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全民唾弃的央视名嘴张召忠]
余杰文集
·邪恶也是一种美——里芬斯塔尔及其纪录片《奥林匹亚》
·在上帝与凯撒之间——从德国教会历史看政教关系
·从焚书到焚人——“焚书纪念处”侧记
·祈祷和烛光的力量
·白玫瑰永远绽放
·言论自由是信仰自由的开端——从马丁.路德故居到古登堡印刷博物馆
·记忆不仅仅是记忆——柏林“欧洲被屠杀犹太人纪念碑”侧记
·为奴隶的母亲——访柏林珂勒惠支纪念馆
·让习惯黑暗的眼睛习惯光明(下)
*
*
25、《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为何停滞?》(即将出版)
·布朗为何说北京的天气很好?
·谁让母亲成为妓女?
·紫禁城的星巴克与天安门的毛头像
·人民意愿轻如鸿毛
·韶山的“茅厕”与张戎的“毛传”
·黑心矿主与黑心政府
·航空母舰与国家形象
·邓小平与美少女
·独裁国家无友谊
·《达芬奇密码》不能禁
·《物权法》的“剖腹产”
·成思考危不以太监为耻
·从《河殇》到《大国崛起》
·中央政府是山西奴隶童工的解放者吗?
·诗歌与坦克,谁更有力量?
·国旗应当插在哪里?
·作为傀儡的孔子
·胡锦涛的崇毛情结
·温家宝为何闻“赵”色变?
·习近平可有习仲勋的眼泪?
·“八荣八耻”对决“三个代表”
·自由是我们争来的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叶利钦与中国
·中共应当还中南海于民
·中国究竟有多么热爱和平?
·中共元老吴南生谈政治民主
·谁是胡锦涛的智囊?
·新闻出版的“外松内紧”
·以真话来维权
·昝爱宗与萧山教案
·我所见过的女议长佩洛西
·谁想不让我们过圣诞节?
·十博士为何不反对奥运会?
·人文奥运,去毛为先
·“爱国”为何成为流氓和白痴的专利?
·两朵金花耀中华
·中共已无改革派
·别了,毛贼
·胡锦涛捐献了多少钱?
·我们唯有勇气与谦卑——我为何在《零八宪章》上签名,兼致狱中的刘晓波
·六万与两亿
·探望刘霞受阻记
·在横眉与俯首之间—为刘晓波五十三岁生日而作
·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刘晓波的道路就是胡适的道路
·她是中国的“犹太人”——写给刘霞
·偶尔抽抽
·签名,还是不签?----由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一)
·如何将真理从谎言中拯救出来?——读茨普金《巴登夏日》
·中共的硬与软
·签名的价值——从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二)
·但开风气不为帅——读《包遵信纪念文集》
·杀戮不能获取正义
·让网络监督的风暴更猛烈
·民权乃公理,宪法实良图——从康有为与章太炎的论争看零八宪章的改良主义
·希拉里进大观园
·我们共同的人性尊严----《零八宪章》与亚洲人权宪章之比较
·围巾送给温家宝,不如送给刘晓波
·家宝原来爱读书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与四川大地震----苏联和中国政治转型的比较
·胡锦涛与查天赐的幸福指数
·当代大学生人权意识的觉醒——论谭卓案与邓玉娇案中大学生的角色
·从邓玉娇案看公民拥有武器的权利
·中国是民主化的例外吗?----"六四"二十周年对中国改革路径的反思
·航母可以实现“强国梦”吗?
·从此革命不输出,自己家里瞎折腾
·从《零八宪章》看一百年前的立宪运动----为刘晓波失去自由一百天而作
·黄光裕与刘晓波
·北韩是中共豢养的一条狗
·六四是中国人的清明节
·他们让奥运会失去了重量
·盛世出国虎?
·坦克再上长安街
·毛泽东阴影下的胡时代
·释放刘晓波才是不折腾
·莫将罪犯当英雄
·巨资封口 人命关钱
·我可以不喜欢奥运会吗?
*
*
26、《泥足巨人:苏俄崩溃的秘密》(2010年完成)
·元帅在黎明前死去——读卡尔夫《被枪决的苏联元帅》
·“透气孔”和“萤火虫”——读爱伦堡《人•岁月•生活》
·故乡是比远方更远的地方
·那插入天际是十字架——俄罗斯的教堂
·被囚禁的海燕——访高尔基故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民唾弃的央视名嘴张召忠

