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听涛阁吟词(2)《后宫》续114]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艾鸽诗歌《梦游夏夜》
·艾鸽与贝岭在巴黎畅谈文学与诗歌
·艾鸽《自由的诱惑》遭禁 中青被迫删除小说连载
·艾鸽诗集《拥抱你 自由》封面
·艾鸽词:如梦令(中秋)
·艾鸽词《满江红》题王炳章博士
·网友艾鸽作品评论第8集
·艾鸽词:踏莎行(题李宁裸跪)
·沁园春 霜---题独立中文笔会
·艾鸽词:忆秦娥(题夏俊峰)
·艾鸽哲理语丝《异类》
·艾鸽:秋枫七绝三首
·艾鸽散文诗《天籁》
·长篇散文诗《天籁》封面
·艾鸽词《凤箫吟》题夏业良教授
·艾鸽诗歌《梦乡 我们相遇》
·艾鸽新语丝(5)
·艾鸽油画:天安门裸跪
·艾鸽新版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上市销售
·艾鸽词:忆秦娥·题刘霞
·艾鸽词:念奴娇·(金鸽)
·艾鸽油画:小桥流水人家
·艾鸽油画:六四女鬼
·蝶恋花·咏梅/艾鸽
·艾鸽词:卜算子·咏梅
·花发沁园春·梅 /艾鸽
·艾鸽诗歌《网帆》
·艾鸽诗歌《忧伤的月亮》
·艾鸽词:踏莎行(春将至)
·艾鸽七律:题香港六四纪念馆
·艾鸽长篇散文诗《天籁》新节选
·网友评论艾鸽作品第九集
·艾鸽诗歌:一个人的情喉
·艾鸽:伤春词
·艾鸽诗歌《留念春》
·艾鸽情诗《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转载:艾鸽经典诗句(第一集)
·转载:艾鸽经典诗句(第二集)
·艾鸽诗歌《玫瑰 心瓣的玫瑰》
·艾鸽巴黎最新留影:诗人之韵
·艾鸽被盗油画《美人珊》成买家争购逸品
·艾鸽电影流馨阁拍摄花絮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一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听涛阁吟词(2)《后宫》续114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14
   
   
    第48章:听涛阁吟词(2)

   
   白露吟罢,香喘吁吁。秋芸听出词中有一些男女之情味道,不免三分醋意。而她和白露也不怎么熟,只是在一些场合的点头之交,知道她是个女作家。秋芸用鼻音哼了一声:“到底是舞文弄墨的,词中隐山匿水的,风情欲与,还让人看不见。”白露微微一笑:“词的涵义可多种解释,这位姑娘可别只往芬芳里钻。”白露心想,这苏海也真是,与女人约会,还几个人一起约来,真是笨牛一头。
   这苏海品味完了白露的词作,也是水中雾中一塌糊涂,再见她双眸荡漾,芳唇含露,而另外两个女人,不言不语,只顾喝茶。苏海便低声吟道:“《采桑子》
   
    倩影索离隐远久,游丝逶迤,秋潭飘悠。
    晶盈至纯何求?
   
    浪蓝情趣涌不休,才起高波,又缠挽留。
    谁解抑郁感受?
   
   词迷如梦,众人也听得如坠仙谷,不知所期。
   今夜苏海把她们请来,是也知道她们有一些文学素养,本意是想大家一起探讨生活和友情真蒂。可这男男女女在一起,思想自然会复杂许多。
   白露笑着对秋芸说:“该你来作一首了。”
   秋芸今晚的服装是浅玫瑰色的紧身胸衣,外罩黑色沙裙,她的微笑是一种来自紫罗兰的幽静。
   
   自从上次与苏海闹得不怎么愉快后,两人见面不多,苏海总在劝她放弃特权生活,可这种不可多得的享受,是可以随便放弃的吗?苏海不入流,使她伤心失望。可内心深处又无法开排他,正是在这种心绪中,她填了一首《虞美人》:
   
    君不适陇荫南山,空旋滋水芳。
    无限集聚竟荒芜,入眼雨翎多姣竟白泛。
   
    无奈半园茶色起,黄昏筑屏障。
    自有那潮汐依依,密约沉沉雨怨云泪软。
   
   这首词可是秋芸的呕心之作。也是她的情窦初开。几个人都觉得她小小年纪能写出来很不错了。至于其中的诗味,只是人不同体验不同。
   苏海在心中是喜好这首词的,不过又觉得她太固执己见,无人能改变她。可她“雨怨云泪软”,又是什么意思呢?她那夕照中的落霞之灿烂,似乎又从女性的本能出发重现光芒。苏海的心也矛盾极了,不知所错。他知道那是一种生活,也是一种方式,更是一种选择。可自己有这个本事自拔吗?他也不知道。他注视着大海中的鸥鸟,拍打着翅膀,任暮色卷过身躯。月影摇晃着地球的最后的光晕,浮在海波之巅。
   
   苏海沉思默想了一会,吟出一首《凤栖梧》:
   
    月生那边是落云,纵然天违,无阻自然情。
    莫道悠然去不来,窗帘再看梦之灵。
   
    远眺轻揽依栏凭,不寐只为,霜丝也难尽。
    谁知道明天醉卧,是否昨夜泪花径?
   
   这就更奇了,那种心海中的微波潋潋,有人能看见?说不清,道不明。自古以来爱情就没有固定的模式,说没有未必没有,说有未必就有,心灵是感情的宝库,可躺卧在心灵中的究竟是什么呢?
   太微妙,太奇幻,太难言。
   生活常常改变爱情,而爱情也常常改变生活。
   爱情说不定只是友谊。
   友谊说不定竟是爱情。
   秋芸噗哧一笑:“是啊,是啊,我也觉得‘谁知道明天醉卧,是否昨夜泪花径’?”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9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