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夜狼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夜狼文集]->[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夜狼文集
· 国安对我的特殊关照——“出狱前后”系列之二
·提前八九个小时,我被撵出了监狱
·“再就业”仅半天,我第二次失业
·连新任猴王也对“猴妃”悼念先王视而不见
·被单独囚禁的四十六天
·“李元龙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都来争取毫无顾忌地说出“1+1=2”的权利
·且说夜“狼”归元“龙”
·别指望党报记者的良知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辩护散记(上)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件辩护散记(下)
·善良人的不同“政见”
·原告审判被告的荒诞剧
·辱人者,必将自辱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南辕北辙抓胡佳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不打自招: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独裁专制 ——我的申诉之三
·重念国民党反革命罪邪咒——我的申诉之四
·硕鼠当春又新年
·你可以强迫我上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中国,岂只这样一位人大代表
·监狱好胜敬老院——反丁玲笔法,书狱中奇事
· 我的“蜕化变质”——兼作退团声明
·因为,我是一只弹簧
·若为爱情故……——我的狱中日记之一
·清明时节泪纷纷
·究竟谁在造谣、诽谤——我的申诉之五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前期病兆——我的狱中日记之二
·“无论怎样,我都等你回来” ——我的狱中日记之四
·祈祷声中,中秋节晴转阴雨 ——我的狱中日记之三
·令人费解的释放和监视居住——我的狱中日记之五
· 判我为敌的九大悖论——我的申诉之六
·“买身契”成了卖身契——我的狱中日记之六
·写在5.12大地震的第五天
·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为三赢的降半旗叫声好
·《灾难铸就伟大的中国》的九大悖论
·悲情小麻雀
·永不熄灭的烛光
·落荒成都城
·将奥运会办成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求其友声
·螳螂之死
·“男女人”与民主集中制
·“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 ——我的申诉之七
·不要再玷污蒋晓娟的母爱了
·不仅仅是写给国安某某的公开信
·党报如此"人咬狗"
·悲戚的“探监”——我的狱中日记之七
·我在狱中当“管教”
·伟大领袖打倒马寅初,是冤假错案吗?
·幸好我不喜欢奥运会
·我不是冲北京那鸟巢去的
·时钟可以倒拨,时间却永远前进——我的申诉之八
·冷眼看奥运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如此“国嘴”韩乔生
·911发生的第二天
·沾胡总书记的光
·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我为什么要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祈祷
·蹉跎岁月的老房东
·为富不仁的发生、发展和登峰造极
·好意思“法定”11月8日为记者节
·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从成年公象不“猥亵”未成年母象说开去
·从日攘一鸡到月攘一鸡的“进步”——我读新华网世界人权日网评
·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弃善从恶,重新做人?——一个文字狱受害者的狱中诗歌
·含泪泣问:到哪里起诉离弃子女的国母亲、党妈妈?
·飞出牢笼的"反动梦"
·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看“躲猫猫”事件
·囚徒党员如此“效忠”党
·6月4日,泣问苍天
·纪念六四,何用“乱串”
·贵州毕节纪念六四20周年剪影
·朝圣石门坎
·假如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跪谢警察年”折射出的警察特权思想
·“暴力袭警”获得巨额赔偿的特色启示
·美国的月亮,它为什么比中国的圆?
·特务政治:催生反动思想的沃土
·与曹长青商榷:《零八宪章》是“谏言”吗?
·假如主人不想吃王八
·且看看守所如何以书为敌
·我这个政治犯“享受”的特殊待遇
·假如“侮辱国歌罪”的议案被采纳……
·新华社,不说“情绪稳定”你会死人吗?
·六四的校园静悄悄
·那坟前,开满鲜花……
·党报如此“人咬狗”
·野火烧不尽的老苗文
·共产党被“枪毙” 与如此“口交”
·死刑犯在看守所遭受的活罪
·我所见识的离休老干部
·绝食,也考量着遂宁政府的文明程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李元龙
    日前,在凯迪网络“猫眼看人”上看到一篇据称转自人民网的文章:《映秀小学复课 第一堂课讲“感恩”》。文章报道的是四川省汶川县映秀小学举行复课仪式的事。讲感恩,很好,整篇文章内容,也还差强人意。但是文中这几句话,则会让每一个站着思考,而不是跪着接旨的人大皱其眉、大恶其心:学校要在9月1日才恢复正常教学,这几天主要进行感恩教育,让学生学会感恩,懂得党和社会主义国家的温暖,懂得感恩。
    不能不问:四川川地震幸存学生,以及所有5.12地震幸存者,应不应该如此向所谓的党和社会主义国家感恩,这所谓的党和国家,它该不该如此心安理得地接受幸存者的感恩?

