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藏人主张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伍凡評川普對華政策大幅度轉變
·曹长青先生谈法国新总统
·印度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理论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网络发行预告
·改良,还是革命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解析《中国联邦革命党》原则任务和使命
·中国过渡政府》成立宣言
·《中国联邦革命党》政治意志宣示(征求意见稿)
·论民主革命的合法政治强制力——暨“非暴力”论分析
·民主革命意味着什么?
·中国的维权运动和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行动l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安乐业: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首发稿)
   文章摘要: "西藏问题不是权益斗争,也不是政治斗争,更不是民族斗争,又非夺权斗争,而是一种义务性的斗争。"

   作者 : 安乐业,
   發表時間:8/4/2008
   笔者曾发表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另外一个障碍,即"班禅转世灵童问题",至于"乘缘而来,各其所归"的藏传佛教转世理论而言,除非彻底否定"藏传佛教的转世灵童体系的依据",达赖喇嘛无法承认北京扶持坐床的"中共班禅"为"真班禅",这个牵涉到佛教文化的核心生命轮回问题。从这个意义上看,这预示着藏中处于将有可能发生文明冲突的边缘地带,因为,班禅灵童之争开启了护教(文化)与反教斗争的序幕,可见这个问题的持久性以及甚至可怕性的一面。对此居住印度达兰萨拉的独立研究员李克先(Lukar Jam)说,"班禅本身是个宗教,文化和政治一体化的产物。政治层面而言,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赢家,但是,宗教和文化层面的赢家是达赖喇嘛,因此,双胞胎之争可能是引发文明冲突的导火线。"
   换一个角度看,"班禅转世灵童问题"的产生宣告了藏人"精英代替喇嘛时代"(即西藏过去的大事小事中喇嘛们发挥的作用比其它人大,但是,从出现转世之争起,知识分子将会西藏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已经开始,这将对藏人争取当家作主的自由运动中会起到深远而颠倒式的影响。
   但是,笔者一直在寻找"乘缘而来,各其合一"的途径。一方面,班禅大师生前为笔者母校的名誉校长(兼资助人),作为学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或义务。另一方面,作为藏中两个文化的受益者,又不愿意看到因此而两个民族之间发生文明冲突,更懂得和为贵的道理,因此,做了一些假设,比如,达赖喇嘛承认北京扶持坐床的"中共班禅"的政治地位,即承认为"代班禅"。北京则承认达赖喇嘛认定的"班禅灵童"的宗教地位,即有权自由地进行宗教活动。当然,西藏以往的历史中还有很多适合于现在可以借鉴的史例。不过,针对笔者的假设,很多西方人士持批评态度,他(她)们认为这样做的结果是逼迫让达赖喇嘛撒谎,撒谎意味着破戒。对此,笔者一直在鼓励让他(她)们去阅读西藏以往的宗教史以及尊者们的自传,有许多史例。
   尽管如此,从中国现行法规到现实的可行度等方面看,现阶段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小于可能性,甚至可能性超过90%以上,只剩下是否有诚意和法律在中国的地位问题?归根结底还是直接牵涉到是否真正愿意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这里又出现了另一个问号,那就是中国人是否具备反思的素质(即胜利者相处失败者的艺术)?当然,北京一直采用的手法是毛泽东的"从战略上要藐视敌人,从战术上要重视敌人"的老一套。这种手法除了延续一党专政外,对中国老百姓有害而无一利。因为,它解决不了根本性的问题。
   笔者认为,现在重新解读"中道"以及怎样推动或应用"中道"来解决"西藏问题"为时不迟。今年"达赖喇嘛对全球华人的呼吁"中明显能够感觉到这样一个破冰之举,假如北京于1959年3月27日,单方面由时任总理周恩来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宣布所谓"……彻底消灭反动暴乱,西藏军区司令部担任反对祖国与破坏稳定之西藏地方政府消灭的重任,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取代西藏地方政府"(意译)收回后,达赖喇嘛也肯定愿意收回否定《十七条协议》的声明。那样的结果不是所有问题迎刃而解吗?西藏流亡政府首相桑顿仁波切也在达赖喇嘛生日典礼上说,"西藏流亡政府不顾近期北京镇压藏人游行和反对达赖喇嘛而正在为派遣第八次特使团做准备"。
   大家注意,这不是达赖喇嘛回来重新统治西藏人民的问题,而是让广大西藏人民实现高度自治的前提。达赖喇嘛已宣布回西藏后不参政的诺言,也可以说他在西藏流亡社区实行直选首相一事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对达赖喇嘛来讲,北京愿意不愿意恢复他的地位根本不是问题,也就无所谓的事情了。当然,北京执意要谈"达赖喇嘛地位"的话,这里倒显现出来了一个可怕甚至可恨的举措,因为,1959年之前,达赖喇嘛没有完全摆脱西藏的旧制度,旧制度又是所谓的"农奴制度",那么,为何北京迫不及待地很想与西藏流亡政府谈判"1959年之前的达赖喇嘛地位"?难道北京很愿意帮助达赖喇嘛恢复"比欧洲中世纪还要黑暗、落后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社会"?(北京官方语言)其实,所谓"十七条协议"中除了一条外,没有一项对老百姓(农奴)权益方面的规定,其余"十六条"讲的全是达官贵人(农奴主)的权益。这又是为什么呢?
