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随处可见的“范跑跑”们]
郭少坤文集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随处可见的“范跑跑”们

   

郭少坤

   有人问我:“你对范跑跑事件怎样看?”我说:“范跑跑作为一个教师,在地震灾害面前不顾学生们的人身安危自己先跑出去逃命的行为断不可取,他违背了天理人伦,也为中国的传统美德所不容,理应受到道德法庭的审判和舆论的谴责;但是范跑跑却诚实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和选择理由,和那些可能会和范跑跑一样心态并也有可能和他作出同样决定而又不愿意自我暴露的人相比之下,范跑跑的自由表达和率直精神还是值得肯定的,至少,他要比早在199412月8(注意:这里也有8字)日的新疆克拉玛依那场大火中带头喊”让领导先跑“的”党跑跑“要好得多,因为后者既没有好的道德品质,也没有敢于表达自己内心世界的自由境界。因此,如果说范跑跑的行为是禽兽不如可他却敢声称自己就是禽兽或者愿意做一番自我辩解而敢于向世界展示自己的本质的话,那么,和那些同样连禽兽不如的”让领导先跑“既不敢承认自己是禽兽也不愿意做任何自我辫解反而还在继续飞黄腾达的家伙们相比,范跑跑还是有着值得肯定的一面,而那些”让领导先走(跑)“的家伙们则更显得是那么一钱不值。这就是我对”范跑跑“事件的基本看法。

   众所周知,任何自由都不能与人类社会的基本道德规范相冲突,自由是推动人类文明的自由,自由是追求民主法治和人权至上的自由,自由是保障道德规范不被突破底线的自由,否则,任何对自由的辩解都是诡辩,像范跑跑这种自我辩护就不应该属于自由的范畴,只是在为自己的道德败坏而开脱而已。

   那么,又何为“道德”呢?中国古代思想家(也是道家创始人)老子这样说过:“是以万物莫不尊而贵德。”道,是指自然运行与人世共通的真理;德,是指人世的美德、品行。从这个意义上来看,道德不仅仅是针对人类社会中人和人之间的规范,也是人类社会和自然界相处所共同遵守的游戏规则。于是,我们就会发现自古以来人们为什么和其他动物族群和睦相处而不变的法则了,我们可以看到:人们饲养动物并和动物有着深厚的感情,人们保护大自然环境而自得其乐,虽然,人们也捕杀动物并食之,也开发自然资源能源以用之,但它和历史人类社会中的战争一样都是需要,都是维持生态平衡和生存发展的需要,但是,对这些行为都必需要有个度数,离开了这个度数,那就是不道德的了。这也就明确的告诉了我们,你可以发动战争但战争必须是正义的战争,是保护人民杀戮暴政者推动人类社会走向文明的战争,于是,就有了联合国及其有关国际法;你可以捕杀动物但必须要尊重《动物保护法》和懂得维持生态平衡;你可以开发自然资源能源但必须尊重《环境保护法》而不得滥砍滥伐和懂得人类只有一个地球的道理;如果违背了这些基本常识,那就是违背了公共道德标准。

   人类从“无为而治”过渡到有为而治,从人治过渡到法治,这就说明了仅凭道德力量和个人品质是行不通的,它需要法律作为辅助和保障以维持人类社会和自然界的正常秩序,需要民主政治来管理国家和民族的事情,所以,在近代的斗争与发展中,也就有了自由民主和法治人权至上的普世价值观,并以此形成了以西方国家为代表的世界文明潮流。而与此相形见拙的却是,我们这个有着二千多年崇尚儒家文化和“道德”价值的中国人在既丧失了传统美德又缺乏现代文明意识的困境中挣扎,在传统已被破坏而现代文明却没有建立起来的空白中生存。从中国共产党建政后的近60年历史上看,每一次运动,每一个事件,无不都是在残酷地蚕食着中国几千年来的固有文明,无不都是与世界文明主流而抗衡,一直发展到建国半个多世纪时,竟然还找不到治国安民的大政方针,什么“摸着石头过河”,什么“五讲四美三热爱”,什么“两个文明一起抓”,什么“三讲”,什么“三个代表”,什么“保先”、什么“八荣八耻”如此等等的教育方式,非但没有改变国人的面貌,反而令国人无所适从和不知所措,发展到道德风尚日渐低落,人心不古、人心不法的现象俯拾即是,直至发生了在自然灾害面前连其它动物都知道自救互救、而我们却看到“范跑跑”、“让领导人先走(跑)”的反人类现象。可笑的是,我们却还要为这一根本不值得讨论的问题,不是问题的问题进行无谓的辩论,可见,我们的精神空虚和无聊到了什么程度也就不得而知了。

