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五一”感事]
郭少坤文集
《自由圣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一)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三)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五)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六)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九)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
·阳光下的罪恶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怜子如何不丈夫
·愧对维权
·给《自由圣火》全体同仁暨海外朋友拜年
·官场与社会现象的民谚集锦
·张五常在信口雌黄
·看徐州市被评议落马的干部
·开“二会”不如开“三会”
·一石激起千层浪
·解读温家宝总理语录
·闻刘晓波获“十一届人权新闻奖”有感
·“东方党”是谁?
·清明杂记
·一样的酸楚一样的痛——写在《评刘晓波获新闻奖》之后
·狼和贪官
·错在共产党,而非王丹与我
·行藏坐卧心无怠——敬和韩杰生先生
·“六四”周年杂感
·草菅人命的“反右运动”
·怎一个“批示”了得
·看共和国史上最大的“黑社会”
·“七一”感言——兼思“黑奴”
·“审判”来得何其快?!
·中国足球输在哪里?!
·“建军节”感言
·谈谈薪酬的“政治”
·洗礼
·忍看朋辈成新囚 天堂地狱问杭州
·中国有没有明天——读黄河清先生大作有感
·重读樊百华先生旧文感作
·“十七大”之前 请不要政治作秀
·诺贝尔奖为何无缘中国
·想念吕耿松先生
·迟到的挽词——悼念包遵信先生
·李海印象
·“十七大”后的中国一月记事及浅析
·闲话“选举”
·灯光下,有谁想过中国煤矿工人的血和泪?!
·物价如此疯涨 百姓何以聊生?!
·圣诞节有感(一首)
·维权始知世道艰
2008
《自由圣火》
·敬和于浩成先生(二首)
·奥运会之前的几点忧思
·谁来听听和关注他们的《血泪控诉》?
·鼠年说鼠
·仇和能“求和”吗?
·还有多少中国人在跪着和为什么志愿下跪
·“两会”召开在京又见百姓下跪
·令人深思的“生财之道”
·代表人民者知多少——写在“两会”之后
·“和谐社会”下的孩子游戏和警察赌博
·有这样的“先进公安局”——记江苏省丰县公安局的“政绩”
·安得广厦千万间,聚得酒色共开颜——论当代中国式腐败
·胡佳能够获得“保外就医”吗?
·“五一”感事
·向灾区捐款前后的几点思考
·如果
·如何“化悲痛为力量”?
·王子犯法,能与庶民同罪吗?
·我的“六四”之痛
·李小鹏上任山西省副省长的第一把火
·再说捐款
·随处可见的“范跑跑”们
·中共历次党内斗争导致的民主失败及其后果——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87周年
·警察牺牲后的人民反映以及我的看法
·老百姓想知道什么以及又能够知道什么——再评杨佳案
·瓮安县事件证明了中国维权道路的艰难
·《规定》有用吗?
·那一年——我所知道的那两位漂亮大姑娘
2009
《自由圣火》
·幸有赭衣供伤病 铸得圣火自由魂【“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神经病”一席谈
·不仅仅是孙东东一人的过错
·“六四”、我及儿子
·现在问题之诸解
·致江苏省公安厅孙文德厅长暨党组的申诉信
·“教师节”后论教师与教育
·萧萧秋风今又是 谁的人间——共和国国庆六十周年有感
·悼林希翎女士
·中国六十年来偶像及榜样变迁的思索
·庆典后的感受
·网文摘抄及老百姓的评论
·与死人同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一”感事

   

郭少坤

   今年的国际劳动节,中国取消了多少年以来的“黄金周”节假日,故而,显得冷冷清清。

   然而,我这个已经丧失正常人劳动能力平时在家无所事事的闲人,却格外忙了起来。原因不是别的,而是因为我所居住的楼房下水道不通,引起了楼下面的化粪池被堵塞,由于旷日持久无人过问,使得整个楼下粪便四溢,臭味铺天盖地。为此,我多次打电话给街道和办事处,但都是置之不理。结果是使得居住在我们这个楼房的12户居民都深受其害,每个人在回家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怕踩在粪便上而掩面而过。这样的日子已经煎熬了半个多月了,我在忍无可忍之际,不得不提出自己解决的想法,但是爱人说我“又是多管闲事”,因为“受害的并不是我们一家”,再说,楼上住着很多共产党员和革命干部,又怎么轮到我这个“劳改犯”去那么积极为大伙谋利益。不过,爱人的“忠告”并没有阻止我要为这个楼房的居民(当然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办点好事的念头,于是,我在今天的国际劳动节做了一件于人于己皆有益的好事。

   今天早晨八点多种,我按照小广告提供的电话号码,找到了一家私人的“管道疏通公司”,请他们来帮助清理管道和化粪池,他们提出要收费150元人民币。我当时想,这150元人民币应该按楼上的居民平均分摊,可如果他们都不拿怎么办,那岂不是要我一人来承担了吗,这150元可是我享受的将近一个月的“最低生活保障费”!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自己先垫付150元人民币,不管怎么样,也决不能再过这臭气熏天的日子。

