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社会边缘人(1)《后宫》续138 ]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旋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仙倩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范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紫藤女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萱草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宋祖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梦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垂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赵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司雯
·新语丝(01)
·新语丝(2)
·新语丝(3)
·新语丝(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3)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渔家傲--为陈光诚而题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7)风入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8)丑奴儿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9)忆秦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0)长命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沁园春哀(11)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2)鹤冲天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3)感皇恩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6)汉宫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4)调笑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5)太常引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6)汉宫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7)满江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8)千秋岁引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留春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苏幕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7)菩萨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毒奶粉事件)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生查子(卖血女孩)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减字木兰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奴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9)关河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0)忆秦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1)霜天晓角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2)菩萨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3)采莲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4)夜合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5)南乡子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6)女冠子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思帝乡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 忍泪吟(红领巾)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建议为死难者举行国葬全国降半旗致哀
·建议对死难者及受害者进行国家赔偿
·建议为死难者建立国家纪念碑
·建议大赦天下
·诗歌:《死者不会上诉》
·诗歌:《寄往远方》
·诗歌:《还要等多久》
·诗歌:《爱你永不再见》
·诗歌:《妈妈 我不去天堂》
·诗歌:《还我那双眼睛》
·诗歌:《汶川摇篮曲》
·诗歌:《你有奶但你不是母亲》
·诗歌:《地心我跪求你》
·诗歌:《我想养只蛤蟆》
·诗歌:《有个鹭鸶飞到了天堂 》
·诗歌:《大拍卖》
·诗歌:《假如生活重新开始》
·诗歌:《《还我生命的花季》为15岁女生李树芬而题
·诗歌:《自由的诱惑》
·诗歌:《这是谁的奶》
·诗歌:《诀别歌》
·散曲:新好了歌
·公民悼词
·回复读者来信
·转发读者于佃荣来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光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并蒂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章子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旭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衣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李佳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玫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茵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李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志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朱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巩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枉凝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瓮安15岁女生李树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合成人体艺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贝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百雪公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街头无臂乞丐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凝眸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季模特周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会边缘人(1)《后宫》续138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38
   
   

    第59章:社会边缘人(1)
   
   
   这没有盼头的日子,呈现出更灰暗的颜色。田甜的母亲在街头流浪已经有一段日期了,每天靠乞讨过活,有一顿,没一顿,可她依然活着,那跳动的心脏里,还装着一个人:田甜。女儿还活着吗?她在哪里?为什么会人间蒸发?
   
   凡到过的有关部门,答案几乎都是一样的: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
   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竟然找不到一个登记着她女儿现状的机构。她无法想象女儿是什么情形在这世上?被奸杀!?被虐待!?被逼死!?李莉仿佛看见女儿夜幕中哭喊着:“妈妈,我在这里!”
   
   这里是哪里?没有人知道。知道也不告诉你。
   李莉唯一的希望就是女儿还活着。即便是身残了,即便是痴呆了,即便是半死了,即便还剩下一口气,只要她还能叫一声妈妈!
   
   可老天也无法给她这个机会。
   她已经是社会的边缘人。坐在街头,人们从她身边匆匆而过。连目光都吝啬到不肯多看她一眼。
   
   偶尔有人给她几块钱或几分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精神上的重创,使她神志恍惚,她甚至记不清家在何方?也记不清从哪里来?
   
   有一天,她看见有个女人长得很象她女儿,就冲上去直呼:“甜儿,甜儿,......”那女人的男朋友见拉不开,干脆给了她两拳,打翻在地。而那女人始终用惊奇的眼光看着她。
   
   此时,她欲哭无泪。
   女儿难道真的跟一个男人走啦?不敢相信。
   可她为什么不说话?那双眸如水,可为什么漠然而视?
   
   李莉一个人来到河边,她在考虑要不要跳下去?
   如果跳下去,就一切都结束了。天地间也减少了不和谐的因素,算是为社会安定作贡献了。
   
   连女儿都背叛了自己,越想越觉得委屈。李莉的脸上被风刺痛的血口,似乎在鼓励她。那社会的不可知的森严和深渊,就象这河流,吞噬着一切,还无声无息。
   
   就在这时,她突然想起女儿的身高与那人有异样。女儿也没有长辫子。
   李莉猜想女儿可能还活着。
   她又来到一个有关部门继续打听。
   
   一个警官不耐烦地:“大姐,你这是第一百零几次来这里了?我们的耳朵已经被你磨出老茧来了!”
   李莉的脸上血肉模糊:“......可我的女儿在这城市失踪数月了!”
   警官:“又不是只有你女儿一个人失踪?”
   
   是啊?这天下每天有多少个少女失踪?
   李莉跪在地下,不肯起来:“还我女儿吧,我们这辈子和下辈子再也不敢来这里上访了!”
   警官晃着二郎腿:“是阿,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见李莉一直跪在地下,撵也撵不走,警官开始推人:“去,去,去!这里不是你要饭的地方!”
   李莉:“我是叫花子,请把叫花子的女儿还给她吧!”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