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公民论坛]->[TF:陈西——瓮安真相民间调查组叩关瓮安城 ]
贵州公民论坛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公民第五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一号)
·贵州民主人士赞《九评》促三退
·贵州人权研讨会义工廖双元吴玉琴被国保带走(图)
·人权捍卫者廖双元夫妇均未被释放
·贵州人权捍卫者廖双元夫妇被国保非法拘押20多个小时后放回
·强烈抗议贵阳国保收缴旗帜的荒唐行为!(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旗帜虽被夺走,斗志依然不衰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夏房开公司经理王毅
·恶劣的暴力强拆事件在贵阳再次发生
·贵州人权研讨会再次遭到当局打压
·贵州人权活动人士陈西被警方带走一天未归
·贵阳当局封闭人权研讨会
·贵州人权研讨会活动被警方强行驱散
·贵州人权研讨会在贵阳黔旃珗@聚會被警方强行冲散
·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组诗)
·“世界人权日”前夕人权活跃人士遭当局非法羁押骚扰
·申有连:世界人权日已成为中国践踏人权日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贵州人权捍卫者就刘晓波“被审判”的声明
·贵州公民第五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刘晓波受到审判的声明
·“非正常上访或被劳教”是架在访民头上的一把刀
·罪恶的偷袭强拆
·被践踏的生存权利
2010贵州民权活动
·全林志:贵州人权研讨会随想
·莫建剛:為了中國人的權利與尊嚴
·鹊巢鸠占——贵阳市市西路办事处再次违法
·贵州毕节刘俊春因上访被关押 (图)
·贵州关岭县“1·12”事件十问
·李志友:贵州警察杀人:不是谁的嘴大!就谁说了算的?/
·贵州警官张磊与上海民警马天民
·高智晟被迷路 贵州异见者谴责中共黑社会
·新世纪最牛行为科学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要求严惩无视生命的暴徒
·贵阳市红边门“11、27”暴力强拆事件后续情况报道 (图)
·贵州毕节黑恶官僚欺压百姓野蛮强拆作恶多端 (图)
·贵州毕节陈明云一家房屋遭黑恶官僚强拆生活陷入绝境
·在贵州两会间为儿伸冤的成阳娥老人
·贵州毕节刘世达一家血泪的控诉
·2010年贵州人权捍卫者新春茶话会速写
·贵州人权研讨会举行新春茶话会
·贵州民运人士向李洪志先生拜年
·贵州维权人士谴责中共判决潭作
·贵州毕节访民路言飞被公安强行抓走关押(图)
·访民周遵翠房屋被强拆后上访无果(图)
·关注系狱的人权捍卫者及亲属.为他(她)们献爱心
·分析人士呼吁关注中国妇女经济地位
·紫电;抗议贵阳花溪区派出所警察侵权骚扰行为
·贵州毕节访民路言飞因上访被行政拘留
·贵州毕节访民路言飞被判劳教两年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民主人士出境 公安作梗拒发证件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贵州访民刘世达致“两会”代表的公开信
·贵州毕节刘俊春案明日开庭
·十年冤案无处伸?厂领导合谋迫害老工人!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图)
·贵阳公安局老干处干警凤天国淫人妻子并仗势欺人/鄢世诚
·贵州人权捍卫者清明祭奠马绵征烈士
·谁来保护老百姓的合法权益?(图)
·卢勇祥:贵州民主活动人士清明祭奠马绵珍遭围堵
