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曾节明文集
·昔有政归司马氏,而今政归王岐山
·习王的“反腐”,其实是大规模地盗国抢劫民财
·王岐山巧妙地通过反腐,实现了盗国篡权
· “反腐”已成王岐山篡党夺权的超级手段
·毛泽东以唐诗暗示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凶手
·入籍宣誓追记
·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
·老兵们请睁开眼:中央不会给你做主,只会给地方贪官撑腰!
·解放军兵变的时机已近成熟
·中共全面地继承了满清的卖国反汉传统,并走得更远
·和平示威民众遭遇中共暴力镇压的自卫方法
·细思极恐:武汉失踪大学生,反映出极权盗国贼集团血淋淋的暴利新产业
·中共公务员今后遭大屠杀难以避免,责任在中共
·普通话非满语,而是凝聚中国人的好东西
·武昌起义106周年呼吁解放军起义书
·除非中共主动灭掉朝鲜,否则特疯子不会遣返郭文贵
·东北已是中国本土,不容歧视,更不容舍弃!
·十九大期间,北京上演武警押送地铁乘客的空前丑戏
·郭文贵为什么不反习近平?
·十九大前瞻:王岐山效法司马懿,习载沣呈困兽
· 朝鲜是中共的克星
· 透视郭文贵、中南海和十九大
·十九大后习近平成党内众矢之的
·五年来中国大幅倒退的谜底已经揭晓
·鲜为人知的蒙古变天:民族主义颠覆共产极权的经典
·除非采取对等反制措施,否则民主政府必败于专制流氓政权
·西欧“绿化”,是白左化的报应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对郭文贵必须将计就计
·纪念彭明:继承其事业、学习其优点、汲取其教训
·真相原来如此:习近平换掉那些人,是因为他们坏得不够!
·郭文贵先生:您28年来做了啥?
·十九大后,郭文贵与李洪宽、唐伯桥之争的实质
·怪梦中的中国:大货车行进中把砖倾倒在路上
·曾节明以粤语朗诵古诗
·中共为何大举驱逐“低端人口”?意在逼老百姓买房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器
·归家历险记
· 宋高宗和查理七世
·当今世界几大宗教的长短
·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八)
·为什么兴汉需要一定程度的国家主义? ——与索探兄弟商榷
·儒家有罪也有功——就儒家问题与根丰易先生商榷
·为什么中国人得不到耶和华的保佑?
·为什么中国人不能信基督教?
·通灵托梦:昊天上帝对英国人和西方人的警告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背弃昊天上帝而血泪斑斑,神呼唤中国人归正!
·中国大复兴的征兆:华夏汉民族意识已全面复苏!
·基督教对中国人的深刻祸害
·习近平在政權合法性困境中冲突不出、越陷越深
·不可迷信举国体制——告橙子露兄弟
·愚蠢而自贱的中华“56个民族”说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人民币滥发严重,为何对美元不跌反涨?
·中共为何要维持高房价?高物价?
·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习近平为什么要复辟计划经济?
·“返祖”之路是死路:警告习近平
· 元、清统治者为什么推崇理学?
·儒家理学其实是自尽学
·谢选骏的深邃眼光:武侠小说是亡国的呻吟
·英国的本质就是毒贩子,美国诞生靠法国
·基督徒亲犹,是基督教的教义造成的
· 光绪的头发作证:满清官史真实性不如野史
·特瘋子今年必滅朝鮮
· 满清和中共歪曲历史手法的异同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善本)
· 博訊螺桿(螺桿)是如假包換的中共网特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正告博讯螺杆:我曾节明不是你诬蔑得了的!
