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写在奥运边上]
余杰文集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在奥运边上

   来源:民主中国
   
    胡锦涛向布朗传授什么经验?
   八月二十二日,胡锦涛在北京会见英国首相布朗,表示感谢英国对北京奥运会的支持,中方愿意与英方分享奥运会的经验。胡锦涛向布朗传授的究竟是一些什么样的经验呢?正如著名评论家刘晓波所说,北京奥运是政治奥运、金钱奥运、恐怖奥运,伦敦可能步北京的后尘吗?
   胡锦涛可以操办“全民奥运”,将全国的财力物力集中到北京,营造大国崛起、万国来朝的假象,完全不考虑能否赚钱,因为面子总比钱重要;胡锦涛也可以调动百万军警宪特,将北京变成一座临时集中营,将异议人士统统赶走,没有戒严胜似戒严;胡锦涛更可以在全世界的面前造假,让开幕式上的两个女孩一起“唱双簧”,歌唱祖国其实是歌唱他自己。

   奥运会期间,不仅北京成了一座让人艰于呼吸视听的监狱,整个中国也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铁幕。美国冬季奥运会速滑金牌得主乔伊?奇克,在动身飞往中国数小时前才获知他已经批准的签证被取消了。中国大使馆对没有明确解释原因。不过分析认为,这与乔伊?奇克在苏丹达尔富尔问题上的积极参与有很大关系。乔伊?奇克说:“他们取消我的签证,对我来说是一种严重的伤害。我热爱奥运会,我相信奥运会能起到团结的作用,我们能够一起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创造一个和平的世界。但他们威胁运动员,不让他们说话,这种做法不符合奥运精神。”正在普林斯顿学习经济和中文的乔伊?奇克,在美国之音采访结束时用中文说:“谢谢,再见。我爱中国人。”
   奥运会也让香港变成了另一个北京,一国两制的法律成了水月镜花。香港有马术比赛,总算是分到了一点奥运会的残羹冷炙,总算是可以在经济上利益均沾。然而,若干持合法证件到香港的异议人士,在入关的时候却被拒绝入境,甚至被剥夺自由数小时之久。香港警方对异议人士的态度骄横而粗暴,简直与大陆公安比翼齐飞。入境处表示,对个案不予评论。香港的法治传统,公然受到践踏。大部分香港人不太关注此类新闻,似乎那些受到伤害的海外异议人士的遭遇跟他们没有关系。殊不知,唇亡齿寒,你漠视他人的合法权益,你的合法权益亦将朝不保夕。
   然而,布朗清楚地知道,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胡锦涛在中国的“成功经验”,布朗根本无法在英国复制。因为中国是独裁国家,胡锦涛是独裁者,自然可以无视民意、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而英国是民主国家,布朗是民选的政府首脑,只能服务选民、鞠躬尽瘁、如履薄冰。不过,在胡锦涛面前,布朗俨然成了一个听话的小学生。如今,东风已经压倒了西风,夕阳西下的大英帝国哪里敢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共“敲边鼓”呢?
   地震与奥运
   北京奥运成为历届奥运中烧钱最多的一届,倾全国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终于营造出了“大国崛起”的神话。当中国队的金牌数量遥遥领先的时候,当爱国愤青们在会场上欢呼雀跃的时候,我却想起了一百多年前慈禧太后的万寿大典。
   那时,同治中兴已经成为明日黄花,六十岁的慈禧太后却还想重现康乾盛世的雄风,大兴土木,穷奢极欲,挪用海军军费,“渤海换了昆明湖”,遂有日后北洋海军在甲午之战中的全军覆没。今天,坐在奥运会开幕式主席台上的江泽民和胡锦涛,不知是否也有同样的心思意念?当会场的中央出现由人海堆积起来的“和”字的时候,江、胡二人却茫然不知,“和而不同”才是和谐社会的根基。一个打压和消灭所有异见的政权,既缺乏自信,也不可能稳定。
   此时此刻,江、胡以及他们的同僚们,还记得四川大地震中的数百万灾民吗?还记得数万名死于豆腐渣工程的孩子吗?还记得那些因为发布灾区的信息而被捕入狱的人士吗?在党的严密控制之下的媒体,不再发表任何关于灾区的消息,似乎那是一个发生在另外的国度里灾难。惟一能够唤起人们记忆的,是在入场式当中,那个来自四川灾区的、与旗手姚明牵手的“少年英雄”,而那面被他拿倒了的国旗,不经意之间亦成为一个末世的象征。
