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世存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世存文集]->[热爱养牛的王子]
余世存文集
·十月诗草之九:与笑蜀同志陪若水先生在日坛公园饮茶
·十月诗草之六:忆汪丁丁
·十月诗草之五:歌拟奥登
·十月诗草之十:关于逃亡
·在孩子们中间
·听说读写:世纪末你有何留言――答北京文学李静问
2004年
·为什么是“汉语思想”?――应陈子明之请而作
·我看见了野菊花
·当代中国的现状和中国精英的态度(一个提纲)
·八九一代人是丑陋的:我的一点意见
·我们的青春和学术的意义――《七十年代学人文丛》序
·异行和我
·答茉莉:文学中国的秘密
·看张的人及看张的社会
·我是一名艾滋病患者
·英雄
·类人孩与专制中国的未来――为王力雄获第二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我们时代的社会正义
·从真理到正义--为天安门母亲口占
·次法西斯时代的国家、社会和个人——癸未岁末的断想
·蒋彦永为我们贡献了甚么?
·余世存:文化衫的喜剧
·异行和我(《我看见了野菊花》成书出版)
·礼失求诸野
·国耻
·赠任不寐先生
·我所知道的汪丁丁
·收王康诗作,赋新诗,为朋友们祝福,惭愧。
·致命的独唱――关于廖亦武的《证词》
·行为艺术中的日常生活――关于高氏兄弟《在北京一天能走多远》
·任静玺民办教育失败记
·崔祥联的彩票和我的梦……
·听廖亦武
·平安雪(带图片)
·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眼睛──李晓斌和他的摄影
2005年
·老调子不会唱完
·2004年第二届自由写作奖颁奖侧记
·被闷熟的抒情
·乱祭
·天下平安玄门广大道场
·媒体中的专家话语
·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国丧被囚有所思
·费孝通——大师的中国荣辱
·谁是历史的罪人?第5届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授权公告】陈子明先生获2005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
·致朋友,“为什么我是又不是政治的?”
·闲说流氓史——以墨索里尼为例
·流氓人种学
·你何时才愿政治?—北京门之变及其他
·近代史非常道:谁都没把中国带入现代文明世界
·我们今天的知识为现实服务了什么?
·雁去留意
·笑谈精英衰败
·中国的转型和个人伦理
2006年
·我梦见了胡佳
·个人危机和时代的精神状况
·今天怎样读历史?
·原因的原因
·关于识时务的几种态度
·那些血性的人
·做不了主的主人
·把把都想胡
·张教授的改革生活
·汉语世界的语言学转向
·满街圣人
·当官的难处
·那些永恒的女性
·北京的出租司机
·破碎——2006年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关于孙世祥的提纲(初)
·中国人保持最好的习惯是撒谎——四十年经验观察
·何家栋先生75岁生日祝辞——我们世纪的风景:通过革命获得解放
·我们特立独行的乞丐
·流氓管理学——以墨索里尼为例
·布衣之身
·不依傍万有
·我们时代的精神病人
·亚洲的声音
·文艺复兴不是类人孩们的项目工程
·在时代面前放声或失语
·有理由对“76”一代怀抱期望
·李敖是否度过了青春期?
2007年文章
·饭碗问题和就业主义
·中国劫——应王俊秀先生之请为第七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改变一个社会的风气,三五年足矣
·在犬儒和庸俗之间
·一流的头脑都在“往下走”
·殷海光——从反动学生到反动教授
·大富无私的卢作孚
·内史过的兴亡说
·臧文仲的不朽
·苦命的英雄皇帝
·没有仇恨的战斗——悼念包遵信先生
·强国时代的弱国先知
·破解生死密码的先知
·宰周公的游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热爱养牛的王子

    姬颓是春秋时代周庄王的小儿子,很受宠爱。在那样的环境里长大,姬颓可以为所欲为。但这个王子却只喜爱一样东西:养牛。他曾经养了数百头牛,饲以五谷,批以文绣,谓之“文兽”。

