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以《新疆公安向日本记者道歉》为前件,求证:究竟谁是打、砸、抢?]
孙丰文集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新疆公安向日本记者道歉》为前件,求证:究竟谁是打、砸、抢?

以《新疆公安向日本记者道歉》为前件,求证:究竟谁是打、砸、抢?
   也就是用这个报导题目为已知,来作几何题的求证
   这里说的“新疆公安向日本记者道歉”是指整个事件,虽只使用四则消息,实指的却是围绕事件的所有报导。将报导用为前件,也就是将报导作成被思维的材料,因官报报导的不仅是事态的最终结果,而且又是党的官方立场,包含了党的利益所在,事件中的起因、进展、互作用、最终结果……就因这一报导为党所首肯,且诸要素完整不缺。事件自身的道德值及构成事件各要素的道德值都在其内,伦理上的联系也极为完备。所以这一事件的道德责任与伦理责任皆可从中推得。又因报导来自官方,报导里所含的要素也应理解为官方。具有共产党所承认的真实性。
   为什么非要用思维前件呢?这是思维所以能叫做思维所不可或缺的:因只有对着被思维材料才谈得上思维。思维前件不仅是数学命题的可靠性根据,它其实就是人类理性所以为理性的根据。大致说来人类理性有四方靣的应用:一类是数学,绝对抽象的学问;二是科学,关于物的道理的学问;三是人生问题的学问,哲学;四是非理性的信仰,如宗教、方术、神学一类。
   凡学问在方法论上其实为同一个----据于理性的原则,即逻辑。数学、科学、哲学都是据于理性的原则的,即都是可证明的。只是数学是自明的,其结论的真假可直觉鉴定:不只是简单的演算可以一目了然,复杂的、不能一目了然的只是得经历环节、步骤的过渡,最终还得是由直觉来了然;有关物的学问因受被研究客物的限制,其值便是唯一的,所以这两门学问的结论都是公言,绝对的,谁都得在它靣前低头。关于人生的学问,因是自身对自身的反观,又仅仅基于对概念的思辨,就因阅历学养的差殊,只能为“一家之言”。难有数学、科学结论的那种公言性。
   属于人类知识的就这三大门,其共同特征是:都必须是对前件的,通过对前件的分析,推演出的结论。因而凡人类学问,其结论都必须被前提所包含,凡违犯这一原则的则决不是学问,不是理性。这是人类理性所以为理性所不许抗拒的原则----只有对着材料理性才能展开应用,所以也就只有对着材料才称得上为理性。活动不得超出这个前提,得出的才能算为结论。“结论”的意思是它必须是出自前提,出自被思维材料的,所以思想必为被思想的材料所包含;被思想的材料必包含其思想。
   共产党发表《新疆公安向曰本记者道歉》,就等于公布了求证“谁是打、砸、抢者”的前提材料,“打、砸、抢”者就存在在因打、砸、抢而致“道歉”者里。
   谁为打人道歉谁就是打人者了!难道钢铁般的逻辑是共产党的伶牙利齿所能推翻的?
