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牟传珩:在记忆中连接
·牟传珩:现代中国两种“自由观”的对立-- 毛泽东与殷海光言论对比
·牟传珩:今日世界政治新主题——谴责共产极权与清算秘密警察
·牟传珩:我们已经没有了冬天
·牟传珩:中国官府腐败与“举报困境”
·牟传珩:中共的政党功能变异与资源流失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牟传珩:人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石——纪念“12、10”国际人权日而作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牟传珩:全球最昂贵的政府——盘点中共执政成本
· 牟传珩: 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牟传珩:“全球公民社会”时代的到来
·牟传珩:“新中国”提前宣告成立幕后——斯大林的指示与中共建国
·牟传珩:全球“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
·牟传珩:两个全球化:资本经济与人权政治
·牟传珩:中国需要一场揭露性的舆论风暴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外二首)
·牟传珩: 中国变革的内在冲动-- 现代化整合濒临城下
·牟传珩:年关聚焦农民工“堵车讨薪事件”
·牟传珩: 中国的“顶戴文化”与“大盖帽”统治——“打出城管威风”联想
·牟传珩:写给铁窗前的胡佳
·牟传珩:2008年开局让“人民满意”的三件事
·牟传珩:网络时代的中国农民宣言——“我的土地我做主”
·牟传珩:奥运前北京发起人权反批评
·牟传珩:“街头政治”与公民参与——《解放日报》社论联想
·牟传珩: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
·牟传珩:中国别与世界现代化整合主流叫板
·牟传珩:胡锦涛再三忧患为那般?
·牟传珩:透视新“解放思想”谜局 —— 高扬“批判兴国”的风帆
·牟传珩:现代化盘整进程与中国知识分子成长
·牟传珩:我的儿提时代
·牟传珩:党的宣传部长泄愤网络媒体
·牟传珩:难搏被捕事件再启示──兼评中共“三个代表”论
·牟传珩:突破“三八线”的朝韩高峰会晤──力主和解是后对抗时代政治领袖的首要使命
·牟传珩:多佛港移民惨案的警悟
·牟传珩:关于当前我们最需要做是什么的八点建议
·牟传珩:美式民主比中式「民主」更虚伪吗——写在美国第四十五届总统大选难产之时
·牟传珩:只有放弃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也为中共建党八十周年“献礼”——
· 牟传珩:等待春天
·牟传珩:中国新闻监督纸上谈兵
·牟传珩:今年两会“大部制”议题前瞻——中国行政机构
·牟传珩:点击北京奥运前的农民工命运
·牟传珩:胡耀邦未及平反的政治冤案——透视毛泽东早期残酷肃清异己
·牟传珩:中国太子党猖獗的地方缩影 ——谁导演了这桩离奇的诬告陷害案
·牟传珩:点击中南海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牟传珩:政绩工程造假何时休?——也为《中国法治建设》白皮书“喝彩”
·牟传珩:“三手代表”形象与“橡皮图章”命运——聚焦中国人大制度五大弊端
·牟传珩:给今年中国两会代表、委员出议题
·牟传珩:今年北京两会舆论冲击波 —— 人大代表三吁“阳光法案”
·牟传珩头顶"红色记忆"、脚踏"中国特色"-- 谁让"太子集团"享受特权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全球化大震荡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 牟传珩 :今年两会军费高增焦点——中国军事崛起背后的民生之忧
·牟传珩:点击中共“解放思想”背后的禁区——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反思
·牟传珩:中国政府创新蓝皮书出笼-- 俞可平大胆颠覆"保稳定"观念
·牟传珩:网络“民主墙”时代的到来——信息革命对中国民主化的影响
·牟传珩:杜世成政绩下的阴影——青岛“PX”维权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应履行《奥林匹克休战决议》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牟传珩: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
·牟传珩: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
·牟传珩: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牟传珩: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
·牟传珩: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
·牟传珩:汶川大地震凸现“类化”意识——党性价值走向末路
·牟传珩灾后中国能有多大改变-- 北京会“告别过去”吗?
·牟传珩:“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5、12"汶川地震撞击政府责任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聚焦安监局"经营性"盖章
· 牟传珩: 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历史上有一个著名军前谈判案例,发生于公元前416年夏。那年,雅典人发动了史称的"米洛斯岛远征"。当时的雅典已具有了海上霸主地位,其同盟遍及基克拉底斯群岛各地,但只有拉栖代梦人的后裔米洛斯人拒绝臣服。于是雅典同盟大军压境,迫使米洛斯人降服。雅典人决定先礼后兵,派遣使者与米洛斯人谈判。谈判一开局雅典人就强势压人,要米洛斯人臣服。他们给米洛斯人提供了两个选择:或者屈服于雅典的统治,或者选择毁灭。但米洛斯人说:"正义在我们这一边,拒不向你们投降,那么结果就是战争;反之,如果听从你们的要求,我们就会沦为奴隶。"雅典人说:"我们都知道,当今世界通行的规则是,正义的基础是双方实力对等;同时我们也知道,强者可以做能够做的一切,而弱者只能忍受必须忍受的一切。"在这个对话中,雅典人的逻辑是:正义的原则不等于利益,武力并不追求道德上是对的。而米洛斯人最后的答复则是:"我们不会为眼前利益而使我们生养安息已达700年之久的城邦丧失自由。"于是,米洛斯人最终被雅典同盟大军打败。雅典虽然用武力征服了这座岛屿,但这次谈判却被认为是人类有文字记载以来,首次涉及统治权政治正当性的论辩。米洛斯人提出的:雅典统治的正当性问题—— 也即"是什么使得权力或强力成为道德上对的"追问,引发了2000多年来人类对国家统治正当性的跨世纪思考。
   
