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老E卖乌纱(1)《后宫》续140]
艾鸽文集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情诗《来自梦乡的女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八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郊野幽萌
·艾鸽诗歌《失踪者》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野仙踪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醉中天(神龙架)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眸波清澈
·艾鸽油画《美人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一回
·艾鸽油画《美人蝶》--曾经活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之背影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油画《孔雀心语》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6)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凝眸者》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三回
·艾鸽油画《被遗忘的玫瑰》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油画《白鸽之恋》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情诗《我是你的微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回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艾鸽诗歌《无辜者是我的心脏》
·艾鸽情诗《默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完美童话》
·艾鸽油画《美人湖》
·艾鸽情诗《在这片树叶上》
·艾鸽油画《美人礁》
·艾鸽诗歌《绝恋》
·艾鸽油画《美人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南窗风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波眸凝馨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秀身纤韵
·艾鸽诗歌《题荒诞世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冬冬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81---490
·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丛笑靥》
·艾鸽诗歌:致自由女神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91---500
·艾鸽情诗:《回眸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原野馥郁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巴黎美女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诗歌《夏夜》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E卖乌纱(1)《后宫》续140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40
   
   

    第60章:老E卖乌纱(1)
   
   
   
   别看老E丑得出奇,又是黑道上的人物。
   他可是在地下的细胞很活跃,仿佛这社会的角落里有他的铺面。
   时而被当权者利用,时而被当权者冷淡,可这不影响老E的地下生意兴隆。
   
   老E的脸上的肌肉在抽筋,这是他要发火的信号。
   今天他不太爽。那个唯唯诺诺的男人就跪在他面前。那男人叫刘顾,是一个小科长,泡纽不小心落入了黑社会手中。
   
   老E本想敲诈他一笔钱了事,可忽然听他道嫌官太小,才落到如此下场。
   刘顾目光呆滞:“如果我是局长或部长,你就不会这样对待我了。”
   老E半转怒而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那我卖个官给你好了。”
   
   刘顾的面色开始阴转晴:“你真的有门路?”
   老E一本正经:“黑道人不说假话。”
   刘顾:“那卖个官要多少钱?”
   
   老E:“级别不同,价格自然不同。”
   刘顾:“副处级多少?处级多少?副厅级多少?正厅级多少?”
   老E眨眨眼:“副处级20万,处级50万,副厅级100万,正厅级200万。”
   
   刘顾疑惑地:“可……如果我买了个副厅级,别人服气吗?”
   老E吐着烟圈:“这社会还需要别人服气吗?不服也得服。”
   刘顾忽然想到:“你不是黑道人物吗?怎么会认识白道人物?”
   
   老E哈哈大笑起来:“你小子是真不懂还是装傻?如今白道人物摆不平的事,不都是靠我们来摆平的。前几天,某官被我们的弟兄们追杀,花了几十万我才让弟兄们歇手的。”
   刘顾:“可提拔处厅级干部的官,可不是一般人,你们也有内线?”
   
   老E仰起头,用手指指上面:“咱这可不是吹的,线路通往……”
   刘顾心想:眼下落在了黑道人手中,何不再多花点钱,把官卖下,也就不亏本了。可买那个官合适?最好买个不太显眼的处级。如果一切顺利,下一步再买厅级干部的官。
   
   他让老E给自己参谋一下,买那个官好。
   老E:“买什么官好,我也不知道。让提拔者去考虑。不过,我可以为你计算一下,看多长时间可以收回成本。”
   
   刘顾特别关注:“多长时间可以收回成本?”
   老E用计算机算了一下:“如果花50万买个处级。按一月平均受贿10万计算,不到半年就可以收回成本。以后是纯利润。”
   
   刘顾苦闷地:“如果行贿者没那么多呢?”
   老E:“这你还不懂?不给钱不办事,给了钱乱办事。”
   刘顾想了想:“还有一个问题:我如何给你钱,你又如何给我官呢?”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10月2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