来源:北京之春

    说谎者:中国“首席军事评论员”

   法国知识份子索尔孟将他对中国的观察写成《谎言帝国》一书,这是对“中国特色”最为准确的概括。以谎言肆虐的程度而论,今天的中共政权与昔日的纳粹德国可以相媲美。今天的中国,到处都是无耻的说谎者,说谎如此普遍,以致于说谎者已经意识不到自己是在说谎了。当年,那些投票给希特勒的德国民众,同时也选择了戈培尔当帝国宣传部长;今天,那些喜欢观看中央电视台节目的中国观众,也是那批巧言令色的主持人、记者、官员和嘉宾们存在的土壤。作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也是最具垄断地位的媒体,中央电视台早已取代了《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等传统的“喉舌”,成为中国最大的“谎话大王”。央视的名嘴们则个个都是这一世界上最大的谎言媒体麾下的说谎者,他们在比赛谁更能说谎,谁便有更多的上镜的机会。

   在央视的军事频道上,露面最为频繁的嘉宾便是张召忠。在张氏的博客上,有如是显赫的简历:“国防大学军事后勤与军事科技装备教研部副主任,副军职,海军少将,教授,军事装备学学科带头人,军事战略学博士研究生导师,一九九三年起享受国家政府特殊津贴。先后在北京大学、国防大学、英国皇家军事科学学院学习,长期在作战部队、科研院所及军事指挥院校工作。”央视将张氏命名为“中国的首席军事评论员”,他配得上这个地位吗?

   “萨达姆的总参谋长”——张召忠的预测每次必错

   伊拉克战争爆发之后,中央电视台的新闻直播节目中,一个几乎每天都会出镜的嘉宾引起了许多观众的注意。这名佩戴大校军衔、口若悬河的“军事专家”名叫张召忠——正是凭藉着伊拉克战争,张氏出尽风头。果然,不久之后,张氏便升迁为少将。内地有马屁报刊如此评论说:“他对战争的评论即席而来,分析头头是道,信息量大,经常妙语连珠,十分吸引人。”然而,在大多数观众心目中以及在互联网上的评论中,这位大名鼎鼎的“军事专家”却获得了截然相反的评价。因为他的谎言太拙劣、太愚蠢了,所以在央视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哪个名嘴像他这样受到全民的唾弃。

   这位“央视首席军事评论员”的最突出的才华在于:他所有的预测全都与战争的实际进程背道而驰。固然,再博学的专家也会犯错误,但从来没有哪个专家会像张召忠那样,在所有的问题上都犯错误。美伊刚刚开战的时候,张氏斩钉截铁地认为,美军将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萨达姆是在“诱敌深入”;当萨达姆的共和国卫队根本没有经过像样的战斗便放弃了抵抗、美军兵临巴格达城下之时,张氏胸有成竹地评论说,美军在巴格达将面临一场艰苦的巷战,其伤亡人数将远远大于越战;当美军轻松地拿下巴格达、并受到伊拉克民众的热烈欢迎之时,张氏又突发奇想地指出,萨达姆的精锐部队已经撤退到了其家乡提克里特,在那里将发生最后的决战,美军将全军覆没;当提克里特不战而降、萨达姆不知所终之时,张氏又猜测说,共和国卫队一定躲藏在某处的地下掩体内,养精蓄锐,以逸待劳,一举改变暂时的败局……然而,再愚蠢的观众,耐心也是有限的。到了这一阶段,网友们纷纷撰文嘲笑说:张大嘴的此种猜测,缺乏最基本的军事常识。即便是对现代军事部门的组织结构没有多少了解的人都知道:数十万军队和若干重型武器,怎么可能做到人不知鬼不觉地躲藏在地下掩体中而不被发现了呢?难道他们都学会了《聊斋志异》或者《魔戒》中的隐身术?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张召忠期望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他的每一个预测都落空了,最后他最崇拜的“中东雄鹰”萨达姆在地洞中向美军投降。张召忠的异想天开再也持续不下去了,他陷入了自言自语之中,在电视屏幕上迷惑不解地对观众们说:“我真不明白伊拉克人为什么不炸桥梁?不焚烧油田?几枚炸弹,几根火柴就可以完成。他们也太懒惰了。”再过几个月之后,伊拉克人民积极参加选举、民主制度逐步巩固,连54岁的库尔德老兵阿米尔。巴齐也欢欣鼓舞地表示:“在此之前,伊拉克从来没有出现过民主;但在此之后,它将遍及伊拉克全境。”张大专家仍然杞人忧天地说:“伊拉克人民如果学习毛主席的游击战争,不难取得最后的胜利……”伊拉克人给了他一耳光,他祇好背过脸去,假装没有看到这一切。