   共产党才是“打、砸、抢”文化的真正作蛹者----我的工作就是借报导来完成这一证明:共产党的话已包含了共产党就是“打、砸、抢”者,是把“打、砸、抢”作为一种文化的承载者,贯彻者,推广者。“打、砸、抢”是当下中国秩序之唯一依靠,因为社会主义之作为制度或秩序就是用“打、砸、抢”建立起来的,除了用“打、砸、抢”来维持,它又能用什么呢?因而说它就是一种有着独自特征的理性,一种独立特征的理性也就是一种有自身征状的文化----共产主义就是以“打、砸、抡”为表现形态的持定文化。难道“打、砸、抡”不是一种心理吗?不具有预先的计划性,不是为达到目的而采取,不是求其发生的功能吗?须知,这些都是理性的要素,只是它是一种拒绝了理性证明性,只依仗征服性的理性。但因它经历了思维,经历了思维的就是理性。
   因而孙丰说:共产做为主張或主义,就是征服性文化。
   共产党就是以“打、砸、抢”为表现形态的特殊理性的人际集团。
   这两点都是结论,凡结论就是判断或命题。判断或命题就必须得自于前提而非来于臆想。所以我才叫大家来作几何习题,因为几何题就是逻辑公式,是绝对严密而又公正的公言,真理。而共产党业已公布了这一事件的最终消息,当然可充为公共思维的无须质疑的前件。因这可不是我孙丰的,也不是敌对或国际反华势力捏造,而是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钦定,真实性绝对可靠,那么,从共产党的言词里提取出的结论就应该有当然的绝对的可靠性,它就理应具有与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同等的权威性!是更高更绝对的权威!我们现在就进入这一严密的科学程序:
   已知:(1)《日本电视台》的三十七岁记者胜田真司和《东京新闻》的三十八岁摄影记者川北真三在喀什地区,当地时间昨天深夜采访中国武警遭袭击消息时,突被大群武警强行带进警局,殴打脸部和腹部等处,摄影记者的相机也遭到破坏,约两个小时后在今天凌晨才被释放。报导并指出,两名香港记者也遭到拘留。
    (2)《曰本记者在新疆被打 武警立即低头道歉》
    (3)《新疆公安向曰本记者道歉》
    (4)《先打后道歉 错已鑄成》
   求证:究竟谁是中国的打、砸、抢者,是打、砸、抢的源头?
   共产党篡政以来就以打、砸、抢、烧、杀、掠为巩固政权的手段,这是国人都身历的。但年龄不同,经历的便是各所处时段。它的打、砸、抢、烧、杀、掠的具体形态便由各时段的具体矛盾来规定,外貌也就不同,识别上也因而有别。所以,反党分子都不是从一开始就反党,人总得三四十岁才能跳出经验,摆脱直觉,对问题取以归纳,才能发现:原来这共产党从创立所依仗的就是打、砸、抢、烧、杀、掠,只是在篡政前用来求成功,篡政后用来求巩固,任务不同描述理由也就不同。对它的识别也就得从不同时期的具体理由来促成,这就是反党者所以有前有后,由不同的原因所造成的原因。具体认识上会因之而有距离,各自的经验不同,反党的理由、程度、所关也都不同。因任何时期人的行为都基于经验,对那造成不同苦难的总原因的认识,只有当矛盾冲突在全社会不可抗拒地全靣表现之时,才会提上日程。
   拉薩事发,共产党就把打、砸、抢、烧的罪名扣在达赖头上,人模狗样既“大度”又“自信”的木乃锦涛竟毫不知耻地向奥总理陆克文说:“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不会坐视不管”,见(国家主席胡锦涛12日表示:“西藏事务完全是中国内政。我们和达赖集团的矛盾,不是民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也不是人权问题,而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分裂祖国的问题。上述事件并不像某些人宣扬的是什么“和平示威”、“非暴力”行动,而是赤裸裸的暴力犯罪。对于这种严重侵犯人权、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暴力犯罪活动,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不会坐视不管。”)。
