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和谐社会”下的孩子游戏和警察赌博]
郭少坤文集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谐社会”下的孩子游戏和警察赌博

   

郭少坤

   前几年曾有民谣云:“中央干部忙组阁,省部级干部忙出国,市县干部忙会桌,乡村干部忙吃喝。”应当说,这几句简单的民间顺口溜不但真实的反映了官场面貌,同是也说明了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尽管他们没有任何权利改变现状,但社会的走向却一直被他们看得一清二楚。

   进入所谓的和谐社会以来,老百姓又在这种人为巧装该扮的“和谐社会”中看到了于真正盛世意义上的和谐社会许多根本不相称的东西。同样,他们也是在无法改变现实的无奈下,以顺口溜的形式反映出来。

   近有民谣云:“官员玩政绩,百姓忙钱币,大人忙赌博,孩子玩游戏。”那么,现实情况是不是这样子的呢?大量事实证明,全国各地基本上都有着这一严重的反常现象,而且愈演愈烈,在败坏着社会的健康肌体,侵蚀着人们的灵魂。

   关于“官员玩政绩,百姓忙钱币”这一人所共知的现象就不多举例说明了。需要人们更加重视的是“大人忙赌博,孩子玩游戏”这一事关民族未来兴衰的大问题。

   先说“大人忙赌博”问题。我们不能不忧心忡忡的看到,当今社会中的赌博现象不仅仅是发生在民间各阶层,而且蔓延到国家的执法机关部门及其成员,他们不单单是无视、包庇、纵容赌博,甚至是担当赌场的黑后台,为赌场保驾护航,更有甚者,有的警察也亲自到赌场参与赌博活动。记得去年九月份,在从福建探望朋友回来的火车上,我结识了一位安徽省宿县储兰镇的青年人。交谈中,他告诉我说,他在福州市火车站附近的一家赌场工作,具体工作是负责向客人(赌徒)借高利贷,也就是说,如果客人输得身上没有钱了,就向他们发放高利贷,然后,他们再从高利贷中提成,他们的月收入一般是在一万元左右。我问他都是哪些人去赌博,他说,什么人都有,有做生意的,也有政府机关公务员,甚至也有穿着便装的警察。我又问他,这赌场为什么敢公开化,他说,凡是开赌场的都有警方做后台,他工作所在赌场的后台就是当地派出所所长。而且,他说出了一个惊人的数字,即:这个赌场每开一小时,就要向这位派出所所长交600元“保护费”,如果按每天开6小时计算,一年就算开300天,如此下来,这位所长就可以年收入一百多万元。这位青年还神秘的对我说,只有他们赌场内部才知道这一情况,外面根本难以知情。

   前几天,据网上报道:河南省新县也发生了警察参与赌博的情况。在前不久,记者在新县一家叫“金宝岛游乐城”的场所内,有很多人在一排立式赌博机赌博,在赌博的人群中,不但有社会上的各阶层人员,而且竟然有警察在参赌。在一天中午的12点左右,有一名身穿警服、警号为088796的警察直接来到赌博机前,从上衣口袋里掏出100元人民币,买了500分,结果是,不到七分种就全部输完。不大会,他又买了500分,没有几分种,他又输完,然后,和另一个同来的人扬长而去。

   在记者获得准确无误的第一手材料后,在次日,打电话到公安局“110”进行报案。在下午的一点多种,记者才看到一辆警车开过来,从警车上下来了两个警察,其中一名带有警号“088073”的警察和另一名没有警号的警察来到了游乐城,不过,记者发现他们没有到赌场,而是直接来都吧台,小声对吧台里面的两名中年男子说:“有人报案了,小心点。”他们站了两分种,并没有进入赌场制止里面的赌博行为,然后,走了出去。随后,记者又发现吧台里面的两名中年男子拿着两条“帝豪”香烟追出来,把香烟塞给这其中一名较胖的警察后,说:“你办事,我放心。”记者同时还发现,警察们上去的警车号为“豫警S2111”。

   至此,警察参与赌博现象已经暴露无遗。更加可怕的是,警察们为赌场(包括黑社会的其它违法犯罪团伙)提供保护伞也是在中国随处可见的不争事实。

   也就是在这个县的赌场,记者发现许多孩子们也在这里玩游戏。尽管是大厅门口写着“未成年人禁止入内”,可还是看到很多背着书包来此玩游戏的孩子们来到游戏机前,虽然他们不像大人们下那么大的赌注,但也要掏出一元钱买上三个游戏币,玩完之后,还要继续掏一元钱买游戏币。有孩子向记者透露:一天下来,也得要几元钱。当记者追问孩子们“这样下去会不会影响学业”和“钱的来源”时,孩子们都是笑而不答。

   我们无从得知,发生在河南省新县的警察参赌并为赌场充当保护伞的问题究竟能干否受到“上级的重视”或者“严肃查处”;那些“祖国的花朵”荒废学业流连忘返在游乐城的现象能否得到禁止。但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的说,在中国,大人们的赌博(和嫖娼)等丑恶现象是不容忽视,前几年流行的“十亿人民九亿赌,还有一亿在跳舞”虽然夸张了些,但是,赌博现象屡禁不止甚至发展到了警察参与赌博已经不能不证明了这么一个问题:社会的堕落程度在明显上升;更加可怕的是,这种堕落已经非常严重的影响到我们的下一代。令我们同样无从得知的是:这种足以危害到我们整个民族形象和牵涉到社会文明的问题竟然还能在这个所谓的和谐社会里持续多久?!如果说像这样的大是大非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而且被掩盖在“和谐”之下,我看,这种“和谐”还是不要为好。

   细想一想,警察参赌和充当赌场(包括其它黑社会场所)并不不可怕,“上级”来一个“严肃查处”也就解决问题了;孩子们出入游乐场也不可怕,再强调一次“严禁未成年人入内”和“加强管理教育”也许能好一阵子。但是,如果我们整个社会成员及其社会的管理者们都在社会责任心和政治责任感方面抱着游戏赌博的心态,像民谣中所说的“官员玩政绩,百姓忙钱币”那样沉醉于名利当中难以自拔,再加上那些本来就是依靠政治赌博上去的官员们的人性匮乏和其他种种因素,社会的管理只能是越来越混乱,不仅仅是上述的赌博和游戏丑恶现象会愈演愈烈,其它不利于文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事情也会应运而生,把人心搞的越来越乱,把社会弄得愈来愈是乌烟瘴气,特别是在危及到我们的子孙后代这一事关民族兴衰的问题上,更不能不令人忧心忡忡。

   把所有的社会矛盾都视而不见,将所有的丑恶现象都掩盖在“和谐社会”的旗帜下,将肯定不会给中国带来长久的福祉。即使是按照共产党所信奉的马列主义历史唯物论而言,中国专制历史中的“成由勤俭败由奢”规律及其古训也是对当今社会现象的最好警告!

   诸多不正常现象及其问题好像在告诉:中国人应该到了清醒自己的时候了。

   2008年4月2日星期三

   于徐州家中

http://www.fireofliberty.org/article/7719.asp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