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杨佳案戳破奥运自信泡沫]
刘晓波文选
·禁书与出版垄断
·老左喻权域的野蛮和癫狂
·软禁中的政治家赵紫阳——读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保护私产和社会公正——有感于新老左派反对《物权法》
·看温家宝 想赵紫阳
·温家宝回避赵紫阳 记者会文字稿被删
·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
·《物权法》争论背后的政治较量
·独裁制度对人的道德谋杀
·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物权法》对民权扩张的意义
·为王小波去世十周年而作
·温家宝“融冰”仅是表象
·叶利钦——极权帝国的终结者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六四十八周年祭
·政治奥运在北京
·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大陆媒体久违的赵紫阳照片
·有感于著名作家胡发云支持四十人建议书
·今日中国毛派的处境
·我看薛涌与《南方都市报》的决裂
·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昨日丧家狗 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焦虑
·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政治奥运,腐败奥运!
·我看《读书》前主编汪晖的愤怒
·毛泽东仰望斯大林的媚态
·被民族主义狼奶毒化的中国愤青
·面对“袈裟革命”的中共政权
·责任伦理让勇气升华——为《张思之先生诞辰八十周年暨执业五十周年庆贺文集》而作
·十七大前的道德净化运动
·爆发户中国仍然一无所有
·尼采的天才与狂妄——狱中读《尼采传》
·从习近平、李克强的跃升看中共接班人机制
·为什么自由世界敦促独裁中共干预缅甸
·新教伦理创造出世俗奇迹——狱中读韦伯笔记
·十七大与党魁权威的衰落----评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报告
·我蔑视这个老大政权
·包包,我们爱你!——为包遵信先生送行
·理性的荒谬及其杀人——狱中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劳教,早该被废除的恶法——坚决支持茅于轼、贺卫方等人废止劳教制度的公民建议
·另一种更深沉的父女情
·独裁中共对自由西方的灵活应对
·中国农民的土地宣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我看反右之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
·面对权力暴虐的下跪
·杨帆教授又拿国家安全说事儿了
·赵紫阳亡灵:不准悼念和禁忌松动
·中共的年龄划线与黔驴技穷
·奥运,中共的最大面子
·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
·毛泽东为什么由鸣放转向反右——我看反右之二
·奥运年与喻华峰获释
·垄断“救灾” 正是独裁之灾
·坏制度与“好总理”
·当代文字狱与民间舆论救济
·胡温政权的画饼民主
·黑暗权力的颠狂——有感于腾彪被绑架
·西藏危机是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
·章伯钧的幻觉与毛泽东的阴谋
·胡温又一场“政治改革秀”
·汉人无自由,藏人无自治
·当选的马英九还敢向中共打民主牌吗?
·迎风而立的王千源
·我看中共开启谈判大门
·不同于爱国颠狂的另一种民意
·“抵制家乐福”变成大陆网络的禁忌——写于世界新闻自由日
·大地震中的民间之光
·今天国旗降下,哪一天国旗再降
·孩子 · 母亲 · 春天──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写给王元化先生的在天之灵
·从野草到荒原—“2008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答谢辞
·民间问责VS官权的歌功颂德
·韩寒评“大师”已经很客气了
·当搜救犬也成为英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佳案戳破奥运自信泡沫

   来源:BBC
   当中国媒体赞扬北京奥运如何开放、中国人如何自信之时,当中国媒体大量引用外国媒体的赞美词之时,因奥运而被迫拖后的"杨佳袭警案"再次成为舆论焦点:杨佳案能否得到公开公正的审理,无疑是检验中国的政治开明度和政权自信度的标志。
   
   上海警方没有给杨佳"一个公正的说法",杨佳就以暴力给了上海警方"一个复仇的说法",惨案过后,公众期待中国司法能给杨佳案一个公正。而官方如若要改变警察在民意中的恶劣形象,消除民众对司法机关的不信任,唯有在杨佳案的审理中做到透明和公正,满足庭审直播的民意期待。
   

   一句话,杨佳案的真相比量刑更重要。
   
   然而,杨佳案的开庭及宣判却与公共期待完全相反,8月26日的开庭,9月1日的死刑判决,公众看不到丝毫公开公正的司法,反而是草木皆兵的黑箱操作,空前严格的保安措施,不准媒体采访,谢绝市民旁听,封锁网络讨论,甚至连杨佳的家人都无踪影。
   
   奥运前多起震撼性血案凸显出来的中国社会暴戾之气,并不会被半个月的奥运"和谐"掉,也不会被金牌老大的成绩遮蔽。现在,上海官权对杨佳案的秘密审判,只能成倍地放大了这种暴戾气氛,因为,这种暴戾之气的主要根源,不是来自民间的暴力偏好,而是来自官权的暴虐统治。只要中共政权仍然信奉暴力专政的统治方式,滥用警力和司法不公也就成为必然,类似杨佳案的民间暴力反抗和把杨佳视为"大侠"或"英雄"的民间逆反也就不可避免。
   
