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东海一枭(余樟法)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跟于东海老人《焦国标,你住嘴!》帖后)

   宋大琦

   按他们的原理,彼西人之道德存在乃是信仰上帝的结果,但这信仰却不是被感化,把耶稣的圣人人格作为自己的榜样,而是被监控的结果。(事实上东正教也有许多温情脉脉感化的成分比重,见陀思妥耶夫斯基著作便知,不过现在的教徒谈的不是这个)。

   这样他们的道德便是一种他律道德,一种外在的道德律令,之所以这个律令管用,是因为神的力量是无所不在的,——他能管得住!此则,善行的动机不是善念,而是对罪与罚的惧怕。

   如果上帝管不住?或者上帝死了,一切都奔溃!所以现在欧洲怪案甚多,其怪在于这些案子不是贪财好利的一般人性弱点结果,而是完全的否定性——不是过或不及,而是完全的反面。比如父亲囚奸女儿,比如‘’‘’不忍书的很多事情。我相信,当事人心里很可能无愧疚,因为监督者不在了,律令也就不在了。

   故道德的存在以自我愚昧为保障前提。。我本身并不完全反对基督教,应该承认它在那个时代维系制度人心的作用。无论这个作用的前提是因迷信还是欺骗,它的结果主要是正面的,它使礼乐得意存在,使人们别于禽兽。我只是想指出他的局限性,因为它必须以全能的上帝的假设为前提,前提越大,危险越大,一旦前提不存在,依赖它的一切也便不存在。这就是科学杀死上帝后西方人兽性爆发的原因。

   何况,全能上帝的假设本身问题也很多,比如以上帝的名义作恶,因为一切都是上帝的意志,个人是不必负责的,尤其是对异教徒的暴行。

   以此假设作为礼乐的保障,是蒙昧阶段的产物,也只适用于蒙昧,用马克思的话来说,就是唯心的迷信。它经不起认识的考验,在这个时代,它必须被替换了。

   能承担起时代使命的只有圣学!在世界主要文明类型中,只有圣学的礼乐奠基于人心,奠基于事实。真理有时的确不如谎言动听,但它永远经的起考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