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人民最大
[主页]->[百家争鸣]->[人民最大]->[中国收容所纪实(一段真实的经历昭告天下,以震慑群小)]
人民最大
·雪灾、震灾、水灾,中国人无语问苍天
·从南秋雨北兆山,想起的劲爆语录
被转载及发表的文章
· 超劲爆:全国二奶大赛揭晓
·辛酸:有多少少女靠肉体混饭吃?
·张丹红或许是一个间谍?/
·中共为什么腐而不倒?
·美国选人,中国选鸟
·中国称“熊”全球
·震撼幽默:众说纷纭话三鹿
博主推荐文章:
·政府的谣言说、人民的谎言说,你更信哪一个?
·中国,想说声我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奥运已经失败一半:开幕式败笔一箩筐
·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你算吗?
·CCTV:你睁大眼睛看看网友的评价
·难道我就是他们说的那一小撮?
·国人没意识到,还是中国污染真这么严重?
·转载:中国收容所纪实(一段真实的经历昭告天下,以震慑群小)
·全球还有多少“张丹红式”中共统战特务
反共爱国系列文章
·我们就是需要逢共必反
·反共才是爱国,反共才是爱华
·中共就这几招
·坚决抵制民运的悲观主义情绪
·杨佳证明:中共依然是64的中共
·我的战斗檄文:我就是逢共必反
2008年8月之前 杂记
·让黑暗无处藏身
·周恩来上网也会被删
·你不去做我不去做,谁去做?
·CCTV,正在盘剥人民的爱国热情
· 在国内发的帖子:民主国家的腐败就是我们独裁的借口吗?
· 灾民应该这样做
· 没有最狂,只有更狂
·任官之乱 始于警察妈妈
·与关心政治、真正爱国的人共勉
·灾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这样被无耻文人鞭尸
·逃出中国:我太不想做中国人了
·从对范跑跑落井下石。看到的假慈悲和冷血
·也谈国内论坛删贴:我们要知道事务的本质
·穷学子亢奋爱国,贪官富豪笑了
·我们是不幸的:生来就必须是奴隶
·党妈妈说:我们容易嘛
·中国功夫飞踢韩国人:正义保持了沉默
·暴露无遗的虚伪:所以理解国人人性扭曲了
·不要总拿百姓当炮灰:周老虎事件一二
·中国要人性回归?没这个可能
·china什么意思?一个有趣的发现
·简单对比蒋、毛大事:常使英雄泪满襟
·这年头,农民也疯狂了:周老虎
·6.28贵州事件的意义
·628的定性,侧面证实了确是一场正义的起义
·怎一个惨字了得
·天公无语对死囚:人格高尚的杨佳志士!
·博讯人才济济:散兵游勇的志士,可否团结起来?
·读王希哲的杨佳案杂感之杂感
·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
·政治玩偶们二奶争宠
·七七事变之日,多难兴邦之时
·拔猪毛
·你可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吗?
2008年8月 8月
·这将是最好的一次奥运会,你听的高潮了吗〉?
·人性可以回归吗?物欲的膨胀让精神的沙漠不断蔓延
·意淫贴:很多人都喜欢这种高潮的感觉
·为什么“想自杀、想跳楼”的帖子屡见杂谈?
·让网民说话,难道天就会塌下来?
·“刘翔是你辈能说的吗 ?”
·人民是鸟,有巢为证
·中共洗脑液,洗洗就脑残
·还法轮功一个公道
2008年9月
·含泪送杨佳:天堂里没有恶霸流氓
·地震接地震,不震趴中共誓不罢休
·一个迷茫的中国人
·又到中秋节,贪官收礼忙
·食品有风险,张口须谨慎(多图)
·幽你一默:中国股市跌回解放前
·中国政府是不是不行了?
·相信政府,给个理由先
·毒奶事件,你“感谢”了政府吗?
2009年3月
·躲猫猫:让你震惊的名词解释
·六四英雄,你的精神永放光芒!