   以张召忠的智力,他根本无法理解伊拉克人为何不愿为捍卫伟大领袖的统治而“抛头颅、洒热血”。这是一个见了棺材也不掉泪的“军师”。张召忠在《美国是怎样陷入伊拉克战争的泥潭的》一文中指出:“美国无中生有,以‘莫须有’的罪名对伊拉克开战,把一个主权国家、一个联合国正式成员国的政权推翻,总统绞死,军队解散,把一个本来很有秩序的主权国家搞得分崩离析,伊拉克人民备受磨难,数十万人死于战火之中,数百万人背井离乡,流离失所。美国人妄自尊大,忘记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沉痛教训,又开始重复那段失败的历史:重开地面战,卷入城市战和巷战,从而陷入旷日持久的战争泥潭而不能自拔。”他所谓的“秩序”,就是在暴君的统治下老老实实地当奴隶的秩序——他本人的生存状态便是如此,他便以为所有的中国同胞和伊拉克民众都与他一模一样。他不知道,有的人天生便更加爱自由——“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美国没有被张召忠唱衰,萨达姆也没有被张召忠吹成肥皂泡。张召忠不断地给萨达姆政权打气,不吝使用最美好的语言祝福之。他还真的认为自己是萨达姆的总参谋长呢。其实,张大教授并不了解伊拉克人民的心声,伊拉克人民不是他所臆测的那样,是因为“懒惰”而放弃抵抗的。张大智囊不了解最基本的常识: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没有多少伊拉克人会为了捍卫萨达姆“一个人的王国”而与美军作战。比武器和科技更加重要的,乃是人心,乃是伊拉克人民对自由的渴望和对尊严追求。正是这种“民心所向”,导致貌似强大的萨达姆政权在战事启动之后一个多月便崩溃了。2003年4月9日,美军入城的那天,许多市民自发地站出来帮助美军推倒萨达姆塑像的壮举,显然是张召忠难以接受的——那可是人人爱戴的伟大领袖啊!你们的此种行为可是卖国啊!萨总统杀回来秋后算帐的时候,看你们如何追悔莫及!

   其实,张召忠教授并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愚笨,他的聪明足以让他心甘情愿地做一名纸上谈兵的总参谋长,在演播室里“点到为止”。他愿意在千里之外遥控萨达姆,却不愿“为朋友两肋插刀”,去前线与之共同承受弥漫的硝烟。张大将军没有在萨达姆倒台之前申请签证飞赴伊拉克,去充当萨达姆父子的军事顾问;更没有在萨达姆倒台之后潜入伊拉克,与萨达姆共同在地洞中策划抵抗运动。无论是总参谋长还是敌后游击对司令,张大将军担任起来都会游刃有余的。他不是精通毛主席的游击战术吗?将毛泽东思想的精髓传授给复兴社会党的残余势力,说不定还可以帮助萨达姆的徒子徒孙东山再起呢。

   是舌头有病还是大脑有病

   张召忠因为对独裁者的热爱和对民主自由价值的蔑视,因为在“专业”上的极端无知,因为从来不为自己的错误而道歉,受到了广大中国观众的唾弃,他与萨达姆的新闻发言人萨哈夫一起被人们称之为“双子星座”。故而,网上有许多人亦称之为“张哈夫”。与善于制造笑料的央视足球解说员韩乔生一样,“张说”与“韩语”在“笑林”中具有同样举足轻重的江湖地位。

