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东海一枭(余樟法)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一

   友人赠来张远山的《庄子奥义》一书,供我学习。作者“自许古今庄周第一知已”,该书封面“打两千年学术最大的假,打假对象:两千年专制庙堂以及儒家官学”云云。略览一过,不禁失笑。

   

   作者批孔批儒,论庄论道,尽是似是而非之谈,不仅于孔学、儒家为门外汉,于庄学也未窥堂奥。在识者眼里,《庄子奥义》一书谁也打不倒,唯一打倒的是作者自己。兹略挑数段略予评析吧。

   

   二

   张远山曰:“孔子、庄子的价值观天然对立,对“成心”的定义,以及对十字金言究属“师心”还是“师道”的判断,也截然相反:维护宗法伦理的孔子认为,人与人天然不平等,维护君臣纲常才是师道卫道;居下位者(如颜回)欲与居上位者(如卫君)人格平等,是自师成心、违背天道的人格自我膨胀。反对宗法伦理的庄子则认为,人与人天然平等,颠覆三纲六纪才是师道卫道;居上位者(如卫君)自居人格高于居下位者(如颜回),才是自师成心、违背天道的人格自我膨胀。”(《庄子奥义》p150)

   

   短短一段话,问题重重,兹从三个方面予以批驳。

   

   其一、孔子、庄子的价值观不同是显然的,但儒道两家同宗易经,有异也有同,有很多相通的地方,并不“天然对立”。例如,《庄子奥义》中提及道家前辈子华子的“人生四境”(吕览-贵生),与儒家生死观就几乎完全一致。

   

   子华子曰“全生为上,亏生次之,死次之,迫生为下。”张远山解析:至境“全生”:保身葆德,二谛圆融;身心兼养,觉行圆满。次境“亏生”:身亏德全,德亏身全;身心偏养,顾此失彼。再次“丧生”:身既不保,心失寓所;身死心灭,德不复葆。末境“迫生”:身虽得保,心失真德;身存心死,伪德入僭。

   

   这几句解析大致不错,但不够中肯。考子华子之语,“亏生”仅指“身亏德全”,不包括“德亏身全”。“迫生”才指“德亏身全”。

   

   对于人生,儒家也一样追求身、德俱全的“全生”,在面临“亏生”、死的境况下争取保身,但坚决拒绝“迫生”。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为了避免“迫生”,宁愿成仁取义、临危一死!

   

   其二、儒家认为,本性上人人平等,人人皆可以为尧舜。居下位者与居上位者人格平等正是儒家思想的精义和追求,历代大儒大多以道自任、当仁不让,“人格自我膨胀”得厉害。君君臣臣,君不君,臣就可以不臣,可以辞职,可以抗争,甚至可以“打倒”、诛杀!

   

   君主专制事实上确是不平等的。然复须知,在相当长的历史时间段内,开明的君主专制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合法性,“维护宗法伦理”、“维护君臣伦理”作为一种次优选择,有其必要。这是一种历史的“权道”,是孔子时历史现实有限度的尊重。

   

   其三、孔子的宗法伦理、君臣伦理并非形成于汉代的“三纲六纪”,而是 “君使臣以礼,臣侍君以忠”、“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要求君要有君的样子、臣要有臣的样子、父要有君的样子、子要有子的样子,双方都要依照礼的要求去做。这与明清以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专制邪说根本不是一回事。

   

   所谓“三纲六纪”,三纲指: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六纪即:诸父有善,诸舅有义,族人有序,昆弟有亲,师长有尊,朋友有旧。用现代标准衡量,“三纲”有违平等之义,“六纪”则未必。陈寅恪先生甚呈认为中国的“三纲六纪”包蕴着近代之自由独立思想呢。张寅彭在《“三纲六纪”与独立自由意志——试释陈寅恪先生的思路》一文中写道:

   

   “以君臣之纲为例,一般都解作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专制之义,已为常人所熟知;而陈氏则从臣属一面立论:“君为李煜亦期之以刘秀”(《挽词序》),强调了臣下反施于君主的自主意识。这种自主意识不论明君治下的贤臣(如唐太宗时的魏征),或昏君治下的忠臣(如楚怀王时的屈原),乃至亡国之君无所治下的孤臣(如南宋祥兴时的陆秀夫),都是存在的。他们既谨守臣道,又能不服从具体君王的具体意志,表现出彼一历史时期存在的同样极可宝贵的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这就是将君纲作为一种抽象的常理、位分对待的结果。这在实际政治中虽多表现为悲剧而不易实行,但确是儒家纲纪之说中原本即留给隶属一方反制主宰一方的权利。”