    我的回答,当然是断然否定的。
    所谓的党和国家,是纳税人,也即汶川人们,也即你我他的血汗钱养活的。平常时日,官僚们养尊处优,吃喝玩乐,过着准寄生虫般的生活,这也罢了。因为,公仆和公民是有社会契约的,即我们把我们的劳动所得分一部分出来,雇请你们“为人民服务”。因为,我们只有一个脑袋两只手,不可能一边干活赚钱,一边还得保护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所以,警察为我追回了被扒去的钱包被抢去的摩托,110为我制服了正在伤害我的歹徒,政府在我们遭受特大天灾时救助我们,这说明,我给你的那几文工资没有丢在水里面,这说明,你对得起我发给你的薪水。“臣不任受怨,君亦不任受德,无怨无德,不知所报。”我没有给你增加额外的麻烦,得接受你的抱怨,你也没有为我付出本职工作以外的劳动,值得我歌功颂德。我们谁也不欠谁的,我不知道感谢你些什么?知嫈这种不卑不亢地对待自以为恩重如山、贪天之功的人的态度,是值得我们欣赏、借鉴的。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所以,我赞成这样的说法:救济灾难是政府的公共职责,应该的,难道不感谢,就可以不用救吗?什么叫职责?
    感恩应该怎么感?作为生物,首先应该感谢大自然,感谢大自然赐予我们的阳光,空气;作为动物,我们应该感谢大地赐予我们的食物,水,可供取用的一切;作为人,我们应该感谢生养自己的父母,以及帮助过我的邻居,同事,朋友等等。因为大自然,大地,父母,邻居等等,他们没有吃我们,穿我们,他们为我们做的一切,是不要我们的报酬,不要我们的感恩的。越是这样的人和事,才越是我们应该感恩的对象。
    翻开《聊斋志异》第一页《考城隍》,里面晰然写着这样几句读来令人颔首不已的话: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
    所以,汶川地震幸存者根本不要,不用,也不能感恩那些有责任救助自己的党和国家,而是应该感恩那些没有责任,可以关注我们,也可以不关注我们的人们。比如那个那几个捐款的乞丐,还有那个够不着捐款箱的残疾人,众多中外的志愿者、捐款者,外国的救援队,以及秘鲁的“抢先”为我们的死难者设立哀悼日等等。他们平日里没有拿我们的一分钱,没喝我们一口水,在我们罹患大难的时候,他们却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情献情,忘记这样的人和事,实在是一种罪过,是应该受到谴责的。
    多学习学习宪法、法律,明白自己作为公民,作为纳税人的权利,也明白国家,也即政府及其官员的责任和义务,做一个明白人物,不要做一个糊涂奴才。
    少年时代看高尔基的《在人间》,有个情节留在了心里。高尔基初到刻薄、吝啬的“母鸡”家当学徒,母鸡为了让高尔基对她感激涕零,多次对高尔基说,她曾经如何怎样接济高尔基的母亲,送了她一件高级绸外衣等。有一天,母鸡又唠叨这事时,高尔基终于忍无可忍了:我不相信,你这样的人还会舍得把东西送人!你是不是要剥了我的皮还你的绸外衣?
    嘴巴上越是说得悬乎,越是向你索要,甚至是强要感恩的人,你越要对他睁大警惕的眼睛——他们可能会剥了你的皮。
    放“纵做鬼,也幸福”臭屁的东西们,你让他们去“幸福”,他们一千个不答应、一万个不答应。在这样的“幸福”面前,他们才会表现出挂在嘴上、写在墙上的“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优良传统”来。
    过去,党和国家用自己的传媒和专政机器强迫我们接受“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我们曾经接受,不接受也不行。但现在是相对开放的年代,是网络时代,我们再唱那样的歌,再写那样的文章,再感那样的恩,再下那样的跪,就会让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
    我们再来看看,所谓的党和国家在这次大地震中的作为,是否尽到应尽的职责,也即上文所说的,党和国家在5. 12大地震中的表现,对得起纳税人与否。
    写作此文的这一天,5.12大地震过去,已经整整108天。时间过去了,但有的事情,还是没有过去,并且,还不知要拖到哪年哪月,哪朝哪代。
    比如下列事件,都被网民铺天盖地地置疑,并且至今没有个明确的,令人令己信服的说法。
    与32年前唐山大地震的情形惊人地相似,据说——权威媒体既不证实,也不证伪,我等爬格子者,只能据说——汶川地震发生前,也有癞疙宝大规模搬迁,地表开裂等异象,甚至也有地震工作者发出了地震预报。但是,这样的预报,都被刻意压制或“忽略”了。但即使是“忽略”了,也应该有人受到追查、处罚,怎么也轮不到渎职的人接受“感恩”吧。也与32年前大同小异,要庆祝建政,要举办奥运,要与民同乐,要举国同欢,要往脸上贴金了,巴不得有头有面的外国政要,尤其是西方重量级政要前来捧场助兴,光中(共)耀(东道)主。可是,5.12大地震的时候,尽管国人千呼万唤,尽管网民千诅万咒,直到过了72小时的黄金救援时间,外国救援队才姗姗来迟,并且,来的还是经过审批的,多是不那么上得了厅堂的蕞尔小国。过后,喉舌又吹牛说什么“及时允许外国救援队进入地震灾区参加救援”。及不及时,莫说问当时困在废墟下面、如今已经阴阳两隔的“人”,问问“猪坚强”和“猪刚强”,看看它们不喷你满脸白沫,拱你个狗抢屎。教学楼为什么垮塌了那么多,夺去了那么多学生的生命,政府办公大楼却大都地震不动安如山?还有后来的勉为其难的降半旗致哀,是不是被网民的呐喊和怒吼逼的?是不是被八十杆子都打不着的中美洲小国秘鲁的“捷足先登”、有干涉内政之嫌的致哀所迫的?那些总是振振有辞,气定神闲的发言人,你们倒是出来辟谣,出来严正声明、以正视听啊!