·王 藏: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上)
·王 藏: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下)
·贵州民主人士谈“425事件”和平反迫害
·贵阳当局非法强拆,祖坟都不能幸免
·贵州异议人士黄燕明以绝食抗议警方非法拘禁
·“六四”临近,贵州多位人权捍卫者遭非法传唤
·贵州十多名人权活动人士被禁纪念六四
·贵州人权捍卫者廖双元夫妇被国保非法拘押
·廖双元被国保非法剥夺自由超过24小时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六四」臨近,貴州多位人權捍衛者遭非法傳喚毆打
·贵州毕节访民刘俊春被起诉后的答辩状 (图)
·母亲为儿申冤15年难讨公道
·贵州人权研讨会筹备纪念“六四”活动遭打压
·吴玉琴 廖双元:强烈抗议贵阳公安骚扰我们的家人
·贵州十多名人权活动人士被禁纪念六四 (图)
·强烈抗议贵阳警方为阻止纪念“六四”所采取的打压行为(图)
·贵阳当局破坏“六.四”纪念活动
·贵州廖双元于今日凌晨被国保带走
·贵州张重发今早被公安带走
·各地人士以不同的方式纪念六四
·吴玉琴:刻在心灵的烙印——“六四”21周年随想
·贵阳当局用各种手段破坏六四纪念活动
·糜崇标:公安封网 还行凶
·打压民主异议人士已经凸现黑社会性质
·贵州作家声援异议作家力虹先生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为力虹踊跃捐款(图)
·“我是刘贤斌”贵州关注团的抗议
·贵州公民关注团强烈谴责遂宁警方刑事拘留刘贤斌
·贵阳市渔安村将被非法强征强拆报道
·贵州自由作家声援法轮功 呼吁终结迫害
·公道难讨,刘俊春因上访被判刑(图)
·贵阳四十户村民的房屋被强拆(图)
·贵州绝食者受到“正规告诫”:随时可以抓你进监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TF:陈西——瓮安真相民间调查组叩关瓮安城


   6月28日在我省瓮安发生了我们不愿意看到的,然而必然会发生的事件。所谓不愿意看到是指,这场大规模的反暴政、反恐怖统治、反国家黑社会化的群众性抗议斗争必然会归于失败;参与抗争的民众是以乌合之众、暴动的方式进行,必然会遭到党军党警的镇压;长期受到胁迫的瓮安人会再次遭到不公的迫害;所谓必然会发生是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哪里有不公哪里就有抗争!大路不平旁人铲!
   震动全国全世界的“瓮安事件”也震动了我们,7月5日,贵州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的活动日,大家一致商议把原先定好的主题改为“瓮安事件”专题讨论会。会中,由李任科先生提出:我们应当立马成立“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参与到“瓮安事件”中去,依照5月1日实施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践行我们公民的知情权、话语权、监督权。与会者一致响应,“贵州民间瓮安事件真相调查小组”成立。
   一、叩关瓮安城
   在“真相调查小组”成立的前一天,地方当局已经找我谈话,主要谈“瓮安群体性攻击政府事件”和“上海袭警事件”。两起事件对当局震动很大,他们想知道我们这些民间反对派人士此时的动态。我谈到,我们高度关注这两起事件,维权行为以无序、暴力、和无组织的方式来抗争不是我们的首选,但是,我们将努力让剩下的事情进入公开、理性和法治的轨道。我们愿意参与并督促“真相”得到公开。
   由肇事者、由被控方、或者说,由官方单方面公布所谓的“真相”是不可信的,是值得怀疑的。真相需要相互无关系的另一方,或者说是独立的第三方参加调查才是可信的。
   我公开我们的观点和想法后,得到的是当局的告诫:“不准到瓮安去!”“不许调查瓮安真相!”