    当雅典人告诉米洛斯人,"强者可以做能够做的一切,而弱者只能忍受必须忍受的一切"时,就是要传达一种无论弱者认可与否,都必须接受或忍受强者意志统治的强权逻辑。人类有史以来追问与证明政治统治正当性的意义,正在于形成评价政治统治是否得到了被统治者认可和接受的政治伦理,从而使政治统治具有有效性和稳定性。通俗地讲,政治正当性就是对被统治者与统治者关系的评价,是政治权力和其遵从者证明自身合法性的伦理。这种伦理在美国《独立直言》中得到了鲜明地表达:"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于是,"人民同意"便成为解释政治正当性的基石。在此之前,社会契约论的经典作家霍布斯、洛克和卢梭等,曾经都从对不同的自然状态的假设出发,对"人民同意原则"做出了系统论证。后来,罗尔斯的论述则更进一步发展了这种政治伦理。
   
    有追问就要有证明。对统治者而言,政治正当性证明主要有两种途径:一是意识形态的政治正当性证明,即"对统治秩序进行知识上或信仰上的真理性论证",例如中共宣扬的 "四项原则"和"三个代表";二是制度化的正当性证明,即通过合法化而图谋政治正当性,如中共用宪法的形式规定"党的领导",使党的统治获得合法化。对政治正当性的证明,不仅要从统治者的角度来做出,而且要从被统治者的角度来做出。对于被统治者而言,政治正当性的证明,关系到被统治者对政治统治的遵从与反叛的正当性证明。当政治正当性得到了"人民同意原则"的政治伦理证明时,对政治统治的遵从就获得了正当性;当政治正当性被"人民同意原则"的政治伦理否定时,对政治统治的反叛就获得了正当性。

   
    自霍布斯、洛克、卢梭以来政治正当性一直被视为西方政治哲学关注的议题,但直到20世纪中叶之后,特别是随着罗尔斯的《政治自由主义》以及哈贝马斯的《在事实与规范之间》的发表,政治正当性才真正成为政治哲学讨论的主题。当我们考察人类以往的政治史可以发现,对政治正当性在观念领域或实践领域的证明,正是遵循了关于政治正当性证明的这一逻辑进行的。
   
