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徐水良文集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2010年
2010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修订稿)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兼谈土地问题

徐水良

2008-9-21

   中国模式的本质是: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换个角度,这个本质也表现为老百姓的勤劳、聪明、才智、奉献、忍耐和苦难、外加国际先进科技、经济和资源的带动,再加对历史、环境、国土和其他一切资源的掠夺和挥霍。

   中国人是吃大苦耐大劳的群体。无论他们到哪里,都会依靠他们的这个特点,创造出辉煌的经济奇迹。海外侨胞的大量例子,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根据林牧老先生引用的资料,即使满清末年,革命前夕,社会动荡不安,1901年到1910年间,中国的民族工商业,也以平均每年15%的速度成长,比当代中共条件下的中国模式高速发展的速度还要快一些。即使辛亥革命和军阀混战时期,中国经济也是高速成长。蒋介石北伐以后,在国内内战不断,国际经济大萧条的不利形势下,抗战以前十年间,国民经济的年平均增长率也达到8%—9%。[注1]

   所以,只要统治者不胡来,中国的发展,一定是非常迅速的。中共建政以后,中国倒退停滞三十年,中国人付出惨痛的代价以后,到改革开放后才开始前进、发展,并取得较快的发展速度,这不是中共的光荣,而是中共的耻辱,是毛泽东和中共胡闹的结果。

   经过改革开放以前三十年的胡闹、倒退和停滞,中国与世界在科技、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差距,被大大地拉大了。因此,由于中国和世界的发展水平存在巨大差距这个落差,积累了巨大的能量,就象水流迅速从高处向低处倾泻一样,一旦开放,马上就产生了国际先进科技、经济和资源对中国大陆的迅速涌入,迅速抬高了中国的科技和经济发展的水平。其发展速度,是与国际处于同一个水平,落差很小的地方无法比拟的。

   在这个有利的国际条件下,加上中共在国内实行的特殊的奴役制度,经济发展当然会进一步加快。

   由于中共专制下的奴役制度,可以肆无忌惮地对工人农民和其他劳动者进行奴役和压榨。在这种制度下,使劳动者在最艰苦的条件下,承担最大强度、最长时间、最艰苦的苦役劳动,领取低得可怜的工资和报酬,无情地榨取劳动者的血汗,经济发展的速度,自然不会低。

   我们在劳改队和监狱,曾经发现,劳改场所特殊的残酷的强迫劳动制度,往往能够迫使劳改犯的劳动产出,高于社会的五六倍。我曾经说,如果中共能够把中国变成一个大监狱,把全国劳动者变成劳改犯,那么,劳动生产率在短期内的大幅度提高,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事实上,中国有十亿作为二等公民的准农奴,包括农民工,有三四亿没有权利、被奴役的城市居民,中共的专制制度,将全国变成一个一千万平方公里的巨大的准监狱,只要中共专制寡头不像大独裁者大屠夫大暴君毛泽东那样胡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乃是必然。

   在上述这些有利条件下,再加上中共的大抢劫、大掠夺,对全国环境,包括土地、空气、水和其他一切环境因素的放肆掠夺和挥霍污染;对地上和地下的一切资源、包括国土、矿产、非生物和生物等等一切资源放肆掠夺,对历史积累下来的古人和今人的一切财产,包括文化、文物、自然景观、国营、集体和私营的工厂、企业、银行、金融、土地、房产资源、生产和生活等等一切资料、国家和民间的一切财产的放肆掠夺;然后通过卖国等一切手段,出卖国土、出卖上述一切财产、出卖主权、出卖国家利益,从而迅速变现,吃祖宗饭、子孙饭,中共的迅速暴富,也就在情理之中。

   更何况,中国人节俭成性,在非常贫困的条件下,中国的积累率,竟然超过40%,接近一半,这是西方国家和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无法达到的。而老百姓,则把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存入银行,让中共用作投资,中共则用各种欺骗手段,用通货膨胀等各种手段,掠夺和侵吞老百姓的血汗钱。这种情况,对中共经济发展的作用,也是非常巨大的。

   在这里,我们要对土地问题多说几句。

   中共的大抢劫大掠夺和一切掠夺,不分公有私有,只要有高利可图,就抢劫,就掠夺。他们首先用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理论,以搞“公有化”为名,掠夺人民的私人财产,变成中共专制国家的“国家”或“集体”财产;然后,又用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理论,以搞“私有化”为名,把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掠夺到中共官僚太子党手中。他们已经掠夺了绝大部分国家和人民财产。

   近几年,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和“主流经济学家”们,又开始拼命鼓吹“土地私有化”,要在目前中共专制制度、和官僚太子党进行大抢劫大掠夺的条件下,搞“土地私有化”,企实际上是要对目前留下来,还没有完成抢劫掠夺的最大一块财产,即土地资源,进行大规模抢劫掠夺。

   事实上,这些年,在土地领域抢劫掠夺和矛盾冲突最尖锐最厉害的领域,恰恰正是房产、房基地等等私有产权非常明确的领域。中共的抢劫掠夺,根本不管你公有私有。企图用一纸私有产权证书,来解决土地问题,纯粹是中国自由主义者和“主流经济学家”的幻想、空想和对老百姓的肆意欺骗,是他们继续充当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吹鼓手和帮凶,并且是死不悔改的表现,也是他们在经济决定论、所有制决定论基础上杜撰的荒唐谬论。

