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万法皆从自性生]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万法皆从自性生

   万法皆从自性生

   一心物一元的道体,于人而言即自性。尽管认知有差异,但对于自性,古今中外一切“高人”和真理度较高的学说,都是能证入的。故金刚经讲:“一切圣贤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对自性的认证,儒家比较偏向于阳的、动的一面,如 “维天之命,于穆不已”、“天行健”、“至诚无息”、生生不息曰易、天地有大生广生之德等,兼具“生生之理”、“生生之德”、“生生之美”。梁漱溟认为充盈孔学和宇宙的最基本的精神就是“生”:

   “这一个‘生’字是孔学最重要的观念,知道这个就可以知道所有孔家的话。孔家没有别的,就是要顺着自然道理,顶活泼顶流畅的去生发。他认为宇宙总是向前生发的,万物欲生,即任其生,不加造作必能与宇宙契合,使全宇宙充满了生意春气。”(见《梁漱溟全集》)

   梁漱溟还引证了许多儒家典籍中关于“生”字的语句,来说明儒家对“生”意的重视。如“生生之谓易”,“天地之大德曰生”,“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等等。他断言,儒家和佛家的根本不同即在与“生”与“无生”的对立。

   道家和佛家对道体的体认则比较偏向于阴的、静的一面。我对黎文生君“释氏或偏重于此‘抽象的本体’(佛性),在根源处有失体用不二的中庸”之言特别赞赏,原因正在于此。说佛教割裂体用,将本体与现象打成二截,“过”了,但说它“在根源处有失体用不二的中庸”,则颇为允当。

   二说道家对道体的体认偏向于阴的、静的一面,还好理解,容易取得认同;佛教有大中小乘之异,大乘中又有始教、终教、顿教、圆教之别,小乘教与始教、终教、顿教、圆教等诸教中又有大量不同门派,对道体的理解,同中有异。说佛家道体偏向于阴的、静的一面,是概乎言之,并不尽然。有些佛教宗派在“理”上相当中庸圆融,例如禅宗。

   一些门外汉爱以慧能“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一偈阐解禅理,不知此偈虽对自性有所领悟,尚非究竟。仅限于此,便滞“空寂”,易堕于一切法空的断灭见。因此偈虽已悟本心空寂無相,尚未彻悟自性緣生萬法的功能,未契真空妙有本为一味之理,故洞山禅师严厉指出:

   “直饶六祖当年说得本来无一物的偈子,其实仍然没有资格消受那装佛钵的布袋子。”

   五祖夜召慧能为说《金刚经》。当慧能听后说出“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这段话头,才是真正彻悟了万法根本之自性。

   自性本不生灭与能生万法,正是一体的两面,正表体用一如。缺一,自性就是不圆满的。后人误执不生与能生为冲突和矛盾,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金刚经》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应无所住”是讲自性之体,“生其心”是讲自性之用,同样,慧能所说不生不灭是明自性之体,能生万法乃表自性之用。

   “自性能生万法”的“万法”是指有为法,泛指一切由因缘和合所造作的现象,宇宙万事万物和众生,包括人的肉体与意识(即五蕴、六根和六识),乃至宇宙本身,都属于有为法,又称生灭法,因为有为法具有生、住、异、灭之四相(四种基本特征)。“万法”是法相,自性是法性,是无为法,“无为法”无为而无不为,无为是其体,“无不为”是其用。

   (“无为”与“无不为”,一体两面,不分体用。以“无为”为体、“无不为”为用,不确。因为“纯无为”之体,不可能产生“无不为”之用,如此表述,必然导致“空寂”或“虚静”的结果----这正是佛道的根本性之偏,虽讲体用一如,难免重体轻用。更“严格”的说法应为:无为与无不为是本体的两种性能和德用。兹辨深微,唯俟实证)。

