解了”朱厚泽先生说。
   
   由于见面时,先生很忙,同去的西安律师张鉴康先生也有话与之交流,我只能在这里回答先生的“不理解”了。改良或改革派是针对本党派内部中的守旧派而言的。不论改良和守旧派人士,他们都有一个前提,就是认同本组织,在本组织的形式下,进行改革或“按既定方针办 ”。朱厚泽先生是认同他共产党员的身份的,是在坚持共产党领导的前提下,提倡改良主义的。作为一个受到压制的党内改良派人士,朱厚泽先生的改革者精神是可佳的,除了在胡耀邦、赵紫阳时代他发挥了自己的作用外,至今其改良主义精神乃在发光。
   
   然而,我们之间扮演的角色不同,思考分内的事自然不同。先生是站在共产党的立场上思考本党的“保鲜”,以及国家的复兴。我是站在怎样才能使民主社会得以成立的立场上,思考健康社会的基本要素。我认为,民主社会的成立是因为有反对党的存在。如果一个社会没有反对党的存在,必然是一个极权专制的社会。反对党的存在是一个社会制度健康的标志。因为,一 个社会绝对不可能有“高度一致”的声音的。语言有万国的语言,信仰有不同的信仰,思想见解也必然不同。退一步来说,即使社会在享有自由权利的情况下,出现 了“高度保持一致”的“盛况”时,我认为,为社会健康计,反对党的存在更显重要。
   
   反对党作为一个健康社会的基本要素,她应当是社会中最基础的职业之一。与健康的社会进行比较,目前来讲,我们的社会就缺乏反对党派人士这一社会职业。我之所以在我的名片上表明“反对派人士”的身份,在设计名片时,我就在追问,“这个社会最缺乏什么样的人?最紧缺什么样的职业?”
   
   作为一个基督徒可以回答前面的问题。因此,我首先要表明的,我是基督徒。基督徒信仰帮你弄明白有关人的问题,“你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再后,我生活在中国大陆这样的国家,作为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我应当对这块土地有责任心,我就继续追问, 这个社会各行各业的人都有了,像工人、农民、商人、教师、工程师、医师、律师等等,它还缺少哪样的职业人呢?我追问的结果是,“我们的社会之所以暴露出许多中国国情式的绝症不易医治的原因就是它缺乏专职的反对派人士。”
   
   最近,拜读中国新民党代主席郭泉②先生的文章,《民主先声260:狱中札记之三:苏乞儿丐帮与郭泉新民党及皇帝与中共之关系》。郭泉先生以新民党代主席的身份论及与中共的关系,很明显,他是一个反对党人,是当今执政党的反对派、在野党的代表之一。从他的260多篇“民主先声”就可以印证。然而,郭泉先生在其文章中表达出来的话语让我察觉到,他并未能坚守住自己反对党专业人士的岗位。在其文章中有这样两段话:“中共警察问我:‘怎么才能让你不搞政治?’我回答:‘如果中共解决了我的《民主先声》里提到的所有维权案件,等中共实现民主、搞多党竞选了,我就安心做教授去了,不搞政治了。”然后,郭教授引用了一段“苏乞儿和清朝皇帝的对话” 来说明自己的这个想法的真实性。并说道:“社会动荡的根源,不在民间,而在执政党。”“如果中共解决了我的《民主先声》里提到的所有维权案件,于是就国泰民安,我们中国新民党哪里还有市场呢?”
   
   在这里,我认为,郭教授与中共都有一种误区:就是把反对党彼此存在竞争的政党政治理解为“动乱”,或者说不稳定,追求一种中国传统文化“国泰民安”的“稳定压倒一切的政治”。当社会“国泰民安”了,中国新民党就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郭泉先生反对党的任务也就结束了。
   误区之一:求稳定是专制文化的本质,稳定的价值观丢弃了社会公义和动力;追求民主的价值观与稳定的价值观不同,多党竞争的民主体制注重的是自由、公义、廉明和人权,而稳定只能是实施了民主制度后必然出现的附属产品而不是目的。
   
   误区之二:中国新民党和郭泉先生的“政治”诉求不应当局限于“丐帮”的维权意识。包括我们自己都要走出“官逼民反”的误区。好像只要“国泰民安”、政通人和就可以不问政治,就可以回家安享太平,就可以任由执政者摆布。
   
   其实,关心政治是人的本分,是人之所以成为人的标志。早在古希腊时代人们就视人为政治的动物。的确,维权与政治有关,政治是关于利益的分配与决策过程。我们仅从利益的角度来考虑,任何人都不会把自己的存折和粮仓交给别人来管理,更不会相信盛产贪官的共产党政府。作为政治人,我们只有像反对派那样持续不断地警惕,质疑、批评、监督执政党,参与政府财政预算的审批与审查才能使我们免受政府和执政党的剥削和压迫。可见,“不搞政治”,或逼迫人“不搞政治”是有阴谋的。
   