·特疯子踢开韩国灭朝鲜的战略,必引发东亚巨变
·直把中共当苏共,特疯子三招灭共强度空前直追里根!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透视朝鲜的“冬奥外交”与“和谈”迷雾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习近平为什么要让李克强留任总理?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 香港占中“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已成为现实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蒙哥马利被神化,希特勒是巧言令色的疯子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国存在极权法西斯专政全面复辟的巨大危险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纲要
   一,奇特的不要经济效益的一届奥运会——中共极权魔影在北京奥运会上全面重现;
   二,倒退早就开始——胡锦涛上台后中共极权的重新扩张;
   三,以“温水煮青蛙”的手法,为复辟极权法西斯全面专政作准备;
   四,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经济发展改变中共”论彻底破产
   
   ●奇特的不要经济效益的一届奥运会——中共极权魔影在北京奥运会上全面重现
   与七年来的“奥运繁荣”经济展望恰恰相反,临近闭幕的北京奥运会,被办成了一届奇特的不要经济效益的奥运会:为了预防大规模人群聚集引发“颜色革命”,中共居然不惜完全抛开国际信用和市场运作规则,对奥运门票销售实施“专政”,在中共政府的黑手操控下,大量的奥运票被分给党政部门和国营公司发售,这些部门和公司则服从中共中央统一指令,捂票不售,以“维护国家利益”1。
   在这种流氓手段的干预下,本届奥运会出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一方面包括外国旅游者在内许多观众买不到奥运会比赛的票;另一方面,多场次比赛的观众席空荡荡,许多甚至不到一半:在沈阳举行的一些足球赛,观众人数不到三分之一;甚至一贯被认为最受欢迎的体操比赛赛场,也出现大面积的空席2。
   中共捂票的流氓行为,剥夺了外国奥运迷观看比赛的权利。甚至连运动员的家属都不得其门而入,例如:英国女子游泳金牌得主阿德灵顿(Rebecca Adlington)的父母就抱怨,他们不能买到票看女儿比赛3。门票“紧张”和奥运会赛场空座率奇高的丑恶现象,激怒了多国旅游者和记者,也将声名狼藉的国际奥委会置于新的尴尬境地;为了掩盖捂票丑行,中共慌忙组织“志愿者”冒充观众、填充各赛场空座,但是志愿者特有的整齐划一行为仍然导致假戏穿帮。
   中共捂票的流氓行为,自然吓坏了向来见利忘义的国际奥委会,但罗格一伙的钱袋子终究可保无虞,因为国际奥委会毕竟是需要“统战”的重要国际组织,中共为了封住国际友人的嘴,肯定要通过暗盘,弥补国际奥委会因门票招致的损失。但那些原本期待分享奥运大蛋糕的奥运赞助商们就惨了!
   为了防止大规模人群聚集,而以国家权力强行捂票的行为,不仅是地地道道的极权行径,而且是极权国家都很少用的鄙劣龌龊行径!以胡锦涛为首的共产独裁举办者,为了杜绝一丝一毫的“不和谐”(异议)杂音,居然不惜专政到门票销售的环节,其“防微杜渐”的精细程度,令人发指。以国家权力卡死门票发售,这样的的横蛮卑鄙精细专制行为,不仅江泽民主持的一九九〇年北京亚运会时没用过,甚至在一九三六年纳粹奥运会、一九八〇年苏联奥运会上都没有过。一心学朝鲜的胡主席确保“和谐”奥运的手段,恐怕也只有朝鲜统治者才用得出。
