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夜狼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夜狼文集]->[冷眼看奥运]
夜狼文集
· 李元龙——[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我的惭愧和荣幸
·正反两个李元龙有感
·在夜郎被捕
·但愿,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蒙受耻辱
·侃侃杨利伟的"最高"党支部
·我所经历的八个记者节
·冤上加冤的六天冤狱——出狱前后”系列之一
· 国安对我的特殊关照——“出狱前后”系列之二
·提前八九个小时,我被撵出了监狱
·“再就业”仅半天,我第二次失业
·连新任猴王也对“猴妃”悼念先王视而不见
·被单独囚禁的四十六天
·“李元龙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都来争取毫无顾忌地说出“1+1=2”的权利
·且说夜“狼”归元“龙”
·别指望党报记者的良知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辩护散记(上)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件辩护散记(下)
·善良人的不同“政见”
·原告审判被告的荒诞剧
·辱人者,必将自辱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南辕北辙抓胡佳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不打自招: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独裁专制 ——我的申诉之三
·重念国民党反革命罪邪咒——我的申诉之四
·硕鼠当春又新年
·你可以强迫我上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中国,岂只这样一位人大代表
·监狱好胜敬老院——反丁玲笔法,书狱中奇事
· 我的“蜕化变质”——兼作退团声明
·因为,我是一只弹簧
·若为爱情故……——我的狱中日记之一
·清明时节泪纷纷
·究竟谁在造谣、诽谤——我的申诉之五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前期病兆——我的狱中日记之二
·“无论怎样,我都等你回来” ——我的狱中日记之四
·祈祷声中,中秋节晴转阴雨 ——我的狱中日记之三
·令人费解的释放和监视居住——我的狱中日记之五
· 判我为敌的九大悖论——我的申诉之六
·“买身契”成了卖身契——我的狱中日记之六
·写在5.12大地震的第五天
·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为三赢的降半旗叫声好
·《灾难铸就伟大的中国》的九大悖论
·悲情小麻雀
·永不熄灭的烛光
·落荒成都城
·将奥运会办成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求其友声
·螳螂之死
·“男女人”与民主集中制
·“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 ——我的申诉之七
·不要再玷污蒋晓娟的母爱了
·不仅仅是写给国安某某的公开信
·党报如此"人咬狗"
·悲戚的“探监”——我的狱中日记之七
·我在狱中当“管教”
·伟大领袖打倒马寅初,是冤假错案吗?
·幸好我不喜欢奥运会
·我不是冲北京那鸟巢去的
·时钟可以倒拨,时间却永远前进——我的申诉之八
·冷眼看奥运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如此“国嘴”韩乔生
·911发生的第二天
·沾胡总书记的光
·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我为什么要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祈祷
·蹉跎岁月的老房东
·为富不仁的发生、发展和登峰造极
·好意思“法定”11月8日为记者节
·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从成年公象不“猥亵”未成年母象说开去
·从日攘一鸡到月攘一鸡的“进步”——我读新华网世界人权日网评
·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弃善从恶,重新做人?——一个文字狱受害者的狱中诗歌
·含泪泣问:到哪里起诉离弃子女的国母亲、党妈妈?
·飞出牢笼的"反动梦"
·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看“躲猫猫”事件
·囚徒党员如此“效忠”党
·6月4日,泣问苍天
·纪念六四,何用“乱串”
·贵州毕节纪念六四20周年剪影
·朝圣石门坎
·假如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跪谢警察年”折射出的警察特权思想
·“暴力袭警”获得巨额赔偿的特色启示
·美国的月亮,它为什么比中国的圆?
·特务政治:催生反动思想的沃土
·与曹长青商榷:《零八宪章》是“谏言”吗?
