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巩胜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巩胜利文集]->[腐败H5N1变异]
巩胜利文集
·汶川大地震大反思——“5•12” 中国国难之晕
·颓废的中国股市——“6•10”近千股跌停 沪指暴跌7.73% 再回一年前的3000点
·【独家新论】谁撑起了全球高油价之天?
·【独家新论】中国股市癌病变?
·独家透视:中国钱太多让举世麻烦?
·腐败H5N1变异
·奥林匹克100年凸凹——创29届奥运108年投资之最 为未来奥运会创举世之难
·中国股市回到2001年
·保尔森与次贷危机末路——从232年华尔街看“次贷危机”及对中国经济60年的启示
·【次贷危机】系列——美国劫 中国毒
·次贷危机系列——亨利•保尔森“战无不败”
·G20峰会想干什么、能干啥?(上)
2009年
·【今日评论】 中国总理真可能失言?
·独家聚焦:把美元挑下马,中国还没有准备!
·G20没给中国好脸色——全球第2次G20伦敦金融峰会及所取得的“重大成果”/【国际透视】
·什么东东?什么中国?/【今日评论】
·中元国际化上路?——方略中元国际货币所迈出第一步与可能之路
·汇源之矛攻力拓之盾——中国政府否定可口可乐收购汇源之全球“市场经济”原理
·中国法律个案何以乱象丛生?
·世界“三元”初长成——美元233年 欧元10年 人民币60年 中元开年?
·特别聚焦:一场迟早要来的货币之战
·全球IMF新悬机?
·谁山寨了“中国市场经济”?——挖开铁道部“动车组火车票价不属于价格听证”及其根源意义
·纪委成股东——“公权”上市纲常之乱?
·一罐饮料喝醉中国——评中国“第一品牌”王老吉饮料遭遇“中国风”狂飙?
·博讯独家时论:货币的美国苹果与中国橘子
·“中国威胁论”究竟源自何方?
·依法制权,中国真能建树?——评“法制环境”举世悖论及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
·谁烧钱?谁上绞刑架?——评中国“法制环境”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
·中国怎对“两拓”说不?——全球铁矿石“定价权”究竟在哪里?
·反腐败,中国固有黑洞?——评广东省纪委“直管”的国家环境生态建树利弊
·学术腐败,国家腐败更霍乱
·中国剑指“特别提款权”意欲为何?
·哪来的腐败?哪来的“敌对势力”?
·一元、十元、千亿元!
·【尖峰时论】“中国信心”再上那座巅峰?
·与水争锋岂能不覆?
·焦点时论:房地产撑出中国的天?
·【回眸60年】 中国“话语权”何衰?
·法制国家→法官·律师的法律游戏该怎么玩?
·〖今日评论〗中国盐业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
·〖今日评论〗“传承中华”就这样吗?
·“中国价格”的游戏该怎样玩?
·象大自然那样制衡自然——黄豆发芽与大国建树
·反击“特保”致中国劳命伤财——评中美贸易战双方要出的王牌及可能实施的全方位对策与行动
·劫匪“执法”:能无法无天?
·独家聚焦:美元何以跌跌不休?
·中国“坚决抑制产能过剩”——北京叫停广东超三峡项目为什么?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阻在哪里?
·什么比毒品、海盗更来财富?
·奥巴马访华之后事……
·【特别聚焦】中国:阳光下的“黑案”
·【独家透视】中国:买美国债还是黄金?
·中国“一揽子货币”之惑?
·COP15:大国中国还找不到门?
·2010及未来中国制造“惊世录”——“中国价格”怎样走出中国?
2010年
·马克思说:100%利润就敢践踏一切
·中国房地产H5N1异变
·中国工信部“两巨败”
·铁矿石全球“变天”?
·庚寅:美中进入乱爱期?
·欧元,不是中国的朋友或敌人?
·时事聚焦:盖特纳的“汇率之剑”要杀谁?
·【时事聚焦】美国悬起“汇率之剑”威吓谁?
·今日评论:中国“话语权”真能翻倍?
·中美关系走过“恋爱期”?
·中美对话短缺实质共识?
·朝鲜大换血,是因为血已坏死
·【极限世论】金融海啸,中元变值箭在弦上
·被“逼上梁山”的中国汇改
·“看空中国”到底空在哪里?
·“财产申报”新规:中共60年磨一把“双刃剑”?
·今日评论:中国官员去美加学什么?
·新局势:中国经济、市场新“变异”
·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人学狗问,中国都需要人才
·新巴塞尔III致——中国金融举世尖峰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征用个人财产的《突发事件法》到底有什么用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腐败H5N1变异