   随后,我们的行踪受到公安的严密监控。
   “6、28”后,有朋友随即赶往瓮安,在去瓮安的途中,在福泉市就被武装的关卡拦住了。据知情者讲,从6月29日凌晨至30日两天的时间,从贵阳各地有3000多名公安和武警部队已经开往瓮安,在去瓮安的路上官兵设置了两条封锁线,禁止外界人士进入瓮安。唯有官方认可并发放的通行证执有者才可入城。朋友们被迫返回贵阳。官军夺回被瓮安民众占领的县政府和公安局大楼后,连续封城搜查数天,进行全城整肃。到现在,已经搜捕涉案人员234人。
   应当说,瓮安事件可考虑实施1996年3月1日全国人大颁布的《戒严法》,如果政府对外界不宣布实施“戒严令”,我们去瓮安调查就是合理合法的。但是,崇拜枪杆子,人治惯了的国家不懂得实施“戒严令”与不实施的区别,瓮安实际仍然在“戒严”中,我们“真相调查小组”一行三人,廖双元先生、吴玉琴女士和我,就去叩关了。
   我们“真相调查小组”于7月7日早乘8:15分由贵阳开往玉屏的火车,经福泉市,在牛场下车,绕道泡木冲,于晚18:30到达瓮安县城。看到每一个路口都有带“红袖套”的人立正站岗把守,旁边有一个“救灾”的帐篷用作轮流换岗。每10分钟左右,有大队武警官兵手提警棍在街上巡逻。处加瓮安街上,着警服和带“红袖套”巡察的人员明显的多。前有告诫,后有官兵,我们不得不警觉行事。
   一路上,瓮安事件产生了两种奇特的现象:一种是对政府公布的信息极不相信,说事实真相并不是如政府所说的那样;另一种是,当要问及此事具体的情况和相关证据时,人们却明显地有一种恐惧感。尤其是在西门河大堰桥旁采访时,众多当地人都异口同声的说:“政府的报道是哄全世界人民的,但是,欺骗不了我们瓮安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当然,政府不这样看,政府说群众是“不明真相的群众”,是“被不法分子利用”“上当受骗”。
   正是把群众看成容易“上当受骗”的,所以,政府就派人下去给群众打招呼,强迫群众“不要乱说”要统一到官方的报道上来。官方的压力造成瓮安成为一座“恐惧之城”。
   在大堰桥河对面的村子里,天黑以后,村民们纷纷站出来接受我们的采访。他(她)们说:“白天政府的人随时在巡逻,有三人以上在谈话都会被询问,我们不敢说。晚上他们看不见我们,我们才可以出来说说心里话。”
   他(她)们说:“真正的参加者是瓮安三中和二中的学生,正是这些学生在‘6、28’那天自发地掏出自己身上的钱,三角、五角、一块的凑拢,买了花炮,买布做成横幅标语,约三百名学生从这里出发去公安局抗议,谁知一路有上万名中小学生参加,其中,他们的父母跟随在后。” 这就是瓮安事件的主要参与者。
   谈到天黑尽时,村民们的胆子越来越大,大家都自发地流露出一种豪情,一种喜悦之情,好像已经过去了的“6、28”是他们瓮安的骄傲,是一个喜庆的日子,能够参加这样的活动就像过节一样。譬如,他们说到,经过这次事件,瓮安的法院用地都不敢强制圈地了。在这之前,政府和房开商用地可是霸道得很啊!
   第二天,我们真相调查组准备去县医院采访受伤者和到玉华乡雷文村去见死者的家属。早晨9:30左右,我们走到县医院,在电梯口准备乘电梯上楼时,贵阳市的公安出现在我们面前,后面还有几名省公安厅的人员跟着。我们真相调查组的工作被迫终止,一行三人便被押解回了贵阳。
   二、瓮安事件真相
   在市公安局被讯问时,公安厉声的说道:“告诫你们不能去瓮安,你们不听,现在接受我们的讯问和处理!既然你们去瓮安调查真相,就你们了解的真相说清楚┅┅”,
   答:谈到真相,我们认为这几点是确凿的:
   一、6月29日上午政府在公告中对此事的定性为非法集会、“打砸抢烧”的事件。7月3日,贵州省召开的“6、28”事件阶段性处置情况汇报会上,石宗源还在指出:“瓮安‘6、28’事件是一起由当事人非正常死亡事件酿成的严重打砸抢烧突发事件”。我们在采访瓮安人民时,对“抢”存在否?得到这样的回答。
   群众说:“我们瓮安人绝对没有在这起事件中搞‘抢’的事。”
   他们理直气壮的说:“哪家银行被抢了!哪家店铺被抢了!哪个私人的财产遭劫了!”
   到底政府说的是真相还是瓮安人说的是真相?