   后来发生了京火全球受抵制的事,共产党又说国际上反华势力如何阴谋,如何蒙蔽不明真相的人们去围攻、打砸圣火传递呀……共产党是那么的“无故”呀,那么的一副受委屈受欺凌的弱者相呀,可最后呢?在韩国和美国的拉法盛被警察拘捕的竟全是党的好儿好女。奥国呢?那为胡锦涛接见并赞扬的“爱国侨领”胡杨正在受审判;
   再后来的瓮安大火就又是一小撮人煽动不明真相群众的结果。可是呢,这一向“不打、不砸、不抢、不烧”的共产党中央警卫团的胡锦涛扈从竟当着墨西哥总统卡德隆的靣向墨国记者动粗。我问问你胡僵尸,你的扈从动粗是几小撮,又是什么势力煽动的结果?你揪出黑手了吗?要不要我来帮你了揪?我写了“随扈动粗说开去”,竟还有人质问我看到了没有?叫我拿出直接凭证,现在呢?现在的凭证可是你们共产党自已拿出来的,武警向曰本记者的道歉是全世界都看到了的。
   报导二是:“多维新闻网:2008年8月6日10:2:12新疆喀什公安边防队与当地外事办官员周二(8月5日)就周一的冲突向两名日本记者道歉。 周一在喀什发生袭警事件导致十六名警员死亡后,大批媒体到场采访,公安边防队与一些记者发生扭打。 中国官方英文《新华网》报道,喀什外事办官员与公安边防队周二早上11时与两名日本记者见面,双方表示谅解。报道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就此致电日本驻华大使馆表示,将和有关部门取得联系,并努力为包括日本记者在内的所有外国记者提供更良好的采访环境”。
   这回该算数了吧?请别忘了:不只打了日本记者,同时遭打、被拘的还有两位香港记者,日本记者由他们的政府在那里,那是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所奈何不了的,你主观上正视它不正视它都非正视它不可,非低头道歉不可。可香港记者呢?他们没有一个你非正视不可的政府来保护,警察便可以说:打的就是你,你不服?不服咱再来两脚,打碎你的卵你又能怎样?宰了你的小命你又能怎样?到北京上访的人哪一位没有这种经历?中国的老百姓打过曰本记者吗?打过香港记者吗?试问:是不敢打日本记者,不敢打香港记者的人在“打、砸、抢、烧”,还是敢打日本记者,敢打香港记者的人在“打、砸、抢、烧”?究竟谁是中国的“打、砸、抢、烧”者,什么力量才是专在中国实施“打、砸、抢、烧”的,不就一目了然了吗?所以我说一切被共产党指控为“打、砸、抢、烧”的人就不是“打、砸、抢、烧”者,只有那些在国际场合敢于当着外国元首的靣对人家记者动武,敢于不顾国际法去殴打、拘捕外国记者的人才是真“打、砸、抢、烧”者,才是严重的犯罪分子。那以“打、砸、抢、烧”的文化武装起来的力量能不“打、砸、抢、烧”吗?所以说共产恶党狼帮才是“打、砸、抢、烧”的真正煽动者,正是那个一小撮。是中国社会危机的根源。
   从胡锦涛指控达赖老人是打砸抢烧的幕后黑手,到武警向日本记者道歉,你从中抽取出共产党的什么性质,胡锦涛的什么道德人格呢?
   对无可奈何的人,他们就不去奈何,一旦昏头打了人家,就孙子一样道歉。对国内老百姓呢?那是猪狗都不如的命,他们是横竖不讲一句理的,那是杀尽杀绝都不会手软的。他们那心里只有活该加倒霉,谁叫你生在中国呢!原耒共产党是一个能不讲理则绝不讲理的红色恐怖匪帮。
   报导四说:先打後道歉 錯已鑄成/秦漢(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07日 转载)“北京奧運開幕前,内地先後發生兩宗執法人員粗暴對待採訪記者事件。儘管當局事後向記者道歉,但事件已對中國形象造成惡劣的國際影響,道歉可謂於事無補。”并且,秦先生说兩宗粗暴對待記者事件:“一是7月25日,香港多家媒體的記者在北京採訪奧運門票開售出現混亂情況,多名記者被公安叉頸對待;二是8月4日深夜兩名日本記者在新疆喀什採訪恐怖襲擊,遭到武警毆打”。人说对牛弹琴就是傻子,可这秦汉傻到对牛弹,你看他说些啥----“北京當局必須從事件中汲取深刻教訓,避免類似事件再度發生”。“在衆目睽睽下對記者施以武力,執法人員的粗暴行徑立即傳遍世界,引起境外輿論譁然甚至可能觸發外交風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