   穷困潦倒的百里奚打听到王子颓喜欢养牛,凡给他养牛的人都能得到好处,就想通过养牛来接近王子。临行前,蹇叔告诫他:“投奔于人,十分要紧。投错了主人,离开他是不忠;跟他共患难是不智。此去应谨慎行事。”

   王子颓逐渐了解了百里奚的才能,想重用他。蹇叔不放心朋友,到洛邑看望,二人一起去见王子颓。蹇叔给百里奚的建议是:“王子颓志大而才疏,他所信任和使用的,多是态度卑贱之徒和善于讨好之辈,此人不可依靠,不如趁早离开这儿。 ”

   蹇叔见到的一帮小人就有墒国、边伯、石速、子禽、祝跪、苏子等人。墒国做过子颓的老师,但这个人心胸狭隘,因夷诡诸不报答他,他就带兵杀了夷诡诸。苏子则在当时以“无信”著称。其他人也都是些因小怨而忘大体、器量极小的人。他们跟着姬颓,无非是要更大的利益。这一点就连姬颓的兄长周惠王都明白,所以周惠王即位后,对这些小人并不客气。他占了墒国的菜园,把边伯的房子收为己有,夺了子禽、祝跪和詹父的土地。

   依照常理,这些小人也就只能忍气吞声。但这些小人有一张王牌:王子颓。前675年,怀恨在心的五大夫联合起来发动叛乱,这年冬天,在卫国、燕国军队的帮助下,他们攻占了成周,立子颓为周天子。这个爱好养牛的青年王子,居然做了国王。这就是有名的五大夫之乱,又叫子颓之乱。

   前674年春,郑国的厉公想调解王室的叛乱,没有成功,他就把流亡的周惠王带回郑国。周惠王和他的弟弟子颓形成了相持不下的格局。在首都做王的子颓很感激五大夫。冬天,他设享礼招待五大夫,乐工演奏的音乐遍及六代各种舞曲,相当于请五大夫欣赏了一次尧舜以来的音乐汇演。这样的活动一时传遍诸侯国际。

   招待周惠王快一年的郑厉公听说此事,觉得机会来了,他跟虢叔说,人的喜怒哀乐无常无时,那么就会有祸害。现在王子颓沉溺于享乐之中,这就是以祸为福了。我们为什么不让天子复位呢?虢叔说:这也是我的愿望啊。

   前673年春,郑、虢两国国君在弭地进行密谈。夏天,两国军队攻进王城,杀了王子颓和五位大夫,周惠王正式复位。

   可怜的王子颓死时只有24岁。有先见之明的先知蹇叔预言了他的命运,使朋友百里奚躲过了一劫。只是蹇叔们没有深究王子颓的意义,历代以降的论者也只是把子颓当作生有祸心的反面典型,不明白像子颓这样的小人自有小人的生存权利、福份。祸乱一方并不是小人们行事的动机,他们只是陷入不自知的命运中了。如果他们有足够的自我意识,有足够的自知之明,他们也许能够守着自己的小人本份,而参赞社会的和谐了。

   小人难以理国,但他们可以发展自己的爱好或事业,比如养牛。小人也有自知之明,那就是他们知道自己的斤两,能够守住自己的生存本份。这些社会常识,本应是一个健全的社会在制度和认知层面上进行双重保证的。如此,小人才不会被小人煽动起来,才不会僭越,去做自己配不上的事业,享受自己不应得的福份。但遗憾的是,王子颓被小人们包围,一下子忘了自己只是一个“文兽”的粉丝,自己并没有多少头脑、聪明才智;而此时的得意忘形最容易被人利用。他跟小人们扎堆,即使有进取之心,如想重用百里奚,也难以实现了。

   中国的先知、圣贤们如此漠视小人,以至于各种各样的小人在我们的历史里大量地繁衍着。中国人只知道对小人一概打压、从生存上取消其资格。如子颓死后,周惠王仍不解恨,他赐命齐桓公去攻打卫国,因为卫国做过子颓的帮凶。中国人很少从制度上和文化上设限,给予小人们生存的空间,并唤醒他们的自我认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