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夜狼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夜狼文集]->[如此“国嘴”韩乔生]
夜狼文集
·被单独囚禁的四十六天
·“李元龙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都来争取毫无顾忌地说出“1+1=2”的权利
·且说夜“狼”归元“龙”
·别指望党报记者的良知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辩护散记(上)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件辩护散记(下)
·善良人的不同“政见”
·原告审判被告的荒诞剧
·辱人者,必将自辱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南辕北辙抓胡佳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不打自招: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独裁专制 ——我的申诉之三
·重念国民党反革命罪邪咒——我的申诉之四
·硕鼠当春又新年
·你可以强迫我上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中国,岂只这样一位人大代表
·监狱好胜敬老院——反丁玲笔法,书狱中奇事
· 我的“蜕化变质”——兼作退团声明
·因为,我是一只弹簧
·若为爱情故……——我的狱中日记之一
·清明时节泪纷纷
·究竟谁在造谣、诽谤——我的申诉之五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前期病兆——我的狱中日记之二
·“无论怎样,我都等你回来” ——我的狱中日记之四
·祈祷声中,中秋节晴转阴雨 ——我的狱中日记之三
·令人费解的释放和监视居住——我的狱中日记之五
· 判我为敌的九大悖论——我的申诉之六
·“买身契”成了卖身契——我的狱中日记之六
·写在5.12大地震的第五天
·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为三赢的降半旗叫声好
·《灾难铸就伟大的中国》的九大悖论
·悲情小麻雀
·永不熄灭的烛光
·落荒成都城
·将奥运会办成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求其友声
·螳螂之死
·“男女人”与民主集中制
·“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 ——我的申诉之七
·不要再玷污蒋晓娟的母爱了
·不仅仅是写给国安某某的公开信
·党报如此"人咬狗"
·悲戚的“探监”——我的狱中日记之七
·我在狱中当“管教”
·伟大领袖打倒马寅初,是冤假错案吗?
·幸好我不喜欢奥运会
·我不是冲北京那鸟巢去的
·时钟可以倒拨,时间却永远前进——我的申诉之八
·冷眼看奥运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如此“国嘴”韩乔生
·911发生的第二天
·沾胡总书记的光
·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我为什么要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祈祷
·蹉跎岁月的老房东
·为富不仁的发生、发展和登峰造极
·好意思“法定”11月8日为记者节
·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从成年公象不“猥亵”未成年母象说开去
·从日攘一鸡到月攘一鸡的“进步”——我读新华网世界人权日网评
·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弃善从恶,重新做人?——一个文字狱受害者的狱中诗歌
·含泪泣问:到哪里起诉离弃子女的国母亲、党妈妈?
·飞出牢笼的"反动梦"
·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看“躲猫猫”事件
·囚徒党员如此“效忠”党
·6月4日,泣问苍天
·纪念六四,何用“乱串”
·贵州毕节纪念六四20周年剪影
·朝圣石门坎
·假如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跪谢警察年”折射出的警察特权思想
·“暴力袭警”获得巨额赔偿的特色启示
·美国的月亮,它为什么比中国的圆?
·特务政治:催生反动思想的沃土
·与曹长青商榷:《零八宪章》是“谏言”吗?
·假如主人不想吃王八
·且看看守所如何以书为敌
·我这个政治犯“享受”的特殊待遇
·假如“侮辱国歌罪”的议案被采纳……
·新华社,不说“情绪稳定”你会死人吗?
