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往事杂忆1】“姘头”和“岳父大人”]
万润南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致胡锦涛:总得说个一二三
·六四会平反吗?两位巨星的回答
·雨中的从容
·梦里娶媳妇
·争气小儿郎
·一幅《雪山夕照》+ 三首诗
·想家了......
·再贴五幅家乡的照片
·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
·家乡的人,家乡的花
·送朋友们一首圣诞歌曲
·山区父子情
·ZT:莲花王子为《空望月儿明》谱曲
·祖孙对话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关于“乡愁”的一首歌和一段话
·整个地球都笑了
·九九又重阳
·【往事杂忆1】“姘头”和“岳父大人”
·【往事杂忆2】江青同志去和亲
·【往事杂忆3】上帝创造了法国人
·《我们和你们》
·转帖李劼:《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相隔20年的两段视频录像
·千古叹英雄
·薰衣草
·雪花纷纷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情人节听歌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一首好听的励志歌曲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四通秘辛(1)
·一个灾难时代的优雅和精致
·四通秘辛(2)
·四通秘辛(3)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转贴】周恩来的临终忏悔
·四通秘辛(4)
·从老魏的生日谈起
《四通故事》
·四通故事(01)沈国钧
·四通故事(02)陈三智
·四通故事(03)日本行
·四通故事(04)三门课
·四通故事(05)小万上
·四通故事(06)燕京会
·四通故事(07)刘海平
·四通故事(08)贾春旺
·四通故事(09)四季青
·四通故事(10)陈春先
·四通故事(11)刘英武
·四通故事(12)办执照
·四通故事(13)成立会
·四通故事(14)学习机
·四通故事(15)打印机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四通故事(17)高境界
·四通故事(18)高效率
·四通故事(19)陈庆振
·四通故事(20)撞铁门
·四通故事(21)高效益
·四通故事(22)当倒爷
·四通故事(23)王缉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往事杂忆1】“姘头”和“岳父大人”

   
   在巴黎的时候,我曾有机会接触一位美国外交官,小伙子叫马克,很聪明,属于说话一点就透的那种。有一件事情,我质疑他没有说真话。他回答说:我们外交官说话,同淑女有相似之处,都口是心非,但表达方法不同:
   
   如果你想和淑女约会,问她会不会来?
   如果她说“不”,她的意思是“可能”;

   如果她说“可能”,她的意思是“是”;
   如果她说“是”,那她就不是淑女了。
   
   如果你和外交官讨论一件事:
   如果他说“是”,他的意思是“可能”;
   如果他说“可能”,他的意思是“不”;
   如果他说“不”,那他就不是外交官了。
   
   
   我和马克谈话的时候,边上有一位淑女翻译,她的名字叫南希。南希是ABC,即在美国出生的华裔,从小在旧金山长大。她的母语是英语,第一外语是法语。她母亲原籍广东,所以她第二外语是广东话。在我们去巴黎之前,她对普通话一窍不通。
   
   当时,她在巴黎的一家公司做翻译,把各种电脑的使用手册从英语译成法语。因为1989年的历史事件,她比任何时候都意识到自己血管里流的是中华民族的血,所以她热心地参加了当时在巴黎的各种活动。她非常有语言天赋,在帮我们义务做翻译的同时,也经常向我们请教某句话在普通话里应当如何表达。
   
   我们第一次见面,她就表现得非常友好。她款款地走到我跟前,说:“万总,我母亲是你的忠实FANS。”对了,淑女永远不说“是”,也永远不说“自己”。
   
   说到这里,大家千万别误会,今天的故事同本人无关。今天说的是范曾——国画大师范先生,当时,他带着南莉,也流亡到巴黎来了。
   
   有一位法国作家写了一部关于中国的书,在一家书店开发布酒会,我们都去了。范先生也会来,这是他到巴黎后第一次参加公开活动。当时范先生和南莉生活在一起,但还没有正式结婚。
   
   这时候,我注意到南希在很认真地向周边的人打听:和范先生这样一种关系,在普通话里应当如何称呼南莉。
   
   有一个小子不怀好意但却一本正经地教她:这样的关系叫“姘头”!
   
   范先生来了,孤身一人,没有带南莉。南希笑盈盈地迎向范先生,甜甜地说:“范先生,您好!怎么没有把你的‘姘头’带来?”
   
   范大师张口结舌,全场哄堂大笑。
   
   
   中国人的称谓很复杂,同一种关系,有尊称、鄙称、自称、昵称等等,在不同场合有不同的用法,一般人很难区分得很仔细。像南希这样在海外长大,受人误导,用普通话表达时称谓不当,在大庭广众闹笑话,并不为过。我还见过土生土长的中国人,竟然在称呼自己父亲时用错称谓,这就有点特别了。
   
   我说的是文革期间,在上海的一个邻居的小孩,叫德华,很乖的一个孩子,上初三了。那时候的中学生,学不到多少文化课,大部分时间学军、学工、学农了。学农一般在郊区,大部分孩子离开家以后,只顾自己在广阔天地里开心,没有什么人会想到给家里报个平安。只有德华是例外,因为他很乖。
   
   在那个年代,他居然懂得给家里写封信!而且知道,对自己的父亲,要用尊称。他依稀记得在什么地方见过“岳父大人”,把父亲比作“山岳”,他认为是很崇高的形容。于是,他恭恭敬敬地在信的抬头,写下了“岳父大人”四个字。
   
   父亲收到这封信,啼笑皆非、感慨万千。他拿着这封信,气急败坏到学校去找老师理论:“孩子都快初中毕业了,连封信都写不好,居然称我‘岳父大人’!”
   
   德华在班上算是好学生,好学生都出这种状况,学校非常重视。于是规定,下乡的学生都要给家里写封信,要经老师批改以后,才可以发出去。同学们无端增加了额外负担,都非常不开心。大家便把不满发泄到德华头上:“TMD,都是因为你这个岳父大人!”
   
   从此,德华有了一个新外号:“岳父大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