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南僑民有志氣/zt]
悠悠南山下
·如何扔掉朝鲜这颗手雷
·中俄關系多有不測風雲
·尼克松訪華四十年
·觀視中國世界和西方世界
·中國對西藏的东方主義
·怨恨深植於亞洲
·莊則棟臨終字句與習近平的講話
·中国:一颗定时炸弹
·美國應否與中國平分權力?
·重溫四十年前的智利政變(圖)
·自由與宗教
·緬共紅二代:毛澤东一成錯九成功
·中國僑辦海外統戰的三大工程
·中越邊境槍擊案與維族越境者
·九段線、中華帝國的“新疆”
·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勿忘六四
·六四25週年:越南官煤首次發聲批評
·六四25週年:法國報紙關注事件影響
·百年痴夢
·二次世界大戰紀錄片《啟示錄》
·朝鮮是個謎
·習近平v毛澤东. 大公報v大紀元
·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成熟的學者可以怎麼讀書?
·中國社會政治文化結構:四層塔(外一篇)
·習結束訪印主要報章指中國居心叵測
·中、越面對25年前的各事件
·25年後的越南仍比东歐差
·人民幣的含金量
·英媒:中國發展新絲路戰略引起鄰國警惕
·中國殖民香港
·英媒:「世界是習近平的牡蠣」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2014年聖誕禮物:瑪格麗特-杜拉絲作品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中國的食物安全問題
·西湖戀:人情與錢財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西湖戀:文化造假,橫財遍地
·西湖戀(3/4):經濟起飛的表象
·西湖戀(4/4):堅持,才能看見西湖
·兩岸談判的最佳時機
·亞細安v大中華
·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從越南看1989年天安門屠殺
·中國要向日本道歉嗎?
·中國的「強國痴人夢話」,還是「帝國之心不死」?
·俄羅斯檔案:爆老毛「契弟」史
·沒有中國照顧 美國過得更好
·法國的毛主義
·如果我沒有為法國哀傷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李光耀和他的學生(外一篇)
·被誇大的中國中心論-駁鄭永年的〈如何實現
·俄羅斯紀錄片:1969年中蘇邊界衝突
·“自古以來”有多理直氣壯?
·國際法之中有關「單方面宣佈獨立」是什麼一回事
·《21世紀資本論》-- 正在改變21世紀的一本書
·台灣人分析文革:原來紅衛兵是毛澤
·文革與中越關係
·「中國人」是一種宗教
·支那與大清,哪個叫法難聽一點?
·何賢在澳門 12.3 事件中的角色
·彭定康、葛劍雄:統一分裂歷史怎麼說?
·世事如棋,不過中國從來都只是棋子
·「老朋友」與「一中一台」
·被誇大的东亞朝貢體系
·蘇聯檔案解密:還原真實的毛澤东
·特朗是商人總統?普京才更符合?
·亞洲與美中峰會
·中國為什麼堅持撐朝鮮
·韓國,曾經是中國的一部分嗎?
·民族主義已成中印關係絆腳石
·戴高樂將軍訪問魁北克50週年
·中印衝突無必要!
·中租界和法租界
·講法治只是語言遊戲
·黨國不分是中華傳統 忠君愛國即愛國愛黨
·瑞士時事片:《我老闆是中國人》
·1961年印度「解放果亞」如何使中共尷尬?
·特朗普推倒尼克遜
·鄧小平訪美:在西方的"大躍進"
·中國大分裂研究:雲南篇
【 歷史資料庫 】
1、【 特刊 】 陳光基回憶錄 : 《 回憶與思考 》
·按語與序言
·一、廿世紀七十年代的越南
·二、一個毫不乏味的大使任期
·三、《 維新 》大會
·四、CP87與柬埔寨問題三個層面的關係
·五、從反毀滅種族至《 紅色解決法 》!
·六、自我解困的一步 ﹕ 多樣化的關係
·七、為適應局勢﹐ 中國委身屈求
·八、第一輪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巴黎國際會議
·九、鄧小平為談及越南接見凱山豐衛漢
·十、藥苦但治不了病
·十一、政治局對90年6月會談之評價
·十二、欠精明的選擇
·十三、成都越中峰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南僑民有志氣/zt