   

   三

   张远山曰:“孔子进而阐明真俗二谛。“自其异者视之,肝胆胡越也”是庄学俗谛:倘若外物与自己“道”不同,那么即便近如肝、胆,也必背道而驰,终至远如胡、越。“自其同者视之,万物皆一也”是超越俗谛的庄学真谛,《齐物论》“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之变文:倘若外物与自己“道”同,那么即便远如胡、越,也必殊途同归,终至肝、胆相照。(《庄子奥义》p182)

   

   “自其异者视之,肝胆胡越也”,讲的是现象界,万物各异,万类不齐;“自其同者视之,万物皆一也” 讲的是本体界,万物一体。“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讲的是道家万物一体、心物一元的道理。人与万物在本性相通、本体相同,这在儒家叫一体同仁,在道家则是一体同“道”。“外物与自己道同”不是假设,没有“倘若”。在本体界,外物与自己既谈不上背道而驰,也不是什么殊途同归。

   作者将这么重要的庄学义理作这么肤浅错误的解说,说他没读懂庄子,一点不冤枉。

   

   庄学也倡天人合一,但理解有偏:偏于“天”的一面。就整体而言,庄子只知天(真谛)、不知人(俗谛)。例如,庄子曰:“畸人者,畸于人而侔于天,故曰:天之小人,人之君子,人之君子,天之小人”云云,将人与天割裂开来、对立起来。如果在儒家,人之君子必是天之君子,天之君子也必是人之君子,德到大处就是道,身修到高处就达天道。

   

   又如,庄子曰:“堕其肢体,黜其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形宜轻而不宜离而不可离,智可发展、提升而不可去。庄子此言绝物绝心,差得厉害。“堕其肢体”即“离形”,绝了肉体身,“黜其聪明”即“去知”,绝了意识心。真办到了,人的生机也就绝了,结果不是“同于大通”而是同于木石---纵然“成功”,也只相当于佛教小乘阿罗汉境界。

   

   又如,庄子痛诋仁义,以仁义为黥(刺面之刑)、以是非为劓(割鼻之刑),贬斥“仁义之端、是非之途,樊然淆乱”(《齐物论》),不知仁义是即体即用的生命本性之作用,不知仁性良知一方面超越世间相对善恶、一方面又知善知恶知是知非。

   庄子唯“道”是重,抨击世间道德礼乐,殊不知“道”虽不是世间道德礼乐、但又不离世间道德礼乐,不知人可以弘道、弘“天”,道德礼乐可以将形上天道落实、光大于人间。

   

   又如:“圣人不从事于物”、“彼且何肯以物为事乎”、“乐通物,非圣人也”、“有亲,非圣人也”等,皆一偏之见。乐于通物与乐于达道,不仅不矛盾而且相反而相成;亲疏有别更是人之常情。不乐通物、不辨亲疏的不是圣人而是剩人。

   

   上述言论都充分暴露了庄子的肤浅。庄子的“深刻”其实是一种偏颇的、不如理的伪深刻。荀子批评庄子"蔽于天而不知人",可谓慧眼独具、一刀见血(不过荀子自己又犯了"蔽于人而不知天"的毛病。唯独儒学下学上达,其人事与天道、方内与方外、外王与内圣、形下与形上、现象与本体、运动与虚静、权与经、人与天、俗谛与真谛,都是不异不二、圆融统一的)。

   

   因为不知俗谛、不知“人”,庄子对真谛、对“天”的解悟也就有失透彻圆满。比起儒学及大乘佛学来差得远了。作者借用了佛教中真俗二谛的概念来阐析庄子,真是糟踏了这两个好词汇。

   

   四

   庄学本来有偏,作者又象古今多数庄子爱好、研究者一样,不仅不能辨其偏,连庄学本身也未能读懂,能不错漏百出?呜呼!

   

   另外,作者认为郭象对《庄子》篡改曲注,斥为“文化犯罪”、“倚恃庙堂、迷恋权势”,认为郭象与另两个庄子注解者儒生陆德明、道士成玄英的庄子注解是“护孔护儒、谄媚堂堂”,都是根据不足无限上纲、以今人之心度古人之腹的戏论。“为朝廷所用”不一定就是“倚恃庙堂、迷恋权势”,“护孔护儒”不一定就是“谄媚堂堂”,作者类似论断幼稚又“粗暴”,兹不详析了。

   2008-9-2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