   只要中共专制政府想掠夺,这种私有产权证,就一文不值。

   要解决中国的土地问题,必须先进行中国的政治改革;不搞好政治改革,就不可能解决好中国的土地问题,“土地私有化”只能成为中共官僚太子党的又一次大抢劫大掠夺。

   而且,没有政治民主,私有财产,包括私有土地,就得不到应有的保证。中共可以依靠政治专制,几个月、一二年内就可以迅速剥夺全国老百姓的私有土地、私有产业,当然也可以依靠其政治专制,迅速剥夺任何人的私有土地和私有财产。只有结束中共专制,建立民主,私有产权才能得到有效保证。这个道理,是束缚于经济决定论和所有制决定论谬论的自由主义者和“主流经济学家”,根本不懂的。

   自由主义者对土地问题的做法,还有其历史原因。这些人,往往认为中共的土地改革,及他们吹嘘的“耕者有其田”,得到农民支持,是中共战胜国民党、取得政权的法宝。所以他们老是要在“土改”上大做文章。事实上,这是完全不对的。

   中共的土改,当然有人拥护。但拥护的是二流子,是农村的地痞流氓懒汉二流子。是不劳动的农民,不劳动的无产者,即农村流氓无产阶级。

   至于劳动的农民,无论是贫农、雇农、中农,还是长工,对土改,尤其是对于斗争地主富农,基本上都不拥护。虽然因为没有损害他们的利益,也许他们并不是很反对。我们家是贫农,土改中也分进一些土地和山林,但并不拥护土改,更不拥护斗争地主富农。我的父亲就说过,不少土改积极分子,是懒汉二流子。我的父母在家里,谈到斗地主富农,总是非常反感。我们村,我们周围地区,积极拥护土改的劳动农民,都不多,反感的居多。当然,土改时农民不敢公开讲真话,真话只敢在家里讲。到后来,甚至在家里也不敢讲了。所以,连土改工作队,也不知道农民的真实想法,误以为农民拥护土改。

   这种情况,我们1965年去农村搞社教运动时,也得到证实。我们拼命动员贫苦农民尤其是长工,忆苦思甜,诉地主富农的苦。但结果,一般农民都不肯。尤其一些长工们,相反倒大讲地主富农的好话,说他们的东家不错,吃肉、喝酒招待,及时给报酬,对他们很好。一些地方农民诉苦就诉中共大跃进大饥荒的苦。农民都认为历史上最苦的时候,就是大跃进大饥荒。

   那么,中共为什么通过土改,获得很大力量呢?

   在我看来,原因根本不在于土地改革本身,原因在于中共通过土改运动,将他们的政权、以及共产党或共产党的附属外围组织,彻底向下延伸,一直延伸到村民小组,建立起非常彻底,非常牢固的从上到下的专制政权。

   这种彻底向下延伸,非常牢固的专制政权,是法西斯式专制政权的特点。德国法西斯之所以能够在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时期,取得经济发展的奇迹,这种奇迹,远远超过人们推崇的、当代中国模式的经济奇迹。根据三妹文章,希特勒德国的经济,在国际大萧条的条件下,连续多年以每年百分之百的速度增长,失业率从百分之三十降到百分之零(见附件2)。其原因之一,也是由于纳粹党深入基层,深入每一个街道居民区,去活动,去动员,去组织生产,所以创造出经济奇迹,并建立起空前强大稳固的政权。

   中共比德国法西斯工作更细致,更深入。

   中共政权及其组织向下延伸,深入到农村每一个村和每一个村民小组,和城镇每一个企业和企业的车间、班组、居民区和每一个居民小组。这就是中共能够维持政权到迄今为止,并且特别专制、特别强大、特别可怕的原因所在。这是任何朝代,任何国家都无法企及的。包括现在最先进的西方国家,都不可能把政权深入到如此深的基层。一般西方国家,最底下的组织,也不过是相当大的社区中间很松散的社区自治组织。更何况现在的西方国家,从基层到最上层,全部都是自治组织,一级不服从另一级,下级不服从上级,根本不可能像中共那样,从上到下,依靠命令,令行禁止,完全统一。

   中国历史上,政权都只是到县一级,县以下,都是农民自治。国民党虽然提倡保甲制度,但实际上,这种保甲制度,仍然不过是农民自治组织,与中国历史上的制度,变化不大。所以,与共产党相比,国民党在农村没有多大力量。他们要征兵,仍然需要依靠拉壮丁之类的方法。要收税收,只靠政府,相当艰苦。天高皇帝远,像历朝历代一样,农民按自己的方式生活,不听国民党的。不像中共,从上到下,建立组织,向下渗透,及到村民小组,非常统一,非常有效地控制了每一个农民家庭,这时,不再有天高皇帝远,共产党就在眼前,农民不听不行。共产党要动员征兵,上面发布号令,各地组织立即全部动员,到农民家庭死缠硬劝,软硬兼施,就像文革期间动员下乡插队那样,农民不得不“自愿”当兵,“自愿”交粮。

   这就是中共取胜的原因,也是迄今为止,中共仍然非常强大,统治非常严密的重要原因。

   再说一遍,中共总是利用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国家主义(国家利益),对私人财产包括私有土地进行掠夺;相反、用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以“私有化”为名,对国家和人民财产进行掠夺。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都不过是中共的工具和卒子。

   以上说得长了一点,说的是中共对土地的掠夺。

   除了上面这些掠夺以外,中共还通过各种非法手段,通过空前广泛、空前普遍的对国际知识产权、国际科技、国际专利和国际产品品牌的放肆盗窃,仿冒,以及对台港澳和国际投资人的投资财产的欺骗、掠夺和侵吞,通过假冒伪劣和有毒产品,通过毒害国人和全世界,来迅速致富,取得迅速发展。一些边疆省份,甚至通过贩卖毒品来致富。不过,还算幸运,中共没有继续他们延安的“大生产运动”,在全国通过栽种和贩卖鸦片来致富,也算是中共的一个大进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