作者﹕李 勇

    一九七五年越南淪共前擔任越南空軍的美籍越裔人士李東,在國土赤化二十五年之際,也就是公元二千年七月,從他定居的美國西岸去泰國,在泰國弄了一架小飛機飛去西貢市(越共奪權後改為胡志明市)散發反共傳單,呼吁越南人奮起反共抗暴,把馬列毛徒眾趕走,還越南人民民主自由。

   一九七五年越南淪共後逃難來美國的越南人五十多萬,其中有十幾萬華人。他們散居在美國西岸各大城市,聚居在洛杉磯的就有五萬多人。他們自成社區(類似華人聚居的中國城),並把越南人社區稱為「小西貢」,懸掛越南未淪共前的國旗,拒絕越共駐美幹部到訪,反對任何親共活動,抗議美國官員去越南親善經商。類似李東反共表現,三十多年不止一人,從不罕見。

   越南淪共後,越南人沒有類似香港、台灣可供避禍逃難的自由地區,因此他們只有「投奔怒海」尋求收容他們的自由國家。這種艱險的逃難方式,雖使百萬越南人得救,但仍有幾十萬人葬身汪洋大海之中。因此越南永遠忘不了七五年後延續幾年投奔自由的苦痛,也忘不了故國同胞被「解放」、「共產」的浩劫災禍。因此他們逃到自由地區與國家之後,與越共不共戴天,堅持「越賊不兩立」的政治立場!

   越南人不但反對越共,也反對棉共、寮共,更反對對越南支持的「同志加兄弟」的中共。他們只要看見有國際共產特色的黃星紅旗或蘇共的鐮刀斧頭旗(這面旗是中共與越共的共同黨旗),便奮不顧身上去拉扯撕毀,對掛旗的人拳腳相向,三十多年來從不改變。

   一九七八年,被馬來西亞收容的越南難民,居住在馬來西亞政府為他們安排的難民營內,等候歐美國家審查收容,生活十分潦倒。中共駐馬來西亞的幹部,因難民中有不少華裔,奉命跑去慰問,不料他們一進入難民營就遭到難民大聲抗議,並有人上前圍毆驅逐,把他們趕出難民營。事後他們向西方的傳媒表示,越共與中共是一丘之貉,中共是越共災難的泉源,比越共更可惡。結果中共幹部被難民打得抱頭鼠竄,從此不敢再踏入任何地區的難民營。

   現在說回在西貢市上空丟傳單的越南人李東。他在丟完傳單返回泰國中部的巴蜀府降落,隨即被泰國軍警拘捕,以「反飛行法」判刑六年。二OO四年越共政府向泰國政府提出要把李東引渡去越南審判的要求,泰國政府鑒於李東是美國公民,而美國也基於人道理由,暗中協助李東向泰國政府申訴,直到O七年三月,泰國政府拒絕了越共的要求,並宣佈李東所涉的並非安全及冒犯他國疆界的「罪行」,而是政治性問題。因此李東刑滿釋放,返回美國,而美國政府表示不會追究他的反共行為。

   李東在訴訟期間的表現令人佩服,他說,假如美國政府不出面協助,他願放棄美籍去越南,接受越共政權對他的審判,看看共產黨人在殺害百萬越南人後如何向他下毒手!

   李東的表現得到美國的越裔人士喝彩。越文報紙雜誌大幅刊載此一消息,同時重申他們堅決反對一切形式的共產黨政權的立場,不論他們在什麼國家、地區,越南人都與他們對抗到底!李東的表現,使越南人想到二千年初另一件越南人的反共壯舉。那一年元旦日,一名美籍越南人董力(Ly Tong)在邁阿密西南方的塔米亞機場,以二百四十元租了一架西斯納172型的小飛機,巧妙地避開雷達監測,低空飛過佛羅裡達海峽抵達古巴哈瓦那市上空,投下大量反共傳單,呼吁古巴人奮起反共抗暴。古巴共產黨的米格戰機立即昇空截擊,美國空軍也立即以F16戰機昇空監督保護,幸好雙方沒有開火,使董力順利飛回邁阿密。

