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初审李亚静(3)《后宫》续118]
艾鸽文集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醉中天(神龙架)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眸波清澈
·艾鸽油画《美人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一回
·艾鸽油画《美人蝶》--曾经活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之背影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油画《孔雀心语》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6)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凝眸者》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三回
·艾鸽油画《被遗忘的玫瑰》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油画《白鸽之恋》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情诗《我是你的微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回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艾鸽诗歌《无辜者是我的心脏》
·艾鸽情诗《默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完美童话》
·艾鸽油画《美人湖》
·艾鸽情诗《在这片树叶上》
·艾鸽油画《美人礁》
·艾鸽诗歌《绝恋》
·艾鸽油画《美人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南窗风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波眸凝馨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秀身纤韵
·艾鸽诗歌《题荒诞世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冬冬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81---490
·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丛笑靥》
·艾鸽诗歌:致自由女神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91---500
·艾鸽情诗:《回眸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原野馥郁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巴黎美女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诗歌《夏夜》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7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念奴娇(圆圆)
·艾鸽词:水调歌头:贺利比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初审李亚静(3)《后宫》续118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18
   
    第49章:初审李亚静(3)

   
   空气突然变得紧张起来,那猫头鹰的脸色与僵尸的颜色无太大区别,她知道自己也得再尝试恶果。可那扫帚把子是好玩的吗?她吓得闭上眼睛。见李亚静并未动手,朱涛卷起袖子:“你下不了手?我可是舍命陪君子了!我替你报仇雪耻!大不了,我这身皮不要了。”话毕,他握紧扫帚把子捅了进去。
   听到猫头鹰撕心裂肺的惨叫身,李亚静一阵阵心悸,她觉得似乎是自己在行动。那女人的声音是那样恐怖那样绝望,好像有人强暴她,又好像被五马分尸。李亚静突然间冲了过去,抱住那扫帚,抬起眼睛望着朱涛:“不!停止!你也没有这个权力!”
   朱涛傻了似的:“你忘记她曾经这样对待过你!”
   李亚静眼泪流了出来:“不!我永远不会忘记!可她当时也是在执行别人的命令。这不是她一个人的罪过!请你放她回去。”
   朱涛:“这女人过几天就上路了,捅她个半死正好!”
   李亚静:“你要还想捅,你就捅我吧!我反正也是死刑!”
   朱涛:“你救她谁又来救你呢?傻X。”
   李亚静:“你再捅她我就在法庭上告你!”
   见李亚静死死抱住扫帚,朱涛松了手,对猫头鹰说:“那好吧,今天饶了你!以后再敢碰李亚静一根毫毛,小心我用警棍来捅你!”
   放猫头鹰回牢房后,朱涛瞪了李亚静一眼:“你这样做,好像你还挺有人性,而我人不人鬼不鬼了!”
   李亚静无语。
   
   继续审讯。
   陈顾对李亚静微笑道:“你也看到了,我们对你从不碰身,还替你还仇,如果你还不配合我们办案,就太说不过去了!”
   李亚静:“你们真的对我很好吗?”
   朱涛:“还感觉不出来吗?我可是演出了一幕英雄救美人了!”
   李亚静:“我想见我妈妈,可以吗?”
   陈顾作为难状:“说实话,不是我们不想让你见,法律有规定:未结束收审前不得见面。”
   李亚静:“我只想见她一面,对她说一句:对不起,妈妈!”
   陈顾:“这怎么可能?法律放在那里!”
   朱涛也变态度温和:“作为执法人员,我们必须模范地遵守法律。一丝一毫也不能马虎。”
   李亚静哭了起来:“......法律?”
   陈顾见李亚静不肯在写好的“无因”杀人审讯纸上签字,就道:“那我们就24小时陪你,我们有的是人。三班倒。”
   李亚静:“法律规定可以这样折磨人?”
   陈顾:“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
   见李亚静还是不签字,朱涛晃了晃警棍:“看见我刚才打人了吗?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的这棍子既可以捅她也可以用来捅你!”
   
   三天三夜过去了。
   车轮战术果然起了作用。李亚静又饿又冷又困,眼睛也睁不开了。
   陈顾把饭菜端来,放在桌上:“签了字就可以吃饭了。”
   朱涛:“签了字你就可以正常上厕所了。你看你的裤子都尿湿几遍了,作为女人,你他妈地还要不要脸?”
   李亚静:“我要求不高,我只是要法官知道我为什么杀人?”
   陈顾:“这实在没什么必要,法官不会听你的。”
   朱涛拖长声调:“过去也有个女人,与我们鼓着来,后来就把她放到男犯牢房里呆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报与人打架斗殴至死了!”
   陈顾伸个懒腰:“你今天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朱涛见李亚静昏迷过去了,就把笔放在她手中:“签吧,签了就让你见妈妈!”
   听到“妈妈”二字,李亚静的手终于下意识地挥动了一下,算是签字了。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9月1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