   在党主司法的中国,除了来自北京的指令,再无其他力量能够阻止上海当局以秘密审判来尽快了结杨佳案。奥运大戏开幕前,中共高层阻止了上海当局迅速了结杨佳案的企图,将原本要在7月29日的开庭推迟到奥运落幕之后。但这种开庭时间推迟的决定,仅仅是胡温中央基于平安奥运的权宜之计,一旦奥运大戏落幕,中共高层便不再约束上海当局,任由其罔顾基本的程序正义和民意对司法公正的期待,使司法公正再次成为党国利益的牺牲品,使关注此案的公共期待完全落空。
   
   然而,胡温中央对上海当局的黑箱操作的庇护,并不能平息公共舆论对此案的穷追猛打,反而会让杨佳在民意中的英雄形象继续发酵,民间发泄不满的方式,很可能演变为每年祭奠杨佳。即便依靠时间的流逝,可以让关于杨佳案的公共舆论渐渐消失,但中国司法所遭遇的信任危机,不但无法挽回,而且只能加深,"仇官"和"仇警"的民间情绪也会不断上升,而仇恨是产生暴力的最肥沃土壤。
   
   如此秘密的审判和宣判,显然是上海官权公器私用、私吞了杨佳案真相。也说明中共高层的官官相护,其内在虚弱并未因奥运的"空前成功"而有所缓解,奥运所显示的"大国自信"不过是虚华的泡沫。这泡沫之极端脆弱,甚至经不起杨佳案的考验。如果说,杨佳杀警的利刃戳破了和谐神话;那么,秘审杨佳案的针尖就戳破了北京奥运吹起来的自信泡沫。
   
   
   --------------------------------------------------------------------------------
   
   本栏发表的纯属学者专家自己的意见,并不代表BBC的立场。欢迎就本文的观点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司法公正在中国似乎只有国民党时期似乎有过一段时间!因为那时候允许共产党对国民党说三道四,也允许新闻媒体自由报道!
   
   现在的中国,走回头路啊?!你巩固了自己的统治,却让中华一直倒退!好好想想吧?!没有制约没有监督的政党你怎么会又司法公正?!
   
   党对老百姓不公开就是对人民的一种不信任!老百姓怎么能对你去信任呢?!!?
   
   你又要说中国需要和平稳定,但是,如果动乱2年或者牺牲几万人能换来子孙的万代幸福而脱离那黑暗的司法统治!我看对整个历史来说是值得的。
   老枪, 中国人
   
   
   扬佳确实是中国历史,特别是几千年一以贯之暴政历史下的水浒英雄,他是林冲、鲁达、李逵,在该出手时,草莽们出手。他们的出手是无奈的,但是又是决绝的,没有回头的。统治者必定以十倍的疯狂进行报复。所以,上海,这个中国最糜烂的城市必然要淹没试图反抗暴政的星星之火。但是火不可能被扑灭,如果统治者不改弦更张,火终将成燎原之势。
   LUZONGXIAN, China/Nanjing/
   
   、
   
   在现实的社会,我所看到的是老百姓不断的上访,他们为自己最起码的权利漫长的奔波和忍耐,理解是我们老百姓的善良,我很默然,因为我看不到一点曙光.
   社稷, 中国.河北.张家口
   
   
   杨佳是真正的人民英雄,他用自己的血性唤醒懦弱的民众,历史将证明杨佳的鲜血不会白流.民主和自由是要经过流血和奋斗才得到的,但愿有一天民主自由之光将照遍中国大地!
   
   杀了一个杨佳,会有千千万万个杨佳站出来,总有一天,共党会玩完,老百姓会自由。
   
   
   匿名
   
   
   
   所谓"敏感"问题,比如杨佳一案,所以"敏感",是因为不能碰,就如医学上说的脓肿,看起来红,大,热,闪闪发亮,一碰就溃破,脓水四流,臭气熏天!一切不敢公开的事件,都有一个特征:黑,臭,见不得阳光。
   余怀谦, Hangzhou China
   
   
   
   如果连制定法律的人和执行法律的人都不遵守法律,那么,法律真的就成了统治阶级统治人民的工具;只有高层\官员\执法者带头遵守法律,法律才能是最公平的保障;而一旦在法律面前有了特权阶层,法律必然丧失其权威.一旦特权阶层在玩弄法律,那么做为平民,只有采取杨佳式的反抗了^
   王老粗, zhongguo
   
   
   