   當年五十一歲的董力,也是前越南空軍飛官,越戰期間並與越南空軍作戰,屢建戰功,他的英勇表現,被譽為「越南的OO七」。一九七五年越南淪共前夕,他不甘越共的「解放」,昇空掃射越共解放軍,被越共戰機擊落俘虜,囚禁五年後,他伺機從囚禁他的叢林監獄中赤腳逃出,抵達自由地區後,於一九八四年抵達美國,取得居留。但他心有不甘,一九九二年他在曼谷劫持了一架越南航空公司的班機飛抵西貢市上空,散發反共傳單,呼吁越南人以罷工示威建立一個獨立、自由的越南,消滅共產政權,殺絕共產黨徒。傳單散發完之後,他命航機低飛,然後跳傘逃生,不料落入越共手中被監禁,直到一九九八年,他與另外五千二百十九名政治良心犯一同因國際壓力被釋放。董力立即返回美國,申請入籍成為美國公民。

   董力二千年元旦在古巴領空散發傳單後表示,那一天是古巴共產政權成立四十一週年,他因痛恨共產黨,因此在傳單上寫著:「古巴共產黨仍在繼續其死亡的掙扎,卡斯楚這個老恐龍與他的追隨者頑固對抗人類的進化,實在可惡!」

   董力告訴邁阿密的前鋒報記者,他花了好幾個月計劃此次行動,租飛機時他沒有向飛機公司透露他的行動。

   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對董力的表現深為不滿,因為他差一點引發了美國與古巴的軍事危機,不當改變美國與古巴兩岸現狀。但他們並沒有依法對董力懲處,事情也就不了了之,畢竟美國是一個反共的國家。

   李東、董力的表現,只是美國越南裔人士許許多多反共行動的一部分。過去三十多年來,越南人反共行動此起彼伏、永不息止。一九九九年,洛杉磯越人社區——小西貢市,有一名左傾親共的越南人陳文莊。他在他開的錄音帶店內,懸掛越共頭目胡志明畫像及一面黃星紅旗,門口並插了一幅鐮刀斧頭的越共黨旗(也是中共黨旗)。小西貢市的越南人發現後,先上門責罵抗議,最後有二萬人集結在錄音帶店門前示威,左傾親共的陳文莊走出店門察看,被激動的越南人沖上去拳打腳踢,把他打倒在地,幸虧洛杉磯的「美帝警察」趕到制止才不致產生不幸。但示威的群眾並不散去,堅持了兩個多月,最後警方透過法院判決,依公共危險罪命陳文莊把錄音帶店關掉離開,事件才告寢息。

   二OO四年六月三十日,越共政權派出一個高層訪美團到洛杉磯,在越南舊政權的副總統阮高褀牽引下,計劃到小西貢市來化解越南人仇共、反共的心結。不料引起「小西貢」九萬越南人強烈反對,聲勢洶洶,他們透過越南裔的眾議員與當地的市議員提案,把小西貢構建成「非共產黨區」,嚴禁一切共產黨人及左傾親共人入內,否則一九九九年的反錄音帶店懸旗的暴亂會再度發生,使警方人員疲於奔命,耗費太多人力財力。

   越棉寮人辦的報紙主編馬昭君說,O四年六月三十日是越南淪共第廿九週年,是祖國赤化的國恥日。在國恥日歡迎越共高層官員,對他們是嚴重的侮辱與挑戰,非反對不可。因此,越共訪美幹部不敢進入越南人社區,阮高褀也因此面目無光。

   到了二OO五年六月十九日,越共總理潘文凱帶了一個有二百餘共幹的訪問團來美國,除了想與美國改善關係,還向波音公司買四架波音七八七廣體客機。同時與微軟總裁比爾﹒蓋茨見面,爭取他到越南投資。之後還到華府白宮與布殊總統會晤。

