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愿我儒生如孔雀]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愿我儒生如孔雀

   愿我儒生如孔雀

   宋明一些理学家戒门人读佛经,古今一些佛门大师也禁止佛徒研究外道之学,是被我视为一种思想上的狭隘和不自信的。儒学乃是“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裁成天地之道,辅相万物之宜”(《易》)、“参赞天地之化育”(《中庸》)的真知大道,对于各种异端外道之学,不仅不用防范,还应主动对世出世间各种学说汲精取华,作我之用。

   故尚生要考中国哲学研究生,我十分赞同。有友人在新浪东海草堂表示反对曰:“既拜東海為師,攷研爲了什麽?騎牛覓牛,騎驢覓驢。大學教授中做妾婦之態者眾,明師難求。尚庸君既得梟兄一師,自儅努力消除習氣,返照自己,見賢思齊,又何苦鑽此牛角尖。”

   东海曰:此言不当。东海与尚庸师生关系,目前仅局限于虚拟空间,传道解惑,颇多不便,偶予指点,既不系统,也难深入。考研深造,博学诸家,对于更深入全面的把握儒学、证入良知,对于更好地弘宣儒学,自有裨益。

   如果尚生及其它学子、学者真的于吾道有得,得了真实受用,就不会为其它学说所迷、直把他乡作故乡(古人云:道在险夷随地乐,这就是真实受用。用现代人的话,可以说是:灵魂找到了自己的家)。初入门者思想上、信仰上立脚不稳、见理欠真,或难免被牵了鼻子走。但“防范”之道要从东海自身去找,是我要尽量将吾道的圆真高妙开示给学生、学者看,而不是“关门训徒”、因噎废食。

   般若经上说,诸佛菩萨之智慧炽盛如大火炬,无论什么丢进去,都会化为一片光明。又云:狮子跳过处 犬跳则毙命,孔雀食毒艳,鸡食则死亡。意谓菩萨对于各种世间法出世间法、佛法与外道等一切法门都能深入,愈深入,智慧愈广,如孔雀食毒,食得越多羽毛越艳丽。

   岂可儒者不如佛徒?何况许多世间法,对儒家而言,乃有益之学、大补之药也。对于它们,既要明辨其不足,又要以之作我之工具、为我所用。

   程朱辟佛,虽有其狭隘处,亦当时时势使然。程明道曰:

   “儒者其卒多入异教,其志非愿也,其势自然如此。盖智穷力屈,欲休来,又知得未安稳,休不得,故见人有一道理,其势须从之。譬之行一大道,坦然无阻,则更不由径,只为前面逢着山,逢着水,行不得,有窒碍,则见一邪径,欣然从之。儒者之所以必有窒碍者,何也?只为不致知。知至至之,则自无事可夺。今夫有人处于异乡,元无安处,则言某处安,某处不安,须就安处。若己有家,人言他人家为安,己必不肯就彼。故儒者而卒归异教者,只为于己道实无所得,虽曰闻道,终不曾实有之。”

   程明道对当时士子纷纷入佛耽禅的现象进行分析,指出“儒者而卒归异教”的内在原因,乃是“只为于己道实无所得”,可谓一针见血,置之今日,仍大有现实意义。

   “知至至之,则自无事可夺”。见理不真,自信不足,不识自家宝藏,故为他人所欺。例如,那些为了外在的、一时的、各种形式的利益而拜入基督门下者姑且不论,一些知识分子对于上帝和《圣经》其实也是半信半疑,但经不起他人的“拉拢”,拜倒上帝脚下。这就是缺乏正见和定力的表现。对于此辈,强留何益?如有东海儒者因故被佛道等信仰“牵”了去,则有何妨?佛道两家对外在的政治制度、物质环境关注度不足,于个人也是能得真实受用的。2008-9-7东海老人(《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