·爱国“贼”,误国误民
·陕西省近600位民代幼教师在省政府维权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收容所纪实(一段真实的经历昭告天下,以震慑群小)


      2003年10月1日,我诚惶诚恐、战战兢兢再一次踏上了珠三角的土地,是去旅游的。这就怪了,旅游该有一个好心情才对呀?这诚惶诚恐、战战兢兢又从何说起呢?不错,谁听了都会有此一问,只因我有一段鲜为人知、羞为人知的亲身经历,多年来那种痛一直沉淀在我心中,抹也抹不掉。
      漫步于深圳街头,这里仍有小偷,抢劫、交通事故仍时有发生,大街上仍然人流如织,但感觉恍如隔世,当年的混乱景象,当年人人脸上游荡的那种冷漠似乎不见了,大盖帽(警察)们也似乎不象当年那么可怕了。为什么呢?我有点迷惑……
      几天后,我又有了新发现,也似乎有了答案:几个月前,我一个湖北老乡叫孙志刚的,听说是一个年轻有才华的大学生,被作为“三无”人员在深圳收容所被殴打致死,正因此事件导致国家收容政策发生根本改变,由收容改为救助。听到此消息我第一感觉竟然是羞愧和内疚:觉得是我害了自己老乡孙志刚。另一感觉就是欣慰:终于有人(我们政府)来收拾利用收容所来赚钱的这帮“恶棍”。诸位别奇怪,也别以为我言过其实,且听我道来,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受呢?因为当年我刚大学毕业,就有过在收容所遇难一周的黑暗经历,我曾想出来后要曝光珠三角收容所里的黑幕,但是后来想我堂堂一大学生居然有类似于坐牢的经历,实在叫人汗颜;再加上考虑收容所是民政和公安两大部门在撑腰,我人微言轻,恐怕未出手时反被蛇咬,那就惨了!正因“羞耻和惶恐”两种复杂心情作怪,我收藏了这段经历。没想到几年后无辜的孙志刚竟又在此惨遭毒手。其实说实话,以我当初在里面所经历一周的情形看:无辜的冤魂岂止孙志刚一人,试想20多年来多少人南下寻梦,多少人发誓不混出点名堂不回家,我敢说:“那些南下淘金多年未与家人联络,音讯无踪的同胞多半都是冤死在那个黑暗的地方——收容所。
      许多人可能不信,下面我愿意将我尘封多年在收容所的亲身经历公之于众。在那里面说是度日如年绝不为过,那七天无异于七年,我把它分为(前言、第一天……第七天)等八部分如实叙说。虽然来得迟了点,但希望能作为一个前车之鉴,告慰遇难者在天之灵,并威慑群小。

     
   前言
      一九九七年十月的一天,我毕业不久,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我辞去了在三峡库区的一个稳定的工作,瞒着家人南下了。因为走得匆忙,口袋里只带了六百元钱,又因为是瞒着家人,没有带上老乡的联络方式。仅有一个我妹妹的同学的联系电话和一个我自己高中同学的工作地址。我来到珠三角的枢纽东莞市,由于缺乏经验,没有“先立足再发展”的思想准备,挑挑拣拣,竟然十多天过去还未找到工作。当口袋里只剩下20多元钱时,我的头开始“大”了,怎么办?我不能再住、也没钱再住20元一晚的旅馆了,当晚我从旅馆出来,决定先在录像厅花八元窝一晚通宵场,明天无论如何,那怕是挨家挨户问有请打杂的工作我也要做了。
      万万没有想到当晚在录像厅灾难降临了:大约凌晨一时许,我迷迷糊糊窝在一座位上被一阵粗暴的声音惊醒了。“都起来,快点,快点,把你们的身份证和暂住证拿出来!”“糟了,我只有身份证。”我向警察解释说我刚来这里,还没有办暂住证。“那有车票吗?”我拼命在兜里、包里寻找,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凶神恶煞的警察早已不耐烦:“妈的,别装模作样了,出去,给我蹲在地上,把手放在头上……”我开始还怀疑听错了:我又没犯法,怎么会这样对待我呢?稍一犹豫,一个壮汉就在我屁股上踹了一脚:“老实点,给我快点出去!”
