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两会”召开在京又见百姓下跪]
郭少坤文集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会”召开在京又见百姓下跪

   

郭少坤

   上周,我就《还有多少中国人在下跪和为什么志愿下跪》现象发表了一点不完全的看法,并蒙《自由圣火》错爱被刊载。可就在此文刚刚发表的三天,也就是在北京如火如荼的“两会”期间,竟然又在网上看到了一起(部分)中国人集体下跪的新闻,读后又是一番百感交集,觉得还是有话要说。

   《新快报》讯:据香港《大公报》报道,山西省临汾尧都区魏村镇吴家庄中心小学附近一家非法化工厂肆意排放含苯废气和废水,导致该校学生和吴家庄村民出现不同程度的头疼、恶心等症状。当地村民在工厂门口抗议,并集体下跪,要求工厂停产,截至3月2日已持续了3天。

   是什么原因使得那么多村民集体下跪呢?据详细了解,山西临汾尧都区魏村镇吴家庄中心小学临近山海化工厂。该化工厂长期超标准排放高浓度含苯废气废水,已经严重影响当地村民和学校的正常生活。当地村民向媒体表示,学生放学回家后,经常出现头疼、恶心等不适症状,学校在上课时也不能打开窗户进行户外活动。另外,该厂职工也时有头疼、恶心等症状,在生产作业中,即使配有防毒面具,也难以忍受刺鼻的气味。

   由于该厂位于学校的上风向处,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接流入附近农田,田中的农作物和树木长期被浸泡在污水中,奄奄一息,孩子大人们又面临着毒气的威胁,在万般无奈之际,村民们为了自己的生存,自2月29日起,村民们在化工厂门前拉起“我们要蓝天,我们要生存”的横幅额,并集体下跪要求该厂立即停工。不过,持续三天的抗议并未取得实质成效。该厂相关负责人闭门不见,厂内运作依旧。

   看了这样一则新闻,首先让我们想到的是:中国人又下跪了!接下来,我们又不能不想到,咱们中国人怎么就这么容易下跪呢?为什么仅仅是在向一个小小的化工厂下跪呢?他们跪的有目标吗?

   从表面上看,村民们下跪的是一个破坏他们赖以生村环境的“化工厂”,而且是一个没有具体负责任的任何个人,也就是说,下跪的对象即不是什么神仙皇帝,也不是什么达官显贵,使得他们的下跪显得非常没有目标和价值。但是,也正是这种下跪方式,尤其是村民们下跪时拉起的那道条幅“我们要蓝天,我们要生存”上的10个字,真实地揭示了村民们下跪的内心世界和最起码(也是最崇高)的诉求。

   之所以说这些村民们的集体下跪“是最起码(也是最崇高)的诉求”,就是因为村民们下跪的对象不是人,不是官,也不是任何偶像,而是那条幅上最需要关注的“蓝天”二个大字。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人们都知道这样一个道理:我们的生活中谁也无法离开头顶上的蓝天及它带给人类无穷无尽的好处,它的空中高悬着照耀人间光明、生长万物的日月星辰,它散发着世界上的所有生命和万物不可须臾离开的空气……因此,人类在充分享受着它的不尽好处时,也对造物主充满了敬畏和爱护。所以,也就产生了自古以来的“敬天地”这一优良传统,就连我们中国人在新婚的礼节上,也是以“先拜天地、再拜爹娘”这一传统作为对天地的最高敬爱之意,甚至历史上那些依靠造反起义成功的强人也往往是在“歃血为盟”时先跪拜天地;中国人最喜欢说的就是“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也标明了人们对自己头顶上的蓝天的敬畏和爱护。可令人遗憾地是,我们中国人并没有真正和很好的敬畏和爱护自己头顶上的蓝天,他们总是在不停的违反造物主的美意,破坏大自然的规律,搞得山河破碎,面目全非;尤其是在毛泽东的“与天斗,其乐无穷”号召下,中国人头顶上的蓝天早就变了模样;即使是在现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中,无视大自然和经济规律的中国人在急功近利的疯狂中更加严重的破坏了自然环境,超期消费和浪费了许许多多的自然资源能源,直到发生不顾国计民生的各种违反人类社会生存规律的形形色色案件,在此形式下,像这个村的村民们受害并状告无门而不得已不向“蓝天”下跪的现象发生,也就情在理中了。

   在无穷无尽浩瀚无边的宇宙中,人类指望着依靠各自头上的蓝天生存;在我们这个有着几千年封建统治的社会中,中国人希望和盼望着人造的“蓝天(即像包公那样的‘青天大老爷’)”来使自己生活下去,这两种不同的“青天”概念一直在捉弄着中国人,直到现在依然没有发生多大变化。因此,当山西临汾这个村的村民们在遇到即无造物主给的“蓝天”又找不到人造的“青天”时,在那里的下跪也就只能是看作是“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无奈反映。

   我还是坚持说,别说是这些村民们集体下跪没有用,所有遭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中国人都去下跪也没有用。我敢放言:包括胡锦涛在内的所有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如果有谁能够接受我郭少坤的申诉,倾听我反映的实际问题,并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解决问题,我现在就给你们“下跪”——关键问题是——能行吗?!

   说真的,尽管是中国人不再希望沿袭传统中习惯的下跪方式以示自己的礼节和诉求,但毕竟还是在传统观念的影响下,在缺乏自由民主的社会社会秩序中,仍然采取不同的方式进行下跪。即便是我们从外来学会不久的那种现代文明中的握手形式,也并不就是意味着平等,当然,在没有握手机会的条件下,甚至在没有封建社会里的“拦轿递状、击鼓喊冤”的条件下,这本来就应该早就绝迹的“下跪”现象到处可见也就不足为奇了。

   从那些村民们集体下跪的诉求中,使我们同时看到当今中国人真的需要集体下跪。当然,我们不是下跪于任何偶像和个人,我们已经到了需要向造物主集体下跪并呼喊的时候了,我们应该发出的诉求和声音是:我们不需要那表面的繁荣,我们需要一个干净的蓝天,我们需要洁净的空气,我们需要一个子孙后代永远赖以生存的美好环境中;当然,我们也祈求上帝眷顾垂怜我们那些还在向偶而跪的同胞,在给他们一个干净的蓝天之际,也给他们一个永远不再跪求“青天”的青天——一个自由民主的天下!

   2008年3月7日星期五

   于徐州家中

http://www.fireofliberty.org/article/7497.asp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