   大约九点多钟,电话打来,说是来给我们疏通管道的工人,并让我下去“监工”,还说“干的不好不要给钱”。于是,我下了楼,看到一男一女,年龄均在30多岁,手里拿着铁锹、竹杆等工具,我对他们说:“你们干吧,我实在帮忙不上,因为我有伤病。”他们说:“你不用管,只管看我们干就行。”说完后,他们二人便动手掀起水管道的水泥盖子,一锹一锹的挖着堵塞下水道的垃圾脏物和粪便,然后放在水桶里提到远处的空地,就这样一桶一桶的清理着,大约过了四十分钟,终于把下水管道疏通了,粪便和垃圾也清理完了。之后,他们又用清水把周围冲刷干净,然后问我“满不满意”,我说“很好”,便把准备好的150元钱交给了他们,他们还再三表示“谢谢”。

   望着被清理得干干净净的楼下,我顿时有着一种莫名的成就感,心想,好久没有做一件象样的好事了,今天总算干了一件“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的事情,虽然是这个楼上有那么多健康健全的好人,甚至像上面提到的有共产党员和革命干部,还有大学生,但他们还是没有我这么一个被共产党二次关进监狱的“劳改犯”的思想觉悟高,还没有我这么一个腿脚不便的人在困难面前跑得快。想到此,我突然联想到在公安局工作期间的事情,那是在1995年的春节,在正在放假的时候,我所在的二楼厕所被堵塞了,也是粪便狼籍,可就是不见有人过问,同样是我自己将这个厕所疏通的,可事过之后,也没有受到任何领导们的表扬和肯定,而且,也就在此后的不久,我就以“政治问题”被辞退了,现在想来真的是感到做好人难,做个中国的好人更难!

   尽管如此,我还是在晚上挨门逐户收钱的时候得到了邻居们的肯定,他们纷纷说我“办了一件好事”,而且还有的邻居说要选举我“当楼长”。哈哈,我心里想:当楼长,别看这么小的“官”,共产党也决不会让我当。因为,只要说“选举”,那是绝不可能被兑现的。

   一百五十元的数目被12户居民均摊,应该是每户12元零5角,可我在收费时又把一楼那位年近90岁的老大娘给的12.5元中的0.5元钱给退了回去,老大娘拉着我的手说:“你是个好人!”

   其实,我就是个好人,要不怎么会可能在工作岗位上多次负伤,怎么会连在出狱后还会收到家乡父老兄弟们的热烈欢迎,又怎么会……问题就是共产党(至少是基层组织里的共产党)不识好人与歹人,用传统文化的语言说就是“不识忠奸”,而上边那些官僚们又高高在上不辩是非,这样还不是如同封建统治时期一样,在奸人当道的现实中使得社会越来越加堕落,纵观中国古往今来的历史现实,应该说是基本如此,所谓的“修桥补路瞎双眼,杀人放火子女多”这一古语和“善恶有报”有着理论上的冲突,但是,我们不得不发现,在这个社会现实中,做好人的确比较难了。

   由于做好人难,我们会发现社会上随时随地会发生一些与中国传统美德和世界文明格格不入的事情,“各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和“少管闲事”这些公然违反社会公德的劣根文化观念已经成了许多中国人的共识和行为方式,而且是愈演愈烈,在严重的败坏着中华民族应有的形象,想来不能不令人为之而忧心忡忡。可想而知,如果我们连自己门前的“雪”都不主动去打扫了,还指望谁去关怀他人和国家的前途利益呢?!

   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还在想这么几个问题:1、如果我所住的楼房不是普通楼房,而是地方上的领导干部居住的楼房或者别墅,我想肯定不会出现楼下粪便满地的现象;2、即使出现这种现象,在有人打电话给街道办事处之后,也不会有无人理会的问题;3、为什么都说“中国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而公共道德却大大降低了,不难想象,就这样的问题,不要说是在西方文明国家不可能发生,就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人们也不会有着如此麻木不仁的状态。

   因此,我觉得中国的问题实在是太多太复杂化,越来越让人捉摸不定。

   不知道为什么,我又突然联想起那个盲人陈光诚,你说山东临沂地区有着那么多的健康健全人,怎么就没有人出来揭露“计划生育的暴力问题”,而偏偏由你来揭露和关注呢?!还有那个身患重病的胡佳,中国有那么多信访机构和官员,有着那么多医疗卫生机构和官员,怎么就轮到你去关心上访者和艾滋病患者呢?!想来真的令人不解和纳闷。

   说来道去,还是得感谢那二位没有在“五一”期间放假休息的打工者——尽管是他们收了钱。否则,没有他们,我也不会做出这么一件令人满意的事情。因为,我毕竟不是60年代和国家主席握手的“掏粪工人时传祥”。再说,即使是时传祥生在此时,他也不会那样傻冒了,还是那句话:这年头,没有钱就别办事!

   2008年5月1日星期四

   于徐州家中

http://www.fireofliberty.org/article/7953.asp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