·假如主人不想吃王八
·且看看守所如何以书为敌
·我这个政治犯“享受”的特殊待遇
·假如“侮辱国歌罪”的议案被采纳……
·新华社,不说“情绪稳定”你会死人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眼看奥运

冷眼看奥运
   李元龙
    冷眼看奥运之冷,是冷静之冷,而非冷漠之冷,更非横眉冷对之冷。出处有二。第一,我是个除了拳击,什么运动赛事,包括奥运会都不喜欢的人,所以,我的看奥运,不是肉眼观看奥运赛事,而是“心眼”对奥运这档子事的观察。这样的“看法”,当然不可能如铁杆奥运迷们那样,会发烧,会发昏,会失去理智,会失去正常的判断能力,会闹事,所以是冷眼,即冷静的眼光是也;第二,我做人的底线,我掌握的常识等决定了,我对奥运会等有自己的看法和判断,一般情况下,不会被“权威”媒体,不会被他人所左右。这,当然是头脑冷静的表现。
   

   权利与义务应该对等,“为国丢丑”的运动员是否应该受到应有惩罚
    针对种种普遍存在的、有违体育精神的种种现象, 资深足球记者、评论员李承鹏先生发出了“别逼运动员愧对祖国,这样太反奥运”的呼吁。这是他的一家之言。我的一家之言则与他的不一样。
    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夕,新华社曾经得意非凡地宣称:中国1099人组成的历史上规模最大代表团、人员组成上凸显五大特色、参赛目标瞄准四大“金牌”。中国选手将参加全部28个大项、38个分项、262个小项的比赛,是历史上中国代表团参加奥运会项目最全的一次。
    中国金牌总算为51,奖牌总算为100块。除去一人获得两块以上奖牌的人,中国为国挣了大光的人,就那51位,其他为国挣了点小光的人,也就二三十人吧。获得奖牌,尤其是获得金牌了,国歌奏起来,国旗升起来,掌声响起来,奖金滚进来,更有甚者,“民族英雄”的桂冠戴起来,教科书里的偶像当起来。
    罢了,不说了,毕竟拿一块奖牌,尤其是拿一块金牌不容易,说有关运动员为国争光了,也无大的不妥。我想说的是,根据权利和义务对等的原则,你夺取奖牌了,是为国家争光,值得奖赏,那么,你没有能够夺去任何奖牌,就是为国丢丑,应该处罚。
    我知道,有人会说我这是钻牛角尖,是抬杠,是故意和谁过不去等。
    想想吧,政府有关部门为培养一个奥运运动员,为了夺取一块金牌投入了多少亿元。养一头奶牛,它一天吃多少草料,产出多少牛奶,合不合算,这就是投入和产出的关系。
    如今好了,只管投入,不管产出;只奖励争金夺银的,不惩罚丢盔卸甲的。显然,当运动员成了几乎没有风险的行业。一人得道,鸡狗生升天。能夺取金牌,教练,所在体育团队,父母,乃至母校, 都跟着风风光光。而没能夺取任何奖牌,顶多是脸面不好看一点,再加上看官不关痛痒的指戳而已。说的风吹过,拿的实在货,你愿怎样说怎样说,我照样吃香的喝辣的,照样国门进国门出,照样当我的运动宠儿,你奈我何?
    如果能够如此:你没能夺取奖牌,那么,你是没有运动天赋,尸位素餐,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比如刘翔的因伤退出比赛,是刘翔临时突发疾病,还是他名利熏心硬要上场,从而给国丢丑的,还是他的教练,他的“单位”,他的保健医生失职了,硬逼鸭子为国争光了?总之,查个水落石出,罚个心服口服,以警来者。
    这样一来,滥竽充数者必定减少,投入必定减少,国家因此丢丑的可能性,也必定大大减少,那被我们指责为将奥运政治化的人,以及怀着别有用心参加奥运会混吃混喝的人,更是会因此知难而退。利国利民,何乐不为。
    因此,赶快建立惩罚“为国丢丑”的运动员机制,置之死地而后生,如此一来,我们囊括以后奥运会奖牌,把奥运会参加成中运会的可能,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胜之不武:职业选手vs业余选手的比赛
    奥运会创立的初衷是鼓励人们参与其中,提倡重在参与,纯洁性被放到了极高的地位,所以限制那些以参赛为生的职业运动员参加,防止金钱玷污了奥运。
    虽然,在口头上,在书面上,“我们”还是承认奥运会的业余性,但在实际操作中,在政治奥运的左右下,在金牌第一,其他置之脑后的主导下,奥运会业余性的贞操,正在被北京奥运会肆意践踏着。
    什么叫业余运动员?也就是说,作为运动员出现在比赛场上,这是他“主业”之余的副业。
    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当被问及中美两国运动队参加奥运比赛有什么不同时,郎平谈了自已的亲身感受。她说美国奥运代表队直到比赛前两个月才开始组建,组建以前她是光杆司令,没有什么排球方面的集体活动。美国女排队员们都是兼职的,平时在各自的公司、单位工作,体育只是她们的业余爱好,政府也没有发给他们固定工资,都是靠自己养活自己。
    其他运动员,有银行办事人员,警察,园丁,大学生,森林护林员,兽医,时装设计师等。
    中国所有运动员,一年365天,都有工资可领,其实,也就是政府从纳税人的腰包里掏钱财包养起来,他们不需要自己挣钱养活自己。从年头到年尾,不是在训练,就是在比赛,完完全全职业化了,只是口头上不敢承认,也不能承认而已。
    这次获得金牌的两个拳击手邹市明和张小平,也是职业化了的。
    8曰24日这一天,在48公斤级拳击赛中,蒙古拳手塞尔丹巴因右臂伤痛,不得不放弃了比赛。殃视解说者韩乔生说:“对方的放弃说明我们中国男人的拳头已经相当硬了!”“这是红色的中国游击战战法!”邹市明一个男人,竟然能够“代表”七亿中国男人。他一人“硬了”,七亿中国男人也“硬了”,事实在那里摆着,邹市明即使真的“硬了”,也是塞尔丹巴放给他,弃给他的。
    在81公斤级比赛中,当中国拳手张小平打败了爱尔兰拳手肯尼.伊根后,韩乔生的亢奋达到了高潮,上一句,他说张小平把对手打得“找不着北了”,下一句,他更是说,“打出了中国男人的威风,我们用拳头说话,在力量对抗中一样有智慧,一样有力量,创造了神话:中国在腾飞,中国龙在腾飞!”究竟是谁找不着北了?你把持央视世界职业拳王争霸赛十来年了,难道你不知道,如果要靠拳头说话,别说美国英国等拳击超级大国,就是人口不及我们零头的零头的蕞尔小国菲律宾,你让你们的拳手和人家的亚洲驱逐舰帕奎奥过过招试试,看看是谁找不着北,看看你们中国男人还有什么威风,看看你们的中国龙是腾飞上天,还是铩羽钻草?