·六四的校园静悄悄
·那坟前,开满鲜花……
·党报如此“人咬狗”
·野火烧不尽的老苗文
·共产党被“枪毙” 与如此“口交”
·死刑犯在看守所遭受的活罪
·我所见识的离休老干部
·绝食,也考量着遂宁政府的文明程度
·温家宝提政改:叶公好龙而已
·荒谬绝伦的党报职称论文
·打开窗户欢呼:庆祝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坏树不能结好果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此“国嘴”韩乔生

如此“国嘴”韩乔生
    李元龙
    在央视体育频道有所谓“名嘴”,甚至“国嘴”之称的韩乔生,在我看来,他不是会说,而是敢说。8月24日看了几场会拳击比赛——不是看奥运会拳击决赛,是看了几场业余拳击比赛。我不喜欢奥运会,更不喜欢政治色彩浓厚的奥运会。邹市明是贵州人,不看,我就不配自称贵州第一铁杆拳迷——之后,对于他敢说的水平,就越加的惊叹不已了。
    准确地说,8月24日的业余拳击比赛是五场,其他三场,不说了,只说48公斤级和81公斤级,这两场获得了奥运金牌,“为国争光”的比赛。

    韩大嘴和那个有名无实的前国家拳击队总教练王国钧(亡国君,多不吉利)主持、解说拳击节目,总有一个让人恨不能钻进电视机里去捂他们的嘴巴的地方,即这二位有一个共同的地方,不注意观看赛事本身,而是象讨厌的麻雀子那样,唧唧喳喳,唧唧喳喳,说个没完没了,仿佛一闭嘴,就显得没水平,或怕人家把他们当哑巴卖了。拳迷是看拳击,不是听拳击,实在忍受不了时,我只好用遥控器让这二位活宝“闭嘴”,看无声电视。因为只顾耍嘴皮子,韩王二人因对拳台上发生的新变化、新情况往往一无所知而大开黄腔。比如一方一拳击中了对手的胸部而结束了比赛,韩王二人居然煞有介事地说:一拳打在了对手的的下颌上,赢得了拳王金腰带。处劣势的一方教练抛出白毛巾认输,早已经不知神侃到哪颗星球上去了的韩王二人如此表达自己的惊奇:啊,怎么回事,这台上裁判,他怎么终止了比赛,真是莫名其妙!
    8曰24日这一天,韩乔生又来了。当昨天的48公斤级拳击赛进行到第二个回合二十来秒钟时,蒙古拳手塞尔丹巴因右臂伤痛,不得不放弃了比赛。塞尔丹巴向台上裁判示意右臂伤痛,不能比赛,裁判将塞带到了围绳边,教练为塞尔丹巴取下了头套,韩大嘴这才大发现似的惊奇到:啊,怎么了……啊,看来应该是塞尔丹巴放弃了比赛。接下来,他那具有韩氏特色的,想当然的“解说词”冒出来了:“邹市明的拳头很重地落到对方肩膀上。”言外之意很明显:对手是被“我们”邹市明的铁拳一拳砸废的。
    凡对拳击多少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拳手的两臂这地方抗击打能力最强,就是职业拳手,也没有发生过将对手的手臂打伤至不能比赛这样的情况,何况是拳套更厚的业余拳手。韩如果稍微把眼光放在比赛场上,就不会开这样低级的黄腔了。因为,从第一个回合下半段开始,塞尔丹巴就几次用左拳套去抚弄,以及抬高自己的右臂。此前,他的右臂并没有受到对手击打,显然,他很可能赛前就有伤痛,此时伤痛加重了。最明显的是回合休息时,塞尔丹巴又向教练反映他的伤情,教练则用手不停地为他按摩伤痛处。韩乔生不是盲人,那我只能说,他当时的眼光,肯定已经完全游离了拳击台,这导致了他在接下来的第二个回合塞放弃比赛后的胡说八道。
    将奥运会,将所有运动会都强套上政治内衣,这是央视的,当然也是韩乔生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所以,他紧接着说:“对方的放弃说明我们中国男人的拳头已经相当硬了!”“这是红色的中国游击战战法!”邹市明一个男人,竟然能够“代表”七亿中国男人。他一人“硬了”,七亿中国男人也“硬了”,那么,那次拳击世锦赛呢,邹不是涉嫌故意躺倒拳台耍赖吗,按照韩氏逻辑,这应该叫做“我方的趴下说明我们中国男人的拳头还相当的软呢!”再说了,事实在那里摆着,邹市明即使真的“硬了”,也是塞尔丹巴放给他,弃给他的,没什么好亢奋的。
    在81公斤级比赛众,当中国拳手张小平打败了爱尔兰拳手肯尼.伊根后,韩乔生的亢奋达到了高潮,上一句,他说张小平把对手打得“找不着北了”,下一句,他更是说,“打出了中国男人的威风,我们用拳头说话,在力量对抗中一样有智慧,一样有力量,创造了神话:中国在腾飞,中国龙在腾飞!”究竟是谁找不着北了?你在向世界宣告:你们喜欢用拳头“说话”,不喜欢用德行说话?崇尚以力服人,鄙视以理服人?你把持央视世界职业拳王争霸赛十来年了,难道你不知道,如果要靠拳头说话,别说美国英国等拳击超级大国,就是人口不及我们零头的零头的蕞尔小国菲律宾,你让你们的拳手和人家的亚洲驱逐舰帕奎奥过过招试试,看看是谁找不着北,看看你们中国男人还有什么威风,看看你们的中国龙是腾飞上天,还是铩羽钻草?