   捂票行为够下流,但随奥运而来的极权行为远不止捂票一种;随着奥运会的筹备、举办,中共早已悄悄伸长了的无数极权魔爪,这些无法无天的极权魔爪,从各个方位死死地遏制住中国人自由空间。与七年前的承诺完全相反,如今的北京奥运会被中共彻底搞成了一届变本加厉侵犯人权的“盛会”:在严密恐怖的准军事管制下,整个北京成了一座巨大的集中营,整个奥运会成了中共政权展示其为所欲为、无孔不入国家恐怖主义极权的大看台。层层的搜身安检、种种清查、管制、监控、戒严,使得三十年来北京人习惯了的仅有的那点自由空间,在奥运期间忽然间消逝无踪,恍如一夜之间坠回“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年代。
   中共政权为所欲为、无法无天的专制权力,通过奥运会的筹办和举办向全世界赤裸裸地展现出来:
   为了营造“大国崛起形象”,中共穷奢极欲地大兴土木、发了疯地在北京大施“城市改造”,以赶建奢靡豪华的奥运场馆设施,北京因是而成为全国强迫拆迁征地最野蛮的城市,大批北京市民被“改造”得流离失所,许多当年为北京申奥成功而兴奋自豪的老百姓,终于真正品尝到了“成功”的滋味。
   为了确保“和谐奥运”,中共政府扫荡访民、赶走北京的外地学生和外国留学生、收紧签证、管制酒店、旅店、出租屋(限制客源、禁止法轮功、上访者、维、藏等少数民族居住...中共以奥运环保、安全、交通畅通为名,随心所欲的线路禁行、车牌禁行、强令北京工厂奥运期间停工、强令“敏感”地段的商店、集市奥运期间停业、强令维权、反腐等“敏感”网站及敢言媒体奥运期间关闭、停办,对由此造成损失,却不给予补偿...这些管制措施,基本上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这些这些管制措施的出台,事先不经过听证会、协商会等任何程序,完全是强权的横行霸道。
   这种没有任何限制的专断权力,再次映照出共产极权的狞铮嘴脸,上世纪五十年代那种“土改”、“镇反”的嗜血本性,仍然隐含期间。中共通过奥运会表现出来的权力的肆行无忌,恍若时光倒流、峥嵘岁月重现,突出地反映了:“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共政权共产极权的性质丝毫未变。
   在中共的极权管制下,本届奥运会成了一届“和谐”得恐怖的静悄悄的奥运会:时值旅游旺季,北京的游客却大幅减少、街头冷冷清清,到处是荷枪实弹、虎视眈眈的军警...北京的出租车生意稀少、司机百无聊赖;商场、酒店普遍空空荡荡,一些商场,甚至售货员多过顾客;北京的好些旅行社因为没有客源,干脆关门歇业;老百姓出门则管制重重、搜包、搜身、四处检查...因为奥运会,北京的旅游业、服务业和相关的制造业不仅未能“火一把”,反而大滑坡;那些投资下注、满心期待能够分食“奥运蛋糕”的商家,全都傻了眼,叫苦不迭。北京人在巴望奥运会快点结束。
   这种为了一党政治利益完全无视民生的做法,实为“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所罕见,中共胡锦涛中央主办的这届奥运会极权管制之严厉,远远超过了当年江泽民主持的一九九〇年北京亚运会,而那届“国际盛会”召开之时,正值“六四”屠杀血腥味犹在、整个中国人心愤懑的不稳定之时。为了防“颜色革命”、为了构建类朝鲜“和谐社会”,胡锦涛已经不择手段到完全不要经济效益的地步,这与毛泽东完全无视经济效益的“政治挂帅”、“以阶级斗争为纲”何其相似、如出一辙!于无声无息之间,历史在悄悄重复,“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中共,重现毛共极权魔影。
   胡锦涛中央对整个北京城如集中营般的监管、对国际媒体记者“反恐”般的防范、在赴京路上设置重重关卡,这些,简直是朝鲜共产政权的“和谐”手段的翻版。今年六月,奥运火炬进入平壤前,金正日曾命令数万群众徒手清理地面迎接,之后中共立即效法,命令大批北京群众徒手清理天安门广场的污迹。胡主席学朝鲜速度直快,几乎如影随形,近乎同步。显然是深受朝鲜“启发”,中共借口举办奥运,加大截访力度,更新出台某些“法规”限制外地人进京:奥运前在北京强力推行暂住证、又搞出奥运期间进京火车票购票“实名制”的限制措施...这些复辟脚步的方向,指向朝鲜、指向毛共票证时代。
   一切都表明:四年前声称朝鲜、古巴政治上一贯正确,经济上只是遇到了暂时的困难的胡锦涛,发出向朝鲜、古巴学习的扬言决不是什么讨好左派元老的“忽悠”,而是不动声色的实实在在行为,是正在进行时!