   没有过几天,我们看到政府也把“打砸抢烧”中的“抢”字去掉了。看来,瓮安人说的才是真相。政府在后面改变了说词,只提“打砸烧”,没有了“抢”,证明瓮安人是坚持真相的。
   然而,由于 “瓮安事件”被错误的定性为“打砸抢烧犯罪行为”之后,当地民众遭到公安、武警的镇压,有上百人被搜捕,他们的近况是令人担心的。
   二、死者的叔叔无故被打成重伤的真相。
   6月29日,官方新华社以昨日简短报道, 说此事件 “是不法分子煽动不明真相群众所为”。
   在其叔叔被打这一点上,事情发生在“6、28”以前,群众是清楚的。叔叔被打是激起民愤的重要原因之一。至于民众传闻死亡,或者实为重伤,这个责任不在民众。
   据我们了解,6月25上午,死者的叔叔李秀忠被传到县公安局接受调查。李秀忠在接受公安干警询问时就遭到警察施以警棍与脚击伤。由于李秀忠是一名中学教师,随后被警察用警车押送到县教育局,交由教育局做“思想工作”。直到下午,李秀忠被从县教育局放出来。但李秀忠刚走出县教育局大门时,又遭到几个不明身份的男青年人拳打脚踢,直追打到人寿保险公司前街,躺入血泊中为止。后被群众呼110将他送往县医院抢救,住外科51床,七孔流血,昏迷不醒,生命垂危。我们了解到此事后,才要去县医院的。只可惜被公安拦截。
   是群众不明真相吗?
   “6、28”事件发生后,政府在调查核实时已经证实,确有叔叔被挨打一事。并承认要追查打人凶手。
   我们等待着那六名打人凶手,其中还有执法违法的警察落入法网!
   三、假如瓮安是一个国家
   7月18日星期五下午,我们贵州公民人权研讨会第二次召开“瓮安事件”专题座谈会。前往瓮安调查真相的人员与参会者热烈地谈了自己对瓮安事件的看法。
   申有连说:这次“贵州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受我们大家的委托前往瓮安调查,说明了我们公民意识的增强。我们公民要主动的去关心国家大事,不能被动的听任政府欺骗和宰割。《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和国家有关法律规定,公民有知情权、话语权、和监督政府的权力。我们组织“贵州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正是依法行使我们公民的权力。可惜,遗憾的是,政府居然阻拦“民间真相调查组”实地调查,并且,还非法扣押了调查组的相机、录音机、记事本等等物品。
   自我们组建“民间真相调查组”以来,政府就不断派公安来威胁警告我们。我们贵州公民人权研讨会的部分成员遭受到公安不同形式的告诫。上星期五的人权活动还受到公安上百人强制的骚扰,我们被迫提前离开。
   我们强烈抗议政府的这种违法犯罪行为!
   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政府对瓮安事件的处置不敢承担责任,内心胆怯,没有勇气,和缺乏足够信心。严重一点说,仍然用专制的手法去处理因专制引发的事件,这是不得民心的。
   中共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在瓮安事件处置会上提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说明共产党已经有失去民心的危机感。
   杜和平说:从民间舆论和政府发言来看,瓮安事件已经成为了一种标志。就是说,事件本身和引发这起事件的个案已经分离,李树芬之死因与事件两者之间,事件本身所表现的东西比死因更重要。死因只是表象,“6、28”事件则是本质。官方的话语也表现出了这层意思。这就有了传统的版本和石宗源的版本两个话语模式。传统的模式是共产党的“伟光正”,政府的英明领导,一切闹事者,攻击党和政府者都是“反革命”,犯罪分子。其必然要受到严厉的惩处。这种话语现在还有市场,譬如,动不动就用“不法分子”,到底谁是“不法分子”?我看政府不依法行政,公安不依法办事,就是“不法分子”。正是因为有政府和公安这样的“不法分子”的存在才产生了瓮安事件。这就有了石宗源版本。石宗源说:瓮安事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次事件直接的导火索是李树芬的死因。但背后深层次原因是瓮安在矿产资源开发、移民安置、建筑拆迁等工作中,侵犯群众利益的事情屡有发生,而在处置这些矛盾纠纷和群体事件过程中一些干部作风粗暴、工作方法简单,甚至随意动用警力。”
   “粗暴”、“方法简单”、“随意动用警力”、“侵犯群众利益”,我们依法来量衡这样的举止,这才是真正的“不法分子”。
   我们应当看到“石宗源版本”的新意。也希望“石宗源版本”把“粗暴”、“方法简单”、“随意动用警力”、“侵犯群众利益”提升到“依法治国的方略”上来,严厉处置真正的“不法分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