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小毛头一家(1)《后宫》续121]
艾鸽文集
·《后宫》被盗版及出售“正版”
·《后宫》等点击率突破一千万
·艾鸽关于《后宫》被人侵权及盗版的声明
·油画地平线
·遗爱(清明节为祭民族魂)
·诡谲派短篇小说《躲避天堂》
·诡谲派短篇小说《那块面包》
·诡谲派短篇小说《短期进修》
·诡谲派短篇小说《先富起来》
·诡谲派短篇小说《土皇帝的棺材》
·诡谲派短篇小说《绝非虚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视频(第一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显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恩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菡萏菲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芳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吐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湛如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乡缅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童话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嫣然一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翠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怀如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闺中媚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欲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怯情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黛色依依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铃兰花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枝飘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树神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伊人远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有余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睡莲垂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声娇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天何归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康乃馨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茉莉迷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吊钟海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人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女车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幽兰安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仿古仕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牡丹花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蹄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丝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蝴蝶欲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第一美女刘羽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碧波红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汤加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兜兰芳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演绎性感奥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翠幽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旋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仙倩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范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紫藤女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萱草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宋祖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梦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垂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赵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司雯
·新语丝(01)
·新语丝(2)
·新语丝(3)
·新语丝(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3)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渔家傲--为陈光诚而题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7)风入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8)丑奴儿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9)忆秦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0)长命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沁园春哀(11)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2)鹤冲天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3)感皇恩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6)汉宫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4)调笑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5)太常引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6)汉宫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7)满江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8)千秋岁引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留春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苏幕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7)菩萨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毒奶粉事件)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生查子(卖血女孩)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减字木兰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奴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9)关河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0)忆秦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1)霜天晓角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2)菩萨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3)采莲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4)夜合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5)南乡子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6)女冠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毛头一家(1)《后宫》续121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21
   
    第51章:小毛头一家(1)

   
   
   小毛头一家从河南探亲回来后,发现房屋已经被拆迁。被什么人拆毁的房屋,他们也不清楚。问之前通知过他们搬迁的房地产开发商,他们说这房子在红线上,必须拆除,但房子不是由他们拆的,他们可提供郊外的住房一套给他们。新房还未盖好,得自己想办法解决住处。要么,不给房子了,给他们一笔钱。
   小毛头一家是最本份的大头百姓了。可恶运还是不断找上门来。生活好象老在找穷人的麻烦,如同住在阴干的冬窑里,让你毛细血管扩张,又不肯收缩,最后躺到在石地上挣扎。
   一纸死刑判决书夺去了小毛头的生命。拿到判决书才发现,那所谓的“杀人日子”,小毛头还在乡下打工,有老板和工友天天在一起的证明,怎么可能跑去城里杀人?法官说:“他自己承认的。”小毛头为什么会承认呢?临刑前见了他一面,才发现他遍体鳞伤,身上几乎没有了一块好肉。小毛头的脸色如同爬满蚂蝗:“我都被打成这样了,出来也是残废人了!知道我为什么想死吗?我不想一辈子被父母养起来!”
   就这样,他走了。带着永远的悲愤与绝望。
   可是这毕竟是父母养大的孩子,岂可说走就走了。
   
   一家人四处告状,申诉,求人,所有的信件最后都转给了省政法委。
   石沉大海。有一封申诉投到了省法制报主编那里,没想到还导致他被撤职。
   俗话说:喜无双逢,祸不单行。眼下连房子也突然没有了,难道真要把全家人都赶到农村才罢休?
   这可能也是对不停申诉的惩罚。还准备继续告下去吗?下一个惩罚还不知道是什么?新房子还要一年后才能住进去,那现在住哪里?发展商:去找政府,是政府批准拆屋的。政府:不是我们拆的房子,谁拆找谁去。没有办法,总不能流落街头呀!只好低价卖掉了还未建好的新房子,租房住去。旧冤未洗,新冤又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有词为证:
   
    《高阳台》
    暖窝颠覆,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处。
    仆人瞪眼:主人趁夜走路。
    啼饥号寒去露宿,还说是、皇恩光顾。
    更可怖,支离破碎,家落何雾。
   
    满月空怀离愁苦。一缸小钱币,于事无补。
    爱要不要,机器昂昂推土。
    财产任由官评估,不服气、断你脊骨。
    然后他,天上人间,朦胧起舞。
   
   这天,他们又找到苏海。一肚子的泪水。苏海答应再帮他们写内参打官司。不久,一份
   反映他们的儿子冤案迟迟不能平反的内参,又被转到了政法委书记张芥的办公室的桌子
   上。他恨恨然:“这家人还想不想活?”可怎么让他们忍气吞声呢?他设想了多种方案:
   1,让房东驱逐他们。
   2,把小毛头的父母送去劳教。
   3,让单位上找借口开除他们或下岗。
   4,制造意外伤亡事故。
   5,低调平反给他家发国家赔偿金。
   6,公开谴责批判小救星李华。
   7,将他们父母的工作转为国营企业。
   8,实在不接受,考虑黑道。
   张芥也征求了老C老B老F和老E他们的意见,多人觉得动用黑道是最后的手段,公开谴责批判小救星李华,负面影响太大,目前最好是找借口把他们送去劳动教养。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