   搞政治就要组党,这一点郭泉先生做得很好。因为利益的维护唯有个体的人联合行动才可能有效地遏制官权的侵犯。并且,这种联盟组党形式的抗争没有终点,也就是说,没有维权结束的那一天。政治人是不会相信政府的,政治人更不当相信执政的共产党的谎话而交出自己的存折和粮仓钥匙。因此,反对党(反对派)是永远的反对。
   
   中国《论语》有“君子群而不党”,视结党为可耻,因为结党必然营私。中国传统文化蔑视讲“利益”。然而,这对于一个唯物主义的国家只讲“道德(党性)”,数 千年贪官污吏遍布是一个么大的讽刺。《论语》代表了儒家的思想,中国有阴阳家,阴阳讲平衡、平等、相互制约,阴阳交泰。皇权看到儒家是为自己说话,为自己服务的,因而儒家成了官方的香馍馍,阴阳家遭到贬损。在中国,平等、制衡、分权、对立、反对就没有市场。反对党形式的政党政治只能生发于西方,是西方议会政治中相同观点和利益群体结盟的必然产物。政党不应当隐瞒自己的立场和利益追求,应当采取光明正大的结社结伴形式活跃于社会。而那种“禁党”,或视结党为 “党祸”的说法都是落伍的,或是专制奴役文化的。
   
   然而,对专制暴政和奴役的反抗,人们必然又会兴起结社组党。如果一个制度不能给反对党一丝生存和抗争的空间,则反对必然转入地下,铁马金戈的寒嗖嗖风声就出现了。这就是为什么在专制的中国总出现“打倒皇帝当皇帝”的恶性循环历史。而美国的政治家有眼见得多,从建国伊始,他们干脆彻底开放反对党的空间,实行政 党对立的竞争民主政治制度,两百年来,反对党就成为社会开明变革的动力,反对之处,则一派详和安定。
   
   最近,台湾内政部公布了台湾共产党在7月20号成立的新闻。台湾共产党正式成为台湾第141个合法政党。中国民政部何时公布“中国民主党”成立的消息,并同意台湾的“民进党”“国民党”到中国来发展呢?反对就是多元的存在。罗素的名言:“参差多姿,及是幸福的本源”。“多元化的源头是对个体的尊重。多元化随之而来的,必然就是“宽容”,因为如果人们不宽容不同意见,多元化就不可能实现,必然就还是“万马齐喑”,思想定一尊。在美国,纳粹党和三K党都是合法的,60年代时,纳粹党一度被禁,美国人权组织认为,他们的权利也应当受到保护,任命了一位律师替他们辩护。这个律师是犹太人。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大法官们以5:4判纳粹党也有信仰和言论自由。同样,当年为三K党辩护的律师是黑人,这大概是“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也要维护你说话的权利”的最好例子。”③
   
   反对是公开合理的反对。是像马丁••••••路德•金博士一样的反对:“要反抗不公正的法律,必须是公开的、充满爱心的,而且愿意接受任何惩罚。我认为,一个人去故意违反那些他的良心告诉他是不公正的法律,并且愿意为此入狱,以激起人们的良心感知到不公正的存在,这样的人正是在表达对法律最高的敬意。”
   
   反对是爱国的最高形式。正如托马斯•杰 斐逊名言: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因为,反对是说明你有主见,你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并且,你还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你把你思考过的精彩之处贡献出来给予同一 块土地上的人们分享。那些始终不知道反对为何物,不会有自己的观点,不懂得异议的人,只知道随大流,听话的人必然缺乏爱心和责任心。
   
   反对、异议是一个公民的本质。你在反对,你有异议就说明你在思想,你存在,你活出了个体的式样和价值。只是,彼此的差别在于,反对注重于思想后的行动,异议注重于思想本身。异议强调的是有别于他人的思想,是唯有自己才有,很有独特性的思想。反对与异议的共同价值观是在于认识到,“理性的自负”,人类认知的局 限性,每一个人都仅仅掌握了部分真理,人的认知是不足的。而那种拒绝反对,不承认自己是“异议人士”的心态和政策,是把自己看作为“伟、光、正”式的权威 代表或正议之士。
   
   我们称自己为反对派,或者异议人士是因为我们知道真理不一定掌握在我的手里,也不一定掌握在你的手里;我们称自己为反对派,或者异议人士是因为我们知道世界的多元性、世界的多样性与世界的复杂性;更重要的是我们知道,每一个人都有权利争取自己的生活方式,有权利表达自己的观点。
   
   上升一点高度说:反对是出于对人性的思考;反对是为了监督,是为了限制权力。反对派、异议人士是害怕极权,或者因独裁相伴随的暴政统治。我们往往不在于你们的对错,我们就是为了反对而反对。我们的反对超越了真理和传统。我们希望在反对声之中,极权的一党专制瓦解;我们希望在反对声之中,多数人的暴政不可能发生;我们希望在反对声之中,培养宽容的精神;我们希望在反对声之中,我们越来越走近民主的社会!
   
   为此,在一个长期缺乏反对派的专制国家,开办一个“反对派(公民)学院”十分必要,在这里,我呼吁誓建设中国民主社会的人们一起来努力!
    中国反对派人士、民主党人:陈西
   于贵州省贵阳市大西门市西河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