      在录像厅外地上已蹲了有20多位,我也只好加入其中。旁边围站着七、八位穿警察制服的人员,手上拿着警棍,还有腰间别枪的,看情形:只要不听话就会挨打,想跑的话可能这些人还会开枪。在地上蹲了约20分钟,来了一辆四轮车,后面有铁护栏的那种。“全部上去,快点,快点……”20多人象赶牲口一样被赶上了车,动作稍慢的,就会挨踹,此时我真有点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犯罪了。一行20多人全部被抓到莞城篁村派出所,很显然这个地方本来就是关犯人的牢房,铁门锁上后,有人在外面大声吆喝:“你们都老实点,不准大声喧哗,明天早上九点让你们打电话……”
      到这时我才认真看了一下四周的难友,有男有女,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但无一例外,没有穿着特光鲜的,也没有一眼就看出是乞丐的。一问之下,大多是平平常常的收入不高的打工者,听他们讲,在抓你时如果当时能交得出300元钱就马上放你;还有一些是有办暂住证住在厂里的工厂员工,出来看录像未带证件在身上被逮的;当然也有个别形迹可疑,眼光闪烁不定的……外面的人走后,有在此打工多年的“前辈”开始给众难友上课:“他们这些人纯粹就是为了钱,明天他会让你们打电话,能拿来暂住证的他们是榨不出油水,没办暂住证的赶紧想好明天要打的电话,最好找有把握打通的电话,找亲戚朋友拿钱来赎人,他们顶多给你3-5分钟打电话,如果明天下午3点前还没人来赎那就惨了,就会送你们去收容所,唉!那个地方……希望你们不要进去,进去你就无异于一头待宰的猪……唉,不说了,诸位,多保重吧!”言下之意他是有进过收容所的,那里的遭遇不堪回首。听到这些,我的头更“大”了,怎么办呢?我该怎么办呢?我仅有我妹妹一个同学的电话,且我们仅见过一面,而且她是女生,当时留电话给我时,到现在有半年多,不知她还对我有无印象,况且她是在樟木头上班,即使电话打通了,她愿意来救我,也不一定能在3点以前赶过来,完了,真的完了,我似乎已看到我已成为“前辈”所描述的待宰的猪!
      几个小时的煎熬,到了第二天早上九点,派出所人员开始懒洋洋、三三两两来上班……等他们清理妥当,又过去了半个小时。然后是一个个让打电话,每个人至多给5分钟,果然如前所料,电话那头接我电话的小姐说:我要找的老乡到外面去点货去了,要12点左右才能回来。当时(97年)很少有人用得起手机,当然我没法找到她了,即使叫她同事给传个话,她也肯定记不起我是谁了,记起也不一定肯来,来了也赶不上救人。眼看着20多位难友一个个被接走,我开始变得越来越焦虑,最后里面就只剩下5个人,有两人根本就没有打电话,看情形是长期在外面混的盲流,还有两个也是象我一样电话找不到人的。11点以后,电话就再也不让打了,约11点半时,隔着铁门只能看到一个粗壮的、脸阴阴的警察坐在外面泡茶,我不死心,向那警察叫道:“先生,麻烦你,让我再打一次电话,好吗?”喊一次,他不理;喊二次,他瞪了我一眼;第三次再喊,他终于走了过来,打开了铁门的锁,我刚想跨步出去,突然“砰”地一声,我眼前一黑,鼻梁上挨了结实一拳,腾腾腾我倒退几步,坐倒在地,眼镜飞到了墙角。我用手一抹,有刺痛的眼泪,更有涌出的鼻血,“你……”我抹了几次,才驱散眼前乱昌的金星,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摧残下,我差点失去理智,冲动地站过去,那个壮汉仍然阴沉着脸,抡着粗胳膊盯着我。天!在这个健硕的动物面前,我终究清醒地认识到,再有什么语言和行动的话,我肯定要吃更大的亏。“忍吧!认命吧!”我颓然坐倒在地。
      下午三点,还是那辆四轮车要送我们五人去收容所,虽然没有戴手铐,但每人手都被反到背后,两个大拇指被他们很专业地绑在一起,在上车瞬间,我曾闪过一个念头:这个时候我如果跑的话,这个地方街巷我已有点熟悉,或许能逃掉,念头一闪之间,还没有来得及决定就被那擂我一拳的动物推上了车。老天哪,那里就算是“前辈”描述的“人间地狱”我也只有先进去了!