   ●倒退早就开始——胡锦涛上台后中共极权的重新扩张
   进入“奥运年”的中国,民众的自由在急骤地萎缩、极权在张狂地复辟。事实上,这种原教旨共产极权的复辟并非“奥运年”才开始,也并非借助筹办奥运会才开始,而是自胡锦涛上台伊始,在广泛的社会领域,早就开始行动了。
   胡锦涛当上中共总书记后,屁股还没坐热,就迫不及待地接连下发文件、批示,压死堵死江泽民后期刚刚破土而出的的民营出版业苗头,是年,胡锦涛指挥中共,掀起打压影视媒体、图书报纸杂志的高潮,其疯狂程度,远远超过江泽民时期任何一次整肃新闻出版的行动:在胡锦涛的疯狂打压下,《走向共和》、《往时并不如烟》、《中国农民调查》等江泽民时期获准拍摄播出、出版的作品统统被封杀,这些作品还称不上异议作品,其被封杀,仅仅因为较为真实、敢言和稍具思想性;在胡锦涛的野蛮钳制下,章怡和、余杰、曹思源、焦国标等一大批在江泽民时期能够在大陆公开出书发文的作家、思想家、学者统统被封杀,甚至包括李锐、李泽厚等中共党内自由派都被剥夺了在大陆发文出书的权利。
   在胡锦涛的“和谐”政策下,老百姓的言论自由不断被蚕食,六年后的今天已经大幅萎缩。
   六年来,在胡锦涛的“新政”治理下,江泽民时期数量众多、且颇为自由的网吧被“和谐”成一座座思想言论监控场所,每一个城市,小的网吧被取缔,为数不多的大型网吧,成了名副其实的思想言论监控中心--又是实名上网制、又是强制安装网警软件系统、又是摄像头监控...其严密程度,比起监狱看守所有过之而无不及,网吧成了不折不扣的思想监狱。江泽民时期,网吧还能够掩护网上异议言论的传播者,而现在,在网吧进行异议活动无异于自投罗网,被抓得最快。六年来,胡锦涛对互联网的封锁一再变本加厉,如今的封锁程度,远远超过了江泽民时期,不仅含有“敏感字”的网上信息被分毫不爽的的阻截,连大一些网络图片,都过不了“流量监控”这一关,不管这些图片是否与政治有关,这种野蛮的“流量监控”阻截手段对网上经贸的阻碍可想而知。为了“净化”网络,胡主席“防微杜渐”到了不顾经济发展的地步。
   相当长一段时间,手机短信成为唯一不受中共过滤的信息交流手段,江泽民时期,手机政治笑话短信畅行无阻,以致于江泽民和宋祖英的丑闻几乎传遍了全国每一个角落;胡锦涛上台以后,很快采取狠辣措施,严密过滤手机短信,接连抓捕发送“敏感短信”的人;为了钳制手机信息传播,胡锦涛一再酝酿“手机实名制”,如今正在试点,预备奥运会后向全国强制推广4。照胡主席反“颜色革命”的强硬势态,不折腾到只准特定人群使用手机(如同朝鲜社会)的那一天,他是不会罢休的。
   江泽民时期,经济利益方面的维权人士和政治领域之外的言论者社会活动者,很少有被抓的,中共很少动用军警对付维权活动。胡锦涛上台以来,把维权群体当作“向共产党发难”的敌对群体来处理,疯狂镇压。胡锦涛在二〇〇五年杀气腾腾地指示罗干说:“(对维权群体)能解决则解决,不能解决的要坚决采取措施。”在这种暴力构建“和谐社会”,大批经济利益方面的维权人士被打、被抓、甚至被杀,为了制造恐怖,以吓阻日益高涨的维权活动,二〇〇五年十二月,胡锦涛不惜授意张德江出动武警部队和装甲车,血腥屠杀汕尾维权农民,制造了震惊世界的汕尾惨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