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秋芸过生日(2)《后宫》续125]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秋芸过生日(2)《后宫》续125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25
   
   

    第53章:秋芸过生日(2)
   
   
   空气沉默了半天。秋芸略带圆场的口吻笑道:“主席先生,还是有人敢和你比诗词吧?”
   张光辉摇头晃脑了半天,他的嘴巴好不容易才从牙缝里崩出一句话:“在国内敢和我和词的没几个。不过,这词是上不了我们作协的刊物的。”
   苏海微笑道:“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这时,中国南方金融投资公司总裁唐明拍了下苏海的肩膀:“我道认为不错。有些言辞待推敲,可颇有文采。再说,光凭一两首词比不出水平来。我来做裁判,你们俩继续对词,第一局,苏海赢,光辉败,1比0。”
   李霞:“可他们继续比什么呢?得有个新题目。”
   秋芸眼中惊过一丝灵性:“刚才,吟了《秋》,就接着吟《冬》。”
   张光辉沉思了一会又填了一首:
   
   踏莎行 冬
   云鱼在荷,碧海绿波。寒鸟惆怅对帘钩,小窗浓睡天未醒,一枕银屏斜阳落。
   梧桐已脱,冷风细说。红笺无字倚西楼,双燕不归情难寄,百无聊赖泡冰脚。
   
   张光辉吟完,满面春风,无比得意。又道:“如何?”
   
   唐明:“速度够快,不过诗味平淡了些。再看苏海的。”
   苏海走到窗前,望见一帘景色,也脱口吟道:
   
    踏莎行 冬
   蜂儿知未,遥思轮廓。秋水洗尽浮浪蕊,静中景色尘缘断,粉香帘底知冰河?
   酒筵易歌,余音软弱。不尽烟霞云如扫,昨夜冷风绮席凝,眼横碧波不沉默。
   
   秋芸眼望唐明:“裁判员的声音呢?如何?”
   唐明打开法国红葡萄酒给每人斟了一杯,特意先敬了张光辉:“老弟啊,你可不要说我偏心啊!你那个什么‘百无聊赖泡冰脚。’也好意思入诗?第二局结束:苏海赢,光辉败,1比0。”
   李霞眨眨眼睛:“哈,总分2比0了,有没搞错?”
   秋芸很开心:“继续,接着吟《春》。”
   张光辉并不太服气,他闭目了半天,又吟了一首:
   
    蝶恋花 春
   谁道高楼半残红,望尽天涯,游丝轻飞去,我亦无奈杯酒空。因缘必占春之浓。
   都道人人喜花容,金山高垒,自有云钻洞,与谁同赏凭钞票,否则兰露不与共。
   
   
   张光辉吟毕,痛饮红葡萄酒,他自鸣得意。
   唐明与他干杯:“有进步,再看苏海的。”苏海望了秋芸一眼,接着也吟了一首:
   
    蝶恋花 春
   我道万壑只待红,罗幕槛菊,不谙离恨苦,山高水远风寒重。更显一朝茑晴空。
   漫流山峦泣露丛,欲寄彩笺,难写尺素情,不解春风为谁浓?举杯又愁花泪逢。
   
   听苏海吟完,唐明笑道:“我非常喜欢这一句:‘不解春风为谁浓?举杯又愁花泪逢。’虽然,意思我还不太明白。”
   张光辉瞪着眼:“看来是3比0啦?!”
   唐明喝着酒:“我当老总有时候也碰到我不喜欢的人和事,但我从不否认他的优点。对苏海也一样,我从立场出发是不喜欢他的诗词,可就艺术而言,我不得不宣布:3比0。”
   秋芸笑脸含春:“继续,接着吟《夏》。”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