地处中国三峡腹地、据中国三峡大坝直线距离不足100公里的中国国家级贫困县、重庆市巫山县爆出交通局原局长晏大彬因涉嫌受贿2226万元,最近正在重庆市第二中级法院上接受法律一审的审判。重庆市巫山县原交通局局长晏大彬因受贿金额巨大、成为“重庆第一贪”而震惊中外;但晏大彬腐败说来非常简单,就是最原始的工程发包、索贿犯罪,没有任何高精尖的腐败犯罪,但却顺利的一路腐败走来,一没在意就成了中国最新兴特大城市重庆市的“第一贪”。晏大彬腐败犯罪成为重庆“第一贪”,演绎了中国改革开放30年至今的经典之作——普及到任何监督机制、任何公民机制都形同为零,令到所有中国人都麻木难解:真是天上掉下个“第一贪”。

    还是在同一地方法院,几乎是同一时间还终审了另一个也很经典的官腐败案件。她是从一个善良普通的公民、经过奋斗了20多年才成为一个县级政府的局长官员,然一世的清白,被两年执政变成了一个腐败分子。值得警醒中国的是:由于中国党政生态环境的恶化、严峻,好人绝对可以变成一个最大恶极的罪犯。两个都中国政府框架下、县级政府的一个局长:一个是不到8年时间贪污腐败2226万元之巨,一个是仅用二年时间就腐败贪污50多万元,从而印证了中国政府、中国社会制度的一些弊端、当然的漏洞,正如中国总理温家宝说:“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①。而连“芝麻官”都不到的晏大彬、罗姝俐等,就是因为制度本身有天大漏洞,才使这些平民之官,不管是2年、还是8年时间都一样走坚定不移的走上了共和国的犯罪、不归之路。

案发:洗手间放939万元现金

    2008年1月14日晚,重庆市南岸区铜元局派出所何从容副所长接到融侨半岛•风临洲B区一位住户报警求助,称楼上房屋严重漏水,而该业主不在家,保安不能擅自进入他人住宅。何从容与一名民警随后赶往这处小区。

    警方人士赶到后,发现这户居民的客厅漏水严重,民警和物管人员随即进入隔壁邻居家,由一名物管人员翻阳台进入室内,再打开大门,让民警等进入该房屋。民警发现,这户并未住人,还是清水房。厨房一处水管爆了,正在“哗哗啦啦”的漏水。

    进屋人员和民警则发现卫生间有8个矿泉水纸箱,用胶带密封着,但被水浸泡,已经打湿。民警和物管人员帮着把这些纸箱搬到室内干的地方,却发现下方已被泡烂的一角露出了一扎一扎的红色纸张。“好像是钱!”何从容打开箱子,发现里面果然全是百元大钞。何从容马上报告分局。分局值班领导立即赶来,将这些钞票运走。经清点一数,这些现金总共为939万元人民币。

主人:一个县的交通局长

    房屋主人一下就浮出水面——主人购房省份正是一位名叫晏大彬的男子。经查晏大彬是重庆市巫山县交通局局长,不日晏大彬很快归案。

    巫山县,属于重庆市东部的贫困县,人口60万,一年财政总收入1亿多元。现年45岁的晏大彬就是巫山县交通局局长。晏大彬3月28日被重庆市公安局刑拘,4月3日由重庆市检察院批准逮捕,6月初与其妻付尚芳先后被重庆市检察院第二分院移送重庆市第二中院起诉。