     
   第一天 进舱
      到了收容所,车子过了两道铁门,我们五人又被赶下车,进到一个上面标有“登记室”的房子里,迎面就是一声断喝:“蹲下,蹲下,别东张西望……”抬头见到的又是一张满脸横肉的脸,感情这群动物都是同种的。桌子边坐着一位看上去不是很凶的胖子,他开始给我们训话:“进来要服从管理,不准闹事,要打电话明天先登记,隔天会统一安排你们打电话,打电话要跟赎你的人讲清楚,至少带约500元左右,电话没联系上的,再给你们一次发电报机会,半个月还没有人来认领的,我们就只能送你们去樟木头了……”樟木头又是什么地方,我当时当然不知道,也当然不敢问。后来进到里面才听说,那是一个类似于劳动改造的地方,每天做筛沙子之类的苦力活,按天8元计算,等赚够了赎金,再发给你10元钱把你赶到马路上,让你自生自灭!胖子又发给我们每人一张表:“快点填好表,把身上的铁器、鞋带都留下,行李先寄在这里,出来再还给你们。每人发一床毛毯,一双筷子,毛毯丢了要赔50元,筷子用到你出来,不再补发……”填好表,带上一床破烂且污秽不堪的毛毯和一双一次性筷子,我们又进了一道大铁门,抬头见大门两边墙头竟架了两架机枪,围墙约2.5米高,墙上再加高约1.5米高铁丝网,我靠!就算以成龙大哥的身手恐怕也飞不出这道牢笼,在大门边,那个满脸横肉的壮汉又在我屁股上重重踹了一脚:“妈的,欠揍,别东张西望,快进舱!”哦——原来里面的房子还叫“舱”,不知有没有分等级舱。无奈之余,我心里不禁自嘲。
      进到舱里,还未来得及放下毛毯,更别说了解一下舱里情形,门里几个人就一叠声大声吆喝:“上楼,上楼,快点,老实点,别乱动……”还未弄清怎么回事,沿途就被一群人又推又踹赶到楼上最里面靠墙:“妈的,老实点,蹲下,都蹲下,向着墙里,不准抬头……”几个刚进舱的人都被逼、被赶到里边蹲下,几个大汉还在身后大声吆喝,那声音几乎声嘶力竭,一看蹲着的人稍有动静,就冲过去往背上猛踹,踹在背上的声音象擂鼓,被打的人如果呼痛,就会招来更重、更多人的群殴,蹲长了肯定会累,几乎每个人背上都挨了拳脚,所以你此时只能强忍。我当时真有点莫名其妙,这些是什么人?难道里面也有管理人员,他们是为了立威吗?随后,这些新进来的人员一个个被叫过去,几个大汉强迫你脱光衣服搜身,一点都不放过,稍有不从便遭来一顿毒打。从他们喊话和打骂声中我逐渐明白原来这群人同样是被抓进来的“三无”人员,不过他们有的确实是长期在外面做坏事,够狠的角色,进来到里面也要做老大,从他们阴戾、残暴的行动中看出这群人才是真正该抓的,他们大多有偷盗、抢劫前科,心狠手辣,不管他人死活,在舱里这群惯于作奸犯科的人又聚在一起,对每天新进之人搜身,打骂,而且打人的那个狠劲是很多进过收容所的人都有经历过,所以说孙志刚的死绝不仅仅是一个偶然!他们这样一来借以立威,二来看能否搜到值钱的东西据为已有,我的一个电话卡,新皮带立马就易主了,碰到这种情形,顺从才会少受辱,轮到搜我身时,我没等他们说,就脱下衣服,翻开所有口袋任凭他们搜刮,反正也没有什么东西。那领头大哥都不禁失笑:“你小子倒乖巧,就不打你了。”老天,本来一直自认有傲骨的我竟然要低头、献媚以求少受皮肉之苦。被搜身之时,因蹲得太久,每个人几乎都腿麻腰酸背痛,几乎站立不稳,跌跌撞撞下楼又遭来那帮凶徒的一阵阵哄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