    罢了,够了,不用再罗列了,只要上述这几件事还在遮遮掩掩支支唔唔,说不清道不明,不能服己不能服众,那么,所谓的党和国家里的相当一部分人,他们不仅不是高高在上的领受感恩者,恰恰相反,他们应该是脱下官袍,穿上囚服的人。
    退一步说话,党和国家没有上述罪过,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让幸存者“百拜九原下,荣感君恩”了?也不是。
    《战国策》里那位个性鲜明的老书生鲁仲连,他的座右铭,请沾“新华”、带“人民”、顶“中央”的都来温故而知新一下:所贵于天下之士者,为人排患、释难、解纷乱而无所取也。即有所取者,是商贾之人也!
    人心不古,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当喉舌记者多年,这样的情形不止见过十回八回:那些个拔了九牛一毛“扶危救困”的大企业,甚至那些个用公款“访贫问苦”的官僚们,媒体的录像镜头、录音机没有对准他们,该出手时他们就是不出手。直到所有的一切都“到位”了,他们才肯挤出一丁点比哭还难看的“面部肌肉柔软操”(韩少功语,指笑),拉起他们的恩赐对象的手摇几摇,并推食解衣、救了青蛙饿杀蛇般地把那点捏出汗了的“心意”恋恋不舍地放手给恩赐对象。报纸有名,电视有影,电台有声的好处起码有两个。一是招安底层和刁民:你看,我们仁至义尽了,所以,你们应当乖乖的,也只能乖乖的
    即使按照“封建文人”的职业操守,你那挂着人民幌子的记者、编辑也不应该去为那经不住检验的“政绩”歌功颂德,更不能“代表”或强迫地震灾民感恩什么党和政府。正因为如此,当年凡采访这样的作秀活动,虽然接受恩典的人确确实实说了“感谢党和政府”之类的话,我就是不把它写进稿子里面去。我不是认为这些需要救助的人有什么不对,我知道,他们,有的是在无数次的欺骗宣传,官痞表演,记者“启发”之下形成的条件反射,有的,则是在长时间恩威并重之下,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当时的心里话:可怜而又可悲的人们啊,不是他们,你们就过得理所当然、理当如此地不需要谁献“爱心”,也不需要谢主隆恩啊!
    《圣经》里也有异曲同工的劝诫:你施舍的时候,不可在你面前吹号,像那假冒为善的人在会堂里和街道上所行的,故意要得人的荣耀。你施舍的时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要叫你施舍的事在暗中进行。
    古为今用,只用权奸阴谋之术;洋为中用,只取下作糟粕之巧。如果真是见贤思齐的人,如果真是从善如流的政府,如果真是代表了诸多先进的党,如果那七千万人都是有信仰的,心口如一的,那么,面对别人的歌颂,面对别人的感恩,自己就会内省而疚,不齿充当救世主。
    根据权利和义务对等的原则,你享受了一定的权利,你同时就得承担相应的责任。同样是在你的地盘上,同样是在你的势力范围,同样是在你的优越制度管辖下,有个小孩捡到一根针交给警察了,都是你光荣伟大正确的功德;发生了死了几千万人的灾难,则都变成了老天爷,变成了“四人帮”的罪过,甚至变成了敌对势力,变成了西方反华势力的罪过,说得过去吗?汶川大地震,做得到位的地方,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网上多有记载,不反复唠叨,谁也贪不去这件功劳。关键是,地震灾区目前仍然急需的是,你那些高举人民旗子的网站、报纸等,应该尽自己“扒粪者”的职责,为自己的衣食父母拾遗补缺,不应该尽弄些党八股文章恶心读者,办份《顺天时报》糊弄爱听谀辞的耳朵。这不仅只会置栽培自己,真正于自己恩重如山的党和政府于不义境地,同时,也会将自己与主子一道捆绑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遭世人唾骂。
    动辄让人对自己感激涕零,感恩戴德,这里面还有个问题,那就是:到了21世纪的今天,招摇着反封建大纛,宣称着把先进代表殆尽的组织,为什么要费尽心机,绞尽脑汁,无逢也要插针,不择手段地非让治下的黎民百姓如此对待自己?
    一个,是知道自己是什么货色,为了混淆黑白,为了达到见不得人的目的,来个伟光正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谎话重复一千遍,它不就沐猴而冠,成为真理了。二是是真是假你别管,只要有办法让狗相信只有你对它好,你这才是对它好,它眼里心里只有你,只会对你摇尾巴,只会感激你,记得你,除你之外的人,不全都是它眼里的敌人了,红色江山,不就没有变色之虞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