    案件非常简单,检察机关迅速查明:晏大彬自2001年底担任县交通局局长到2007年底,在巫山长江大桥及该县各公路建设项目中,层层贪腐捞钱,有63次共接受建筑承包商送钱2226万元之巨。公诉机关查明发现,晏大彬、付尚芳夫妇为掩饰、隐瞒巨额钱财的来源和性质,将其中的943万元用于以自己和他人的名义购房(共7处房产,其中包括1座联排别墅和1处商铺)、投资多种金融理财产品和存入其本人的银行资金账户。 而晏大彬贪腐2226万元的数字,相当于当地年巫山县财政收入的20%还多。在法庭上,晏大彬对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及受贿金额均明确表示完全承认、供认不讳,他希望“坦白从宽”能放过这个“死刑”都无法企及的巨大数字。据知中国近来被执行死刑的最大贪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局长郑筱萸腐败非法收受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只有649万余元,就被2007年7月10日11时59分执行死刑。

平民:女教师20年炼成局长官

    她是重庆市涪陵区畜牧食品局局长罗姝俐。她,在一个小学女教师的岗位上,一干就是20多年,之后偶然的一个机会、她终于“修炼”成处级干部的仕途。然而,她从县级局长堕落为阶下囚,仅仅两年时间。

    1960年出生的罗姝俐最早是一名小学老师,之后调到原涪陵地区农校任教,再后来又调至涪陵地区农业系统工作。刚调到政府部门时,罗姝俐没有任何职务,因其工作出色,逐渐从一个一般干部慢慢得到提拔,升为处级干部。历任该区农业局党委书记、农机局局长兼党委书记、畜牧食品局局长兼党委副书记、区政协委员。

    罗姝俐,在重庆市涪陵区很长时间里,她给公众的印象是干练、有魄力、能言善辩,是一个正直的女强人。直到因腐败被斩于马下,经重庆市高院的二审程序后,以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判刑10年,才被人们认识到。7月,刚刚收到终审决定后,使人们认识了这位干练、有魄力、能言善辩、女强人,年轻漂亮女局长的背后故事。她本来可以在教师的岗位上一生平安、有所建树的桃李满天下的走完人生的美好历程。但就是短短的两年时间,毁了她的一切。

女局长:掉进“小金库”黑洞

    早在2007年6月,罗姝俐刚调任重庆市涪陵区畜牧食品局局长两个月时,重庆市检察院第三分院职务犯罪侦查局就收到一封匿名举报信。举报人说,罗姝俐在任农机局局长时,用国家的钱给她弟弟办公司;在任农业局党委书记时,干部职工的集资房迟迟未交付。

    干练、有魄力、能言善辩、女强人,年轻时应是个漂亮女人——这是罗姝俐给涪陵市民的印象;能说、敢说、敢做,是她给涪陵政界的印象;有能力、办事果断,是她原来的下属对她的评价。这出场因腐败犯罪,她也使出了浑身的解数。

    反贪局决定先从罗姝俐弟弟的公司查起。通过银行,反贪局找出了涪陵区畜牧食品局的一笔资金流向:农机局计财科会计在2006年1月,从该局账户中取款40万元并汇入“弘毛农机公司”账户。而“弘毛农机公司”正是罗姝俐弟弟的私人公司。

铁证:巧舌如簧难过关

    当罗姝俐被拘传到反贪三分院时,她没有丝毫惧怕。“我是党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组织培养了我,我不可能去干那些违法犯罪的事情。”这是罗姝俐在回答反贪局询问时常说的话堂堂正义。

    反贪局指出“弘毛农机公司”——她说其弟弟成立公司时的注册资金来源情况。罗姝俐则称,弟弟开办公司缺少注册资金,就由农机局借款给他。“这是单位借出的钱,是经局领导集体开会讨论研究决定的,每个局领导都知道这件事情。”反贪局翻出涪陵区畜牧食品局及其全局领导的所有会议记录,让其指证“集体决定”在何方时?以及局领导“根本不知到借款垫资一事”证言时,罗姝俐终于不法抵赖、狡辩,逐交代了她第一件犯罪事实。

    在2005年底到2006年初时,罗姝俐的弟弟想在涪陵做生意。罗姝俐知道做农机生意有国家补贴,于是决定大力扶持弟弟做农机生意。但成立公司需要注册资金,而弟弟没有这么多钱。于是,罗姝俐在其他局领导不知情的情况下,安排单位财务人员将该局“小金库”中的40万元转到弘毛农机公司的临时账户上。40万元,对个人来讲不是一笔小数,罗姝俐还是有些担心,多次催促弟弟把钱还上。其弟也在公司注册成立不到半月时间,就还上了这笔钱。

