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并对世界各国政府的三点警告]
徐水良文集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2016年
2016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并对世界各国政府的三点警告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并对世界各国政府的三点警告

徐水良

2008-9-20

   这些天发生的毒奶粉和金融危机,再一次给中共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的吹鼓手和帮凶——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尤其是给张五常、张维迎等比较缺乏良知和良心的无良经济学家,当头一棒!

   现在,是彻底批判和根除在同一条经济决定论理论毒藤上,结出的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双胞胎理论毒瓜的时候了。

   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阵营和制度的崩溃,宣告了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的破产。建立在同一个经济决定论基础上,似乎与共产主义完全对立的另一个双胞胎毒瓜,所谓的新自由主义趁机崛起。他们用与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简单化对立的、似是而非的极端逻辑和语言,骗取了不少人的赞同,并且在成为中共的大抢劫大掠夺的理论基础和帮凶。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这两个事件再一次说明,中国自由主义者把公有制和私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绝对对立起来,鼓吹的市场万能论、鼓吹“无条件”、“不顾一切”和“全盘”私有化、商业化、市场化,反对公共领域的公有化和必要的计划调节,与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同样荒谬。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这两个事件也再一次雄辩地证明,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并非万能,就像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并非万能一样,再一次雄辩地证明,现代社会必须坚决实行“公共领域公有化,私人领域私有化”的基本原则。

   人有双手双腿,必须用两条腿走路,用两只手做事。但自由主义则主张用私有制、个人主义、市场经济、改良、缓进、保守等一条腿走路,一只手做事,要坚决砍掉公有制、集体主义、计划调节、革命、激进主义等等另一条腿,另一只手。而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则相反,要砍掉前一条腿,前一只手,保留后一条腿,后一只手。两者都违反人类的常规和常识,但披上“理论”的外衣,却一时风靡,迷惑了不少的人。

   事实再一次证明,人类必须坚持两条腿走路,两只手做事,一切从实际出发,采取符合实际需要的实实在在的策略和方法。我们既要反对马列主义的教条主义,也要反对自由主义的教条主义。两者都是头脑、思想、理论、策略和方法等等各方面的简单化、极端化、和僵化。

   毒奶粉事件说明,中国必须改变一党专制的专制制度,实行民主制度,改变中共一党寡头的公共权力私有化,实行公共权力的公有化,并且在公共权力公有化,即民主制度的条件下,加强国家和社会、法律和政府,也就是公众和公共权力,对私有制和市场经济的监督和管理。这一点,我们已经有很多论述,这里不再详谈。

   这里对金融危机问题,多谈几句。

   这一次的金融危机,如果没有全世界政府吸取1929年金融股市崩溃产生大萧条的教训,吸取那时以来长期的经验和教训,共同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完全有可能转变成1929年那样类似的危机和长期的萧条。由于全世界政府的共同努力,这次危机的冲击,将会大大减轻,危机有可能比较顺利地度过。这是政府干预市场经济的成果,说明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必须有必要的政府干预,必须有社会和公权力的必要介入。

   1929年的危机和萧条,由农产品市场的不景气、农产品价格下跌开始;而这一次的金融危机,由房地产市场的不景气开始。而房地产市场的不景气,由房地产的过度炒作和投机,房地产价格的过渡飙升,产生房地产泡沫,由房地产泡沫的破灭所引起。

   这一波房地产市场的过度炒作和投机,从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开始。当时的股市过度炒作,终于导致9.11以前,那斯达克科技股市场的崩溃。本来,当时市场在联准会和政府适当调控下,有可能逐步消除泡沫。可惜,9.11恐怖主义攻击事件发生,股市和经济恐慌性下跌或萧条,联准会和政府强力救市,停止了经济泡沫的破灭过程,房地产市场的过度炒作和投机,进一步升温。而联准会和政府对这个问题有所疏忽,没有及时加以制止,最终产生了房地产经济的大泡沫。

   此外,美国反恐战线拉得过长,经济压力过大,产生萧条的危险增加,也增大了政府刺激经济和市场,包括刺激房地产经济和市场的愿望。

   那些年,无良的房地产商人的过度炒作和投机,散布房地产市场只会升、不会跌的大量舆论,以致我的不少朋友都深信不疑。我当时力劝这些朋友,不要听信这些无良商人的宣传,说明房地产市场炒作投机越是过度,泡沫越大,今后跌起来越是可怕。但我们没有料到的是,无良房地产商人的过度炒作和投机的力度,会那么大,持续时间,会那么长。

   联准会和政府对这个问题的忽视,有其原因。维持经济和房地产市场一定程度的泡沫和繁荣景象,就维持人们对他们的一片赞扬声,这当然是他们所愿意乐见的——如果他们不具备高度的睿智和远见的话。而这种睿智和远见,不是一般人能够具有的。所以,当格林斯潘退休辞去联准会主席时,全世界是一片赞扬声。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看,这次金融危机,显然有他的一定责任。

