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穿小鞋儿的困惑和落入尘埃的赤龙]
謝田文集
·三叉口的中国政经向何处去
·经济出现危机时是什么景象
·白种人优势与共产党员优势
·好莱坞给中南海的最新忠告
·花四分之一国库是什么概念
·【谢田】:美国在经济上应该学习德国
·重慶注資:中共政治生命完結
·纽约印象:世界商都的众生相
·东西方投资者的叫屈与叫苦
·《致翻墙中国大学生的公開信》
·崛起为何得不到内外的欢呼
·傅高义邓传与辜布塔的传奇
·巨商辜布塔留下的深刻教训
·中国转型:宏观拐点微观缘由
·外企设党支部的司马昭之心
·欧洲负利率或燃起货币战火
·美国农业部的半个万亿美元
·中共国的崛起何以无始而终
·克鲁格曼险些爱沙尼亚翻船
·越南,从中国后尘变成先导
·罗姆尼奥巴马经济政策对比
·经济崩溃做为一种解脱方案
·中国何以缺乏衰退中的选项
·美国商业史上最大的劫持案
·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
·拉法耶特啖盒饭其实很自然
·美国大选的中国牌该怎么打
·梅赛德斯-奔驰在美国和中国
·奧巴馬和羅姆尼的歷史機會
·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美国的财政悬崖也许是好事
·李克强博士:披露真实的数据
·中国才面临真正的政经悬崖
·混水摸鱼与中国公司的除名
·中国和美国的城市化之对比
·中共官员退赃特赦能否施行
·罗纳德.寇斯及其《人类与经济》
·美国情报机构预言未来二十年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内讧之兆
·法國大革命的經濟危機今譯
·卖官鬻爵的价格与动态定价
·中国走向世界有哪几支军队
·银行家和政治家的激烈鏖战
·经济手段回应机构黑客之误
·华尔街七宗罪责的救赎方法
·香港政府断奶让自由港蒙羞
·中国GDP为何一半不知去向
·美国大学生们怎么筹款游学
·金砖五国的钱袋和动物图腾
·五大国际机构支招管不管用
·中国GDP六成归跨国资本?
·美国总统图书馆和中国地产
·哈佛经济教授的欧元区处方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上)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英伦印象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将相帝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伦敦的富
·中共会发行大面额的钞票吗?
·《致命中国》vs.“索命中共”
·从总裁被囚看中国社会失控
·钱荒能否逼出中国政经改革
·比特币的崛起和黄金的未来走向
·中国各级政府其实破产最好
·中国总理如何才能透过气来
·鬼城和錢荒之間有什麼關係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食在巴黎
·盘点世界银行给中国的建议
·影子银行地方债哪个更致命
·中国能不能再来个劫富济贫
·人民币上海试水能够成功吗?
·以房养老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美聯儲主席之爭應波瀾不驚
·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债违约吗?
·美国前财长鲍尔森挂一漏万
·TPP何以让中南海心惊胆颤?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九个问答
·中国为什么照猫却画不成虎
·中国为何全民捞钱却捞不着
·謝田新書《赤龍的錢囊》序與跋
·重访台湾:士林的夜市与早市
·重访台湾:福兮祸所伏的服贸
·中国高级白领的优越和忧伤
·如何拆解中国地方债的烂帐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红朝一甲子前后的三次土改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向谋士挥刀的朝廷焉得不亡
·乌克兰的黑洞和中国的黑洞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穿小鞋儿的困惑和落入尘埃的赤龙

   那天跟一位香港记者正闲聊着什么事情呢,她突然插话问到:“这个‘穿小鞋儿’是甚么意思?”听到她的问题后不禁哑然失笑,心里想着,居然华人世界还有人不知道这个词的含义,这本身就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不过话说回来,这些人也是蛮幸福的,他们大概从来没有被别人“穿小鞋”的经历。我跟她说,不知道这个词的来源是什么,按自己的理解,应该是“给别人刻意刁难、找麻烦”的意思吧,尤其是背地里干的那种。

   隔天又想了想这件事儿,试图发现在美国英语里,是否有与“穿小鞋儿”类似的成语。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比较接近的,也就是“刁难别人、给人找麻烦”等词语,但它们都没有“穿小鞋儿”的特殊含义。自由社会的人们,一般来说不需要承受什么别人不怀好意的“穿小鞋儿”,因为此处不养爷,自有养爷处,不需要曲意奉承、忍气吞声;如果有人蓄意刁难,那法律手段、申述手段、仲裁手段都应有尽有。