新官:台上抓廉台下搞贪

    罗姝俐,是涪陵区农机局的一把手。2006年,中国上下都在抓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分工责任制。而在该局出台的10条党风廉政措施中,罗姝俐在5项具体工作中担任责任领导,其中3项具体工作直接涉及反腐败,1项工作是防止以权谋私。罗姝俐在全局大会上信誓旦旦表示要抓廉政工作,而会下却先腐败起来,不仅将公款挪用给弟弟办公司,还贪污单位公款。

    2005年9月,罗姝俐接任农机局局长时,接手了该局小金库100多万元资金。该小金库由该局一位出纳和一位财务副科长保管。2007年4月28日,罗姝俐被任命为畜牧局局长、党委副书记。离任前,由她代表农机局签字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对其任职期间的经济进行审计。当时她授意财务副科长,隐瞒其保管的60多万元小金库资金的情况不审计。之后移交工作时,这笔小金库也未随同移交。她当时的想法是过一段时间后,由她和财务副科长把这笔钱平分了。

    2007年7月8日,负责管小金库的财务副科长从中取出5万元交给罗姝俐。罗姝俐收下后随手就放了1万元现金在自己平时携带的挎包中,用于日常生活开支。此外,罗姝俐还在2005年8月至2006年1月主管涪陵区农业局集资建房工作时,以安全文明措施费的名义,5次收受贿赂共5.3万元。归案后,她还主动交代了检察机关没有掌握的另外7万多元的受贿事实。2007年1月,当农机局领到区财政拨付的区长支农专项资金20万元时,她安排财务从“小金库”中取出10万元现金,将这10万元现金交给了重庆市涪陵区副区长孔军。她还收受建筑公司贿赂12万余元。

    市三中院对罗姝俐进行了宣判。法院认为,罗姝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担任区农机局局长、党委书记,主管单位小金库的职务之便,侵吞公款5万元,构成了贪污罪,判刑3年;其还利用该职务便利,挪用公款40万元给自己弟弟注册公司进行营利活动,构成挪用公款罪,判刑2年;其还利用担任区农业局党委书记、单位集资建房领导小组组长的职务之便,构成受贿罪,判刑10年。对其数罪并罚判刑14年,并追缴所得赃款。

    罗姝俐不服,上诉到市高院。高院二审后认为,二审期间,其家人代为退还了部分赃款,同时考虑到其立功表现,终审认定贪污罪判刑3年,挪用公款罪判刑2年,受贿罪判刑7年。最后合并执行10年徒刑,追缴违法所得。

体制有洞:新重庆,新腐败

    重庆市,是中国最年轻的中央直辖市,从贫困小县的交通局长晏大彬因涉嫌受贿2226万元,到清水衙门的涪陵区农机局局长罗姝俐50多万元,再牵出了涪陵区副区长孔军,再到了重庆市渝中区原副区长王政受贿966万元、渝中区原纪委书记郑维受贿120万元、沙坪坝区原副区长陈明受贿76万余元的等等窝案、个案——渝中区党政一把手一锅端,个案与窝案的涉案官员之间,往往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他们相互关照、相互维护、相互利用潜规则,把某个地区或部门打造成自己独立题啊你想啊的铁打地盘。即有人举报,因为有这样一个利益团体存在,他们就可以通过公关或其他方式,努力达到阻碍调查的目的。

    今日中国,一是相对落后地区象重庆(渝北区党政团体腐败)、陕西(宝马彩票团伙腐败犯罪)等进入腐败窝案、群体性犯罪时代;另一是最发达地区象广东等几乎都抓不到在位贪官、大贪官,只能抓到退休的“死老虎”。但广东“大接访”全中国人数之最,规模之最大、最激烈,涉公民案件数量之最。2008奥运会之后,中国独家、没有任何制衡的党政国家管理体制,不仅高官、大官可以出大贪官,成郑筱萸、陈良宇这样的“国贪”,而一些平民起来的小官也可以出小官大贪——中国没有“天平制衡”的党、国垄断体制黑洞,怎样来《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有中国遏制腐败、公民“举手”参与的这一天到来吗?“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中国60年都没有这种“好制度”,难道就这样一直走向“反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