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往事杂忆2】江青同志去和亲 ]
万润南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往事杂忆2】江青同志去和亲

   
   在德华管自己的父亲叫“岳父大人”的时候,我正在河北承德铁路中学教书。我主要教数学,还教过物理和英语,还顺便当过几年教导主任。对了,那正是白卷英雄张铁生耀武扬威的年代。
   
   张铁生交白卷的那次考试,我们学校也派了一些老师参加阅卷。他们很不幸,没有机会见识张的白卷,但也有幸看到一些有趣的卷子。
   

   在文史考卷中有这样一道填空题:唐朝为了民族和睦,派( )到西藏去和亲。
   
   有一位考生的回答绝对经典:唐朝为了民族和睦,派(江青同志)到西藏去和亲。
   
   呵呵,那时候的学生就知道要“与时俱进”,而且完全理解伟大领袖的伟大胸怀。
   
   理化考卷中有一道题稍微有点难,因为要一连填四个空:柴油机的四冲程是:1,( );2,( );3,( );4,( )。
   
   有一位考生的回答绝对有创造性:柴油机的四冲程是:1,(冒黑烟);2,(冒黄烟);3,(冒白烟);4,(冒清烟)。
   
   你不得不佩服这位学生细致入微的观察能力。
   
   那是一个标榜愚昧的时代。学生不读书,当官的也为自己“斗大的字不识一箩”而得意。铁路上有一位军代表,姓饶,金鱼眼、小个子,嗓门的能量却不小。他在铁路礼堂做报告的时候,我几乎不敢抬头看他,否则我的胃部就会翻江倒海。他嗓门嘶哑,喉头有较多的异物。一边正面向听众喷口水,一边左右开弓,向两边的地毯输送异物……
   
   河北省歌舞团来承德慰问演出,饶代表上台致欢迎辞。秘书准备的原稿是这样的:
   
   ……衷心感谢河北省歌舞团长途跋涉,来到我们承德,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鼓舞……
   
   结果他念成这样的了:
   
   ……衷心感谢,河北省歌舞团长,途跋步同志(念错了一个字,自作主张加了两个字,还回头横了秘书一眼,嘀咕了一句:连个“同志”都不加),来到我们承德,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鼓,(这时候要翻页了)呵,还有舞……
   
   文革以后,类似的精彩还时有所闻。不过,上面的段子是我亲历的,向毛主席保证。下面的段子是听来的,不排除是“敌对势力”故意恶搞。
   
   说的是李月月鸟,他到武汉市去视察工作。经过长江大桥,看到上面有巨幅标语:武汉市长江大桥欢迎你!又路过长江二桥,上面也有巨幅标语:武汉市长江二桥欢迎你!
   
   他开始困惑起来,虚心地问陪同的武汉市政府官员:你们的市长到底是叫“江大桥”还是叫“江二桥”?
   
   后来他到了江阴市,参观江阴毛纺织厂。夜色降临,霓虹灯标示的厂名分外醒目,可惜第一个字的灯坏了。这时候,他体贴地小声询问工厂领导:“这……原材料好搞吗?”
   
   虽然是两个小故事,但也充分体现了我们李月月鸟同志的不耻下问和体察下情,比那个让人反胃的饶军代表强太多了。是啊,GCD的干部也与时俱进了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