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鲁迅全集》注释应与时俱进]
张成觉文集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大饑荒何時紀念?
·南京大屠殺與道縣大屠殺
·又是毛誕
·王蒙的悲與喜
·左派作家真面孔
·大陸的穩定
·蘭桂坊與上海灘
·大陸穩定的羅生門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毛不食嗟來之食?
·出人頭地的右二代
·達摩克利斯的劍?
·俞振飛作何感想?
·僑生右派的造化
·網開一面出生天
·言論自由價最高
·“拾紙救夫”撼人心
·懷耀邦,念紫陽
·林彪就是個大壞蛋
·張中行與楊沫
·“可憐功狗黨恩深”-劉克林隨想
·交大碎影(之一)
·交大碎影(之二)
·《如煙歲月繞心頭》序
·《青史憑誰定是非》序
·《青史憑誰定是非》後記
·《飛將軍之戀》序
·《青云集》序
·《青云集》后记
·文革与五七反右一脉相承
·老“港漂”口述史之六:張成覺先生訪談(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講師蔡玄暉)
·《今夜有暴風雪》泯滅人性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一)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二)
·中國的“聖人”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三)
·司馬懿後代遭報應
·盖棺论定马克思
·广州好,市长有朱光
·從茅公評水滸人物說開去(之一)
·《风筝》面面观
·梁山元老朱貴-從茅盾評水滸人物和結構說開去(之二)
·瀟灑風流燕小乙-談水滸人物之三
·家破人亡林教頭-水滸人物談之三
·黑旋風“茶煲”不斷-水浒人物谈之五
·別開生面小跳蚤-水滸人物談之六
·神行太保藏玄機-水滸人物談之七
·“開天闢地”的大災星-評大陸劇集《開天闢地》
·巾幗風流李師師-水滸人物談之七
·“浪裏白條”耀光環-水滸人物談之九
·高華談文革
·高華談林彪事件(之一)
·高華談林彪事件(之二)
·高華談林彪(之三)
·《婚礼》与刘晓庆
·名著的改編
·色彩紛呈的《上海灘》
·《廢都豔事》一瞥
·永遠的安娜.卡列尼娜
·盖棺论定话金梁(之一)
·盖棺论定话金梁(之二)
·盖棺论定话金梁(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鲁迅全集》注释应与时俱进

    根据大陆中国的国情,若干重要的文集的注释应及时更正,尤其是“毛选”和《鲁迅全集》,否则将误导国内外广大读者。
   
   
    由于“毛选”编辑事务归中共中央有关部门管辖,外人难以置喙,故此处暂不细说。先讲《鲁迅全集》的注释。
   

   
    大概有的读者还记得,文革中为《鲁迅全集》的一条注释,对周扬等“四条汉子”大张挞伐。事缘鲁迅在《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一文中,对周扬他们提的“国防文学”的口号提出异议,而主张“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
   
   
    这“两个口号”本来都是根据中共中央文件提出的,不过“国防文学”所依据的《八一宣言》发表于1935年,“民族革命战争的革命文学”依据的是《九一九宣言》,发表于1931年。其间共产国际的路线已转变为“人民阵线”,对于阶级关系和阶级斗争的提法有根本的不同。
   
   
    周扬`夏衍等党员干部自然紧跟共产国际的路线,鲁迅则“仍然坚持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的立场,有点跟不上路线的转变了”。(朱正《鲁迅传》,三联书店,2008,371页)
   
   
    可见,“两个口号”之争有点“大水冲了龙王庙”的味道。但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竟引起一场笔墨官司,从1936年一直延伸到1966年。因周扬失宠于毛,“国防文学”派也随之倒霉。文革结束后,表面上把此事摆平了,不说谁对谁错,但求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但实际上积怨极深,90年代中夏衍(1900-1995)临终依然对此耿耿于怀。
   
   
    一条注释包含了这么多恩怨,可谓匪夷所思,大概除了中国文学界,举世再无第二例。
   
   
    但也正因此,对《鲁迅全集》的注释不能等闲视之,掉以轻心。短短几行,甚至寥寥数字,就影响到当事人身后声名。所以,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还蒙冤者一个公道,拨乱反正,极有必要。
   
   
    这里只举一个例子,那就是用鲁迅署名发表的《答托洛茨基派的信》。文末署的写作日期为1936年6月9日。其实是冯雪峰的作品。当时鲁迅病得很重,据胡风回忆,该文写作经过如下:
   
    愚蠢的托派。。。给鲁迅写了一封“拉拢”的信。鲁迅看了很生气,冯雪峰拿去看了后就拟了这封回信。。。他(指冯雪峰---张注)约我一道拿着拟稿去看鲁迅,把拟稿念给他听了。鲁迅闭着眼睛听了,没有说什么,只简单地点了点头,表示了同意。(《鲁迅回忆录》散篇下册,北京出版社,1999年,1382页)
   
   
    冯雪峰代拟的这封回信中有两段话广受引用:“你们的高超的理论,将不受中国大众所欢迎,你们的所为有背于中国人现在为人的道德”;“那切切实实,足踏在地上,为着现在中国人的生存而流血奋斗者,我得引为同志,是自以为光荣的”。(《鲁迅全集》第6卷,588-589页)
   
   
    毛对此信很重视,认为鲁迅“在1936年就大胆地指出托派匪徒的危险倾向,现在的事实完全证明了他的见解是那样的准确,那样的清楚。”(《毛泽东文集》第2卷,43页)
   
   
    该文曾入选大陆高中语文课本,“教育了整整一代青年。”(《朱正〈鲁迅传〉,476页》)
   
   
    写信给鲁迅的人,在《鲁迅全集》这样注释:
   
   
    来信的“陈XX”,原署名“陈仲山”,本名陈其昌。据一些托派分子的回忆录,当时他是一个托派组织临时中央委员会的委员。(《鲁迅全集》第六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1年,589页)
   
   
    这位“臭名昭著”的托派,其实蒙受大大的冤枉。据朱正介绍,陈其昌(1900-1942),河南洛阳人,北大毕业,1925年加入中共,后追随陈独秀转入托洛茨基派立场,并成为其临时中委之一员。托派主张抗日,陈其昌本人一直在上海租界从事秘密抗日活动,1942年初被日军捕杀。“他用他的血洗刷了‘为日本侵略者所欢迎’的罪名”。(朱正《重读鲁迅》,东方出版社,2007年,476页)
   
   
    显然,对于这样一位烈士,理应以适当方式还他一个公道。
   
   
    至于“托派”,1991年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2版,516页上的“注9”这样写道:
   
   
    抗日战争时期,托派在宣传上主张抗日,但是攻击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把托派与汉奸相提并论,是由于当时在共产国际内流行着中国托派与日本帝国主义间谍组织有关的错误论断所造成的。
   
   
    这种说法,等于抽象地肯定(“在宣传上主张抗日”),具体地否定(“攻击中共的政策”),仍然属于罪人之列。托派中为抗日牺牲的烈士如陈其昌也白死了。
   
   
    青史凭谁定是非?
   
   
    (08-8-2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