    内行谁不知道,这场拳赛,你们之所以能够捡到第51块金牌,只有用这句话概括最贴切:不是张小平水准有多高,而是对手水平太低了。
    再说了,中国拳手,以及其他选手,哪一个不是纳税人的钱财堆出来的,不是职业选手的职业选手。纵胜了,也胜之不武,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真好意思啊。
    我曾经以为,主流如央视,权威如央视,级别如央视,人家所重用的主持人,肚子里的货色非阿猫阿狗之流能比,里面应该是有二两芝麻油的。韩大嘴主持拳击不行,主持其他运动项目应该是可以的。在网上一搜索,哗,果然令人大开眼界。本人孤陋寡闻,除了曾经见到过《毛主席语录》外,今天又见识《韩乔生语录》了。“语录级”待遇,前仅一古人,后恐难有来者。让我们来领教领教韩乔生这些语录吧:
    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
    观众朋友们,如果您现在刚刚打开电梯;
    球被守门员的后腿挡了一下;
    随着守门员一声哨响,比赛结束了;
    400米自由泳 朴太桓现在处于第一位,领先第二名朴太桓百分之四秒;
    世界纪录就像玻璃瓶一样,一次一次的被运动员打破;
    手球与足球不一样,它完全是用手而不是用脚。
    他的体重是30岁。
    如果说,上述语录我们可以理解为乔生是为了让紧张得不行的观众轻松一下,故意玩幽默的话,那么,球迷总结出的一条韩乔生定律,就与他的水平休戚相关了:“韩乔生在解说比赛时,眼睛看着球员A,脑子里想起了球员B,嘴里说着球员C,实际指的是球员D,我听了以为是E。”还有,2005年,邹市明获得个什么拳击奖牌时,韩乔生居然“口误”出了“贵州市”并将此更正为更荒唐的“云南贵州”。他的解说语言也贫乏的不行,有人指出:怎么随便的一个临时顶替你的主持人都比你说话中听顺溜,再不要绞尽脑汁儿地胡诌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武器库、导弹、舰队、预警雷达、后备力量了,你要摸不准、看不清,就让杜王二人说。正是由于你胡诌滥比,再加上最边上还有位功勋老字辈,害得中间的杜文杰不敢言不敢语,想说点自己的话都得冠以国外某某专栏作家的名义才行,你就没瞧见他常常挂在脸上的无奈的苦笑吗,活字典活活成了憋屈字典了。凡此种种,实在只能理解为水平问题了。
    当然,这是别人说的,耳听为虚。那么,我来讲几件我不仅耳闻,还目睹——当然是在电视屏幕上——了的,坐实韩乔生水平高低的经典敢说。
    有一次,美国中量级拳王莫斯利一出场,韩乔生即发现了莫的疏于训练:我注意到,莫斯利的肚子上长出了不少“敖肉”。我一听,忍俊不禁:这活宝,他把“赘肉”活生生念成“敖肉”了。我学给妻子听,妻子不信:听真没有,搞错了吧?让你说的,人家好歹是央视大腕主持人,不至于如此糟糕吧!后来,这场拳击赛重放时,我拉了妻子来见识她眼中的央视大腕主持人。莫斯利的“敖肉”又被韩大嘴原汁原味地端到了妻子面前。小学教师的妻子气坏了:我班上成绩稍好的学生,他也不至于念错这个字啊!真令人难以想象。这样的人,也配在中央电视台主持节目?