    内行谁不知道,这场拳赛,你们之所以能够捡到第51块金牌,只有用这句话概括最贴切:不是张小平水准有多高,而是对手水平太低了。
    不是职业选手的职业选手。纵胜了,也胜之不武,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连江湖人等,也不屑为之。
    正因为如此,有人讽刺中国运动员:中国参加奥运会的没有职业运动员,全是“专业”运动员;不管黑猫白猫能拿冠军就是好猫。
   假如用“全民体制”来办教育……
    什么叫做“全民体制”?用口头、通俗的话来讲,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集中力量办大事。怎么个集中法?也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尽全民之力,尽全国之力,尽全党之力,不计成本,不惜血本,就是要干,还要干好这件大事。能够被专制集权政府列为需要动用“全民体制”来办的事,一百件中,有九十九件会成功,有九十五件会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这,就是专制集权的优越性。因为,需要动用全民体制去办的事,它没有,也不可能有反对派,反对党,或异议人士去“掣肘”,添乱,泼冷水,吹冷风。
    能够荣幸被列为需要全民体制去办的事,都是只许成功,不能失败的事。从近年的情况来看,这样的事一般有两大类。一是专制政府认为威胁到自己政权稳定的事,如六四,非典,法轮功是也。二是能够给自己增光添彩的事,如三峡大坝,奥运会是也。如果说,一个什么基地,什么大棚是县委书记镇党委书记的形象工程,那么,奥运会,当然就是执政党最高领袖,政府首脑的形象工程了。
    据网上披露,北京奥运会投入总额已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若考虑香港、青岛、天津、上海、沈阳和秦皇岛六座奥运比赛城市,为奥运比赛进行的场馆建设和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北京奥运会的全部投入将远远超过3000亿人民币。2007年中国政府教育投入1076亿,2007年GDP为246600亿,教育投入占GDP 0.4363341% 。全国每年公车消费就高达3000亿元人民币,不仅远远超过军费开支,更比教育和医疗经费加起来还要多。
    一方面,是金牌世界第一的甚嚣尘上,另一方面,是教育投入世界吆鸭子的装聋作哑。
    显然,如果能象办奥运这样,以全民体制的方式来办教育,那么,就不存在考得起读不起,六月考学子,九月考票子的“牢骚怪话”;如果能象办奥运这样来办教育,那么,就不会出现在极贫山区教了三十多年书,没能感动中国,而仅仅去支了两年的教,却反而“感动”了中国的怪事;如果能象办奥运这样来办教育,那么,就没有临时教师一个月五十来元“薪水”,一拿,就是一二十年的辛酸事;如果能象办奥运这样来办教育,就不会有犯了错误的城市教师被流放到乡村学校,乡村学校优秀教师被“选拔”到城市学校这样的混账规矩;如果能象办奥运这样来办教育,就没有灾难关头喊出“让领导先撤”的无心无肝“灵魂工程师”,就没有大地震来时政府大楼安然无恙,学校教室纷纷垮塌的非正常现象,就没有“男教师不准猥亵、强奸女学生”的特殊“教规”……
    还有很多假如:假如用办奥运的人力、财力来解决“三农”问题、医疗保障问题,残疾人口社会保障问题,等等,等等,都算是好钢用到了刀刃上,偏偏,人家就把好钢用在了刀背上。富人顾来年,穷人眼前,作为一个“发展中的第三世界国家”,作为一个尚有数千万人口挣扎在贫困线上,甚至连温饱也没有解决的国家,我们有什么理由为金牌第一欢呼雀跃。打一个不一定恰当的比方,这,简直就是在用富人的减肥茶作为穷人的温饱粮。
   
    除了得到51块金牌……
   
    奥运会前,中国的奖牌目标是,保住50枚金牌,结果,夺得了51枚金牌,49枚银牌、铜牌。可谓赚了个盆满钵溢。
    可是,除了获得这100枚饿了不能吃,冷了不能穿,病了不能医的“破铜烂铁”外,我们还有什么改变,还有什么收获,还有什么进步?
    我所在的城市里,每天活动着上百个靠捡拾垃圾为生的下层人物。其中,有约百分之八十是女性,其中,又有百分之五十,是14岁左右的女童。其中有一个只有七、八岁,身高不足一米,面色蜡黄,浑身脏兮兮的女童。奥运会会前的一天,我看见她在一个垃圾车里翻搅着。突然,她在一只食品袋里发现了几块饼干,她慌忙把其中的一块塞进嘴里,并吸吮了一下捏饼干的那两个脏的不能再脏的手指。奥运期间,奥运之后,这个小姑娘仍然在捡垃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