   张召忠是萨达姆的粉丝。当然,与其说张大教授热爱萨达姆,不如说他更热爱“毛邓江胡”。他知道中共当局心底里为萨达姆“抱不平”,便自告奋勇地将这一席“心里话”说了出来。所以,尽管“张哈夫”在中民众心目中早已名声扫地,成为一个笑柄,但央视仍然将话筒递到他的手上。一个全民唾弃的垃圾,在央视那里却神奇地“变废为宝”。这个“活宝”亦成为央视的一个醒目的招牌。

   对于伊拉克人,张召忠的情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他给伊拉克人的“国民性”来了一次会诊,他诊断出来的症状乃是“懒惰”。抗击美军不过是举手之劳,你们为何不揭竿而起呢?说到“懒惰”,言下之意是,我张大将军乃是十分“勤奋”的学者——确实,在大大小小的书店里,通常都摆放着若干本署名“张召忠”的著作。

   这是一名愿意为“学术”而献身的“学者”。张大嘴今天在电视屏幕前侃侃而谈,殊不知往日他曾经笨嘴拙舌。此种“剧变”是如何实现的呢?北京《现代教育报》的记者在一篇对张召忠的访谈中,写到了他青年时代为了学外语而动舌根手术的“感人故事”:1974年10月,张召忠作为“工农兵学员”选送进北京大学上学。分配给他的任务是学习阿拉伯语。直到这个时候,张召忠才第一次听说世界上还有这个语言——阿拉伯语。

   学习开始了。长期从事科学技术工作的张召忠,突然转学外语后极不适应。科学技术主要是理解原理,灵活运用,外语则是死记硬背。你有天大的理解本领和创造潜质也离不开一句一句把外语读下来、背下来,这需要千百次的重复再重复。

   最让张召忠头痛的是那些颤音,无论费多大劲,音都发不准确。生性要强的张召忠急得团团转,就是找不到感觉。后来老师告诉他,是你的舌根硬,要想发好音,必须下决心动舌根切割手术。动手术那天,班里的同学都焦急地挤在手术室外等待。而张召忠则静静地躺在手术台上,汗珠顺着额头向下流。医生说:“别紧张,这是一个小手术。”

   其实,张召忠不是紧张,而是在想,手术后自己的颤音真的能发好吗?一个小时后,张召忠走出了手术室。大家都问同一个话题:“手术的结果怎么样?”张召忠点头示意:不错。几个星期后,张召忠伤口好了,他就跟换了个人似的,颤音发的既标准又流利,口语成绩直线上升。张召忠终于松了一口气。张召忠为学好外语,动了舌根手术,一时在北大传为美谈。

   这位记者将这个故事写得极其煽情,简直要让人“热泪盈眶”了——古代学子之“头悬梁、锥刺股”亦为之而黯然失色。北大这些年来出了不少可以“感动中国”的名流,如阿忆,如孔庆东,如旷新年,如张召忠。我到北大的时候,已经是九十年代了,张氏的“美谈”已然烟消云散。不过,我很怀疑张召忠的外语水平究竟如何。据我所知,“文革”时期的许多“工农兵学员”,根本没有受过几天正规的学术训练,他们的文凭大都是“注水文凭”,难道张召忠是有过例外吗?

   从张召忠的诸多的“著作”和在央视演播室中的表现来看,此人似乎从未读过外文著作。他的头脑中所拥有的,祇不过是一点僵化之极的“毛泽东军事思想”和冷战格局中“美帝是纸老虎”的教条。他不仅对现代军事理论和技术一知半解,更对现代国际政治、经济、文化的主流趋势完全无知。为了意识形态的缘故,为了保持“忠党爱国”的姿态,为了饭碗中有更多的油水,这位“学者”不惜扭曲常识、颠倒黑白,既无“自由之思想”,亦无“独立之人格”,既是“帮忙”,又是“帮闲”,偶尔还充当一次“帮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