    无独有偶。那年,央视5频道搞什么拳击征文。公布获奖文章那天,韩乔生念文章标题时读到:暮念。我一听,懵了:难道是老年人写的,央视5频道转播世界职业拳王争霸赛节目成就作者黄昏恋的文章?字幕一出来,差点笑掉了我的大牙——什么“暮念”啊,我的天,那明明是小学生也该认识的“眷念”。
    韩大嘴之不思长进,不敬己业,不尊重观众,不怕辜负央视以及更高级别组织的栽培,由此可见一般。
    有一次,更气人。如果是现场观看比赛,而不是在电视屏幕前的话,我真有可能冲到解说台上去,扯破撕烂韩乔生的臭嘴。
    任凭你怎么想象,你也想象不到韩乔生是这样的水平。喜欢看拳赛的人无人不知,乌克兰的克利钦科,算是重量级拳手中的高手,身高马大,拳重如锤,人气颇高。有一次,央视5频道播放克氏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南非人桑多斯对决的录像。开播在即,韩乔生大嘴一张,说道:“今天的比赛是录像节目,是上周乌克兰著名拳王克利钦科与南非警察桑多斯的比赛。”马粪就在这里从韩乔生嘴里出来了:比赛结果很出乎我们的意料——不过,我不告诉广大观众结果,留下悬念,还是让大家在我们的节目里慢慢寻求答案吧!
    天哪,菩萨啊,这还有一丝半点悬念吗!自己是个大白痴,却把观众也当大白痴对待。
    网友撰写打油诗讽刺韩乔生:今有解说韩乔氏,大嘴一张动四方,听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韩乔生那么低能,居然在央视还有一席之地,怎不叫人百思不得其解。”“敢问中央台,你们凭的什么条件让这种蠢货代表中央台、代表中国人去向全国和世界主持节目的?”另有网友如此感叹、发问。
    我来回答这些网友吧。如此丢人现眼的“国嘴”,他究竟为什么能够成为最讲究面子,最讲究形象的政府及其电视台的主持人,评论员。
    回答这个问题前,有必要先转述韩乔生的几句话。去年的一天,韩乔生在展望奥运会能拿多少块金牌时,兴奋得抓耳挠腮,不知如何是好:到时候,我们就等着看一次次升国旗,听一遍遍奏国歌吧!
    听见了吧,不是为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不是为了增强体质,保卫祖国;不是为了同一个奥运,同一个梦想;也不是为了更高、更快、更强,而是为看升国旗而看升国旗,为听奏国歌而听奏国歌。其他的,都是烟雾弹,都是扯淡。最起码,韩乔生是如此。
    听见了吧,政治奥运的吹鼓手,抬轿者;主旋律的传声筒,留声机;党喉舌的软舌头,刚牙齿。
    对此,我有个建议:真理部责令殃视搞个奏国歌、升国旗频道,让“五星癖”们随时都能够打开这个频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25小时立起耳朵听,瞪着眼睛看,不就得了。
    并非世无英雄,遂使竖子称雄。一者我是央视,960万平方公里大地上独一无二,惟我独尊的央视,我怕谁?我就重用他,长用他,再不满意,你还不只能收看,只允许收看我的节目或与我保持绝对一致的节目,我怕你飞了。二者,老韩他政治素质特好,用起来得心应手,放心放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