   “穿小鞋儿”盛行的地方,一定是社会资源被部分人完全控制,使得他人不得不委曲求全、在夹缝中求得生存。而纵观全球,“穿小鞋儿”之类的恶劣人性横行的地方,还真是非中共治下的中国大陆莫属。香港人喜欢说“龙的传人”,还好,不好的龙的不好的习性,好象还没有传到美丽的香港去。制造“小鞋儿”的,让中国的男女老少、不管是否有三寸金莲,都不得不硬着头皮接受“小鞋儿”折磨的,其实就是那条红色的恶龙及其麾下的爪牙。

   那位记者朋友生长在香港,难怪她没有这个经历、弄不清楚这个词的涵义。对来自中国大陆的人们来说,时不时的被“穿小鞋”或者给别人穿上个“小鞋”,简直就跟吃米饭馒头一样普通。所以说,即使是同文同种、文化背景相近,人们之间也有沟通上的困难。那么跨文化的交流、沟通,难度无疑会更大。

   有一天,跟一位美国教授讨论中国的社会和经济问题,她是东部长春藤联盟一所大学里亚洲问题的研究专家。我们探讨了中国的许多话题,谈话中夹杂着英文和中文,倒是蛮有意思的。但在讨论时,她对中共囤积财富、操控国家外汇储备感到不能理解,认为国库是国库、外汇储备是外汇储备、党产归党产、私人资产属私人资产,这中间怎么可能有界限不清、滥用和挪用的可能呢?中共领导人怎么可能会占到国家的便宜呢?

   我跟她说,中共岂止是“占便宜”和挪用,他们根本就是监守自盗。他们的行为甚至连监守自盗的描述都不准确,因为这些绝对的独裁者根本就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的在支配全社会的资源。当欧巴马、麦肯和两党的官员辛辛苦苦的为竞选筹钱、准备开民主党、共和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时;当美国人每年在报税的税表上,划钩选择是否同意把两块钱划拨给总统选举所用时,他们又怎么样能理解,中国那个所谓的党在开全国代表大会时,从来不需要考虑会议的成本,可以不受限制的从国库支取所需费用呢?

   看着这些中国问题专家真诚的目光、不解的样子,心里对他们有一种爱莫能助的感觉。是啊,这美国人怎么能真正理解中国呢?即使是那些在中国留学、研究、汉语讲得很纯熟的人们,要他们完全了解真实的中国,也是不容易的。

   美国之音最近有篇报导,题目就很有趣,是“中国是否占了贸易夥伴的便宜?”记者莉雅分析说,中国经济的发展与中国的对外贸易有很大的关系,近些年,中国的出口带来了大量的经常项目盈余和庞大的外汇储备。那么贸易中,莉雅问到,中国是否占了其它国家的便宜呢?各家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拉赫曼说,不管以什么标准来看,中国的外汇储备都大大超过了国际收支的需要;外交关系委员会研究员瑟泽认为,中国外汇储备的迅速增加是政府大量干预造成的,并且,在二战后的经济史上,“我们没有看到过这种规模和程度上的干预。”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都看出来了,中共和圣经上的红色恶龙,有着摆脱不掉的干系。但美国人没能看透的是,他们不能理解中共如此囤积美元硬通货的动机,他们只是觉得中国人如此省钱、如此存积美元,置美元贬值带来的资产缩水和通货膨胀的危险于不顾,其行为怪异、不可思议。一个奇怪,就挡住了在贸易和融资上对中国有所依赖的美国各界人士。

   相比之下,大西洋对岸的德国人倒是更清醒一些。德国法兰克福报的一篇报导在论及德国与中国的关系时曾明确的指出,“德国喂食著一条龙(中国),一条让他感到害怕的龙:这条龙到现在还不断从柏林领取发展中国家补助金,尽管它拥有高达一兆美金的外汇储备。”这家报纸呼吁德国停止喂食中国龙,因为中共一方面向西方国家领取大量补助,一方面又大量向非洲国家洒钱,其手段让西方倍感棘手。

   擅长“穿小鞋儿”的红龙,看来已经落入尘埃、难以挪步了。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七十七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二百五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