   任何事情都有他的必然性,这件事绝不是偶然,希望中国政府把司法与媒体透明化。
   狼图腾, 中国北京
   
   现在的中国真的是无法无天了。权力大于法律,人治猛于法治。这还得了!国家浑作一团,还谈什么"公信力"?!这种政府不亡才怪呢。失去人民的信任和支持,这个政府和它制定的法律还有威信吗?尽管自己不是法律工作者,但我以前从中共媒体上获知,只有涉及国家安全的案子才可秘密审判。难道杨佳袭警案涉及国家机密?杨佳是跨国间谍?他掌握了大量的国家绝密文件?中国的法律是,你要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只要你握有一定的权力。这真是惊世的"特色"!令人哭笑不得!外国人还敢到你这里来投资、打官司?一不小心就要栽进去,而不能自拔。毙了一个杨佳不要紧,今后怎么办?各地方的法院要效仿上海的,可以预见,未来中国又将成为冤假错案的现代化工厂,其产量将创吉尼斯纪录。苦的是百姓。可怜的二等公民--中国人!中国智叟
   ZhaoXq, Shanghai, China
   
   杨佳的结果并不意外,但是审判过程黑箱操作实在过分,对杨佳的不公,就是对全体中国人的不公!
   司法严重不公!, 中国浙江
   
   我也关注这一点事,结果,受这一过程教育,我突然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由赞同警方尽快办个手续枪毙Y-J,变成了对"上海警方"的憎恨、对"上海法院"的恶心、上海检察院的质疑,对暴政和专制的咒骂。7月1日前我是良民,9月1日后,我竟变成了有如此心态的"暴民"了。
   匿名
   
   
   用钱堆起来的金牌与司法之间的共同点是;专制可以滥用纳税人的钱,搜刮民脂民膏,金牌和奥运会花费了中国人民多少钱?!同样,专制对司法而言,把它玩弄于股掌,也是小菜一碟.
   华东, 中国江西
   
   不要指望一个没有反对党制衡的一党专政的政权会司法公正,透明。自己监管自己不可能有公正,这根本就违反人的天性和科学规律。
   李寰, 大陆
   
   呐喊没有什么用了,向土匪、黑社会要权力要权利只是做白日梦,只有用血才能唤起珍贵的自由!
   土匪,
   
   
   这是中国媒体最阴暗的一段历史,是中国言论自由状况的真实写照,是奥运盛况下的一个黑色注脚
   老威, 中国 北京
   
   
   刘晓波,你老能把这个也和奥运会联系起来实在是太高了。高的让人觉得像非人类了。 什么都和奥运会联系起来,你老掰的不累,可我们看得烦阿。
   zhangxw, shanghai
   
   
   杨佳是真正的人民英雄,他用自己的血性唤醒懦弱的民众,历史将证明杨佳的鲜血不会白流.民主和自由是要经过流血和奋斗才得到的,但愿有一天民主自由之光将照遍中国大地!
   黄彦淇, 中国大陆
   
   
   这在中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别以为天天喊和谐的那帮决策者能从一个小小的沙警案上能那么前瞻的看问题。所谓的司法公正对他们来说不光是口号,更是梦魇,试想中国那么多的不公正,要在杨佳的个案上找出公正,他们会认为要天下大乱了的。别想司法公正这几个字吧,那比知道是哪辈子的事情了。
   匿名
   
   
   同意作者的大部分观点,但不是很同意"仇恨是产生暴力的最肥沃土壤"这一说法。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之所以产生以暴制暴是因为这样做能满足人的原始的正义感。这种原始的正义感演变为杀戮则是因为没有最起码的公正的司法公正。
   
   如果中国司法不独立的话,这类事件还会发生。考察过社会秘密组织产生的社会条件的人一定会赞同,中国目前的社会不公正引发的社会冲突,已逐渐向晚清后期出现的组织化方向发展。
   fogiven, 中国/云南/
   
   
   这个国家,政府专制,人民愚昧,用劣等形容还是比较恰当的
   ase,
   
   
   凡体面的游人,似乎有上海警方较之其它地区警方文明的印象;凡不够体面的底层群众或与政府有利益纠纷的民众,才真正了解警方的原形。警方的两面特征反应了政府对民众的基本态度,即面子要美,里子要黑。如果真有文明基础和法治精神,哪能有今天杨佳一案如此无法、无耻、无畏的拙劣表演?
   潘娜珍,
   
   
   
   我们已没有了最起码的权利,可是我们还要付出很多强加的义务,百年来多少人用生命换来的却是更加的腐败和欺辱!没有了信仰只有对金钱和权利的追求,而仅有尊严的人最后也要用生命来捍卫,也许只有在上帝面前才能找到真正的自我!
   xudong, 中国 上海
   
   
   大陆的司法和新闻媒体缺乏透明度,对平民来说没有公平公正。
   张欣墨, 大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