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老E卖乌纱(3)《后宫》续142 ]
艾鸽文集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情诗《来自梦乡的女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八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郊野幽萌
·艾鸽诗歌《失踪者》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野仙踪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醉中天(神龙架)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眸波清澈
·艾鸽油画《美人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一回
·艾鸽油画《美人蝶》--曾经活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之背影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油画《孔雀心语》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6)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凝眸者》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三回
·艾鸽油画《被遗忘的玫瑰》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油画《白鸽之恋》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情诗《我是你的微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回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艾鸽诗歌《无辜者是我的心脏》
·艾鸽情诗《默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完美童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E卖乌纱(3)《后宫》续142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42
   
   

   
    第60章:老E卖乌纱(3)
   
   
   
    黑夜旋转着,所有的白昼的光芒都被无形的天空吞嚼。
    田甜的整个身躯都似乎不由自主地与思想脱离。她昏迷中已经不知道自己坠入到深渊的第几层?
   
    那天被烤伤的皮肤还在发痛,可眼前又发生了什么?
    淡淡的灯光在试图掩盖可怕的情景,可她还是看见了。一个笨重的熊影扑了过来。
   
    少女启动了本能的保护意识,可无法动弹。
    身躯就象被钉在了十字架上。
    不甘心的细胞游离着,企图跳出厄运。
   
    来人没有什么语言。他就是来施暴的,来蹂躏的。
    田甜乘他贴近自己时,用唯一清醒的一点朦胧意识,及全身力气在他脸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啪!”老C给了她一个耳光,并一脚把田甜踹到了床底下。
   
    老C自当扫黄大队长及政法委书记到现在,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什么样的女人没玩过,什么样的女人没打过?古代帝王,区区3000佳丽,老子管理过的歌舞厅、桑纳浴、按摩院等就有3000家,十多万黄色娘子军,招之即来,挥之既去。
   
    见田甜滚到了地毯上,老C的报复欲仍强烈。
    他压到了她的身上,又开始了罪恶之旅。
   
    那个咬痕带血印,这太丢老C的面子了!
    他明天还要在电视上面对全省作加强精神文明的报告,这可如何是好?
    越想越气,他把所有的邪火都烧到了田甜的身上。
   
    肉体变成了落絮。飘啊飘。
    一注凄凉,一抹血红。那偌大的宇宙呢?那造物之主呢?为什么保护不住一个弱小的娇娃?
   
    一切没有回答。在权力就是一切的时代,田甜无力抵抗那人性的侵略。
    可她依然没有想通:为什么发了个暴光司法黑幕的帖子,竟然会被莫名其妙的势力卷入黑洞之中。
   
    田甜觉得自己的身体好象被人拿走了一部分。而且是最宝贵的一部分。
    她终于昏死过去了。
   
    在另一间屋里,老D也没有闲着。他在看录像直播。
    他做了全程录象,为的是把老C永远地拴在自己的战车上。
    一开始见到田甜反抗,吓得心惊肉跳,直到老C把她彻底瓦解,才与老C同时喘出了一口粗气。
   
    ---未晚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