   在人类早期的政治形态中,"君权神授"论曾是政治伦理的基础,即借助于神的正当性来证明世俗统治的正当性。早在中国的西周时,君权神授论就表现为"天命说",即"天命授予德"。后来的儒家也都是以"德治"来证明政治统治的正当性。政治正当性的核心就是政治权威的产生问题。在中国的古代政治中,权威有两个来源:一个是天理,一个是民意。到了近现代,天理转变为公理和公意,由此形成了宪法的权威;而民意则转变为权力的来源,即人民的同意,由此形成了民主。这种权威两个来源的分离,即是现代政治的内在二元化:政治权威来自宪法,它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因而具有权威;而政治权力来自民意,即人民的授权,因而才有民主。晚清时代的中国,以梁启超为代表的立宪派与民主派争论君主立宪还是民主共和问题的实质,就是政治秩序的正当性基准究竟建立在哪里?是注重立宪的权威,还是权力的来源?在民主派看来,核心问题是谁掌握权力,只要人民掌权,共和就能实现。所以民主派强调国体,即国家由谁来统治。而梁启超派更重视政体,即国家如何统治,是否按照宪政的原则统治,至于是共和民主,还是君主立宪是其次。 研究梁启超的学者沙培德就认为:梁启超是个立宪主义者,他关心的是权力的制衡和政府的管理以及一套有序的秩序。至于谁拥有权力,都不重要。他相信,只有宪法秩序才能给予政治斗争有序空间。重宪政和法治甚于民主,这是梁启超为代表的中国立宪派的共同立场。然而,立宪的声音在民国初年却被忽略,而内阁制与总统制、民权与国权的争论倒是喋喋不休。中华民国建立之初,更关注的是国家权力究竟归属于谁,而忽视了宪政正当性。正是由于民国时期的政治精英们在政治正当性的问题上,更看重权力的来源,因此宪政迟迟未能建立,由宪法所体现的政治权威始终没有到位。这导致了民国时期虽有国家,但无宪政,国家政局始终处于动荡状态。那个时代,中国在寻找政治正当性问题上,始终让民主压倒了宪政,让威权压倒了自由。最有说服力的是,五四新文化运动本来提出的是"人权(自由)与科学",但却在日渐崛起的民主主义思潮下,被偷梁换柱,竟演变成了"民主与科学",社会运动也让民主压倒了宪政。特别是后来共产党人用暴力推动"苏维埃式的民主",建立起一个完全排除宪政,以"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的空头支票支撑起党权国家,其建政初期根本不搞宪法,后来还是在斯大林的压力下仓促颁布。这个国家表现出的现实就是:"统治阶级可以做能够做的一切,而被统治阶级只能忍受必须忍受的一切"。直到文革时期,毛泽东又在所谓"大民主"的口号下,连形式上的宪法都被废除。中国的现实再明白不过地说明了,没有宪政的正当性,所谓民主根本无法保障。
   
    其实,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宪政与民主的分歧,也是由西方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的不同政治原则所致。卢梭式的共和主义民主偏重公民参与,强调权力的正当性来源来自于人民主权;英美式的自由主义民主则强调的是宪政,强调自由优先原则,致力于通过宪政和权力制衡来保障公民的个人自由。而在中国的思想界,卢梭的民主思想影响更大,民主的呼声要远远高过宪政的声音。由此可见, 民主的正当性与宪政的正当性的分歧,也构成了中国政治精英们的自由主义主张与民主主义主张的分野。
   
    在当代社会,权力属于人民,权威属于宪政,宪政与民主是两个相对而立的不同范畴,宪政提供的是整个政治共同体的根本的、持久的正当性问题,即什么样的共同体组成原则和制度方式是可以被各种社会力量共同接受的,是合乎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共同意志的;而民主所提供的只是具体的统治,即政府之权力是否正当,统治权力是否得到人民的授权,其政绩是否符合被统治者的利益和愿望。而宪政与民主这两者,都必须由符合共同体成员公同认可的"根本大法"来规定。
   
    如今,普世价值已接受了这样一种共识,即主权在民、充分人权和有限政府的三大宪法基本原则。只有以此三项原则设计的宪政与民主,才能体现宪法的政治正当性。也可以说,此三项原则也正对应着政治正当性落实的三个方面:主权在民解决的是"统治来源"问题;充分人权揭示了"统治目的" 问题;而有限政府则表明"统治方式"问题。由此可见,本文所言的政治正当性问题涉及国家、政府、法这三者的关系,以及"统治来源" "统治目的"和"统治方法"三方面问题。政治正当性问题要由以上三者关系和三方面问题来共同体现,不可偏废。 因此,本文正是基于这种意义,将体现这三者成圆、和谐统一的政治正当性称之为圆和宪政民主。
   
    在当下中国,主流意识形态正在发生着传统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的三种主义纷争。这三种主义若不以宪政民主为基础,不管哪种主义,都救不了中国。中国社会变革对政治正当性的现代化寻找,应该就是完整意义上的宪政民主。
   
    (转自《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