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老A海滨行(3)《后宫》续131]
艾鸽文集
·满江红---为南京大屠杀而题
·曲子:为萨达姆及中国的粉丝团而题。
·七绝 黄河吟
·七绝《 长江吟》
·忆秦娥----为侵华日军强征慰安妇而题
·现代诗《拍卖》
·蟾宫曲:为波尔布特而题
·夜飞鹊----1979年5月真理标准讨论
·为二战时为中国牺牲的美国士兵而题.
·临江仙----为孙中山先生而题
·水调歌头-----平民冤
·忆秦娥------2007年4月为山羊题
·油画人韵
·油画梦寐
·鹧鸪天
·一个人的背影
·现代诗《跪吻》
·现代诗心房
·油画飘逸
·现代诗悠远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A海滨行(3)《后宫》续131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31
   
   
    老A海滨行(3)

   
   
   大人物的思绪很少有休息的时候,他们要么在琢磨世界,要么在琢磨自我。瞧这老A,躺在病床上换血时,还在忧党忧国。他的思维是游动型的,脑海中还在回味在台上讲话时的亢奋。
   老A喜欢动情绪:“同志们,你们知道苏共为什么会完蛋?因为他们的官员背叛了人们,完全堕落成吸血虫!”下面是听众经久不息的掌声。
   
    医生吩咐:“首长,你在换血时要镇静,不要东想西想。”
    老A突然问道:“这换血有用吗?”
   医生笑容可掬:“当然有用。这等于是用一群人的生命来维持一个人的生命。”
    老A:“一年要换几次?”
    医生:“从理论上讲,一年换两次的人能活过85岁。”
   老A:“古代的帝王们为什么就没想到这一点?”
    医生:“是啊,他们就知道到深山里炼丹丸,怎么就没想到以人为药呢?”
    老A的思想的野马又开始奔跑。他又在回忆慷慨激昂的演说:“同志们,我们的一切思维的出发点,就是以人为本。要把人民放在心中!”
    医生兴奋地:“众人的血液正在流向你的心中。”
    老A自我安慰:“谁说这不是与人民血肉相连呢?”
   
   而监狱那一头也很精彩。枪毙死人是一种职务发明,未能申请专利是一大遗憾。刘京被人抬到了刑场。执刑人员并不惊讶人已经死了,惊讶的是要当活人来枪毙。一枪手:“还传达什么‘枪毙是法定程序,必须严格依法办案!’怎么说的尽是人话,干的尽不是人事。”
   
   另一枪手:“那可怎么办?我们都收了人家家属托人送来的好处费了,答应让人家临死前见一面的。”是啊,在中国干什么不玩个走后门呢?出生时要给接生人送礼,保证你不会被抱错。死亡时,也要给枪手送礼,求他不要把子弹打到头上和脸上。
   
   两个枪手伤透脑筋。一个说:“有了,我在这边守着他老婆。告诉他,无法见面,只能隔着窗户交流一会。你在屋里装他男人讲话。人快死了,声音有异是可以理解的。”另一枪手也觉得别无选择。只好如此。情况特殊请其他人回避。不一会,刘京的女人一边哭一边讲:“京京阿,你是为我们全家人去死的,你死得好伟大呀!”枪手声音颤抖,尽量微声微气:“我好想再拥抱你一次。”刘京的女人:“昨天晚上,我明明梦见你爬在我身上的。连姿势都不变。”
    枪手:“我要以爱你的姿势去死!”
   
    刘京的女人:“对了,差点忘了,最要紧的你说过,你的精子曾经冷冻到医院里去了。我还想生你的孩子,是哪一家医院?”
    枪手难住了:这可怎么编呀?他想了想小声地:“那没用了。我交了一个好兄弟,想生孩子,可以请他帮忙。”
    “谁?”
    “这里有个叫肖明的枪手。”
    “天啦,这怎么不象你说的话?”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永别了,宝贝!”
   
    另一枪手赶快拉开了她。
    数分钟后,传来几声抢响。一枪手箭步走过来,扶住昏厥的女人声音明亮地:“我叫肖明,你老公叫我以后必要时候照顾你。”
    “谢谢老公,谢谢你!”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