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小毛头一家(2)《后宫》续121]
艾鸽文集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艾鸽诗歌《梦游夏夜》
·艾鸽与贝岭在巴黎畅谈文学与诗歌
·艾鸽《自由的诱惑》遭禁 中青被迫删除小说连载
·艾鸽诗集《拥抱你 自由》封面
·艾鸽词:如梦令(中秋)
·艾鸽词《满江红》题王炳章博士
·网友艾鸽作品评论第8集
·艾鸽词:踏莎行(题李宁裸跪)
·沁园春 霜---题独立中文笔会
·艾鸽词:忆秦娥(题夏俊峰)
·艾鸽哲理语丝《异类》
·艾鸽:秋枫七绝三首
·艾鸽散文诗《天籁》
·长篇散文诗《天籁》封面
·艾鸽词《凤箫吟》题夏业良教授
·艾鸽诗歌《梦乡 我们相遇》
·艾鸽新语丝(5)
·艾鸽油画:天安门裸跪
·艾鸽新版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上市销售
·艾鸽词:忆秦娥·题刘霞
·艾鸽词:念奴娇·(金鸽)
·艾鸽油画:小桥流水人家
·艾鸽油画:六四女鬼
·蝶恋花·咏梅/艾鸽
·艾鸽词:卜算子·咏梅
·花发沁园春·梅 /艾鸽
·艾鸽诗歌《网帆》
·艾鸽诗歌《忧伤的月亮》
·艾鸽词:踏莎行(春将至)
·艾鸽七律:题香港六四纪念馆
·艾鸽长篇散文诗《天籁》新节选
·网友评论艾鸽作品第九集
·艾鸽诗歌:一个人的情喉
·艾鸽:伤春词
·艾鸽诗歌《留念春》
·艾鸽情诗《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转载:艾鸽经典诗句(第一集)
·转载:艾鸽经典诗句(第二集)
·艾鸽诗歌《玫瑰 心瓣的玫瑰》
·艾鸽巴黎最新留影:诗人之韵
·艾鸽被盗油画《美人珊》成买家争购逸品
·艾鸽电影流馨阁拍摄花絮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一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二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三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四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五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六
·艾鸽诗歌《四季风韵》
·艾鸽在海边的闲情逸致
·艾鸽七律:中秋揽月
·艾鸽诗词打擂台邀请赛
·艾鸽《荷花新赋》
·秋枫赋/艾鸽
·艾鸽格言录(第一集)
·艾鸽油画《春夏秋冬》
·艾鸽《冬梅赋》
·艾鸽词:卜算子《咏梅》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春柳赋》
·艾鸽诗词擂台赛打败天下无敌手
·艾鸽照片《拂晓时分》
·艾鸽文集文学作品遭受嫉妒狂攻击屏蔽
·艾鸽文学艺术网
·艾鸽词《梧桐影》
·艾鸽诗歌《男儿》
·艾鸽诗歌《致星空》
·艾鸽《玫瑰赋》
·艾鸽诗歌:《巴黎 世界的首都》
·艾鸽油画《天使仙逸》
·艾鸽:诗歌《致彼岸》
·网友艾鸽作品评论第十集
·艾鸽诗歌《巴黎 世界的首都》中法文版
·艾鸽格言录(第二集)
·艾鸽词《花发沁园春》春来回眸
·自贺艾鸽文集的点击数超过一千万
·艾鸽油画《冉冉升起》
·艾鸽油画展
·转载youtube视频:诗坛王子艾鸽
·艾鸽谈《红楼梦》的四大硬伤
·艾鸽油画《春夏之美》
·艾鸽对唐诗两首
·艾鸽和崔颢《黄鹤楼》
·视频:艾鸽 油画与诗韵的生命体
·艾鸽油画:一枝独秀
·艾鸽和辛弃疾《青玉案》词一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毛头一家(2)《后宫》续121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21
   
    第51章:小毛头一家(2)
   

   
    寂静的山林,陇荫匝地,长藤爬天,到处是神秘化的幽暗。一声声的秋鸣,裹着难言的孤零零的空寞,在四处飘浮。张芥有一大业余爱好是狩猎,周末总有车子接他来国家森林或远郊潇洒,司机枪法更好,时常有斩获。可今天他有点心不在焉,总在想给小毛头的父母找个什么借口送去劳教。使劲想,没想好。基本方针确定下来后,必须有人贯彻落实,可没个战略战术也不行。多年的整人经验告诉他:欲加之罪,必须有名。要让被整者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才是高手。可小毛头的父母太老实,他们这一辈子未必闯过红灯。怎么办呢?
    “大佬,瞧,那山狸在挑逗我们!”司机小李习惯叫张芥为“大佬”。
    张芥端起枪:“它在哪里挑逗我们,我们就在哪里消灭它。”
    话犹末了,山狸又不见了。
    两人很扫兴,继续找。
    张芥边走边想:“挑逗......挨打!这个思路不错。有没有办法也挑逗一下小毛头的父母亲呢?”
    他的思续是以如何整人为主旋律的,所有的坏水都得为此目标服务。突然间,不远处一个黑影穿过,显然,那山狸又在挑逗。张芥举枪就是一梭子。可那黑影竟发出惨叫声!竟然是个人!
   
    走近一看,完了,竟然把一个穿着黑纱裙来拾蘑菇的女孩子给打死了。好在是个乡村少女,不然的话祸更大了。张芥突然想到了小李,应该让他做替死鬼!张芥突跪在小李面前:“小李啊,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金钱美女都不是问题。你一定要保住我呀!”小李今生那见过当大官的向自己下跪,吓的受宠若惊,忙扶起他来:“书记尽管放心。天塌下来,我顶着!”不慎误伤至死,罪名越小越好。小李摸摸那女孩子的鼻孔:“好象还有一口气,要不要先送她去医院?”
    张芥汗珠从脑门额渗了出来:“这一枪正好打在胸部,我看送去也是死!当前,最迫切最紧急的是立刻把我送出现场。”小李二话不说,扔下那女孩,迅速开车把张芥送回家。路上小李道:“说不定没人发现我们?”
    张芥:“不理她,就当不知道。有人找上门来再说。”
    此行张芥并非没有收获。他受到山狸挑逗的启发,设计出一个如何让小毛头的父母“违法”,以制造送劳教的罪名的方案。那就是使用一可靠的公务员把他们约来,用各种方法挑逗他们,让他们忍无可忍,动手打人。那么,殴打国家公务员罪名成立,送劳教就名正言顺了。
   
    小毛头的父母突然被约会。见到一公务员。公务员主动约会他们,这还是第一次。
    小毛头的父亲激动地:“是给我们的孩子平反吗?”
    公务员摇摇头:“NO.”
    小毛头的母亲:“是追加赔偿我们的房子?”
    公务员摇摇头:“NO.”
    小毛头的父亲:“那约会我们干吗?”
    公务员嘲笑的口吻:“你们最近心情还好吧?”
    小毛头的父亲:“好个屁!孩子被你们害死了!房子也被你们夺走了!你们还要不要人活?”
    公务员的手指打着指响:“你不是还在喘着粗气吗?”
    小毛头的父亲:“你迫不及待也要我们死吗?”
    公务员:“有本事你就死给我们看看!”
    小毛头的父亲实在气愤不过,给了她一巴掌。那女公务员就走到小毛头的母亲面前:“他打了我的左脸,你有本事再打我的右脸!”
    小毛头的母亲举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我这一辈子还没打过人呢!”
    有录相为证,小毛头的父母被以“殴打国家公务员的罪名”判送劳教两年。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9月2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