   沒有想到,潘文凱等二百多名共幹乘飛機降落西雅圖,立即遭到逾千越南人在機場出口處示威抗議,高叫「共產黨人滾回去」、「這裡不歡迎你們!」之後,示威群眾跟到潘文凱等人下榻的旅館再示威,嚇得二百多名共幹不敢走出旅館大門。而越裔的大學教授、社區領袖向當地報界指責「越共政權侵犯人權,剝奪越南同胞自由民主權利」。

   潘文凱對越僑的反應表示意外,他舉行記者會宣佈:越共政權在宗教自由與人權法治上大有改善,歡迎大家回去看看,而此刻越南經濟起飛,國家建設進步,與過去大不相同。但越南人表示這一切都是宣傳,與他們所知道的實況不符。

   果然,潘文凱帶領的訪美團到達華府,已有逾萬越南人集結在白宮前面示威抗議。他們高舉前越南國旗,燒毀胡志明的像,並以越文標明他是罪魁禍首,是越南歷史上的大屠夫。

   潘文凱的模樣比中共的所謂「外交部長」李肇星和善,也比唐家璇可親,但越南人並不妥協,一連多天集結在白宮門前示威,痛斥越共禍國。

   二OO六年四月三十日,在美國南部有逾千越裔人士在德州大學阿靈頓分校示威,抗議該校在校內大禮堂懸掛越共的黃星紅旗。他們高舉前越南國旗向該校校長說,越共的黃星紅旗是一面染滿越南人民鮮血的「血旗」,不是越南國旗,對越南人來說,越共的黃星紅旗就是美國猶太人眼中的納粹蜘蛛紋旗。

   阿靈頓市議會曾經在二OO三年以九比O票通過一項決議,認同前越南國旗代表越南人,懸掛黃星紅旗違反民意,應該卸下,阿靈頓分校只好把越共旗扯了下來。

   相對於越南華人,情況就完全不同。想當年越南「解放」,針對南方富有的越人、華人展開清算鬥爭、抄家共產的行動,迫使他們遷去所謂新經濟區,否則拿出二千到三千美元或十兩黃金買一個船位,才讓他們離境出海逃亡。

   貧窮的華人更慘,有十六萬人被驅趕到中越邊界,迫他們入中國大陸。而中國大陸是一個比越南更恐怖的共產黨地區,再加上有「人民解放軍」把守,對難民凶神惡煞,不准他們入境,那種彷徨,至今在美國的越南華人仍難忘懷,但是他們與越南人的表現比較,就完全不同。實際上,國際共產集團國家中,歐洲的共產黨比亞洲的共產黨溫和,而亞洲的共產黨人中越南共產黨又比中共、柬共、寮共、韓共表現寬鬆。從殘民苛政的角度看,中共比柬共、韓共厲害許多,尤其是毛江時代的共產黨政權,其惡毒、凶殘,古今中外罕見。越南華裔難民中,很大一部分曾經有三次逃「赤難」的經驗,第一次是一九四九年的中國大陸淪共,第二次是北越赤化,第三次是南越「解放」。

   大陸淪共後,不少華人從中越邊界逃到北越;北越被「解放」他們又逃到南越定居;等到南越被「解放」,他們再逃亡。可以說,越南華人受共產禍害的次數之多、受共產禍害的程度之深,更甚於越南人,但他們的表現則遠遠不及越南人。

   八O年代逃來美國的越南華人張偉良,在一九八二年三月五日在紐約華人舉辦的座談會上痛斥中、越共禍國殃民罪行。他引用前越南總理阮文祿的話來證明,共產黨人高叫的和平統一就是把他們的苛暴統治引伸到全世界自由地區,完成他們的世界革命。

   不到三十年,張偉良帶著一批越南難民歡迎中共幹部到他的「美東越棉寮華僑敬老互助中心」訪問,並向共幹說:「希望祖國早日和平統一。」

   張偉良的轉變引起親中共傳媒記者質疑:「你們從前反共,為什麼今日會有這樣大的改變?」張偉良面不改容的回答說:「我們從前反共是反對貧窮、落後、極權的共產主義。但是,今日很多人回去中國大陸,發現大陸經濟那麼發達,人民生活那麼安定,跟我們在美國的生活區別不大,令我們感到大陸的共產主義不一樣,因此決定投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