   因此,全世界政府的强力干预,无疑将会对解决这次金融危机产生相当积极的效果。

   但是,我们要强烈警告,这次金融危机,由无良房地产商人和无良金融家无良金融大鳄造成,却要国家、全社会和全体人民为他们买单。这是没有办法,但是却是很不公平的事情。事件之后,政府必须深刻反省,吸取教训,并且尽一切努力,来恢复必要的社会公义。

   第一、政府必须深入调查无良商人无良金融大鳄违反道德和法律的行为,进行必要的法律惩处,让他们承受和补偿由此给国家和社会造成的损失。无良商人不仅包括房地产等无良商人,还包括石油等重要行业的无良商人。

   第二、吸取教训,国家和政府解决金融危机和救市必须限于低限度的必要范围,不能过分。一旦度过危机,必须立即回归市场机制。必须让现在已经开始破灭、但还没有完全破灭的房地产和经济泡沫,进一步破灭。政府的干预,应该限制于减缓这种泡沫的破灭速度,减少冲击,防止走过头,防止正常经济和市场走向萧条这个层面,而不是人为捧抬或支撑这些泡沫。

   第三、提高警惕,随时准备遏制无良商人无良金融家再次违法投机和过度投机行为,要制定许多相关法律,对投机行为进行必要的规范和限制。对一般分散的投资人,要加强相关知识的教育和引导,避免上投机商人和金融家过度投机的当,要消除他们依赖政府救市,只升不跌,包赚不赔的心理。

   为进一步说明有关理论问题,本文后面附笔者的两篇旧文:《公有制和私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和《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附:

公有制和私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谈进一步清除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的荒唐谬论)

徐水良

2008-2-6日

   2006年5月,我曾经写过一篇《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这里这篇文章,本该在那篇文章以后立即动笔,但一直拖下来。现在借编辑李志宁先生的文章,非常简单地谈谈这些问题。

   建立在经济决定论基础上的许多理论,包括目前大多数经济学家的经济理论,颠倒混乱,荒谬荒唐。以经济决定论理论毒藤结出的、正在中国大陆肆虐的双胞胎理论毒瓜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而言,无论是马列主义,还是自由主义,都有很多极其荒谬荒唐的理论,而马列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竟然深信不疑。对这些荒唐谬论,我们必须花时间认真加以清除。

   两者关于私有制和公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谬论,互相对立。马列主义把坏事全推到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头上,要坚决消灭私有制和市场经济;自由主义比马列主义更加浅薄,对相关理论更加没有研究,只是简单地把马列主义的结论反过来,极度赞扬私有制和市场经济,把好事全都说成是私有制和市场经济的功劳。

   实际上,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两者都是胡说八道。马列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天天说着荒唐的谬论,因为深信不疑,他们从来不去反省他们自己理论的荒谬性,其中也包括私有制和公有制、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问题,也包括李志宁先生说的市场经济与民主有无关系的问题等等。

   马列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坚持经济决定论,因此一定要把经济说成是决定所有社会问题的原因。最后他们只好各执一词:马列主义肯定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否定私有制和市场经济;自由主义肯定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否定公有制和计划经济。

   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都是颠倒了客观规律。实际上,无论是政治制度,还是经济制度,是政治上的民主还是专制,经济上的公有还是私有,都是由人决定的。是人和由人组成的社会,决定社会制度,决定政治和经济,而不是相反,由经济决定政治决定社会决定人。

   就社会作用过程的顺序说来,实际情况恰恰与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经济的决定论,即由经济决定政治,再决定人和人类社会的作用顺序相反,正确的作用顺序,是由人,组成人类社会,决定带全局性的政治,然后,又由人、社会和政治,共同决定经济。

   笔者的新人本主义理论,与经济决定论基础上产生的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的理论,完全相反。

   笔者曾经论述,当代先进社会,必须实行"公共领域公有化,私人领域私有化"的原则。在保障全体社会成员的普遍人权和普遍自由的条件下,公共领域实行公有制度,包括权力公有即民主制度;私人领域实行私有制度,包括权力私有制度,即所有者私人拥有权力的制度。后者私人的权力,包括支配和决定权等各种权力,包括私人企业、私人领域中,与公共领域和公共利益无关的决策权、领导权等等各种权力。

   换个说法,也就是在私人领域,实行公共权力监督下的私人独裁制,虽然私人独裁者也可能把他的权力交给他的代理人。股份公司实行的往往就是一种权力的代理制度。如果他愿意,也可以实行有一定民主制约的权力制度。

   公共领域公有化,包括权力公有即民主制度,主要目的是为了保证社会公正。私人领域私有化,包括私有制和权力私有,主要目的是为了保证工作效率。

   在正常社会,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公有制和私有制,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是互为补充的,互相协作的,而不是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宣传的那样,是相互绝对对立,互不相容的。

   至于经济制度,也是同样,任何社会,都不可能实行单一的公有制,也不可能实行单一的私有制。单一的公有制和单一的私有制,以及两者的绝对对立(而不是互为补充),只存在于马列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的幻想中。

   不可能实行单一的公有制,经过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教训,大家已经不难理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