   自性具有常乐我净四德相,自性的常乐我净,是超越世间无常与常、苦与乐、空与有、脏与净等概念的真常、真乐、真我、真净。例如,“何期自性本自清净”,这个“清净”,是非净非垢的至净(关于至净,详见枭文《良知三论》第六节“至净非净”)。

   慧能对以五个“何期”描述自性特征,以“何期自性能生万法”最为重要,也最具“中国特色”。曹植有句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个“根”借来形容自性(在生命为本性、在宇宙为本体),最合适不过了。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皆同此“根”,尽虚空遍法界一切众生和万物都是同这个“根”生的呀。

   当然对“自性能生万法”的“生”字,不可作庸俗化的理解,与母生子戓神造人的“生”法不同。“自性能生万法”,意为自性“活力生机”无限无已,显现为万法、作用于万法,万法皆为自性所显化和执持,无一“法”存在于自性之外。

   三儒家认为,本体(自性)兼具“不生不灭”与“生生不已”两种德用。王夫子曰:“天地之德不易,而天地之化日新。”不易,不灭也,日新,生生不已也。在大良知学中,良知(自性)是心物一元、阳阴一体、动静一如、空有无别的,也就是说,它非心非物、非阳非阴、非动非静、非空非有,却又兼具心物、阳阴、动静、空有两方面的性质。

   同时,阳性和动性即生生、刚健、亨畅、升进、炤明等等德用功能,在自性中占主导地位,正如熊十力在谈到生命与心灵的性质时所说:

   “余以为同有生生、刚健、亨畅、升进、炤明等等德用。生生,言其大生广生,常舍故创新,无穷无尽也。刚健,言其恒守至健而不可改易也,故能斡运乎物质中,终不为物所困。亨畅,言其和畅开通、无有郁滞也。升进,言其破物质之锢闭,而健以进进不坠退故,俗云向上是也。炤明,言其本无迷暗性,《易》云‘大明’,是乃最高智慧与道德之源泉也。如上诸德用,皆是生命、心灵所法尔本有,而不可诘其所由然者。惟人独能努力实现生命、心灵之一切德用,此人道所以尊也。然人与万物本为一体,人乃万物发展之最高级,则人之成功即万物之成功已。”

   这里所说的生命与心灵,与自性同义。熊十力认为,自性的这些性质和德用,使它必然成为人类生命和宇宙大生命的主体方面,成为宇宙生命运动和人类生活实践的主体和依靠力量。

   四在“理”上,禅宗与佛教的另一些大乘派别如圆教(禅宗属顿教),对自性的认证已与儒家本性论(即本体论)非常接近,不过在“事相”和作用上,仍偏向空寂戓出世,有失圆融。

   例如,禅师们知道“触目菩提”,见到政治就不“菩提”了;知道担柴砍柴无非妙用,却不知制度建设、“道援天下”,也无非自性本体之妙用也。又如佛教华严宗,强调理事无碍、事事无碍,但多数佛徒谈到俗理、碰到俗事,马上就滞碍不通了,特别是对政治之“理”、制度之“事”,更是避而远之,“出门俱有碍,谁谓佛道宽”哉(当然了,这是出世法的特点,不宜深责和苛求也。这里是就事论事。)

   其实体用一如,全体必有大用,用大始为体全。如果“用”上不够大,有匮缺,“体”必然欠“全”也(兹辨微妙之至,非彻证自性者难以理解)。佛教大乘对自性的认证与东海儒家虽非常接近,纵究差了一点。真如(“无生法忍”)本与良如一样也是生生之德无极限、生机勃勃不容已的,但从“空门”、“虚门”证入,必然出偏,终不如儒家从“生门”而入、能得道体之全。

   在大良知学中,自性良知即是人之真身、法身,格致正诚齐治平,都可以作为修身的方法和途径,大本一立(即“立乎其大者”)任何一门,皆可深入,从物上、事上、身上、心上去修,修到高处,都可以修成良知佛。这才是真正的理事无碍、事事无碍,这才是真正的绝顶的圆融啊。2008-9-19东海老人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