   目前而言,还有一个解决"西藏问题"的可行办法,把以上列举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1条以及第33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等同已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尤其是200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0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人大常委会关于批准《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决定精神结合起来,然后与达赖喇嘛主张的"在中国宪法框架内西藏实现高度自治"无疑是解决问题的交汇点和扩大现行自治制度的最佳台阶,即建立"西藏特区"。至于模式,西藏最符合"文化特别行政区",这也是藏中体制外的一大共识和国际社会容易接受的一种举措,更是能够体现出北京对解决"民族问题"和迎合"世界生态保护战略"的大国风范。反则,北京直接推动并已实现了的"西藏问题国际化"愈演愈烈,因为,"西藏问题"本身的战略和战术层面的价值永远大于现实中的任何经济价值。例如,现在已经把"西藏问题"演变成能够提供或制造"支持者扬名天下","反对者赚钱升官"的地步。这不叫登峰造极又叫什么?
   虽然中国国务院早在2003年10月发表过《西藏的生态建设与环境保护》白皮书。如同该白皮书记载:"中国西藏自治区位于青藏高原的主体,地势高峻,地理特殊,野生动植物资源、水资源和矿产资源丰富,素有'世界屋脊'和'地球第三极'之称。这里不仅是南亚、东南亚地区的'江河源'和'生态源',还是中国乃至东半球气候的'启动器'和'调节区'。" 由此看到西藏在全球生态战略中占据的重要地位。笔者曾多次不同的层面阐述过西藏的环保问题,因为,雪域高原是亚洲11大江河的发源地,即有"黄河、 长江(金沙江)、 澜沧江(湄公河)、怒江(萨尔温江)、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恒河 、印度河 "。 它滋养了中国、印度以及其周边的尼泊尔、巴基斯坦、泰国、缅甸、老挝、孟加拉等国家的30多亿人口,关系到大约全世界47%人口的生产力与生态环境。对雪域高原(西藏高原)环境的任何破坏,不仅向全世界47%人口的生存挑战,而且,随之而来的缺水难民将会冲击世界各国,其中,因地理位置等因素而首当其冲的可能是俄罗斯,澳洲和欧洲。那么,又藏人有何妙计能够保持生态与人需的平衡呢?
   从藏人的传统角度看,自古以来藏人不吃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动物。因此西藏能够成为地球村的自然公园或"伊甸园"。由于藏人不吃鱼,因此湖泊与河流中充斥着大量的鱼群;无数的候鸟,因此选择它们的天堂──雪域高原──作为度夏与繁殖的地方;由于全世界许多的候鸟都聚集于此,它所传播得种子让雪域高原成为植物物种非常丰富的地方,到处都是自然野生的果树,成为了"地球村的自然公园"。"苯教是藏人最原始的宗教,主张万物有灵论。苯教崇拜天、地、日、月、星辰、雷电、山川、湖泊、草原等自然现象;也相信各种神话、灵魂与鬼魂的信仰。由于藏人信仰苯波教的'崇拜自然'与佛教的'大慈悲心',因此发展出爱护大自然与动植物的观念;"这些思想帮助藏人建立了对大自然与动、植物"爱与责任"的互动意识。当然,现在的年轻人(包括笔者)既吃天上飞的,又吃水里游的动物。大部分藏人的生计还依靠"冬虫夏草"来维持。但是,只要西藏得以自由,笔者坚信复原"爱与责任的互动意识"不用费太多的时间。
   曾西藏展开所谓"三项教育"活动时,时任中共拉萨市委书记公保扎西讲,"必须清醒地看到,进入'后达赖时期'以来,反分裂斗争的形势更趋尖锐、复杂、多变……"。这段话里大家能够清晰地领会到"达赖喇嘛圆寂,即结束西藏问题"之说已被破产以及北京早有准备拿这个问题来继续挽救执政危机的企图。岂不是有力地证明了笔者一再强调的论点。又怎么不是鼓舞藏人继续前进的指明灯?除非达赖喇嘛或西藏流亡政府完全承认所谓《十七条协议》的有效性,北京对西藏的统治永远站不住合法性的脚跟。这个又牵涉到南亚安全,亚洲民主化(北京又是亚洲民主化的两大阻碍之一)以及亚洲30多亿人口的生存问题。没有彻底解决西藏问题之前,谁敢轻易承认所谓《十七条协议》的有效性呢?
   2008年6月14日,西藏流亡政府首相桑东仁波切也对外界表达了这样一个信息,即"西藏问题不是权益斗争,也不是政治斗争,更不是民族斗争,又非夺权斗争,而是一种义务性的斗争。"(请参阅http://tibettimes.tibethosting.com/blogs.php?id=4&post_id=97)从这个层面去看,西藏流亡政府已经或正在朝着以上方向展开了活动。这个举措很可能对促使中国人反思以及能够打出"后达赖喇嘛时期"坚实的基础。
   最后,大家读到这里很可能感觉到累,又纳闷。为了轻松,再轻松而从中国著名作词家张千一那里借用了一下歌词。从某种意义上,这位作词家把抓到了藏人的脉搏,应当说这是境人合一的缩影,也是中国人从捷径掌握藏人精神世界的一扇窗口。
   亚拉索… …
   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是谁留下千年的期盼/难道说还有无言的歌/还是那久久不能忘怀的眷恋/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一座座山川相连/亚拉索/那就是青藏高原
   是谁日夜遥望着蓝天/是谁渴望永久的梦幻/难道说还有赞美的歌/还是那方佛不能改变的庄严/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一座座山川相连/亚拉索/那就是青藏高原
   (请大家点击欣赏!http://news.xinhuanet.com/audio/2003-06/17/content_923349.htm)
   
    2008年7月20到8月3日于澳洲。
   (全文完)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