   所以,在这样一个信仰迷失和道德匮乏的社会中,在各种天灾人祸降临的面前,包括在日常生活中的道德考量之际,什么“跑跑”都会出现。君不见,面对着公共场合下光天化日之下的各类犯罪活动(偷窃、侮辱妇女等)多少人视而不见和充耳不闻;君不见,面对着儿童和弱者落水的场面多少大人们站在那里围观而却要由小学生去救助(如发生在南京的事情);君不见,在面临着威迫利诱和人格价值的考验之际又有多少人作出正确的取与舍?在国家前途与个人家庭的利益面前相冲突时又有多少人甘愿抛家爱国?在明明白白的清楚自己身边的“长官”是鬼不是人而却还在把他视为人甚至把他当祖宗对待,又有几人还把自己当做大写的中国人;君不见,又有多少人清楚的看着国家、集体、单位和个人的各种合法权益被权力者们糟蹋剥夺而甘做看客甚至是助肘为虐,又有多少人看到一系列祸国殃民事情而出离愤怒和麻木不仁……

   从以上社会现实中随处可见的现象及其问题来看,中国的“范跑跑”们太多了,这些“跑跑”们,跑出了人与兽的区别及其分界线,跑出了人类社会的游戏规则,跑出了中华文明的圈子,跑出了为现代社会所不容的文明规范,跑出了中国传统美德的底线。显然,这些“跑跑”们在出离了对罪恶的愤怒和跳出了正义之后,也就只剩下徒有躯壳的行尸走肉了。

   在我们有着13亿人口的中国,在中国各行各业各阶层的族群里,究竟有多少类似“范跑跑”和“让领导先走(跑)”肮脏丑恶心态的人们,有着多少在正义和邪恶决斗面前甘做看客的国人,有多少“哀莫大于心死”的死者,恐怕谁也说不清。但是,有一点我们可以说得清,那就是跑出了国门却还在高喊“爱国”的中国人不少,那些既不懂历史又漠视现实生活中弱者命运的“愤青”们不少,那些在既得利益集团中享受人生而不思改革进取和公平正义的达官显贵们也不少。同时,反过来看,我们所有被迫生存在强权政治及其不公正待遇下却不愿起来抗争的中国人也不少,也就是说甘当奴隶奴才的人也不少。

   “范跑跑”事件已经过去了,它将同与其同类现象的事件一样,已成为中华民族文明史上的一页反面教材。现在的我们最需要做的是,如何为了杜绝和避免这种与传统美德和现代文明所决不允许的事情再发生,如何发扬光大我们中华民族的固有文明以延续传统美德的命脉,如何大刀阔斧的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以制度化为保障,如何加强民主法治建设以防止任何丑恶现象在中国重演才是当务之急。否则,我们只能是在昨天批判了“让领导先走(跑)”的“领跑跑”,又在今天批判了置孩子们命运而不顾的“范跑跑”,明天还有可能会再批判在正义面前脱逃的什么“张跑跑”、“李跑跑”,如此而已的恶性循环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显然不能。

   结论是:在真理和和谬论、正义和邪恶的斗争面前,我们谁都不应该跑,都应该义无反顾的冲向前。否则,真的也就应了中国人的那句话:“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到头来,我们中国人也就跑出了文明的视野而不知,自己走向野蛮而不觉,从而自甘落后并终将被挤出世界文明之林。

   2008年6月28日星期六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