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老A海滨行(3)《后宫》续131]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艾鸽诗歌《无辜者是我的心脏》
·艾鸽情诗《默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完美童话》
·艾鸽油画《美人湖》
·艾鸽情诗《在这片树叶上》
·艾鸽油画《美人礁》
·艾鸽诗歌《绝恋》
·艾鸽油画《美人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南窗风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波眸凝馨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秀身纤韵
·艾鸽诗歌《题荒诞世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冬冬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81---490
·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丛笑靥》
·艾鸽诗歌:致自由女神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91---500
·艾鸽情诗:《回眸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原野馥郁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巴黎美女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诗歌《夏夜》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7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念奴娇(圆圆)
·艾鸽词:水调歌头:贺利比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A海滨行(3)《后宫》续131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31
   
   
    老A海滨行(3)

   
   
   大人物的思绪很少有休息的时候,他们要么在琢磨世界,要么在琢磨自我。瞧这老A,躺在病床上换血时,还在忧党忧国。他的思维是游动型的,脑海中还在回味在台上讲话时的亢奋。
   老A喜欢动情绪:“同志们,你们知道苏共为什么会完蛋?因为他们的官员背叛了人们,完全堕落成吸血虫!”下面是听众经久不息的掌声。
   
    医生吩咐:“首长,你在换血时要镇静,不要东想西想。”
    老A突然问道:“这换血有用吗?”
   医生笑容可掬:“当然有用。这等于是用一群人的生命来维持一个人的生命。”
    老A:“一年要换几次?”
    医生:“从理论上讲,一年换两次的人能活过85岁。”
   老A:“古代的帝王们为什么就没想到这一点?”
    医生:“是啊,他们就知道到深山里炼丹丸,怎么就没想到以人为药呢?”
    老A的思想的野马又开始奔跑。他又在回忆慷慨激昂的演说:“同志们,我们的一切思维的出发点,就是以人为本。要把人民放在心中!”
    医生兴奋地:“众人的血液正在流向你的心中。”
    老A自我安慰:“谁说这不是与人民血肉相连呢?”
   
   而监狱那一头也很精彩。枪毙死人是一种职务发明,未能申请专利是一大遗憾。刘京被人抬到了刑场。执刑人员并不惊讶人已经死了,惊讶的是要当活人来枪毙。一枪手:“还传达什么‘枪毙是法定程序,必须严格依法办案!’怎么说的尽是人话,干的尽不是人事。”
   
   另一枪手:“那可怎么办?我们都收了人家家属托人送来的好处费了,答应让人家临死前见一面的。”是啊,在中国干什么不玩个走后门呢?出生时要给接生人送礼,保证你不会被抱错。死亡时,也要给枪手送礼,求他不要把子弹打到头上和脸上。
   
   两个枪手伤透脑筋。一个说:“有了,我在这边守着他老婆。告诉他,无法见面,只能隔着窗户交流一会。你在屋里装他男人讲话。人快死了,声音有异是可以理解的。”另一枪手也觉得别无选择。只好如此。情况特殊请其他人回避。不一会,刘京的女人一边哭一边讲:“京京阿,你是为我们全家人去死的,你死得好伟大呀!”枪手声音颤抖,尽量微声微气:“我好想再拥抱你一次。”刘京的女人:“昨天晚上,我明明梦见你爬在我身上的。连姿势都不变。”
    枪手:“我要以爱你的姿势去死!”
   
    刘京的女人:“对了,差点忘了,最要紧的你说过,你的精子曾经冷冻到医院里去了。我还想生你的孩子,是哪一家医院?”
    枪手难住了:这可怎么编呀?他想了想小声地:“那没用了。我交了一个好兄弟,想生孩子,可以请他帮忙。”
    “谁?”
    “这里有个叫肖明的枪手。”
    “天啦,这怎么不象你说的话?”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永别了,宝贝!”
   
    另一枪手赶快拉开了她。
    数分钟后,传来几声抢响。一枪手箭步走过来,扶住昏厥的女人声音明亮地:“我叫肖明,你老公叫我以后必要时候照顾你。”
    “谢谢老公,谢谢你!”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