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社会边缘人(1)《后宫》续138 ]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体芝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含苞欲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玫瑰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人体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中秋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第一美女萧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江南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慧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小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韩国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长发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美艳妖后孟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末依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口百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歌手温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谁知你我
·艾鸽论文《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2)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3)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4)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5)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6-7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8、9)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0-1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2-14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故宫惊梦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颐和园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人民英雄纪念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秦皇兵马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未名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庐山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杭州西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桂林山水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承德避暑山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凤矫约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颍水清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蓬莱仙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佩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世界第一女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才女曹颖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校园风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雨绮
·艾鸽诗歌让《生命远离死亡》
·艾鸽诗歌《自由有多远》
·艾鸽诗歌《我拒绝遗忘》——致现代中国的一切苦难
·诗歌:《致天之骄子》
·诗歌:《我与你同在》
·诗歌:《还我春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来冬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小仓优子
·水调歌头(迎2009春)
·艾鸽留影于1989年春
·油画:十字架之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倩之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玉无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娇娆
·《自由的诱惑》封面
·《人祭三部曲》之三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二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三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回(图)
·转发奥巴马就职演说中文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葳葳
·诗歌:自由再出发
·诗歌:寻找春天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2)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浪淘沙(悼念戈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玉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宮田麻里乃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苏州园林)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杨柳枝
·诗歌《那个时刻成为永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川藏第一美女
·转美国宪法(中文版全文)
·《活灵》400---406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封面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会边缘人(1)《后宫》续138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38
   
   

    第59章:社会边缘人(1)
   
   
   这没有盼头的日子,呈现出更灰暗的颜色。田甜的母亲在街头流浪已经有一段日期了,每天靠乞讨过活,有一顿,没一顿,可她依然活着,那跳动的心脏里,还装着一个人:田甜。女儿还活着吗?她在哪里?为什么会人间蒸发?
   
   凡到过的有关部门,答案几乎都是一样的: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
   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竟然找不到一个登记着她女儿现状的机构。她无法想象女儿是什么情形在这世上?被奸杀!?被虐待!?被逼死!?李莉仿佛看见女儿夜幕中哭喊着:“妈妈,我在这里!”
   
   这里是哪里?没有人知道。知道也不告诉你。
   李莉唯一的希望就是女儿还活着。即便是身残了,即便是痴呆了,即便是半死了,即便还剩下一口气,只要她还能叫一声妈妈!
   
   可老天也无法给她这个机会。
   她已经是社会的边缘人。坐在街头,人们从她身边匆匆而过。连目光都吝啬到不肯多看她一眼。
   
   偶尔有人给她几块钱或几分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精神上的重创,使她神志恍惚,她甚至记不清家在何方?也记不清从哪里来?
   
   有一天,她看见有个女人长得很象她女儿,就冲上去直呼:“甜儿,甜儿,......”那女人的男朋友见拉不开,干脆给了她两拳,打翻在地。而那女人始终用惊奇的眼光看着她。
   
   此时,她欲哭无泪。
   女儿难道真的跟一个男人走啦?不敢相信。
   可她为什么不说话?那双眸如水,可为什么漠然而视?
   
   李莉一个人来到河边,她在考虑要不要跳下去?
   如果跳下去,就一切都结束了。天地间也减少了不和谐的因素,算是为社会安定作贡献了。
   
   连女儿都背叛了自己,越想越觉得委屈。李莉的脸上被风刺痛的血口,似乎在鼓励她。那社会的不可知的森严和深渊,就象这河流,吞噬着一切,还无声无息。
   
   就在这时,她突然想起女儿的身高与那人有异样。女儿也没有长辫子。
   李莉猜想女儿可能还活着。
   她又来到一个有关部门继续打听。
   
   一个警官不耐烦地:“大姐,你这是第一百零几次来这里了?我们的耳朵已经被你磨出老茧来了!”
   李莉的脸上血肉模糊:“......可我的女儿在这城市失踪数月了!”
   警官:“又不是只有你女儿一个人失踪?”
   
   是啊?这天下每天有多少个少女失踪?
   李莉跪在地下,不肯起来:“还我女儿吧,我们这辈子和下辈子再也不敢来这里上访了!”
   警官晃着二郎腿:“是阿,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见李莉一直跪在地下,撵也撵不走,警官开始推人:“去,去,去!这里不是你要饭的地方!”
   李莉:“我是叫花子,请把叫花子的女儿还给她吧!”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