   当年,如曾国藩之子、早期中国杰出的外交家曾纪泽所云,中国是一头难以唤醒的“睡狮”。清醒地看到中国的这一可悲处境的人并不多,一介布衣康有为在一封上书中指出:“上兴土木之工,下习宴游之乐,晏安欢娱,若贺太平。……上下内外,咸知天时人事,危乱将至,而畏惮忌讳,钳口结舌,坐视莫敢发。”这哪里是一页已经翻过去的历史,这难道不是今天正在上演的剧本吗?康有为敏锐地觉察到了日益临近的危机:“事无大小,无一能举;有心者叹息而无所为计,无耻者嗜利而借以营私;大厦将倾而处堂为安,积火将燃而寝薪为乐。”在今天奥运的狂欢之中,到处不也是饮鸩止渴的人群吗?
   可怕的地震并没有让在上掌权者“猛回头”。三个月过去了,没有一个官员和奸商因为豆腐渣工程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死难孩子的父母们却时刻受到监控与恐吓。这样的和谐能够维持多久呢?生活在各种社会矛盾一触即发的清代末年,康有为叹息说:“顷奇灾异变,大告警厉,不闻有怵惕修省之事,而徒见万寿山、昆明湖土木不息,凌寒戒旦,驱驰乐游;电灯火轮,奇技淫巧,输入大内而已。”今天,中国引入的若干现代科技,也仅仅成就了奥运开幕式上声光电配合的杂耍。当年,康有为直接批评慈溪与光绪“拂天变而不畏,恤大乱而不知”。今天,胡锦涛们却连这样的批评也听不到了。
   北京是个大浴室
   中共的官员们变得愈来愈有幽默感了。从昔日僵硬如木乃伊的“马列主义老太太”到今天妙语连珠的新闻发言人,表明中共真正开始重视公关活动了,这也是中共试图“与国际接轨”的举动。奥运前夕,各个部门的发言人更是粉墨登场,长袖善舞。其中,我个人认为,北京环保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杜少中是最有幽默感的一位。
   日前,有国际媒体报道说,奥运前夕北京的空气污染没有太大的改善,CNN特意播放了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照片:一张是一个多月之前在鸟巢外边拍摄,另一张是几天前在同一地点拍摄,它们同样是灰蒙蒙的色彩,在数百米外,鸟巢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轮廓。看来,尽管北京方面对车辆采取单双号限制出行、大多数工厂停产等强硬措施,仍然无法让“雾都”出现蓝天。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以牺牲环境换取经济发展的政策所造成的恶果,哪能在几个星期、几个月之内便彻底扭转过来?
   对这样尖锐的提问,杜发言人倒是没有回避,他侃侃而谈地回答说:“能见度与空气质量有关,但不是能见度差就是空气污染造成的,还与天气因素有关。雾天、雨天、黑天都看不清鸟巢,这是很自然的现象,就像浴室里洗澡也可能看不见对面的人。”这段兵来将挡式的回答,让新闻发布会现场的中外记者们个个瞠目结舌,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人家问的明明是正常时候的情况,王大发言人却瞒天过海、偷换概念,搬出了“雾天、雨天和黑天”来抵挡。而关于“浴室”的比喻,堪称二零零八年度的最佳比喻。既然整个北京都是一个大浴室,那么列国运动员如何在浴室中比赛呢?既然整个北京都是一个大浴室,胡总温总岂不天天都在浴室总洗免费的桑拿?
   不过,也真难为王大发言人的了,再厉害的一张铁嘴,也无法将灰色的天空说成是蓝色的天空。除非你让每一个来北京的外国客人都戴上一副蓝色的眼镜。语言没有办法改变颜色,语言却可以转移提问者的焦点。既然秦朝的赵高可以指鹿为马,共产党的发言人为何不可以使用关于浴室的绝妙比喻呢?
   杜先生或许入错了行,他本来应当成为一名优秀的诗人,他如此娴熟地运用汉语,制造巧妙的比喻,比起为四川地震死难者代言说“党亲国爱,纵做鬼,也幸福”的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王兆山来,又是技高一筹。所以,当局也算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让他出来承担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发言人的神圣工作。
   从“人文奥运”、“绿色奥运”变成“平安奥运”,这几年来,北京对奥运的定位逐渐发生了微妙的偏移。这一偏移的背后,是一种彻底的无能为力感,是一种“过把瘾就死”的狂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